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永鎮仙魔>第二百九十三章半神之兵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九十三章半神之兵

小說:永鎮仙魔| 作者:知白| 類別:玄幻魔法

魔嚇了一跳,有些茫然的看著面前空蕩蕩的地方。,那是一座幾乎與他坐下來等高的大山啊,一瞬間就沒了。如果換做是別人的話,可能早就嚇壞了。以為這是神力所謂,可他是魔,強大的魔。被嚇了一跳,並不代表他真的被嚇住了。

「好奇詭強大的功法。」

魔回頭看向陳羲那邊,此時的陳羲已經趴伏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息了。這並不是這一擊之後的虛弱感,而是之前一直承受劇痛,忽然之間那種堅持散掉候的無力。

「瘋子」

魔站起來,轟隆隆的走過來又在陳羲身邊坐下。那龐大的屁股坐在地上的時候,一股颶風卷地而來。陳羲被吹的往遠處翻滾,他卻連抵抗都懶得做。

魔伸出手,兩根手指很費力的捏著陳羲的衣服把陳羲提起來,放在自己另一隻手的手心裡。他那隻大手,能做到這麼精準的控制簡直就是奇了。

「之前我感覺到,那功法裡面有無數的細微的力量。」

魔低頭看著陳羲:「就好像表面看起來是一陣風,但是組成風的,是肉眼看不到的數不勝數的細小刀刃一樣。但是又不同,因為風是朝著一個方向吹的,一股風裡面不會出現不同的風向。但是剛才你這種功法之中,有很多很多中施力的方向。」

陳羲仰躺在魔的手心裡,無力的笑了笑,但是笑容里卻充滿了釋然和喜悅。

成功了。

雖然經歷了有可能丹田破碎的危險,但是這種收穫是巨大的。曾經有人說過,風險和收穫是並存且非正比的。巨大的風險,不代表就會有巨大的收穫。但是一旦收穫,那種喜悅無法描述。

「那是分解?」

魔的實力強大,也有樊遲的閱歷,所以他很快就想到了那種力量是什麼。

「是的。」

陳羲點了點頭:「分解。」

他剛剛分解了一座大山。

要知道山不是單純的東西,山的主體是岩石,但是山上面有樹木花草,有土壤,還有水分。但是陳羲的這種分解,幾乎是無差別攻擊。任何一種物質,都被這種攻擊分解了。星辰之力的源泉,封印之力的禁錮,扭曲之力的拆解,在這一刻得到了完美的融合和釋放。

一座大山,瞬息之間就被拆解成了灰塵。這其中蘊含著的,正是三種強大的力量。封印之力,將目標鎖定。扭曲之力,將目標拆解。而星辰之力,將拆解后的目標變成了塵。

塵,永遠再也無法恢復到本來物質的塵。如果只有扭曲之力,那麼被分解之後的山還是山,樹還是樹,土壤還是土壤。可正因為有了星辰之力,才會變成了最基本的塵。沒有水分的塵,毫無生機。

如果目標換做是一個人,那麼這種威力是何其恐怖的?!

「你讓我想起了一個人。」

魔似乎是追憶到了什麼,眼神里閃過一縷蒼涼的味道。

「當初樊遲帶著人類的修行者向神獸開始進攻的時候,也有一個你這樣的人。雖然他的體質不如你,但是像你一樣有頭腦且敢於冒險。樊遲說,有一次他們進攻西域荒漠之地的時候,和一頭無比強大的神獸-交手。」

「那神獸有著超強的防禦力,而且可以使用風沙之力,在那裡,它幾乎沒有對手。至少數百個修行者戰死在那,最後是那個人想到了辦法,然後和樊遲聯手殺死了它。」

「什麼辦法?」

「也是融合的力量。」

魔說道:「樊遲他們,都稱呼那個人為知天,因為大家都覺的,他知盡天下事。他讓樊遲將修為之力全部釋放出來,然後和他的修為之力強行融合,在兩種修為之力排斥到達頂峰的時候,力量直接將荒漠掀飛了三分之一。受了傷的神獸又暫時失去了沙漠和風,最終被樊遲他們殺死。」

魔看著陳羲:「你和他一樣,看起來都有些莽撞,但其實做每一件事都經過深思熟慮。」

「這個人後來戰死了?」

陳羲問。

「應該是吧。」

魔搖了搖頭:「樊遲他們最後進攻的是昆崙山。那是人類修行者最後的一批高手,也是神獸的最後一個據點。那次,樊遲沒有回來。而且,去的修行者好像一個都沒有回來。所以我不知道最後發生了什麼,也不知道那些人是不是都死了。所以有時候我真的恨,樊遲寧願把我禁錮在這,也不相信我能幫上他們。」

