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永鎮仙魔>第二百九十九章人類的第一面白旗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九十九章人類的第一面白旗

小說:永鎮仙魔| 作者:知白| 類別:玄幻魔法

抱朴大和尚沒有聽懂這句話。

守一座城,等一個人。

他還有要緊事離開,所以也無暇去想那麼多。現在大楚境內淵獸橫行,雍州那邊光靠七陽谷禪宗顯然是擋不住的。他要趕去西域靈寶妙山,求見佛陀。大楚的禪宗,算是西域禪宗的分支。雖然教義稍有不同,可畢竟同宗同源。

「對了,大和尚。」

陳羲忽然想到一件事:「我從雍州過來的時候,為什麼雍州的大修行者都不見了?抵抗淵獸的修行者,很少有靈山境以上的。」

「雍州出了大事。」

抱朴長嘆一聲,雙手合什:「就在滿天宗神木大陣破開的那一天,平江王手下的鴉和大批修行者攻擊了七陽谷禪宗。護宗動禪的人本來就少,我和陽照師兄又都不在宗門裡。而掌教師兄他們修行靜禪根本不懂得如何與人對敵交手。禪宗損失慘重,不得已敲響梵天寶鍾,召喚和禪宗關係親密的宗門領袖去幫忙。那一戰太慘烈了。」

抱朴大和尚語氣悲傷:「掌教師兄被殺,七陽谷禪宗的人也被屠殺了大部分。後來趕來的修行者和鴉大戰,但是鴉太詭異,絕大部分人都無法傷害到白鴉以上的鴉,所以損失慘重。」

陳羲握緊了拳頭,手背上青筋畢露。他在七陽谷禪宗生活過幾年,知道那些大和尚是真真正正的與世無爭。靜禪修行的度我心法,要求戒律己身。除了動禪的幾位大和尚,其他人幾乎足不出戶。就是這樣的一個宗門,居然險些被滅門。

「我要走了。」

抱朴大和尚道:「我的修為恢復的有限,所以剛才的梵天業火威力沒有達到那日與金鴉一戰的威力。希望可以幫到你們一些我必須儘快動身去西域靈寶妙山,你自己多加小心。」

陳羲點了點頭:「大和尚一路小心,對了可否聯絡到我的父母?」

抱朴大和尚搖頭:「你父親需要閉關養傷,依著他的性子,怎麼可能靜下心來?不得已,陽照師兄封閉了一沙世界,把你父母關在其中。現在陽照師兄正在皓月城,你若是想要尋他,可以去皓月城那邊。」

「從天樞城裡來了一大群修行者佔據了皓月城,此時正在與淵獸激戰。皓月城裡啟動了一個威力驚人的武器,淵獸一時之間還沒有辦法應付。看起來,那裡比這裡安全些。若是傳送法陣還能用,你可以帶著人去皓月城。」

陳羲搖頭:「我剛才試過了,皓月城的傳送法陣已經關閉。不管是從哪裡,都進不了皓月城。」

抱朴長嘆一聲,雙手合什對陳羲微微施禮算是告辭,然後騰空而起。

知道自己的父母安好,陳羲的心中稍稍踏實了些。但是丁眉的去向不明,這就好像在陳羲心裡蒙上了一層陰影。本來以為滿天宗的大陣破開就能見到她了,誰想到丁眉再次失去了消息。

要想去找她,世界之大何其不易。所以陳羲決定,留在這裡等著。他去找了那些準備離開的修行者,那些人不敢面對淵獸準備離開。陳羲也不強求,只是求他們不管去什麼地方,一定要把陳羲在藍星城的消息散布出去。只有讓越來越多的人知道這個消息,丁眉才有可能找來。

對於離開的人,留下的人雖然沒有表達出什麼,但是那種歧視是顯而易見的。

有些時候,驕傲就是由此而來。

「陳羲,賴豪我們幾個商議了一下。」

黃婆婆再次找到陳羲,請他到城牆上議事。

黃婆婆看著陳羲認真的說道:「不管是多少人,都不能沒有一個首領。現在的藍星城裡,只有你有這個資格成為大家的首領。如果你願意,大家願意推舉你為藍星城城主。」

賴豪也道:「請你不要推辭,大部分人留下,都是因為你。如果沒有一個統一的調度,也無法堅持很久。為了大家,希望你能接受我們的提議。如果你願意當城主的話,我保證大家都會對你的命令沒有任何抵觸。」

陳羲的眉頭微微皺了皺,沉默了一會兒後點頭:「我答應。」

他看向眾人:「我答應,是因為我知道這是最合理的選擇。為了這座城,為了這座城裡還願意挺直了脊樑戰娜耍我來做這個城主。」

賴豪猛的一回身,看向遠處的甲士和修行者:「從今天開始,陳羲便是咱們藍星城的城主1

到了下午的時候,柳洗塵和子桑小朵趕到了藍星城裡。知道陳羲要守在這,她們倆自然都不會有什麼意見。子桑小朵用星辰之力聯絡了還在魔之禁區里的關烈他們,告訴他們陳羲的決定。

