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永鎮仙魔>第二百九十一章天下之災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九十一章天下之災

小說:永鎮仙魔| 作者:知白| 類別:玄幻魔法

「不能醒?」

陳盡然哼了一聲,單手擎血烈長槍向前一刺:「不能醒還是你不肯醒?不管是什麼,我來把你喚醒1

長槍上血河涌動,大槍的槍頭旋轉著,帶著一股無可阻擋的威力。︽,無盡幽王一揮手,想把長槍盪開。他吸收了數不清的淵獸之力,此時的實力遠比那些淵獸之王要強大的多。但是他面對的,是陳盡然。

長槍上血河盤繞,在和無盡幽王的手接觸到的一瞬間,血河爆裂。一股血浪將無盡幽王的手震的向後盪了一下,然後無盡幽王的手稍稍一頓。這一頓,也許只是百分之一秒,又或者更短的時間。但對於陳盡然來說,這已經足夠了。

旋轉著的鐵槍牆頭當的一聲正戳在無盡幽王的眉心!

「醒1

隨著陳盡然一聲暴喝,無盡幽王的腦袋被刺的向後猛的一仰。嚓一聲,他脖子里發出一聲脆響。

「你」

無盡幽王的頭幾乎對摺到了後背,但是他居然緩緩的把頭抬了回來。他的動作很慢,脖子里傳出一陣陣的輕響,錯位的頸骨自動恢復。

「惹怒我了。」

他冷冷的看著陳盡然:「所以,你要死。」

無盡幽王黑色的眼睛里突然有兩道黑色光束一樣的東西激射出來,猶如兩柄黑色的閃電。陳盡然立刻將血烈長槍擋在身前,兩道黑芒正撞在血烈長槍上。當的一聲,將陳盡然直接向後砸了出去。

陳盡然的身子從天空筆直的墜落,猶如一顆炮彈一樣狠狠的砸進地面中。那種場面,就好像一個平靜的大湖之中,突然有一顆墜落的大星砸進來。只不過,激蕩起來的不是水浪而是塵土。

「盡然1

陳羲的母親看到這一幕,瘋了一樣衝過去。

「救宗主1

奮戰的修行者們朝著陳盡然墜落的地方殺過去,而看到陳盡然掉下來,無數的淵獸也朝著這邊猛攻。一時之間,修行者和淵獸的戰鬥變得更加慘烈。一個修行者揮舞著本命長刀將面前淵獸的大腿斬斷,還沒來得及讓開,就被另一頭淵獸一把抓祝這頭淵獸將他拎起來,兩隻手分別抓住身體的一部分,然後往外一撕。

血灑滿地。

無盡幽王眼神陰冷的看著地面上的混戰,視線緩緩的收回來。他抬起手在自己額頭上摸了一下,然後發現手指上粘了一些血跡。他的額頭,竟是被那一槍-刺開了一條幾厘米長的口子。

他沉默片刻,然後身上的修為之力驟然爆發起來。他純黑色的雙目之中,黑氣向外噴涌融進眉心的傷口之中。片刻之後,那傷口就變成了黑色。而與此同時,他黑色的眼睛變成了正常人那樣。眉心的傷口閉合,又睜開,幾次之後,那傷口竟然變成了他的第三隻眼睛,黑的那麼透徹。

他抬起頭看向天空,眉心黑眼之中黑芒激射而出。黑芒如筆直的光柱,打在天空中,然後被一層密密麻麻的符文攔祝可是隨著黑芒的力量越來越強大,那些符文顯得越來越暗淡。

「淵獸的時代,來了。」

無盡幽王淡淡的說了一句,然後雙手往上一舉:「開1

轟的一聲!

天空之中出現了一片巨大的波浪,那是已經鬆動的神木大陣。當空氣波浪消失,天空之中出現了一層茂密的翠綠的華蓋。那是一棵無法形容之巨大的神樹,樹的枝杈和翠綠的葉子遮擋住了整個滿天宗的上空。甚至,遮擋住了整個清量山的上空。

神木大陣的本體,被無盡幽王逼迫著出現。

無盡幽王眉心黑眼了的黑芒越發的凝實,神樹被打中的地方開始變得發黑。看得出來,神木大陣還在頑強的抵抗著,綠色和黑色互不相讓。可是這麼久以來,被外界力量所干擾,神木大陣已經很脆弱了。又堅持了不到十分鐘的時間,被擊中的那根枝杈變成了純粹的黑色,然後嚓一聲折斷了。

當這根枝杈折斷之後,外面一陣強光刺進了清量山中。

「來了!來了1

所有人都聽到外面有人似乎極興奮的連著說了兩次來了,然後他們看到神木大陣的裂縫之中,從外面探進來一顆腦袋。那不是一個人,沒有臉,本來是臉的位置上是一團金色的霧氣,雖然也能看出來臉的輪廓五官的痕,但金色的霧氣不是固定不動的,所以看起來竟然好像他的面目是不斷變化的。

「我聞到了淵獸之力的味道。」

這個金鴉貪婪的笑起來:「這個世界,終於要改變了1

神木大陣崩塌了,神樹在斷了一條枝杈之後,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枯萎。片刻之後,神樹就恢復了本來的面貌。那只是一根,已經枯了幾百年的神樹軀幹。原本生機勃勃的枝杈和樹葉,全都消失不見了。一層昏黃色的光圈,以神木大陣破壞的地方為中心,向四周如潮水一樣褪去。清量山,從神木大陣的壁壘之中重新回到了這個世界。

