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永鎮仙魔>第二百九十七章藍星城的守護者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九十七章藍星城的守護者

小說:永鎮仙魔| 作者:知白| 類別:玄幻魔法

無盡幽王坐在黑色巨塔最高一層,雖然頂端的這九層是原本的九幽地牢,但是顯然被他改造過。如果此時藤兒和陳羲在的話,一定會現這不僅僅是九幽地牢,而是九幽地牢與改運塔的重合體。無盡幽王,竟是把原本鏡像的改運塔和九幽地牢合二為一了。

他坐在狂成的王座上,一隻手支著下頜,閉著眼像是睡著了。

腦海之中,一個個細小殘碎的畫面不斷的衝擊著他的思緒。他的眉頭越皺越緊,臉上開始出現怒容。

他在自己的腦海中看到,一個很俊朗的年輕人抱著自己,放在無盡深淵的邊上然後就匆匆離去。再之後,他不知道為什麼進入了無盡深淵之中,開始每天都接受痛苦的灌注淵獸之力。那種痛苦是幾乎無法承受的,身體每一天都在撕裂都在癒合。

「是誰?」

他問。

「那個把我丟進無盡深淵的人是誰?」

他儘力在腦海里尋找,終於看清楚了那張臉。

「不管你是誰我都要把我承受的折磨十倍百倍的還給你。我不會輕易殺死你,我會讓你飽受摧殘,不過……因為若非是你我也不能得到這強大的力量可是,我到底是誰?」

「唐古1

「唐古1

他腦海里出現了另一個畫面,他飛上高空衝破神木大陣的時候。似乎聽到了有人一直這樣大聲的呼喊,這個人有是誰?誰是唐古?

他想不起來,越想越頭疼。

「啊1

無盡幽王猛的睜開眼,一拳砸在白玉王座的扶手上。王座下面,幾十個淵獸王者面面相覷。他們現在對這個自己培養出來的無盡幽王,其實也充滿了恐懼。他們沒有想到,他們培養的傀儡居然強大到出了他們的控制。

雖然那些年老的淵獸王者為了制約住無盡幽王,在他體內留下了一個禁制。但是現在,還沒有開啟禁制的必要。因為淵獸的強大,還必須依靠這個人。

「滾1

無盡幽王怒吼了一聲:「給你們一個月的世間去查出我到底是誰,如果查不出來,我就殺了你們。我想,有很多你們的手下,對你們的力量和地位垂涎三尺。你們做不到,我就換一批王者。」

下面的淵獸王者們沒有人出聲,互相看了看之後弓著身子退出大殿。

「我到底是誰?」

無盡幽王看著空蕩蕩的大殿,眼神迷茫

陳羲他們出現的這個子桑家族避難所,距離藍星城已經並不遙遠。按照他們三個人的度,再過兩三個時辰就能趕到。這個避難所是個規模很小的禁區,因為子桑家族奇異的星辰之力,所以還沒有被人現。

每一個這樣的避難所里,都有子桑家族留下的療傷丹藥和其他的東西。這種丹藥,是在子桑家族的人獨自一人進來沒有人可以為他療傷的情況下使用的。丹藥之中蘊含著一些星辰之力,但是並不濃郁。

這個避難所已經被遺棄了很多年,具體的歲月已經無從查證。避難所的面積,大概有方圓幾十米。除了治療傷勢的丹藥之外,還有一個可以和子桑家族聯絡的小星辰圖。不過此時,星辰圖已經碎了。

陳羲試著感應了一下,現這些丹藥之中還殘存著一些星辰之力。雖然已經很稀薄,但是功效還在。他沉默了一會兒,盤膝坐下來開始對這些丹藥改造。

陳羲先是試探著往其中一顆丹藥之中注入了一絲封印之力,加固了丹藥的強度。然後開始往裡面注入扭曲之力,這需要極為精巧的控制,不然稍有不慎,就有可能生爆炸。這種爆炸,威力實在太大了。

大概有二十幾粒丹藥,陳羲用了足足兩個時辰的時間才把丹藥全部改造完成。他小心翼翼的把這些改造好的丹藥收起來,然後長長的舒了一口氣。

高青樹曾經對他說過關於靈雷的製作方法,但是陳羲對製作法器的興趣並不大。現在不同了,面對那樣龐大的淵獸隊伍,這些改造后的丹藥就相當於一個個小一號的。

陳羲很喜歡這個名字,和合二為一。

「你們暫且在這裡等我。」

陳羲對子桑小朵和柳洗塵說道:「小朵不能立刻就去,誰也不知道藍星城裡到底什麼情況。淵獸的推進度太快了,皓月城就算還沒有被攻破,但不可能阻擋住全部淵獸。藍星城距離皓月城不太遙遠,可能已經被淵獸波及。」

