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永鎮仙魔>第三百零六章哎呀是個坑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零六章哎呀是個坑

小說:永鎮仙魔| 作者:知白| 類別:玄幻魔法

「你說,城主會找來很多很多靈石嗎?」

一個破虛八品的修行者靠在城牆上,看著城中傳送法陣那邊忙碌的人們。△,他的職責是巡守城牆,這會倒是沒有什麼事要做。他身邊的朋友嘴裡叼著一個煙斗,一邊吸氣一邊嘟嘟囔囔的回答:「我現在可以這樣說,我就認為城主能救咱們1

「是啊那樣年輕的一個人,卻那麼光芒萬丈。」

之前說話的修行者感慨道:「如果我是一個女人,我一定會死皮賴臉的追求他。」

「哈哈哈哈。」

叼著煙斗的修行者大笑起來:「不過我倒是很好奇,城主會從昆崙山帶回來多少靈山。盧老說,如果想將咱們這麼大一座藍星城都加固的話,需要的靈石數量太龐大了。他說咱們大楚,也就是天樞城建造天地大陣的時候,才見過那麼龐大的靈石數量。」

「要真是需要那麼多,怎麼弄來埃」

「城主一定會想辦法的,而且我覺得一定會把咱們嚇一大跳。」

就在他這句話才說完之後,藍星城正上方的天空上忽然間裂開了一個大口子。然後一隻握著拳頭的巨大黑手從裂縫裡伸出來,一鬆手,手心裡攥著的靈石就傾瀉下來。

嘩!

一座靈石小山。

然後那隻巨大的黑手收了回去,過一會又伸了回來,一鬆手嘩,又一座靈石小山。

啪嗒一聲,煙斗從那個修行者嘴裡掉下來,濺起來的火星幾乎燙了他的腳。他的嘴巴張開的幅度之大,可以塞進去一隻鵝蛋。如果不是他托著,他感覺自己的下巴已經掉在地上了。他的同伴眼睛幾乎都從眼眶裡瞪出來,那種驚訝的表情簡直無法描述。

「你猜對了。」

第一個說話的修行者看著那出現在城裡的幾座靈石小山,艱難的咽了一口吐沫:「還還真是嚇了咱們一大跳1

傳送法陣那邊,賴豪和盧老兩個人看到那麼多的靈石從天而降的時候,全都傻眼了。

「這不可能吧?」

賴豪看著盧老,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就算是兵衙的府庫里,靈石的數量也比這多不了什麼了。城主這麼快就從昆崙山返回了?為什麼我覺得自己是在做夢呢。」

盧老也在揉眼:「你快掐你自己一下試試疼不疼,讓我知道我是不是做夢。」

「哎呦1

盧老叫了一聲:「你掐我幹嗎」

賴豪大喜:「不是做夢,是真的!城主簡直就是咱們藍星城的福星啊,想什麼有什麼。現在這靈石的數量夠不夠?能不能把咱們藍星城打造成一座堅固的堡壘?」

盧老揉著胳膊:「夠了夠了,最起碼初期工程是夠了。這些靈石儘快按照我指定的地點鑲嵌進城牆之中,咱們的藍星城就相當於多了一座威力強大的防禦法陣。城主應該不是去了昆崙山,來回足有二十萬里,不可能這麼快的。真不知道,他是在哪兒發現了這座寶藏1

「你們先用著。」

就在這時候,那隻巨大的黑手托著陳羲從裂縫裡出來。陳羲看著藍星城裡的人大聲說道:「這些靈石應該夠用一陣子的了,但是如果淵獸王者來進攻的話,顯然還需要更多的東西。我們現在要趕去昆崙山,試試能不能找到製作武器的東西。」

說完這句話之後,陳羲消失在裂縫之中。陳羲離開之後,整個藍星城裡的都忙活起來了。盧老開始小心翼翼的將保護傳送法陣的符陣取出來,然後放大轉移到城牆上。放大之後,符陣的力量必然變得極為稀保

而為其補充力量的,正是這些靈石。在黃婆婆等人的指揮下,修行者們將靈石按照符陣的紋理鑲嵌進城牆之中。一座堅固的堡壘,正在逐漸成型。

所有人的心情都變得愉悅,希望,在他們心中升騰而起。

一個甲士,將一塊靈石鑲嵌進了重弩的石槽之中。當靈石的力量充入進去之後,重弩上發出微微的光芒。甲士撫摸著重弩,眼睛有些濕潤:「夥計,淵獸再來的時候你可不能偷懶埃咱們一個一個的殺,一直堅守著咱們的陣地。」

陳羲對魔說道:「你只需要把我們送過去就好,你的體型太大了,一旦出現就會引起別人的主意。所以你還是在這裡等著,我們回來的時候會聯絡你的。」

魔低著頭看著自己的腳:「我也想出去玩。」

陳羲搖頭:「你這樣一出去,立刻就會讓心思壞的人盯上。還有淵獸,那些強大的淵獸王者會以你為目標攻擊。」

「我想出去玩。」

「你應該是不想出去的,你不是說過嗎,你不想離開這裡,如果想的話你早就離開了。」

「那會我沒有朋友,我不想出去也不想見人。現在我想出去玩。」

「能不能乖一些?」

「我想出去玩」

子桑小朵拉了拉陳羲的衣袖:「就帶他出去吧,他在這裡的時間已經足夠久了。出去看看也好,他會變得更加開朗也說不定呢。」

「他太大了。」

「我可以小埃」

魔身上一陣烏光閃爍,然後他瞬息之間變成了一個差不多和正常人一樣的體型。他身體上的黑色毛髮也消失不見,但是膚色依然黑的發亮。即便他縮小到了這個地步,還是足有兩米高。他**著上身,那肌肉好像岩石一樣觸目驚心。這樣一條壯闊的大漢,走在大街上還是會引起所有人的主意。但是毫無疑問,比起之前已經好太多了。

