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永鎮仙魔>第二百九十章死戰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九十章死戰

小說:永鎮仙魔| 作者:知白| 類別:玄幻魔法

「唐古1

一個沒有在大戰之中死去,又僥倖在和淵獸的廝殺中倖存下來的滿天宗戒律堂的執法者,看到天空之中那漂浮著的年輕男人後忍不住驚呼了一聲。←,他本以為唐古已經死了,在很早很早之前淵獸還沒能衝出無盡深淵的時候就死了。所以當他看到唐古的時候,他的表情從震撼到驚喜。

「唐古1

他連著叫了兩聲,卻發現唐古似乎根本沒有注意自己。

「他是誰?」

陳盡然聽到了這個執法者的喊聲問了一句。

「稟告宗主,這個人是我的朋友,以前是咱們滿天宗戒律堂的執法者之一。各大家族圍攻咱們滿天宗那天,也就是淵獸開始衝擊的那天他失蹤了。本來他就受了重傷,後來不知道怎麼就不見了。」

「糟了」

陳盡然的臉色變的有些難看,他的神情本來就頗為疲憊,當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他的臉上全都是擔憂。他知道無盡深淵的秘密,也知道當初曾經有一個人被無盡深淵裡的力量所改變。

那個人從無盡深淵衝出來之後極為強大,顯然是吸收了無盡深淵的力量。若非當時立刻啟動了神木大陣,只怕當年那個人就帶著淵獸殺出清量山了。現在,又一個人出現了。

「怎麼了?」

陳羲的母親見自己丈夫臉色有變,立刻問了一句。

「這次只怕真的擋不住了。」

陳盡然搖了搖頭:「你也知道,無盡深淵裡的淵獸,是人類的邪念所生。每一頭淵獸,在人世間都有一個對應的人。如果被淵獸找到這個人並且融合為一體的話,那麼這頭淵獸將會成為最強的淵獸之王。但是因為淵獸的數量遠比人要龐大,而且這麼多年來人一代一代的死去,所以並不是每一頭淵獸都還有自己的對應之人。」

「當年祖師厲蘭封最擔心的,莫過於此。但是淵獸想要找到自己的對應人,也不是一件輕而易舉的事。所以當初淵獸想到了一個辦法,那就是找到一個人拉進了無盡深淵,拚命的將其改造成了適應淵獸之力的體質。這個人雖然沒有找到對應獸,但強大的幾乎難以擊敗。當年的宗主,便是被那個人所殺。」

他的妻子忍不住握住他的手,搖了搖頭。

沒有人比她更了解自己的丈夫,她知道丈夫會做出什麼樣的選擇。

「求你,不要去。這麼多年來我從不曾干擾過你做任何決定,因為我知道一個妻子需要做的就是無條件的支持自己的丈夫。可是這次,求你不要去。你才剛剛說過,你要做的是和我一起去找羲兒,然後咱們一家三口團聚。」

「是氨

陳盡然長長的舒了一口氣,揉了揉妻子的頭:「我才剛剛說過這樣的話可是,如果我不去,會死很多人。」

「你也可能會死,難道你不想見羲兒嗎。」

「我想。」

陳盡然柔聲道:「和你一樣想,我們虧欠了羲兒太多。如果可以,我現在就想帶著你們找一個安安靜靜的地方隱居,不再問江湖事天下事。但是不行,現在唯一能阻止唐古的人可能就是我了。趁著他還沒有完全成長,沒有完全重新適應外面的氣息,我必須去。」

「如果我死了卻阻止了他,那麼能把淵獸危機最起碼向後推延一段時間。如果我僥倖活著,那麼我一定會去做答應你的事。我是陳盡然,滿天宗的宗主。我要守護的,不只是自己的妻兒。」

他將插在一邊的血烈長槍抽出來,抬起頭看向天空之中還在攻擊神木大陣的唐古。

「如果我死了,告訴羲兒他的父親不是一個合格的父親,但是他的父親,始終都是一個合格的修行者。」

說完這句話,陳盡然長身而起。他的身形比閃電還要快的多,一瞬間就掠上了高空。他擎血烈長槍向前一戳,一道澎湃鋒利的修為之力直刺唐古。

「卑微的人1

唐古純黑色的眼睛里,閃過一絲冷傲。

「你們攔住他,我要儘快把這個陣法破開。」

他吩咐了一聲,隨即各種各樣的淵獸咆哮著撲向陳盡然。陳盡然的血烈長槍在淵獸之中掀起了一片血浪,那些龐大的身軀一具接著一具倒下去。

「咱們一起上,不能讓陳宗主孤軍作戰1

不知道是誰先喊了一聲,所有的修行者整齊的爆發出一陣吼聲,然後迎著淵獸大軍殺了過去。

葉教習從一頭巨大淵獸的身邊閃過,然後身子驟然一轉,一隻手攀住這頭足有四十米高的淵獸大腿,動作輕靈迅速的從這頭淵獸背後爬了上去。她幾個縱掠就到了淵獸後頸,她一隻手扣住淵獸後頸上岩石一樣堅硬的外皮,另一隻手心裡幻化出一柄很奇特的長劍。