可是,這永遠都不是一件值得歡喜的事。

「嗷1

一頭數百米高的淵獸一拳砸斷了清量山最高峰的半截山峰,它興奮的咆哮著:「出來了!我們終於出來了1

與此同時,無盡深淵之中。幾十位淵獸王者看著外面消失的神木大陣,竟是喜極而泣。

「等待了無窮盡的歲月,我們終於要自由了。為了這一刻,我們已經準備的太久太久了。可是當我看到無盡深淵外面時候,才發現自己根本就沒有準備好我們該怎麼去面對這個世界?」

鱷獸王者的眼淚,順著它那如盔甲一樣的外皮往下流淌。

巨人王者將手裡的大棒揮舞了一下:「怎麼面對?殺!殺!殺1

隨著他狂吼出三個殺字,幾十位淵獸王者同時沖了出來。在它們身後,數不清的淵獸從無盡深淵裡爬出來。那數量之龐大,好像衝出來的隊伍永遠都沒有盡頭似的。淵獸的咆哮聲震碎了天空中的雲朵,清量山幾乎是在一瞬間就毀於一旦。

山體被崩碎,樹木被砸倒。

瘋狂的淵獸們轟隆隆的踩著大地向山外猛衝,所過之處,一片焦土。

「殺1

守在外面的各大家族的修行者,在看到這一幕之後雖然很多人被嚇壞了,但是他們應該早有心理準備。他們不是平江王的人,雖然之前被鴉挑撥,但是在危機到來的時候,他們還是選擇了迎戰。尊嚴,人類修行者的尊嚴!

巨人王者的大棒掄下來,直接將一個小山村夷為平地。山村裡來不及逃走的百姓,頃刻之間就全都被擊殺。它的大腳抬起來往下一踩,一坐高坡就被踏平。之前逃到了這個高坡上的人們,全都被踩死。

「不是我的,不是我的1

它好像瘋癲了一樣,不停的往人群里沖,不停的殺人。但是它的嘶吼之中,又透著一股失望。

「不能那樣殺人,你們殺死的太多了。」

一頭看起來已經不知道活了多少年的巨蟒從無盡深淵裡爬出來,看到這一幕的時候立刻就急了:「你們只顧著找自己的對應人,找不到就殺掉,那麼其他淵獸也就找不到自己的對應人了。」

「哼1

巨人王者冷哼一聲:「誰找到自己的對應人,誰就是最強淵獸,誰就是真正的王者。我找不到,又怎麼可能讓其他淵獸找到?1

他的大棒往下一砸,將哀嚎著奔跑的一群人砸死。

「我要找到我一定要找到1

他瘋狂的四處尋找著,不停的殺人。他沖入修行者的陣營,一瞬間就有幾十個修行者被他鎮壓擊殺

「是我先找到才對1

一頭翅膀展開足有百米的巨大雕獸王者騰空而起,它在天空翱翔,然後一張嘴往下噴出來一股漆黑如墨的液體。這股液體好像瀑布一樣砸下來,一瞬間。一大片原本茂密茁壯的莊稼被液體全都燒死,那不是火,而是腐蝕力極強的東西。

它在天空飛,黑色的液體灑了一路,所過之處,肥沃漂亮的大地變成了黑色的沼澤。有人不慎踩進去,立刻就被吞噬,很快就有一具白骨浮現出來。

「大家快走,和外面的修行者匯合1

原本困在清量山裡的修行者,數量已經不及原來的五分之一。此時滿天宗大陣破開,對於他們來說既是巨大的危機,又是一條出路。陳盡然生死不明,他們失去了最強的庇佑,這個時候如果不儘快匯合外面的修行者,只怕他們堅持不了多久。

「你是淵獸的首領?」

天空中,金鴉飛到無盡幽王面前,上下打量著無盡幽王:「那麼我給你用靈魂之力傳送的消息,你應該收到了吧。只要你願意合作,那麼鴉和淵獸,平分天下。」

無盡幽王突然一伸手掐住了金鴉的脖子,他眼神冷傲的看著金鴉:「天下是我的。」

強大的金鴉,竟然來不及避閃,被掐住之後也無法掙脫開。它拼了命的想脫身,但是無盡幽王的手就好像世上最強大的囚牢。

「我吸收了無盡深淵的力量,也吸收了鎮壓無盡深淵的九幽地牢的力量,你想走就能走?」

無盡幽王冷哼一聲:「你們這些人不人鬼不鬼的東西,比人還低賤,和我談條件,你們有什麼資格和我談條件?」

「佛怒,梵天業火。」

就在這時候,從天空之中如潑下來一片汪洋一樣,金色的火焰滔天而來。無盡幽王眉頭一皺,雙手向上一舉,金火竟是被托住了大部分。與此同時,一道白色的身影如電一般掠入清量山中。

陽照大和尚以梵天業火暫時擋住了無盡幽王,然後將深陷大地之中的陳盡然救出來,帶著其他人迅速的撤離。

陽照大和尚抱著昏迷的陳盡然,臉色凄然:「他太累了,早就已經在透支自己的生元。若非如此,他又怎麼可能無法自保?」/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