「你既然可以變小,為什麼不早點說。」

「你又沒問我。」

陳羲啪的一下拍了自己的腦門:「好了,既然這樣那就一起去吧。不過有件事你必須要遵守,雖然我打不過你但是你一定要聽我的。」

魔使勁點頭:「我聽你的,要是我實在不樂意了,我就打你一頓,然後還是聽你的。」

陳羲認真的對子桑小朵和柳洗塵她們說道:「我忽然之間反悔了,我可以反悔嗎?」

所有人同時搖了搖頭,那麼堅定。

陳羲嘆了口氣,然後從懷裡掏出執暗法司的定向寶鑒,展開地圖看了看:「魔,你可以確定昆崙山的方向嗎?如果可以的話,咱們現在就可以出發了。說起來帶著你我們其實心裡也踏實些,那畢竟是昆崙山。雖然已經沒落,但那是神曾經生活過的地方。」

自從陳羲離開天樞城之後,定向寶鑒的只能顯示地圖而無法發送坐標了,也不知道天樞城裡出了什麼事。

「應該可以吧。」

魔把定向寶鑒拿過來看了看:「這東西怎麼區分方向?」

嚓。

定向寶鑒被他攥碎了

魔訕訕的笑了笑:「我我真的沒使勁。」

陳羲搖頭,從納袋裡又取出來一塊:「最後一塊了,你要是再捏碎了咱們就沒有方向可找。算了,還是我拿著你看吧區分方向很簡單,你看,你的禁區在這個位置,昆崙山在那個方向。所以只要方向對了,咱們出現的地方可能會有偏差,但偏差不會太大。」

魔自信的點了點頭:「太簡單了。」

他隨手把扭曲空間撕開,然後愣了一下。對於他現在的體型來說,扭曲空間的寬度太大了。他只好又變成巨人,然後讓陳羲他們都趴在自己的後背上。叮囑陳羲他們一定要牢牢抓住之後,魔將扭曲空間的口子撕開到他足夠可以出去。

就在這個時候,陳羲忽然發覺魔在微微顫抖著。雖然很輕微,但是魔太大了,這種輕微的顫抖對於陳羲他們來說,也像是地震一樣。然後,他們聽到了一聲悠長的吸氣之聲。魔在深呼吸,鼻孔呼氣吸氣之際,氣流引發了大風。

陳羲看向柳洗塵她們:「我有一種不太好的預感。」

柳洗塵和子桑小朵倒是一臉我們還能怎麼樣的表情,不過手臂抱的更緊了。

三次深呼吸之後,魔往前邁了一步,站在扭曲空間的邊緣。一瞬間,陳羲感覺到魔身上的肌肉全都了起來。然後魔突然往下一蹲,再然後陳羲他們就感覺到了一股颶風從身邊吹過。

魔的雙腳用力在禁區邊緣蹬了一下,然後整個身軀跳進了扭曲空間之中。這不是從天樞城到魔之禁區,而是到昆崙山。所以這次撕開的扭曲空間,看起來比上次寬多了。魔的手臂伸出去,無法觸及到另一側。

如果陳羲他們能看到的話,頭皮都會被嚇得發麻吧。

魔用力這一蹬,龐大的身軀全部飛入了扭曲空間之中。恰好一條空間亂流經過,齊刷刷的把魔胳膊上的毛髮削掉了一層。

嚓一聲。

魔在即將墜入扭曲空間的那一瞬,猛的伸長了胳膊雙手扣住了扭曲空間的另一側。

吼!

魔發出一聲巨大的咆哮,然後雙臂猛的往上一拉,將這邊的空間之壁硬生生撕開了一條口子。然後他咬著牙攀住邊緣,兩隻腳胡亂的蹬了幾下后終於鑽進了另一邊。

「有驚無險!有驚無險1

關烈在自己的胸脯上使勁划拉了幾下,顯然也嚇壞了。距離空間亂流那麼近,一不小心就會被卷進去萬劫不復。

他的話才說完,就聽見魔叫了一聲。

「哎呀是個坑。」

身軀巨大的魔筆直的下墜,然後帶著陳羲他們跌入了一片大湖之中。這湖太大了,前後看不到邊際。而魔落入湖中,立刻就掀起來一圈巨浪!那種感覺就好像一顆隕石落下來一樣,掀起來的浪潮足有上千米高。湖水直接被砸出來一塊真空地帶,然後洶湧的浪潮又涌回來把陳羲他們都吞了進去。

啪!

一條六七斤重的魚砸在陳羲臉上,他將魚拿起來隨手丟回湖水裡:「你才是個坑」/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