柳洗塵知道陳羲擔心她們兩個,尤其是子桑小朵不是戰鬥類型的修行者。在沒有摸清楚藍星城的情況之下,在這裡暫時停留是最正確的選擇。

「這個給你。」

子桑小朵走過去,拉起陳羲的手,在他手心裡劃了一下。一條細小的銀河出現在他手心,然後迅融入體內。

「這是我的星辰之力,雖然很微弱。但是你可以利用它來和我們聯絡,而且有了這一滴星辰之力,我就能把你帶回來。如果有危險,你能立刻回到這個避難所。」

陳羲點了點頭,拿起納袋晃了晃:「沒事,我給淵獸準備了一些小禮物。」

「你要小心。」

柳洗塵看著陳羲說道:「不要太冒險,如果藍星城裡找到了伯父伯母,立刻通知我們。如果伯父伯母不在的話,你也儘快回來匯合,咱們再去別的地方。」

陳羲伸出手在柳洗塵的腦袋上揉了揉:「放心吧,我不是個冒失鬼。」

他調整呼吸,等到身體恢復到最佳狀態之後,離開了這個避難所。他沒有立刻展開鳳凰神翅,而是以肉身最快的度在地面上向藍星城的方向疾掠。才衝出去有幾十里,就聽見遠處有轟隆隆的悶響,而且大地似乎都在微微顫。

陳羲悄無聲息的朝著聲音傳過來的方向過去,繞過一座小山,立刻被眼前的場面震撼了。

無邊無際的淵獸。

各種形態,大的能有百米,小的比人還校混合在一起的隊伍,平鋪著從平原遠處開過來。天空上,還有數不清的淵獸來回盤旋。在淵獸隊伍的中間,還能看到一輛一輛臨時打造出來的攻城錘。

砍伐了整棵的參天大樹所制,沖城錘用的是一塊直徑足有十米的大石頭。看來淵獸一路進攻,已經學會了不少人類軍隊的進攻方式。

它們知道人類雖然看起來渺小,但是人類建造的每一座大城都足夠堅固,而且每一座規模大城,城牆上都有符文法陣。淵獸甚至有些想不明白,人類那麼矮小把城市建造的那麼巨大幹嗎?!

從視線可及看到的場面分析,這支淵獸隊伍不下數十萬。

陳羲回頭看了看藍星城,轉身加離去

藍星城

高大堅固的城牆上,人們緊張的看著外面。遠處的淵獸隊伍已經能看到了,那種大海洶潮一般的氣勢,讓每一個人都無比的緊張。他們才剛剛經歷過一次大難,僥倖活著。可是現在,另一場更加殘酷的災難來了。

「備戰1

藍星城守將賴豪大聲喊了兩個字。

在他身後,幾百名大楚甲士整齊的呼喊了一聲:「呼1

他們懼怕嗎?

懼怕!

他們會退縮嗎?

不會!

因為他們是大楚的軍隊,他們要守護這座大城。沒有人不懼怕死亡,但是在上一次子桑長恨製造混亂的時候,這座大城裡的軍人們,便已經宣告了自己的尊嚴。面對十倍於自己的叛亂修行者,他們沒有退縮。現在,面對更加龐大的敵人,他們依然不會退縮。

「大楚雄兵1

賴豪,這個傳送法陣的守護將軍,最低級別的將軍,在雲麾將軍庄步達戰死之後,成了藍星城裡大楚軍隊的最高指揮官。而他,無愧於身上的戰甲。

「戰1

「戰1

「戰1

六七百名大楚甲士用長刀拍打著自己的胸甲,那聲音是最壯闊的戰歌。而另一邊,數量不下上千人的修行者隊伍,顯得有些慌亂。子桑長恨的事之後,不少修行者離開了這裡。此時還留下的,是對這座城池有著難以割捨感情的人。

「子桑長恨殺人的時候,我們無法是他死了,不少人離開。」

白蒼蒼的老婦走到眾人面前,猛的一戳自己的拐杖:「但是今天,我們沒有退路了。就算我們拋棄了藍星城,我們還能躲去哪兒呢?」

「去天樞城1

「對!我們去天樞城1

不少人喊著。

「天樞城?」

老婦冷哼一聲:「天樞城的所有傳送法陣應該都已經關閉了,天樞城的防禦法陣或許也早已經開啟了。你們以為,天樞城裡的那些大人物,會在意你們的生死?沒有傳送法陣,你們離開藍星城,會比淵獸跑的快嗎?在路上,你們會一個個被咬死,被吞噬1

所有人都安靜下來,沒有人能反駁。

「你們大部分都是男人,那就像個男人一樣去戰鬥吧。你們看看大楚的軍人,他們比你們修為強嗎?他們人數比你們多嗎?」

老婦大聲道:「他們只是比你們更像一個男人,更有勇氣1

就在這時候,遠處淵獸的隊伍里忽然一陣強光閃爍,片刻就消失了。但是接下來他們看到的一幕,讓每個人都震撼的無以復加。強光之後,龐大的淵獸隊伍里缺少了一小塊。雖然只是一小塊,但誰都知道那代表著多少淵獸被殺!

「生了什麼?」

「怎麼回事?」

「大楚的援兵到了嗎?」

人們擠到城牆邊上,往那邊眺望。

就在這個時候,一個展開著金色翅膀的飛從遠處飛來。他飛到城牆上空,收起翅膀緩緩的降落下來。

當人們看到這個人的時候,沸騰了!

「陳羲1

「陳羲1

「黑暗裁決陳羲1

「藍星城的守護者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