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永鎮仙魔>第三百零二章體內的淵獸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零二章體內的淵獸

小說:永鎮仙魔| 作者:知白| 類別:玄幻魔法

一座矮山,直接被虢奴一條手臂中的巨斧劈開。有幾頭來不及避閃的淵獸直接被澎湃的修為之力震碎,和矮山一同消亡。陳羲展開背後的鳳凰神翅飛走避閃,堪堪避開這一斧。從威力來來看,這把巨斧也是一柄上古神兵。真不知道虢奴這些年都經歷了什麼,怎麼會得到這麼多強大的武器。

陳羲才避開,一把彎鉤橫掃過來。陳羲身子一翻,腳在彎鉤上點了一下向上方掠出去。彎鉤掃蕩,一道足有百米長的半月形勁氣向遠處飛走,所過之處,無論是大樹高坡還是淵獸,全都被攔腰斬斷。似乎是知道那兩個人類之間的戰鬥太恐怖,淵獸開始往遠處避讓。

陳羲才升起來,一根大棒從他頭頂砸落。他已經沒有時間避開,雙手交叉往上一舉。臂甲作用下,他的兩條胳膊變大。

當的一聲!

大棒和臂甲撞擊在一起,火星四濺!

陳羲的身子被這股巨大的力量從天空之中砸落下來,筆直的墜落砸在大地上。當陳羲和大地接觸的那一刻,塵土被炮彈炸起來一樣四散。

三頭六臂的虢奴,如此強大。

這就相當於,三個比陳羲強大的修行者在圍攻陳羲一個人。而事實上,三頭六臂的虢奴比三個修行者可能還要更恐怖些。因為他自己主導著一切,不需要配合。

「你恐懼了嗎?」

虢奴猙獰的笑著,抬起腳踩向陳羲落地的地方。陳羲立刻閃開,那隻大腳將地面足足踩下去十米深。陳羲才躲開來不及穩定身形,就到了。巨大的虢奴俯身一刀砍下來,陳羲的本我虛我立刻轉化。當的一聲,替陳羲擋下了這一刀,陳羲出現在虢奴的身後。

但是,出現在虢奴身後有意義嗎?

他才出現,虢奴手裡的一把鐵鞭就掄了過來。陳羲背後的鳳凰神翅立刻一震,他向後疾飛了出去。鐵鞭的頂部擦著陳羲的胸甲過去,擦出來一串火星。陳羲向後退了足有百米,這才削掉鐵鞭上的力度。

漂浮在半空之中,陳羲的神情凝重。

這樣的虢奴,看起來不可戰勝。虢奴沒有死角,他的三顆頭顱可以全方位的看到四周的環境。而他的六條手臂可以輪流攻擊,簡直沒有一絲間隙。陳羲不得不承認,自己還是低估了虢奴的實力。

一個在天樞城裡混跡了多年的奴隸,竟然成為了神司的千爵,且在無盡深淵危機爆之後立刻投靠了淵獸的人,不管是手段還是頭腦,又或者修為境界,都是陳羲有史以來遇到的最強對手。比起邱辛安來說,虢奴要強大的多!

「你是不是在後悔了?」

虢奴猙獰的笑著:「沒有人了解我,因為我只是一個奴隸埃最初的時候,我承受著無盡的羞辱小心翼翼的藏起來自己的體質。我就怕有一天被人現,然後死的悄無聲息。你做過狗嗎?我做過。一個天才,為了活著居然去做狗,這種屈辱你承受過嗎?」

「我現在不怕你知道,沒錯當年你爹被囚禁的事,就是我一手促成的。當我知道了無盡深淵的秘密之後,我就告訴自己這是一個絕不能錯過的機會。只要利用了無盡深淵,我就能滅掉大楚!就算滅楚的人不是我,可有什麼區別嗎?只要大楚滅了,我心裡的怨恨就能解脫。」

他的三張臉,一張在狂笑,一張在哭,一張在怒吼。

「說實話,虢國被滅掉我不悲傷。那樣的小國在強大的國家夾縫裡生存,根本就是不可能的。我恨的,只是奪去我一切的人。你爹是個可憐蟲,被我利用了而已。邱辛安也是個可憐蟲,和你爹一樣被我利用。我還想利用執暗法司,掌握大楚的命脈。可惜,寧小臣和集都不信任我。但是沒關係,現在無盡深淵的危機爆了,我成功了1

「可憐。」

陳羲搖了搖頭:「無盡深淵危機的爆和你有關嗎?不要再自戀了。鴉的力量破開了神木大陣,你做了些什麼?你只是又習慣性的去做狗了,這次的主人換成了淵獸。不管你怎麼想,這些事其實都和你無關。」

虢奴暴怒:「是我一手策劃的1

「你策劃了什麼?」

陳羲冷笑:「天樞城的危機,在於國師的私心。無盡深淵的危機,在於林器乘的私心。而你,根本就是個被忽略的小人物埃只是這些順了你的心意而已,可事實上和你一個銅錢的關係都沒有。想想真是可憐,你隱忍了那麼久,到最後卻投靠了一個在淵獸之中都沒地位的所謂王子你投靠的主子真是一個不如一個了。」

「我要撕碎了你1

虢奴的猛的斬落。

陳羲深吸一口氣,不閃不躲!