「或許」

陳羲低低的說道:「他只是,想留下自己的延續。這個延續,就是你。」

魔愣了一下,眼帘垂下來,不再言語。看得出來,陳羲的話觸碰到了他內心深處。

接下來的日子,陳羲幾乎每天都在重複做著一件事。不斷的將三種力量融合起來,雖然之前的試驗成功了,但是出招速度實在太慢。

與真正的強者腥聳遣換岣陳羲這麼長的時間來準備的。有了這樣的招式,陳羲增加了越境挑戰對手的信心,可是如果速度不能提上去的話,還是沒有太大意義。

陳羲不斷的嘗試,不斷的探索。

為了不讓他把這個禁區毀掉,藤兒和魔不得不聯手又開創出來一個界中界。每當看到陳羲又開始修行的時候,魔就會一把把他抓起來丟進那個空間之中。

日子過的很快,轉眼十天就過去了。如果不出意外的話,安陽王的人肯定已經撤到了皓月城。陳羲確信雖然安陽王的對手是國師,但他一定會安全到達皓月城。誰也不能低估一位聖皇的安排,哪怕他現在已經變成了一個活死人。

國師之所以不敢貿然直接對安陽王出手,其實擔心的就是那個聖皇必然會有的安排吧?陳羲無法確定那種安排是什麼,但是每當想到聖堂黃晚鼎給黃希聲準備的那一招殺意,陳羲就想可能聖皇也是如此安排的。也許聖皇打不過國師,但如果聖皇給了安陽王一道他傾盡全力的殺意,國師難道就不擔心自己會受傷?

到了國師那個境界,其實更加的畏首畏尾。他不敢冒險,因為他已經到了那個高度。

陳羲剛要從他修行的空間出來,突然之間有個人飛了進來。這個人進來的速度奇快,險些和陳羲撞在一起。陳羲一把扶住他的時候才看清,竟然是關烈。

關烈訕訕的笑了笑:「剛才在外面弄的動靜大了些,被魔丟進來的」

陳羲忍不住哈哈大笑,看得出來,關烈的情緒也已經好了不少。

「你幹嘛了?」

陳羲問道。

「我」

關烈似乎是有些不好意思:「我召喚出來了一個奇怪的東西藤兒倒是認識,所以一看到這個東西,她就讓魔把我給丟進來了。還說變態就應該和變態關在一起,不能留在外面害人」

「召喚出來了什麼?」

陳羲越發的好奇了。

「這個。」

關烈往前一伸手,手心裡出現了一個血色的很複雜的圖案。這個圖案就好像血管組成的一樣,格外鮮艷。

這個圖案出現之後,緊跟著空間一陣扭曲。然後是一陣如同抽劍出鞘一般的金屬之聲,再之後陳羲看到了一根好像是長槍,又好像是骨頭似的的東西。如果非要給它一個名字,可能用骨槍來形容最貼切了吧。這不同於一般的骨骼,不是白色的,也不是古聖修士才具備的玉石一樣的骨骼,而是青黑色的。

大概有三米長,是一個整體。頂端應該是被刻意打磨過,很鋒利尖銳。整個看起來稍稍帶著些弧度,只看外形的話只是一柄造型怪異的古兵。但是當這個東西一出現的時候,空間里的氣場立刻就變了。就連陳羲都感覺到了一股強大的威壓,他提起修為之力才抵抗祝

這種威壓之中,有一種古老且強大的氣息。就好像一個傲然於世的絕代強者,只是站在那裡就會讓人頂禮膜拜。

「這是什麼?1

陳羲驚問。

關烈一把將骨槍攥住:「藤兒說這是一件半神之兵。是最早出現的那四個強大半神其中之一白虎的武器。」

白虎!

陳羲腦子裡一震。

四大半神?!

關烈沒有注意到陳羲的表情變化,依然有些得意的說道:「藤兒說,這個東西是白虎半神的一顆牙齒所造,當年白虎半神和另一位半神打架的時候,被打掉了一顆尖牙。白虎半神將這顆牙齒打造成了一柄骨槍,在他幻化成人型的時候,這就是他的兵器。」

「其實我覺得很奇怪父親召喚出來的,是人類強者的最強一擊。就連老祖也是如此,我忘記跟你說了,老祖的沉舟十七劍就是這樣。」

「但是,為什麼我召喚出來的不是人類強者的最強一擊,而是一桿兵器?還是半神的兵器。」

陳羲這才緩和過來,拉著關烈往外走:「先不要去修行了,我們去找藤兒問些事。」

陳羲他們兩個出來的時候,藤兒正和魔極認真的在做著一件大事石頭剪刀布。嬌小可人的藤兒站在那,一臉的嚴肅。而巨大的魔,爬在地上伸出手和藤兒比劃著。他的一根手指,看起來也要比藤兒大好多倍。可是這樣體型相差巨大的兩個人,居然那麼鄭重的在猜拳。

「你讓我一次好不好?」

又輸了的魔一臉沮喪:「不許欺負小孩子」

藤兒搖頭,特別認真的說道:「不行不行,不能讓,這是公平的戰鬥1

在藤兒面前,魔說他是個小孩子

陳羲看到這一幕,實在不知道該怎麼形容。/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