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永鎮仙魔>第二百九十四章目標滿天宗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九十四章目標滿天宗

小說:永鎮仙魔| 作者:知白| 類別:玄幻魔法

陳羲好不容易才把鬥志昂揚的藤兒勸著坐下來,她已經贏上了癮。,一個半神,一個魔,真不知道他們的腦子裡到底是什麼迴路。能把猜拳當成一場決鬥來打的,可能全世界也就他們倆了。

「你幹嘛1

藤兒嘟著小嘴坐下來:「我就要一百三十八連勝了呢。」

魔在旁邊一低頭,好像還臉紅了。

「關烈召喚出來的,你確定真的是那四個半神之一的兵器?」

「確定啊,你是懷疑我的記憶力嗎?好吧確實值得懷疑,但是你這次必須相信我,因為它們四個我都揍過的,難道我還能記錯?」

藤兒一臉理所當然:「我是半神1

陳羲伸手在她鼻子上颳了一下:「你別提半神了好不好,半神的臉都被你丟盡了。別以為我不知道,你故意比魔慢出才贏的。他的手大,展開的時間比你長,你有足夠的時間觀察他想出什麼,然後你再應對。你的手小,所以看起來你沒有慢出。」

「哪有」

藤兒臉一紅,低下頭看腳尖。

魔倒是抬起頭,一臉原來如此的表情。

「不過沒關係。」

魔笑了笑,特別憨厚:「她是女人,她贏了就贏了埃我還要謝謝她呢,只有她有時間陪我玩。你們都在修行,哪裡有時間陪我猜拳。」

陳羲道:「一會兒我教你五子棋」

藤兒撇嘴:「少來,那玩意我一次就沒贏過1

「那不是遊戲本身的問題,是你比較」

陳羲想了好一會兒,也沒找到合適的詞。魔在旁邊瓮聲瓮氣的說:「笨。」

藤兒看著陳羲:「你是不是有什麼事想問我來著?」

陳羲立刻道:「我的意思當然不是你笨,是那個遊戲太複雜了。能在那麼短的時間內玩的那麼好,你已經相當不錯了。不信一會兒你教給魔,他肯定贏不了你。」

魔馬上點了點頭:「我更笨。」

藤兒:「」

陳羲笑了笑說道:「我只是想知道,你說的那四個半神,是不是叫做青龍,白虎,朱雀,玄武?」

「是啊,你怎麼知道的?」

藤兒有些驚訝的反問。

陳羲嘆了口氣:「我本以為這是很俗氣的一件事,沒想到還真是他們四個。那個我只是偶然聽到過一個故事,提到過他們的名字。但是故事裡他們四個只是神獸,不是什麼半神埃」

「他們是神獸啊,但是他們四個的實力衝破了那層壁壘,達到了半神境界。而且半神境界不是一摸一樣的,我也是半神,但是我當初揍他們四個的時候,他們連求饒都不敢,只能趴在那讓我打。這就好比,你的修為是靈山境,但是靈山境又分成九品。再說,同級別之中,你不是也沒有對手嗎。」

陳羲關注的重點可不是這個,他問藤兒:「那神的名字是什麼?」

「不知道1

藤兒特別理所當然的回答:「神叫什麼我當然不知道,難道我還敢去問問神叫什麼?神沒有告訴我們,我們自然是不知道的。」

「噢我只是有些好奇。」

陳羲問道:「你說關烈召喚來的是半神白虎的兵器,那豈不是真真正正的神器?為什麼關烈和他的族人不一樣,召喚出來的不是人類修行者的最強一擊?」

藤兒想了想之後認真的說道:「這和個人體質應該有關,關烈的體質是最好的,比他的父親要好,應該比他的老祖關三還要好。所以他能衝破桎梏,不局限於召喚來修行者的最強一擊。我倒是更希望,他把那四個傢伙都召喚來才好呢。我想問問他們,都跑去哪兒了。」

陳羲點了點頭:「好吧,沒有別的問題了。」

關烈立刻舉起手,像個私塾里才入學的小孩子似的特別鄭重的提問:「我還有問題這個骨槍,有沒有名字?它的威力大不大?」

「當然大埃」

藤兒說道:「你想,人類的修行者已知最強的人,也只是洞藏境巔峰。從沒有一個滿界境的修行者,而半神之境,比修行者的滿界境還要強大的多。你說一個半神的武器厲害不厲害?當然,你的境界太低,應該也發揮不出多大威力。但是呢,畢竟這是半神的武器,所以隨隨便便用用就很棒了呢。」

關烈問:「那你知道不知道怎麼使用?我剛才試著以修為之力催動它,但是它毫無反應。」

「噢」

藤兒一拍小腦門:「我忘了,半神的修為之力和你們是不一樣的,其實每一個境界的修行者,修為之力都是不一樣的。洞藏境修行者一滴水那麼多的修為之力,就比靈山境巔峰修行者一大盆水那麼多的修為之力還要強。這桿骨槍,它的名字叫做。你的修為之力,是無法催是我可以,雖然我現在很弱,但我的修為之力畢竟是半神之力。我幫你催動它,然後你滴血認主,下一次召喚的時候它就會為你所用了。」

藤兒把拿過來,向其中注入了一些修為之力,上立刻出現了一條血色的光線,從頭至尾。然後忽然之間一聲虎嘯從上傳出來,骨槍光芒大盛!

