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永鎮仙魔>第二百九十六章鎮魔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九十六章鎮魔

小說:永鎮仙魔| 作者:知白| 類別:玄幻魔法

黑壓壓的淵獸大軍,成一條長龍隊形向北方開進。走在最前面的都是身高足有三四十米的巨人,不下萬餘。這些巨人穿著簡陋但格外堅固的鐵甲,就如同一個一個的人型戰爭機械。

它們每個人手裡都拎著大棒,大棒上面還布滿了尖銳的鐵釘,巨人隊伍後面,是上萬的鱷魚頭人身的淵獸,它們自身的外皮就是堅硬的甲胄。它們的爪子和牙齒,就是鋒利的武器。

連綿不盡的隊伍,踩著轟隆隆的節奏進發。

陳羲真想再用一次新的,哪怕沒有找到父母和丁眉,但是也能殺死一批淵獸。淵獸的數量太龐大了,就算絕大部分淵獸的實力不如修行者,可是它們強壯的體魄就已經足夠讓人頭疼。

但是畢竟陳羲掌握新的世間太短了,所以身體還需要一段時間才能適應。除了封印之力外,另外兩種力量還需要時間來穩定。如果現在是陳羲自己,他寧願暴露也會再來那麼一下。可是他身邊還有柳洗塵,還有子桑小朵。

「不要。」

就在陳羲看著那龐大的淵獸隊伍的時候,子桑小朵忽然說了一句:「我▼能感覺到,你的身體裡面的力量不穩定,你再用一次的話你會受傷。」

柳洗塵拉住陳羲的手,緩緩搖頭:「我知道你恨那些淵獸,我也恨。但咱們現在最要緊的是保住自己,然後找到伯父伯母。」

陳羲點了點頭,緊繃著的肌肉逐漸鬆弛下來。

「你坐下。」

子桑小朵走過來,讓陳羲坐下。她坐在陳羲身後,伸出右手貼在陳羲的後背:「你體內的力量太複雜,雖然你的身體具備融合這些力量的能力。可是你太急於求成了,你的丹田受了傷。」

她手心裡,一股柔和的星辰之力從陳羲後背進入,然後順著陳羲的所有經脈運轉。子桑小朵擁有最純粹的星辰之力,沒有人比她更懂得如何療傷。或許是感受到了陳羲的情緒波動,子桑小朵柔聲問道:「你那種功法,有名字嗎?」

她想讓陳羲安靜下來,這樣的憤怒之下,對於陳羲身體的治療也會有所影響。

「以前,我稱之為。」

子桑小朵笑了笑:「很好聽的名字,不過現在看起來不太合適了。你的能力,已經不僅僅是封印,改一個吧。」

「叫什麼?」

陳羲知道子桑小朵的好意,他自己調整著呼吸。遠處那些淵獸,這段日子以來一直和他的父母交戰。那是永遠也不可能何解的仇敵,無論是家仇還是國讎,又或者,這根本就是整個人類的仇恨。

柳洗塵想了想:「不如改一個字。」

她握著陳羲的手問道:「叫做如何?」

陳羲嗯了一聲:「挺好的名字。」

陳羲的體質在一次次的大戰之中不斷的進化,他變得越發強大。而隨著他的強大,也進化成了。想想之前他離開雍州時候,施展所表現出來的威力吧。至少三千頭淵獸,被這一招直接鎮壓成了飛灰。

見陳羲已經冷靜下來,柳洗塵說道:「你跟我說過,你回天樞城之前,陽照大師離開你們來了滿天宗。雖然小朵沒有推演到伯父伯母還有丁眉的下落,但是最起碼他們還都活著。我想,會不會是陽照大師帶著伯父伯母他們離開了?如果是的話,他們會去哪兒?」

「我父親一定受傷了。」

冷靜下來的陳羲,頭腦又重新變得那麼可怕:「以我父親的性格和修為,如果不是受傷了的話,他一定還在和淵獸戰鬥。現在找不到他,唯一的解釋就是他受傷了。」

「回雍州七陽谷禪宗看看?」

柳洗塵問道。

陳羲搖了搖頭:「應該不會去七陽谷禪宗的,距離太遠而且一路上一馬平川,有人追擊的話那不是最好的路線。如果父親要養傷,最好的辦法是進入某個禁區。這個禁區,應該就是陽照大師開出來的。」

「禪宗的功法真的很強。」

子桑小朵道:「如果你的猜測是對的,而我的星辰圖推演不出來伯父伯母的下落,那麼應該是陽照大師的禪宗功法將這個禁區徹底封閉了,連星辰之力都無法進入。」

陳羲道:「禪宗的功法很不同,而且禪宗嚮往的世界和咱們嚮往的世界也不一樣。我曾經聽陽照大師說起過,禪宗的大修行者可以做到一沙一世界。便是一粒微塵,也能在其中開創出一個禁區。所以,若陽照大師已經到了這個境界,他的禁區不是一個和一般大修行者開創的禁區相同的環境。」

柳洗塵點了點頭:「明白了,咱們所在的世界,其實就是一個大的空間。而一般的大修行者,開創出來的空間是在咱們生存空間的基礎上開創出來的,也就是空間中的空間。而陽照大師,或許是在某一個物體內部開創出來的空間。也許,真的只是一粒微塵。所以要想找到,簡直是不可能的事。」

