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永鎮仙魔>第二百九十五章淵獸大軍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九十五章淵獸大軍

小說:永鎮仙魔| 作者:知白| 類別:玄幻魔法

這世間最煎熬的兩件事,莫過於尋找和等待。

從雍州到青州,以陳羲他們三個人現在的修為,根本不需要用多久。而他們見到人間慘象的時候,才剛出雍州邊界。整個雍州的修行者全都行動了起來,在七陽谷禪宗的號召下,於雍州邊界組成了一道防線。整個青州已經淪陷,比洪水蔓延的度還要快。

陳羲站在一座山峰的半山腰,山下就是一片戰常以七陽谷禪宗為主力的修行者,正在頑強抵禦著淵獸的進攻。從淵獸的規模來看,應該不下萬餘頭。這個數量和淵獸的整體數量相比,其實已經算是微乎其微。

「淵獸是有目的的。」

陳羲看著山下的慘烈:「進攻雍州的淵獸數量不多,而且你們看,其實力也大多不如何強悍。雍州是大楚最南邊的州府,雖然區域很大,但畢竟遠離中心。淵獸的大隊人馬,應該是向北進光支淵獸的隊伍,應該是自覺沒有實力和其他淵獸競爭,所以才跑來這邊的。」

子桑小朵心地純善,看著下面那慘烈的交戰肩膀都在微微顫抖。

「人何罪於天?天何降罪於人?」

她喃喃自語。

陳羲嘆道:「人無罪於天,但是人有罪於己身。出現這樣的災難,其實和所謂的天沒有太大關係。是人心太惡,才會招致如此的報復。就算現在不出現這樣的危機,幾十年幾百年之後,或許會是另外一種慘象。」

「要不要幫幫他們?」

柳洗塵問。

陳羲注視著下方,雖然淵獸那邊沒有什麼強大的生物,但是數量龐大。若是其中有一個淵獸王者的話,可能修行者這邊已經堅持不住了。七陽谷禪宗的人雖然不少,可其中也未見什麼大修行者的蹤跡。陳羲懷疑,雍州的高手應該是趕到什麼地方去了。

而且七陽谷禪宗的大和尚們,根本不懂得如何戰鬥。

如果皓月城那邊是主戰場的話,不排除雍州的強者都趕去那邊支援。淵獸王者的實力,每一個都足夠逆天。相對來說,人類修行者能到達那個級別的人,和淵獸相比太少了。

「咱們趕時間,幫他們清理一下就走。小朵你先去向西百里之外等我們,我們稍後就來尋你。」

子桑小朵也沒有拒絕,她的修為本就不是戰鬥類型。這種場面,她也幫不上太多的忙。她隨手一揮,一道星辰之力出現化作銀河。她緩步走上銀河,那銀河如一條銀龍一般,帶著她向遠處飛去。

陳羲深吸一口氣,然後從半山腰縱身而下。他背後的鳳凰神翅展開,淡金色火焰流轉。

「分開打,你左我右,然後在淵獸陣后匯合。」

陳羲喊了一聲,背後的鳳凰神翅一震,他的身子往右邊飛了出去。柳洗塵背後顯出千鱗翼,銀色的金屬光澤格外的耀眼。她身形妙曼,背後千鱗翼展開之後如仙子一般飛向左邊。

半空之中,陳羲從天空往下俯視。那些個頭大小不一的淵獸,雖然實力不同,但全都無比的兇悍。大者百米,小者比人類的身形還要小一倍。但是大者狂霸,小者靈活。人類的修行者還沒有與這樣的敵人交戰過,所以一開始就被壓制。

陳羲屏氣凝神,丹田氣海之中三股強大的力量開始糅合。只是短短片刻,這種糅合就已經完成。然後看準了淵獸大隊人馬那邊,右手往下一壓。

一個拳頭大小的金紅兩色圓球從天空筆直的墜落,掉在淵獸隊伍之中。金紅兩色的圓球啪嗒一聲砸在一個足有三十米高的巨人頭頂上,這個巨人下意識的抬起手摸了摸腦袋,然後低頭往下看,一眼就看到那個圓球。他蹲下來,兩根手指捏著圓球拿起來放在眼前看了看。

一陣強光猛的從圓球里出現,這個好像黑猿一樣的巨人瞬間被強光刺的睜不開眼,啊的叫一聲把圓球丟在地上。

強光向四周蔓延,瞬息之間就蔓延了小半個淵獸隊伍,足足數千頭淵獸都被這種強光籠罩。強光籠罩的範圍到了極限之後,又以無法描述的度退回去,重新回到圓球之中。這個過程,從強光出現覆蓋小半個淵獸隊伍,到強光縮回圓球之內,不足一秒。

就是這短短的不足一秒的時間,被籠罩在內的至少三千頭淵獸全都僵硬了一下。緊跟著,這些淵獸的力量被強大的功法直接抽空,然後圓球在淵獸隊伍之中爆開。

金紅兩色的光芒如大浪席捲,一眨眼之後,那些淵獸都沒了。一個接著一個的爆開,化作飛灰。

另一邊,柳洗塵的千鱗翼度奇快,她在半空兜了一個圈子,然後雙手不停結櫻千鱗翼上光芒大盛,然後千鱗翼以一種恐怖的度虛幻變大,兩個翅膀的虛影向兩邊延伸,只是一眨眼的時間,千鱗翼的虛影竟然達到了上千米!