從陳羲他們進入這個空間,已經足足過去了半個月。陳羲已經逐漸適應融合那三種力量,並且將這種融合的速度提升的越來越快。他的體質是萬劫神體,一次之後,丹田就已經適應了這種融合。所以之後的每次試驗,不再承受那種劇痛。

陳羲和關烈每日都在單獨開闢出來的這個空間之中修行,兩個人各在一方,誰也不會打擾到誰。最主要的是,兩個人現在修行的東西威力都太巨大,萬一傷到對方就不是小傷。

到了第十六天的下午,陳羲和關烈兩個人同時停止修行,算了算時間準備出去和柳洗塵她們一塊吃晚飯。就在這時候,空間入口再一次被打開,然後柳洗塵被直接丟了進來。陳羲一把將她抱住,柳洗塵摟著他的脖子,臉一紅:「魔和藤兒把我丟進來的」

「你也悟到了什麼?」

關烈問。

柳洗塵紅著臉從陳羲懷裡下來,點了點頭:「就是悟到了一些,關於千鱗翼的事。我以前使用千鱗翼,只是覺得它飛行的速度足夠快,而且可以用金屬的羽毛攻擊。現在我才知道,千鱗翼的威力,遠非如此。」

她將自己悟到的事和陳羲關烈說了一遍,剛要演示一下,空間的入口再次打開。

白小聲在外面有些急切的說道:「快出來,子桑小朵推演出了一些事。」

幾個人見白小聲的臉色有些急切,不敢耽擱立刻從空間里出來。到了外面的時候,子桑小朵的推演星辰圖已經收起來了。這種圖對他們的傷害太大,一不小心就會被星辰圖推演的過程吸走了全部修為之力。

「陳羲」

子桑小朵看向陳羲,臉色格外的凝重:「滿天宗的神木大陣已經提前破開了,應該不是最近的事,最少也有十幾天的時間。我剛才推演天象的時候才想到看看滿天宗的情況,看到的時候,淵獸已經佔據了整個清量山,而且半個青州已經淪陷了。」

陳羲的臉色猛的一變。

「能看到滿天宗裡面原來的修行者嗎?」

陳羲急切的問道。

子桑小朵搖了搖頭:「看到的太晚了,我無法恢復已經過去很多天的事。但是如果你知道伯父伯母的生辰八字,我可以推演出他們現在在哪兒。」

陳羲不知道!

他知道父母的生日是哪天,但怎麼可能知道父母是哪個時辰出生的?

「我要出去。」

陳羲站直了身子,看向他們:「關烈說的沒錯,我們改變不了目前這個世界,所以需要我們儘快提升修為,才能去改變以後的世界。但是我現在不能繼續留在這了,我要出去尋找我父母還有丁眉你們都要留下,等我的消息。」

「我要陪你去。」

柳洗塵往前走了一步,拉住陳羲的手:「我說過,我要陪你一起去。去找伯父伯母,去見丁眉。」

魔忽然搖了搖頭:「你不能去。」

柳洗塵問:「為什麼?1

魔道:「你剛剛參悟到了千鱗翼的用法,千鱗翼和你的血脈剛剛貫通相容,短時間內,你沒有辦法全心全意的健H綣你強行使用全力出手的話,你可能會死。」

「但是我一定要去。」

陳羲攥住她的手:「聽魔的話,我不會貿然行事的。我只是去滿天宗看看,如果找到他們,我立刻就會回來。」

柳洗塵只是搖頭:「分開?再也不許了。」

子桑小朵忽然說道:「其他人都留下,我和你們去吧。我已經完全解開了我身體的封印,所以我可以在遇到危險的時候,帶著你們進子桑家族的禁區避難。子桑家族雖然毀了,但是家族在很多地方都有這種避難所。我可以在同宗同源的禁區之間,直接帶你們穿過去。」

柳洗塵過去拉著子桑小朵的手:「不行,無盡深淵危機已經爆發,你的修為之力無法對敵,太危險。」

「無法對敵」

子桑小朵微微昂起下頜:「但又有幾人還能傷我?」

她看向陳羲:「你說過,我們是朋友。難道朋友就只是你幫我,而不能我幫你?」

「關烈和白小聲留下吧。」

子桑小朵道:「你們兩個留下,做接應。我會把我們的行蹤放在這個禁區的星辰圖上,你們隨時可以看到我們。如果我們需要救援,魔可以撕開空間直接帶你們過去。」

陳羲深吸口氣:「那好,咱們現在就走。」/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