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永鎮仙魔>第三百零七章返古返古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零七章返古返古

小說:永鎮仙魔| 作者:知白| 類別:玄幻魔法

陳羲在大浪里翻了個身,然後高高躍起。,浪潮已經逐漸平靜下來,這湖裡的魚蝦只怕都被嚇了老大一跳。若是沒有魔這次墜入的話,也許這大湖多少年都不會出現什麼風浪。

昆崙山在楚人看來位於極西之地,不再大楚疆域之內。但是傳聞過了昆崙山再向西,就是一個國土面積比大楚還要大些的拜神國,這個名字只是行商之間流傳,也不知道是不是就是這個國名。

也有人將這個國家,稱之為神女國。傳聞這個國家的皇帝,是個漂亮華貴女人。並且不是這一代的皇帝是個女人,世世代代都是女人。

昆崙山太過危險,即便是膽子最大的行商也不敢靠近。多年以來,這裡還是修行者的禁地。陳羲在幻境之中是見過昆崙山一部分的,但那只是一小部分。此時墜入的大湖陳羲並沒有見過,遠遠看過去能朦朦朧朧的看到一片連綿不盡的山脈。

「藤兒」

陳羲叫了一聲,還沒有來得及提醒藤兒就從空間里出來,結果一下子掉進水裡。

她今天穿了一件很輕盈的淺綠色衫裙,到膝蓋處。落水之後衣裙飄起來,那兩條修長白皙的腿立刻映入陳羲的眼睛,陳羲連忙轉頭,不過那白白長長曲線優美的腿,已經鑽進腦子裡。

藤兒啐了一口水,慢慢飄起來。衣服濕透了,那初具規模的小胸脯被濕了的衣服勾勒出來。紗裙裡面那淡粉色的抹胸看得格外清楚,甚至那兩粒微微凸起都藏不住了。

或是她本來就沒有這方面的什麼經驗,絲毫也沒有覺得尷尬,而是破水而出飛到陳羲身前,學著陳羲在她腦殼上敲一下的動作,在陳羲腦殼上敲了一下:「說,你是不是故意的1

說話的時候,吐氣如蘭。

陳羲忍不住提醒:「你還是先換件衣服吧。」

藤兒從自己的儲物空間里挑了一件衣服,然後飛到魔的身體一側將衣服換了。她再出現的時候,驚艷的讓所有人眼前一亮。一件鮮艷的紅色長裙,剪裁的極為合體。她的腰身收的特別細,或許是因為此時的她是十五六歲年紀的體形,所以比子桑小朵和柳洗塵的腰身都要細一些。而臀部的曲線才剛剛圓潤起來,透著一股帶俏皮勁兒的小性感。

藤兒的膚色很白,所以這件衣服穿在她身上簡直是相得益彰。

「天庭湖。」

藤兒看了看四周,然後對魔挑了挑大拇指:「方向基本沒出現任何問題,現在咱們在昆崙山東邊,這湖一直延伸到昆崙山東側。從現在的距離來看,咱們大概只差幾百里了。」

「幾百里?」

關烈忍不住說道:「看起來似乎沒有那麼遠埃」

藤兒撇了撇嘴:「沒出過幾次遠門的小孩子沒有發言權,你還是老老實實的別說話好吧。一說話就透露出一股沒見識的味道,多丟人。」

關烈訕訕的笑了笑,臉微微有些發紅。

「魔,你帶我們走過去吧。」

藤兒飛起來,坐在魔的肩膀上:「天庭湖方圓近萬里,咱們落下來的地方算是挺精準的了。也不知道現在的昆崙山上還有多少我認識的,所以大家還是保存些實力的好。我已經記不清自己多少年沒有回來過,反正三四百年還是有的。」

魔憨厚的點了點頭,讓所有人都坐在他的肩膀上。這個巨大到令人心悸的大傢伙,蹚著天庭湖往前大步而行。湖水大部分的地方都在魔的大腿以下,可是想想魔的高度,就知道天庭湖有多深了。走到半路的時候,湖水甚至一度到了魔胸口,連魔走路都開始變得艱難起來。

就在這水最深的地方,陳羲他們看到無數大魚的脊背從水面上劃過。從那脊背來推測,這群大魚最小的也有百米長。背脊上劃破水面的部分,就好像長長的一排鐵矛。遠遠的看過去,最少也有上千條。那種場面,就如同一隊兇悍的大軍過境。

「金銳魚。」

藤兒道:「一種中階荒獸,實力一般般,但是群體攻擊很了不起。是這天庭湖裡數量最多的荒獸,如果數量過了一千,甚至敢對水龍主動進攻。」

「水龍又什麼?真的是龍?」

柳洗塵好奇的問道。

「是水蛇,不過稍微大一些。」

就在藤兒這句話才說完的時候,從遠處水面上騰空而起一條足有五百米長的巨大水蛇,這條水蛇的頭上有獨角,頭顱下面左右兩側有一對分水鰭,閉合的時候那樣子和眼鏡蛇準備固差不多。這條巨大的水龍躍出水面,然後一口咬住一條金銳魚,血灑半空。

一條金銳魚瞬間被咬死,其他的金銳魚先是四散,然後又重新聚攏回來,朝著水龍發動了攻擊。它們背脊上鐵矛一樣的東西,居然可以射出去,而且速度奇快。水龍頃刻之間就被刺中不少,但是它的鱗甲太過堅固,鐵矛對它來說似乎沒有一點作用。