然後,暴雨從千鱗翼上而落。

數不清的金屬羽毛,如利箭,傾盆而下。柳洗塵才剛剛參悟到這種功法,不能盡全力而為,不然的話會傷及自己。可即便如此,這種級別的攻勢依然是讓人無比震撼的。暴雨洗禮了上千頭淵獸,所過之處,不留活口!

兩個人分別一擊,頃刻之間為雍州的修行者掃滅了近一半的淵獸。

「咱們走。」

陳羲喊了一聲,沒有停留立刻離去。雖然他現在可以快使用新的,但短時間已經沒有辦法再使用第二次。這種變態的功法,若是能連環使用那簡直就是人間殺器。

剩下的淵獸數量還有一半,對雍州的修行者已經不會構成威脅。

陳羲檢驗了新的威力,也讓雍州的修行者壓力頓時一輕。他還要急著趕去滿天宗尋找父母,所以沒有多耽擱一秒。

雍州修行者的戰線上,所有的修行者都抬起頭看向天空之中那兩個飛翔而過的人。這一刻,在他們看來那兩個人簡直就是天神。因為出現了巨大變故,所以雍州的大修行者幾乎傾盡全力去應付,若是沒有陳羲他們出現的話,此時防線已經吃緊了。

「殺啊1

此時,雍州修行者的士氣完全被激了出來。敵人遭受重擊,此時不反攻還等什麼?他們怒吼著,殺入淵獸的隊伍。如同兩股浪潮撞擊在一起,人類看起來雖然渺小,但是爆出來的戰力和毅力,令人動容

「這些淵獸應該大多不是修行者的對應獸。」

陳羲對柳洗塵解釋道:「每一頭淵獸,在人類世界都有一個對應人。這個人的惡念,產生了淵獸。但是淵獸不會生老病死,人卻會死。普通人壽命有限,幾十年就會死去。人死之後,無盡深淵裡的對應獸也會相對消弱,雖然不會死,但實力低微。剛才擊殺的,多是這樣的淵獸。即便是還活著的普通人,對應的淵獸也不會太強大。」

柳洗塵點了點頭:「可是數量實在太多了。」

陳羲嗯了一聲:「淵獸如此瘋狂,應該是在尋找自己的對應人。我離開滿天宗之前父親說過,淵獸只要找到自己的對應人並且吞噬,就會變成最強王者。但是,這並不是一件容易事。若淵獸有億萬頭,其實對應的人已經十去其九。剩下的人,被其他淵獸擊殺的話,那麼別的淵獸找到自己對應人的機會就沒了。」

兩個人並排飛行,在天空劃過兩道痕。

「也不知道雍州出了什麼大事,為什麼一個洞藏境的高手都沒有出現?莫說洞藏境,便是靈山境的修行者都沒有見到幾個。」

柳洗塵的臉色有些擔憂。

陳羲搖了搖頭,他們在魔的空間閉關,對外面的了解都來自子桑小朵的星辰推演。但是推演,並不能看整個天下。所知之事,很少很少。

「也許很快就會回來了吧。」

陳羲這樣說,其實並沒有一絲把握。誰也不知道整個雍州的大修行者都去幹嘛了,靈山境以下的修行者如此苦苦支撐。

「我們在淵獸之中也有自己的對應獸嗎?」

柳洗塵問。

陳羲點了點頭:「應該有的」

柳洗塵沉默了好一會兒,忽然看向陳羲說道:「陳羲,如果我被淵獸吞噬殺了我。」

陳羲搖頭:「不會的,你不會出事。」

兩個人向前疾飛,很快就找到了在前邊等候的子桑小朵。此時子桑小朵正在以星辰之力推演滿天宗的狀況,但是不知道為什麼,離開魔之禁區之前,還能看到滿天宗的事,但此時整個清量山就好像沒蒙上了一層厚厚的黑幕,什麼都看不到了。

見陳羲他們到了,子桑小朵將自己的擔憂說了一遍。陳羲心裡更急,一把拉住子桑小朵的手,然後全力催動鳳凰神翅加向前。三個人半路之上沒有休息片刻,幾個時辰之後終於能遠遠的看到清量山了。

當清量山出現在他們面前的時候,三個人全都愣了一下。

黑暗。

無法看透的黑暗。

整個清量山都被一團黑暗籠罩。

從外面看,根本就看不到裡面的任何情況。三個人降落下來,找了個高坡,藏身於大樹之上觀察。清量山已經被黑暗吞噬,遠遠的看起來,那是一個巨大的黑色球體。清量山綿延上千里,圓球覆蓋,也就是說千里範圍內都被這種奇怪的力量控制了。

子桑小朵搖頭,歉然的看向陳羲:「還是不行,星辰圖也推演不到裡面生了什麼。」

陳羲的臉色格外的凝重,心已經根本平靜不下來了。

「你看1

柳洗塵往前一指。

巨大的黑色圓球下方,忽然打開了一個門。這個門離著遠看顯得不大,可實際上這扇門最少也有幾百米高。大門打開,龐大的淵獸隊伍從裡面走了出來。各種各樣的淵獸,在王者的帶領下列隊而出,向北方開進。那隊伍看不到盡頭,大地都隨著隊伍的行進而震動著。無數可以飛行的淵獸在大軍頭頂上掠過,向北方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