「分工。」

陳羲站在眾人面前,語氣平靜的說道:「各司其職,才能將咱們的力量發揮到最大。守城的事,交給賴豪。他帶著人儘快讓所有人熟悉城防武器,然後調撥人手。支援,交給黃婆婆你們幾位老前輩。如果淵獸進攻的時候,我們壓力不大,你們就暫時不要露面。讓淵獸搞不清楚我們的實力,也是一種戰術。」

「若是遇到危機,幾位老前輩再出手。但是務必保證,每天都有一位靈山境以上的修行者在城牆上備戰。」

陳羲又道:「光備戰是不夠的,必須了解敵人。我們現在只是知道外面的敵人是淵獸,只是知道它們的數量龐大。可是我不知道他們的優點也不知道他們的缺點。知己知彼,方能百戰不殆。所以我打算抽掉一些人,組成偵察敵情的隊伍。」

「我來。」

柳洗塵看向外面連綿不盡的淵獸大營:「我有千鱗翼,而且現在要做的,正是父親當年做的。」

「我不能戰鬥,但是我可以為你們提供治療。」

子桑小朵往前走了一步:「只要我還在,就儘力不讓你們受到傷害。」

這個時候,她心裡的仇恨可能全都轉嫁到了淵獸身上。此時的她,眼神里那種決絕和堅定讓人心裡發熱。

「大家以後就按照這個分工來做事。」

陳羲道:「我和洗塵選一批人加入偵察隊伍,本來我手下是有幾個擅長做這些事的人的。但是他們應該都在皓月城,現在皓月城已經封閉,誰也進不去誰也出不來。所以現在,我們只能靠自己。」

「還有一件事大家要堅信,我們守藍星城的日子越久,知道的人就會越多。而到時候,我們的力量就會越來越強大。記住,永遠不要對自己人關閉城門,讓所有人知道藍星城還在堅守。」

「聽城主大人吩咐1

眾人抱拳。

陳羲點了點頭:「人和人之間的那些陰謀詭計,那些勾心鬥角。在藍星城裡不需要,我也不會再去管以前的恩恩怨怨。只要我還在藍星城一天,我就為守護這座城而活著。大家去準備吧,也許用不了多久淵獸就要開始進攻了。」

陳羲帶著柳洗塵和子桑小朵離開城牆,然後他叮囑子桑小朵:「你就留在驛站里,如果有什麼危險,你立刻從傳送法陣離開。」

子桑小朵沒有說什麼,但是陳羲知道她是不會輕易走的。有些時候,危險在一個人的堅定面前,一點威懾力都沒有。

「我先出去一趟,去看看淵獸的隊伍到底什麼情況。如果真的沒有淵獸王者的話,咱們倒是可以打一個反擊。」

柳洗塵想去,陳羲阻止了她:「儘快讓你自己穩定下來,才是最重要的。你的千鱗翼功法才剛剛參悟,如果不穩定下來,你會受傷。只是去探查,我不會有事的。」

陳羲讓她和子桑小朵呆在一起,不要分開。然後一個人離開了藍星城,朝著淵獸大軍那邊悄然潛行

淵獸的外形雖然看起來都是野獸,但是它們的思維不容小覷。它們是人心的產物,人類擁有的智慧它們同樣擁有。它們只是一直沒有接觸過這個世界,所以還在一個適應時期。如果等它們學會了人類的所有技能,那個時候淵獸的可怕將會成倍的增長。

陳羲悄悄接近淵獸的隊伍,發現淵獸的大軍已經具備一定的指揮能力。在大營外面,居然有一隊一隊的巡邏,還有高大的淵獸負責瞭望。

比起人類的軍隊,淵獸真的天生就具備了很多強大之處。

就在陳羲準備潛入淵獸大軍之中的時候,他忽然看到遠處飛來了一艘戰船。而出乎預料的是,淵獸對這艘戰船居然沒有一點敵意。沒有一頭淵獸,對靠近戰船做出攻擊。陳羲隱藏好之後仰望發現,戰船上飄揚的不是大楚的戰旗,而是一面白旗。

看到這面白旗的時候,陳羲心裡的怒意就燃燒了起來。戰爭才剛剛開始,白旗就出現了。這不僅僅是幾個人的屈辱,而是一種不能原諒的背叛。若是抵抗的人見到這面屈辱的白旗,心裡會如何想?

這不是一艘巨大的戰艦,只有二十幾米長。當陳羲看清的時候,心裡的怒火幾乎燃燒出來那居然是一艘執暗法司的戰船,船身上執暗法司的標記還沒有抹掉!

戰船緩緩降落在淵獸大軍之中,陳羲小心翼翼的靠了過去。他躲在一頭酣睡的巨大淵獸身後,看到從那艘戰船上下來幾個人。人數不多,只有十幾個。而這些人,都穿著執暗法司的官袍。不過陳羲可以確定,這些人不是黑決的人。

陳羲看清楚為首那人的時候,拳頭不由自主的攥緊。

那個人是虢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