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永鎮仙魔>第二百九十八章守一座城等一個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九十八章守一座城等一個人

小說:永鎮仙魔| 作者:知白| 類別:玄幻魔法

陳羲收起鳳凰神翅,緩緩飄落在藍星城的城牆上。黑衣飄飄,丰神如玉。

白老婦看到陳羲的時候,臉上的驚喜是無法壓制的。現在藍星城處於一個關鍵時期,她的影響力無法阻止更多的修行者離開。陳羲的出現,對於藍星城來說就如同打開了一扇通往光明的大門。

「婆婆。」

陳羲對白老婦抱拳施禮,老婦笑著點頭:「上次沒有告訴你我的名字,是因為我覺得你我可能沒有再見之日。我姓黃,不過和天樞城聖堂黃家沒有關係。你不是回天樞城了?按日子來算你無論如何也不可能從天樞城趕到這的,難道上次用傳送法陣出了岔子?」

陳羲搖頭,簡單解釋了一下。他沒有說自己是從扭曲空間出天樞城的,只說有一個修為強大的朋友幫了他們。

「陳羲,咱們怎麼辦1

「陳羲,外面的淵獸到底怎麼回事啊,為什麼一夜之間世界就變了?我聽說雍州青州已經陷落,接下來就是咱們兗州了。」

「陳羲,剛才是你擊殺了那麼多淵獸嗎?」

面對蜂擁過來的人群,陳羲淡然的點了點頭:「淵獸來源於無盡深淵,是被某些人故意放出來的。剛才是我擊殺了一些淵獸,所以你們也看到了,淵獸並不是不可擊敗的。我的修為境界大家都知道,城中境界比我高的諸位前輩都在,你們害怕什麼?就因為他們看起來比較大?」

他穿過人群,走到那隊列嚴整的大楚軍隊前邊。看到陳羲的時候,這些甲士和賴豪其實都很高興。但他們是軍人,沒有一擁而上。只是依然站在那,用自己的眼神表達自己的情感。

「城牆沒有破碎吧?」

陳羲問賴豪。

賴豪點了點頭:「沒有,藍星城是流放之地。所以這裡的城牆格外堅固,就算是上次子桑長恨行兇的時候,城牆都沒有被破壞。而且城牆上的防禦武器都在,還能使用。雖然已經很多年沒有戰事了,可守城武器我們定期都會檢修,立刻派上用場都沒有問題。」

陳羲走過去拍了拍賴豪的肩膀,賴豪對這種方式似乎有些不適應,但是他很高興,因為陳羲把他當朋友。

陳羲站在賴豪身邊轉過身,看向那些修行者問:「你們信得過我嗎?」

「我們相信1

「陳羲,我們信得過你1

「陳羲,有什麼話你直接跟大家說吧,大家都知道你的為人。」

陳羲點了點頭:「既然大家信得過我,那我就把我知道的關於淵獸的事跟你們說說。在青州清量山裡,有一個和另外一個世界的通道。那另外一個世界,叫做無盡深淵。當初滿天宗的開創者厲蘭封,用一生之力,不惜砍伐了崑崙神木來鎮壓了無盡深淵,封印了整個清量山。但是不久之前,有人在外面故意破壞了神木大陣,將這些淵獸放出來了。」

「是誰?」

「殺了他1

陳羲的視線掃過眾人:「是平江王林器乘,如果我猜測沒錯的話,此時林器乘已經在天樞城繼承聖皇之位了。你們想去天樞城,會得到保護嗎?現在殺了誰都無濟於事,只能面對這場危機。淵獸的數量是人的幾十倍甚至更多,如果我們修行者都不去戰鬥,只是自己躲藏,那麼我們都將被分開殺死。那是我們自己選擇了死路,他們的數量太龐大,咱們躲都沒地方去躲。」

「但我們可以戰鬥,我來問你們。當你們的家門外來了一個強盜,搶走了你家的財物。你妥協了,躲出去了,那麼你家就會被強盜據為己有。就算我們殺不死強盜,但是我們把它們打怕,他們不敢輕易的招惹我們。對於現在的情況來說,或許才是最正確的選擇。」

「可是」

有個修行者看著外面無邊無際的淵獸隊伍說道:「它們真的太多了。」

「殺一個少一個1

賴豪大聲道:「陳羲,不要勸說他們了。一個從開始就失去了抵抗之心的人,就算留下來也不會有什麼用處。就算他們都走了,藍星城裡還有我六百三十七名大楚甲士!只要我們在,藍星城就是人類的。」

「我們不會走的。」

黃婆婆說道:「藍星城是我們的家,在這裡住了幾十年已經習慣了。再說,現在還能躲到什麼地方去?可能這天下間,沒有比一座一座的大城更安全的地方了。藍星城的防禦法陣很強,如果有人犯傻執意要走,我們不留。」

陳羲轉過身,看向城外:「其實我是來尋找父母的。我以為他們會在這裡等我,可他們不在。如果我留下,就不能再去尋找他們。但是我選擇留下,而且我還要和藍星城共存亡。只要讓他們知道陳羲這個人在藍星城,他們一定會來找我的。」