這是一場大戰,魔忍不住駐足觀看了一會兒。只是短短几分鐘的世間,就有二十幾條金銳魚被咬殺。水龍顯然不想戀戰,叼住一條最大的金銳魚后往遠處退走。倒是那些金銳魚,居然在後面窮追不捨。

或是激怒了水龍,它猛的回身,獨角上一陣電芒閃爍,然後一道足有幾米粗的閃電落入水中,最前面的一片金銳魚立刻就被電死,很快就漂浮在水面上。那電從水中傳播,普通的魚蝦死了無數。電芒蔓延到了魔身邊,魔被刺癢的哈哈大笑。不過魔將這股電流阻擋,倒是沒有觸及到陳羲他們。

「走吧,這樣的架每天都會打,而且打起來就不是一時半會兒的事。金銳魚性子發死,一旦做出決定就不回頭。要麼拚死水龍,要麼全軍覆沒。」

藤兒指了指遠處飄渺如畫的昆崙山:「咱們還是快上山,等到天黑就沒這麼安全了。」

「天黑怎麼了?」

子桑小朵問。

「天黑天庭湖就變成另一個樣子了。天黑之後,水會變得奇寒無比,有些可怕的東西會出來。」

藤兒看了看距離,拍了拍魔的肩膀:「大個子,用跑的吧。」

一個世界,但不是一番景象。

昆崙山這邊似乎白天的時間比大楚要長不少,陳羲說出自己的感覺之後,藤兒點了點頭回答說是的,昆崙山的白天黑夜,都比外面的世界長一倍。白天和黑夜,各有十二個時辰。也不知道太陽是同一個太陽,為什麼會有這樣的不同。

水越來越淺,離開了最深的那片區域之後,水面從魔的胸口逐漸退到了腳踝,然後就是一片潔白的讓人忍不住想要親近的沙灘。這裡的沙子和別的地方完全不一樣,砂礫更大些,而且白的那麼純粹。遠遠的看過去,更像是覆蓋了一層白雪。

「這是銀雪沙。」

藤兒從魔的肩膀上跳下去,說了好幾句話都沒有落在地上:「銀雪沙之中有一種很稀薄的修復之力,山裡的東西,又或者湖裡可以上岸的東西,受了傷都會來這,把自己埋進沙子里,有助恢復。」

她指著遠處:「以前我閑得無聊的時候,和勾陳還在那邊堆了一個沙子做的城堡,規模挺大的呢。不過在很久很久之前就坍塌了,我離開的時候那是一大片沙丘。」

落在銀雪沙灘上之後,藤兒把紅色的鞋子脫了,光著腳走在上面。陳羲他們學著她的樣子,也光腳走。一邊走一邊哎呦哎呦的叫,有些疼,但是還特別舒服。

和天庭湖與昆崙山相比,沙灘的寬度並不大,但這是因為湖太大山也太大了。陳羲目測,從天庭湖邊走到山腳下,最少也有十幾里。越是往靠近昆崙山的地方,砂礫就越大些,而且更加的發白。其中還有一些,甚至散發著淡淡的白光。

子桑小朵蹲下來,捧了一捧沙子:「有一絲星辰之力,怪不得受了傷的獸會來這裡。雖然很細微,但是很純粹。」

陳羲走到一個沙丘上停住,看向那巍峨的山脈。這一段山脈他沒有在幻境之中看到過,但也不知道為什麼,他心裡總有一種淡淡的熟悉感。陳羲是個心思細密的人,有這種熟悉感之後難免會去思慮,可是想了一會兒又完全想不到自己為什麼會熟悉。

就在這時候,他踩著的地方忽然動了起來,陳羲連忙掠開,沙丘緩緩移動,沙子滑落。然後一頭看起來足有五六十米大的老龜從沙堆里爬出來,似乎是很不滿意被人打擾了睡眠,用嫌棄的眼神瞥了陳羲一眼,然後動作極其緩慢的往湖邊爬。陳羲發現這頭老龜的背後,刻著密密麻麻的符文,絕對不是天生而成的。

「咦?」

藤兒看到這老龜的時候眼神一亮:「居然還能遇到你。」

那老龜聽到藤兒的聲音,本來慢吞吞爬著的它身子猛的一僵,然後他往聲音出現的地方看過去,眼神里是一種很複雜的感情。

「小七兒」

藤兒蹦蹦跳跳的過去,拍了拍老龜的腦殼:「已經長這麼大了埃」

老龜看到藤兒之後,眼睛里竟是有淚水不住的滑落下來:「主人,原來你還活著。」

它居然會說話。

藤兒似乎也有些吃驚,但是很快就變得釋然:「幾百年前養著你玩的時候,你才這麼大。那個時候你還不會說話,現在已經進階到中階荒獸了呢。」

她伸手比劃了一下,應該有一米那麼大。

「主人,你這些年去哪兒了?」

老龜的腦袋摩挲著藤兒的身體:「我還以為再也見不到你了。」

藤兒笑著和它解釋了幾句,然後對陳羲他們介紹道:「這是我當年在昆崙山的時候養的小七兒,它原本只是一個普通的水龜,我在它甲殼上刻下可以吸收天地元氣的符文,它才能修行。只是沒有想到,他現在居然進化的這麼厲害了。」

「主人,昆崙山變了。」

小七兒有些擔憂的說道:「返古返古1/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