橫陳在陳羲頭頂,硬生生擋住了的一擊。陳羲硬抗了這一下,胸口裡一陣翻騰,血再次從他的嘴角里往外溢了出來。

可是陳羲居然還是沒有動,而是眼睛死死的盯著虢奴。

虢奴被他這種輕視的眼神激怒了,另外兩條手臂也砸落下來。一柄巨斧,一根大棒。陳羲眼神一凜,開始分化。兩條粗大的神木枝條分出去,將巨斧和大棒同時纏祝巨大的力量之下,陳羲的身子被壓的向地面之中下沉。方圓數百米之內,塵土被壓力擠壓的向四周激蕩了出去,狂風大作。

擋住了,神木纏住了巨斧和大棒。虢奴正面可以使用的三條手臂都被纏住了,而他想要轉身很難。神木上的力量也很強大,纏住了他的兩件古兵之後開始順著他的手臂向上攀爬,瞬息之間如巨蟒一樣又纏住了他兩條手臂。

「咳咳」

巨大的壓力之下,陳羲咳出了幾口血。但是他的神情依然平靜,眼神沒有一絲慌亂。

「你以為這樣就能擋住我?1

虢奴的三條手臂猛的往下一壓,劍被壓的下沉了幾米,神木也開始往下墜。陳羲的身子,已經陷入大地到了腰部。

「你確實很聰明,這樣固定住我的三條手臂,你就不必在擔心我背後的三條手臂。可是這種聰明有意義嗎?我的境界遠比你要高,我的修為之力遠比你要強大。就算這樣耗下去,不過十分鐘你的修為之力就會耗荊到時候,你會被我斬殺成一片碎肉1

虢奴陰冷的笑著,此時的他被陳羲眼神里那種平淡刺激的越惱火。他的三張臉,表情也越來越誇張。

大笑的那張臉,笑的嘴角都裂開了,居然在流血。大哭的那張臉,哭的眼角也裂開了,也在流血。他的脖子不斷的轉著,一會兒是哭臉面對陳羲,一會兒是笑臉面對陳羲,一會是那張憤怒的臉。

陳羲看著那三張換來換去的臉,似乎漸漸的明白了什麼。

「我懂了。」

陳羲忽然抬起頭,看向虢奴:「我知道你為什麼要投靠淵獸了你剛才說你自己是個天才,卻不得不去做狗。我一開始沒有理解,現在才明白。你自己早就知道這樣的體質,但是你不敢暴露出來。而十幾年前,你知道了無盡深淵的事,也知道了淵獸的秘密。淵獸都是人的邪念所生,而你」

陳羲的臉色有些白,語也變得快了些:「你的體質,就是鎖住了你自身的所有情感。七情六慾,憤怒痛苦悲傷或是快樂,都被鎖在你自己的體內。這種長久的積壓,把你的身體變成了一個怪胎。你之所以想要得到淵獸的秘密,是因為你以為自己體內困住了一頭淵獸1

這一刻。

那三張臉不再轉動了。

嚎啕大哭的臉不再哭,瘋狂大笑的臉不再笑,憤怒咆哮的臉啞口無言。三張臉驟然停住,然後居然排成了一排同時看向陳羲。這三張臉上的表情一摸一樣,都是驚訝。

「你說什麼?1

三張嘴異口同聲的說道:「你在胡說八道!你才是怪胎1

陳羲搖了搖頭:「你的體質確實很特殊,你的情緒都能轉化成你的修為之力,增強你的體質。很多人都很疑惑,你在天樞城最初為奴的那些年,明明沒有人指導你修行,為什麼你的修為境界還會不斷攀升?那個時候,天樞城裡的大人物們想必是不心。」

「但是你的境界還是提高了,引起了一些人的好奇,所以他們想看看,你到底為什麼會這樣。他們找不到答案,就讓你進了執暗法司。因為他們相信,你是逃不出執暗法司的。他們也相信,執暗法司早晚都會查出你修為不斷增加的秘密。」

「但是執暗法司也沒有成功,因為他們找不到一個合理的解釋。現在我終於明白了,你修為的提高和修行沒有關係。你是靠封住積累自己的情緒來提升修為之力的,你這三張臉,就是你最強烈的三種情緒。」

「你的哭臉,是你覺得自己很可憐。你國破家亡,承受屈辱,所以你悲傷。你的笑臉,是因為你瞞住了所有人,你在得意,所以你笑的很放肆。而你憤怒的情緒是最重的,因為你想殺了所有人來報復。」

陳羲深深吸了口氣:「你確實是個怪胎你想要知道淵獸到底為什麼會強大。因為你必然會懷疑自己為什麼這樣,你會覺得你是把自己的對應獸封在自己體內了。或許你是對的,現在你的這種形態正是你應該出現在無盡深淵裡對應獸的形態。」

虢奴的臉色變幻不停,眼神里先是出現了一絲畏懼,然後隨即而來的是兇狠:「我必須殺了你我必須殺了你!如果被人知道我是這樣的體質,他們就會把我抓走,會像解刨一頭野獸那樣解刨我,他們會折磨死我的!我要殺了你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