他伸手指向外面:「你們的懦弱,只會換來敵人的強橫。你們的強橫,換來的則是敵人的膽怯。」

城牆上的修行者,已經在備戰了。賴豪帶著甲士們,教那些修行者如何操控城牆上的防禦武器。大楚的城防武器威力都極大,比如重弩,對於現在靈山境的陳羲沒有什麼威脅,但是對於那些身軀龐大行動遲緩的淵獸來說,足夠致命了。

黃婆婆把陳羲叫到一邊,忍不住問:「陳羲,你說你來尋父母,為什麼來這裡尋?」

陳羲對黃婆婆笑了笑:「上次我沒有告訴你,其實我是陳盡然的兒子。他離開天樞城之後回到了青州滿天宗,接任了滿天宗宗主。之後就一直在保護那封印,不讓淵獸從無盡深淵之中殺出來。但是他在十幾年前被人囚禁,一直到一年前才脫困。可是脫困之日,淵獸就衝出了無盡深淵。我父親啟動了神木大陣,可以阻止淵獸五年,他把自己也封在了神木大陣之中。這一年來,我想他一定日日都在和淵獸廝殺。」

「可是,平江王林器乘手下的一個很邪門的組織,叫做鴉。從外面破壞了神木大陣,將淵獸放了出來。我得知消息之後去尋找父母,但沒有他們的消息。我在藍星城和你們一起抵抗過子桑長恨,我以為父母會來這裡尋我。黃婆婆,這段日子來過陌生人嗎?」

黃婆婆搖頭:「沒人來,只有人走。子桑長恨死後,好多人不想繼續留在藍星城了。實在想不到,你居然是陳盡然的兒子。我當年與你父親還是忘年之交,他對人最好最是坦誠。命運還真是很神奇,竟然讓我見到了故人之後。」

她一陣唏噓,看得出來感情很很真摯。

「你打算怎麼辦?」

她問陳羲。

陳羲道:「留在這,和你們一起抵抗淵獸。我找不到他們,只能讓自己的名字始終出現在一個地方,等他們來找我。我堅信父母沒死,我一定會等到他們。」

黃婆婆嘆息一聲:「你父親,這一生經歷的磨難太多了。當年林器乘就想殺他,可是好多人其實敬佩你父親的為人,幫他脫身。他吉人天相,這次也一定不會出事的。」

「謝謝。」

陳羲點了點頭,看了看城牆上邊。

「你的修為,好像比離開之前更強了?」

黃婆婆問道:「這才幾天的時間,到底生了什麼。你的進境實在太快了,不得不令人驚訝。」

陳羲搖頭:「境界沒有提升,只是偶然參悟透了一種功法。黃婆婆,城中靈山境的修行者有多少?」

「算上你我,有七個。」

陳羲道:「從今天開始,咱們七個輪流在城牆上守著。輪流交戰輪流休息,淵獸之中有實力不遜於洞藏境大高手的淵獸王者。一旦面對的是這樣的敵人,那麼就只能暫時避開了。不過來的時候我觀察過,沒有淵獸王者帶隊。這些淵獸,應該屬於無盡深淵中那些沒有勢力歸屬的散兵。他們聚集在一起,但戰力都不太強大。」

「聽你的。」

黃婆婆點了點頭。

陳羲和她分開,聯絡了子桑小朵和柳洗塵。他將自己的想法告訴了她們,找不到父母,不如就在這裡堅守。早晚有一天,只要他父母還活著就會聽到這件事。」

就在陳羲聯絡了她們,然後重新登上城牆備戰的時候。遠處淵獸的隊伍里忽然一陣大亂,一片梵天業火從天而落。這業火的規模不是很大,但至少數千頭淵獸被擊殺。看到梵天業火的時候,陳羲的眼神一亮。

然後一個白衣飄飄的大和尚從遠處飛來,落在城牆之上。先是被陳羲的丹藥炸了一次,又被梵天業火燒了一次,淵獸顯然亂了,遲疑起來,向後退出去,沒有立刻進攻。

「陳羲?」

那大和尚落在城牆上,一眼就看到了陳羲。

「抱朴大師1

陳羲快步迎上去:「你的傷勢好了?」

抱朴顯然也很高興:「好了一半吧。那日我們要去天樞城的時候,陽照師兄找到了我,所以我沒有去天樞城。怎麼你會在這裡?」

「看到我爹娘了嗎?」

陳羲立刻問道。

「看到了,陽照師兄帶著他們進了一沙世界養傷,他們都很安全。你父親雖然有傷,但休養一段時間就能恢復。」

陳羲的心這才踏實下來,他又問抱朴大和尚:「丁眉呢?有個叫丁眉的女子你看到了嗎?」

抱朴搖了搖頭:「雖然沒有看到,但是你父母說過,他們和丁眉走散了。當時陽照師兄救了你父母的時候,丁眉和一個姓葉的滿天宗教習還在和淵獸廝殺。陽照師兄為了救你父親,來不及救走別人。」

陳羲的心裡猛的一疼!

抱朴道:「不過你放心,那日滿天宗大陣破開,淵獸急著往外沖,裡面的修行者都逃出來了。」

陳羲壓住心裡的疼,勉強笑了笑:「大和尚要去什麼地方?」

抱朴道:「我是路過,我要趕去西域禪宗寶山求見佛陀,求佛陀派人下山救援大楚。你呢?打算去哪兒?」

陳羲搖了搖頭:「哪兒也不去了,就在這守一座城,等一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