這把長劍不是鋼鐵所造,看起來更像是一塊劍形的水晶石。劍身不是平滑的,上面有很多六棱的凸起,如同鑲嵌了無數的鑽石。這把劍看起來晶瑩璀璨,絕非是人力所能製作出來的。

「1

葉教習輕叱了一聲,手裡的長劍猛的往下一刺。長劍竟是輕而易舉的刺入了淵獸堅硬的外皮之中,這頭淵獸立刻發出一聲凄厲的咆哮。它是巨大的,和它相比,葉教習的婀娜的身影顯得那麼渺校可是當水晶長劍刺進去的那一刻,淵獸的身體立刻變了。

嘩啦一聲,淵獸碎了一地。

那龐大的身軀變成了無數細小的水晶石,灑了一地。

葉教習從半空之中落下來,伸手往前一指:「晶魄之力,怒龍1

那鋪了一地的水晶石立刻涌動起來,組成了一條幾十米長的水晶之龍。水晶龍發出一聲嘹亮的龍吟,然後衝出去一口將一頭淵獸的脖子咬斷。水晶龍咬死一個淵獸之後,張開嘴噴出一股龍息。它的龍息也極為特殊,竟是好像岩漿一樣,但是絕非岩漿,那是可以融化水晶的固體之火。

一頭淵獸被水晶龍的龍息噴到,身體立刻被燒成了灰燼。

「儘力幫宗主殺開一條路1

葉教習急迫的喊了一聲,將水晶長劍往地上一插,她雙手結了一個很複雜的手印,然後猛的把雙手壓在劍柄上:「晶魄,槍林1

突!

一桿水晶長槍從地裡面突兀的刺了出來,直接將一頭淵獸的大腿刺穿。這頭高大百米的淵獸正在奔跑,腿突然被刺穿之後控制不住自己,轟然向前倒了下來。那百米之大的身軀即將砸在地面上的一瞬,地面上同一時間密密麻麻的鑽出來至少幾百桿水晶長槍,直接把這頭龐大的淵獸紮成了刺蝟。

「火木訣1

就在葉教習身後,丁眉凌空掠了過來。她雙手往前一推,大地隨即涌動。此時她用的是陳盡然為她特意改進的,陳盡然把高青樹傳給丁眉的功法修改,變成最適合丁眉的體質。之前高青樹只發現了丁眉的木屬性能力,卻沒有察覺到丁眉最強的其實是火之力。

若非如此,當初鳳凰又怎麼可能選擇了她?

經過改造之後的,威力強大。

大地翻騰,無數條粗大的藤條從大地之下鑽了出來,如一條條巨蟒將淵獸纏祝最可怕的是,陳盡然竟然根據丁眉的體質,將木和火這兩種最不可能融於一體的能力融合了。

一根巨大的藤條將淵獸纏住,猛然收緊。淵獸疼的發出一聲哀嚎,就在它嘴巴張大著吼叫的時候。藤條頂端如鮮花盛開一樣打開,從藤條里噴出來一股淡金色的火焰。火焰直接從這頭淵獸的嘴巴里噴了進去,瞬息之後,火燒穿了淵獸的脖子和肚子,火焰從傷口裡往外噴涌。

「數量太多了。」

丁眉一揮手,一根藤條把一頭長著翅膀在天空之中疾飛的淵獸拽了下來。這頭足有七十米龐大身軀的淵獸好像一座小山一樣重重的砸在地上,大地立刻就被砸出來一個大坑。而與此同時,四周幾十條藤條迅速的圍繞過來,同時升高,然後每一根藤條的頂端都變得極為尖銳,在升高之後突然往下一刺!

噗噗噗

幾十根藤條將這頭淵獸刺的全是血洞。

「堅持1

葉教習看起來有些吃力,她的功法太消耗修為之力了。這種大面積的攻擊,雖然威力巨大,但是無法持久。可為了幫陳盡然分擔壓力,她此時哪裡還有心情保存實力。

「宗主上去了1

就在這時候,有人興奮的高呼了一聲。

陳盡然殺穿了淵獸大軍,再一次筆直的飛了起來。半空之中,數不清的可以飛行的淵獸被他的血烈長槍一擊殺死。那些看起來強大的淵獸,在他面前好像土雞瓦狗一樣,不堪一擊。

長槍化作一條流虹,直刺唐古胸前!

一聲悶響。

陳盡然的血烈長槍戛然而止。

就在長槍已經距離唐古胸口不足一尺的時候,唐古一把將長槍攥祝陳盡然是何等的修為何等的戰力?這一擊,竟是被唐古一隻手攔住了。

「你的修為很強,若你願意歸順與我,我可以封你為一個淵獸之王。」

唐古低頭看著陳盡然,一臉的高傲。

「唐古1

陳盡然一聲暴喝,試圖將他喚醒。這一聲喊蘊含了陳盡然強大的修為之力,聲波以陳盡然為中心向四周迅速蔓延了出去。聲波從天空到陸地,所過之處,凡是接觸到了聲波的淵獸全部爆體而亡!不管那些淵獸什麼實力,沒有一頭可以抵擋,其中甚至還有一頭接近王者實力的淵獸,只堅持了片刻就被聲波震碎。

「唐古?」

唐古往外一推,將血烈長槍推開:「唐古是誰?」

「是你1

「我?」

唐古沉默了一會兒,然後搖了搖頭:「我是幽,它們尊我為無盡幽王。從今天開始,你們只有兩個選擇。要麼臣服成為奴隸,要麼死亡成為枯骨。」/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