「一定會有痕。」

陳羲微微皺眉:「如果他們活著,一定會給我留下一個提示。」

經過子桑小朵的治療之後,陳羲體內的隱疾平復了許多。陳羲從淵獸大軍開進的方向來推測,應該是朝著皓月城的方向去了。

陳羲仔仔細細的回想著自己知道的關於七陽谷禪宗的事,希望可以找到發現陽照大師禁區的辦法。可是他畢竟沒有修行過七陽谷禪宗的功法,所以無論怎麼想都找不到一點方向。在高坡後面停留了足足半個時辰之後,陳羲本來有些黯淡的眼神猛的一亮。

「我知道了1

他抬起頭有些激動的說道:「是我想的方向錯了,我一直想的都是陽照大和尚一定會給我留下什麼提示。但是他們根本不知道我就在雍州,他們以為我已經回天樞城去了。所以他們不一定是留下了什麼提示,而是去尋找我。但是他們又不能確定我到底有沒有回天樞城,所以一定會去最後一個有我消息的地方找我。」

「藍星城1

柳洗塵立刻就反應過來:「你在藍星城出現過,伯父伯母他們一定去藍星城找你了。」

提到藍星城,陳羲心裡那股不敢面對子桑小朵的歉疚又出現了。這種歉疚和子桑長恨沒有關係,只是陳羲覺得對不起子桑小朵。

「我知道的。」

子桑小朵低著頭,不讓人看到她的表情:「子桑長恨雖然離開了家族,但是他的體質畢竟那麼優秀,而且家族裡的人對他也還抱有希望。所以留下了他一滴本命真元在家族裡,他死,那滴本命真元就消失了。」

陳羲張了張嘴,想說對不起卻沒能說出口。

「不需要說對不起,站在你的角度,你那樣做沒有一點錯處。哥哥已經瘋了他恨家族,恨我,以至於恨這個世界。對他來說,或許心裡早已經沒有了任何情感。他想的只是報復所有人,從他瘋的那一刻開始,他其實已經死了。」

子桑小朵轉身,還是沒有讓陳羲和柳洗塵看到自己的臉:「咱們走吧,儘快趕去藍星城。如果伯父伯母真的在,那就好了。我會把咱們的行程通知關烈他們,需要他們匯合的話我讓他們直接去藍星城。」

「不。」

陳羲搖頭:「他們的功法都還沒有真正掌握,尤其是白小聲,他的修為現在出來太危險。讓他們繼續在魔之禁區里修行吧,不到萬不得已不讓他們出來。」

子桑小朵點了頭:「那咱們走吧。」

柳洗塵快步上去,拉著子桑小朵的手。她發現,子桑小朵的手心裡是那麼的冰冷。她看起來平靜,可是她怎麼可能真的平靜?整個家族被國師滅亡的傷痛,不是十幾天的時間就能消除的。可能,子桑長恨的死對她的打擊並不是很大。但是被滅門的傷,一生都是她的痛。那麼輝煌強大的子桑家族,只剩下她一個女子了。

「我沒事。」

子桑小朵對柳洗塵笑了笑說道。

柳洗塵拉著她的手,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安慰。

「去藍星城吧。」

子桑小朵緩緩的深深的吸了一口氣,然後對陳羲笑了笑:「有個好消息是,我剛才用星辰圖在心裡推演,發現距離藍星城不太遠有個子桑家族遺棄的避難所。雖然已經破損,但無礙於我帶你們穿過去。如果不出意外的話,明天一早咱們就能到藍星城,比伯父伯母的速度不會慢什麼。」

「謝謝。」

陳羲重重的說了一句。

也許除了謝謝,已經沒有什麼可說的了。

清量山

巨大的黑色圓球之中。

一襲大紅色長袍的無盡幽王站在山巔,俯視著已經殘破不全的滿天宗。

「這裡是個開始,所以要成為一個輝煌的開始。」

他雙手往上虛托,大地隨即震動起來。清量山的岩石一大塊一大塊的剝落,順著山體往下掉。被黑色圓球籠罩之後,連清量山都變成了黑色。無數的巨石飛起來,飛向滿天宗內宗的那塊空地。

空地裂開,從下面升起來一堵高大的黑色的城牆。飛過來的黑色巨石落下,堆砌,很快就建造出來一片龐大的宮殿。在這片宮殿之中,有一座高達數百米的黑色巨塔。而巨塔最頂端的那部分,居然是九幽地牢的九層塔。

無盡幽王飛起來,落在那巨塔之上。

「這裡,是我的第一座宮殿。很快,這個世界上-將會有我很多的宮殿。」

他一伸手,遠處被他吸過來一個淡金色的東西,撲通一聲掉在他身邊。這個東西,正是那天迎接他的金鴉。

「看到了嗎?」

無盡幽王一隻手按在金鴉的額頭上:「主宰這個世界的,只能是我。而你們,都是奴僕。」

金鴉突然哀嚎了一聲,然後金色的霧氣瞬息之間被無盡幽王吸入體內。

「鴉?」

無盡幽王冷笑:「一群小丑而已。」

他面前,還有數十萬淵獸大軍整裝待發。

「去吧1

無盡幽王抬起雙手:「征服世界的開始,在於你們邁出去的第一步。讓這個世界懼怕你們,去成為主人吧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