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永鎮仙魔>第三百零九章血脈之中的召喚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零九章血脈之中的召喚

小說:永鎮仙魔| 作者:知白| 類別:玄幻魔法

不得不說,老龜小七兒的爬行速度實在不敢恭維。,正常人的步幅情況下,人邁一步,它的腳也就上剛抬起來。不過好在它夠大,所以邁一步比正常人要大不少。即便如此,魔還是看不下去了,單手把小七兒托起來大步往山上走。

他們登山的地方是昆崙山東側,而那個白色棋子所在的地方,也就是當年神木生長的地方在昆崙山西側。他們要翻過山脊,按照這種速度最少也要走上一天一夜。昆崙山里危險重重,現在依然是各種神獸的棲居地,所以他們為了安全起見也沒有施展修為之力。

縱然有魔為他們保駕護航,他們依然沒必要招惹不必要的麻煩。

昆崙山的一天一夜,相當於外面世界的兩天兩夜。到了天徹底黑下來的時候,藤兒看了一下時辰,讓眾人找了一棵極高大的樹掠上去。

藤兒指著天庭湖那邊說道:「現在你們可以看到晚上天庭湖的變化了,這也是為什麼我說咱們必須天黑之前離開天庭湖的原因。」

這是一棵七八個人才能勉強合抱過來的參天大樹,一根橫生出來的巨大枝杈一直延伸到峭壁外面。幾個人坐成一排,看著天庭湖那邊。片刻之後,陳羲他們就被天庭湖的變化驚呆了。

巨大的天庭湖在月色之下顯得浩瀚無垠,隨著藤兒的手指指過去的時候,天庭湖的湖面似乎在發光,那是一種令人心悸的血紅色光芒。在凄白的月色之下,那泛起來的紅顯得觸目驚心。天庭湖上無風起浪,而且開始出現一個一個很大的漩渦。

片刻之後,那層紅色好像是從水面之下湧出來似的,在湖面上鋪了一層。最驚奇的是,莫名而起的大浪上,那層紅色的移動方向居然和浪潮湧動的方向不一樣,看起來格外的詭異。他們這些人之中,以陳羲的眼力最佳。他仔細觀察了一會兒,立刻就發現了那詭異的緣故。

「那是活的東西?」

陳羲驚訝的問道。

藤兒點了點頭:「那是血海彌蟲,比螞蟻還要小十倍的東西。生活在天庭湖湖底,白天的時候它們不敢出來,因為它們不適應白天的溫度。到了晚上,天庭湖的水變得奇寒無比,它們就會出來覓食。別看它們那麼小,可是它們才是天庭湖夜晚的霸主。」

藤兒的話才說完,就看見湖水裡一片翻騰。白天的時候見到的那條足有五百米長的巨大水龍,驚恐萬分的朝著湖岸這邊游過來。在它身後,紅色的水波迅速的追擊著它。看起來這條水龍是真的嚇壞了,它應該是沒有想到會遇到血海彌蟲。眼看著就要到湖岸的時候,血海彌蟲也追到了它尾巴後面。

就在這時,水龍發出一聲凄厲的嚎叫,背脊上的鰭和脖子兩側的鰭同時劇烈的震動起來,那麼龐大的身軀居然離開了水面,離著湖面大概幾米高沖向岸邊。

但是,它還是沒有成功。

數不清的血海彌蟲密密麻麻的疊加起來,就好像從湖水之中伸出來一隻極大的紅色手臂,一把抓住了水龍的尾巴。只是轉瞬之間,紅色就從水龍的尾巴一直蔓延到了水龍的頭部。這個速度快的完全超過了人眼的捕捉速度,只是一個恍惚,水龍就被紅色塗滿。

它只發出了半聲嘶吼,身子就重重的落了下去。當它的身體一半落在水裡一半落在岸上的時候,只剩下了一具白骨。血海彌蟲的啃食速度,快的讓人無法不為之震撼。

白骨掉下來之後,震散了覆蓋在它身上的血海彌蟲。落入水裡的那一半血海彌蟲迅速的回到水面上,而掉在岸上的血海彌蟲在接觸到銀雪沙的那一刻,變成了一股血色的霧氣。

「神奇嗎?」

藤兒語氣有些複雜的說道:「自然就是這麼不可思議,血海彌蟲這樣的東西,如果黑夜白天都能出現的話,那麼天庭湖裡就沒有別的生物了。它們可以上岸,只要岸上的溫度足夠低的話就沒問題。但是它們的剋星正是銀雪沙,只要它們接觸到銀雪沙,立刻就會消亡。」

「真是不可思議。」

子桑小朵看著之前發生的那一幕,臉色都有些發白。她本就是一個沒有經歷過太多兇險之事的少女,這次出來-經歷的事比她過去十幾年的人生要複雜的多。

「還有不可思議的呢。」

藤兒道:「血海彌蟲的數量一直沒有多大的變化,這麼多年以來,血海彌蟲在天庭湖中來回遊盪,但是沒有增加。那是因為血海彌蟲的生命極為短暫,只有七天七夜。而它們不能繁殖,在湖底應該是有一隻血海彌蟲的蟲后,每隔一段時間就會繁衍出一批。而恰好新的一批出生,之前的一批死去。」

柳洗塵感慨道:「就好像,各有註定。」

藤兒嗯了一聲:「咱們還得再過一會兒才能走。」

她低頭看了看樹下的老龜小七兒問道:「毒瘴氣還是那個時辰出現?」

小七兒點了點頭:「是的主人,子夜出現,一個時辰之後消失。」

藤兒對陳羲他們說道:「咱們要翻過的山脊,每夜子時都會出現一條寬幾百米長不知道多遠的瘴氣,無法飛躍,只能等瘴氣消散。如果不是我那個時候修為大跌,我一定會去查查這瘴氣為什麼會出現。」

小七兒慢悠悠卻很認真的說道:「前陣子和藤獸聊天的時候,藤獸說它懷疑瘴氣的出現,是昆崙山的龍脈在排毒。昆崙山下面有一條天府大陸的龍脈,很多年前不知道因為什麼緣故被侵蝕了,所以每夜子時,龍脈都會將這種莫名而來的毒氣排出來。當然,我覺得是藤獸在吹牛。連主人你都不知道的事,它怎麼可能知道。」

不管是血海彌蟲,還是詭異的橫陳于山脊之上的瘴氣,對於陳羲他們來說都只是一個插曲。他們的目的是去拿回當初藤兒留在昆崙山的東西,並且儘可能多的搜集靈石。可是那顆白色的棋子佔據了那裡,似乎不可避免的要和一個沒有生命力的東西正面交鋒了。

魔的實力毋庸置疑,但是白色棋子的實力卻誰也無法說清。白色棋子可以吸光大楚聖皇的生元,魔的境界和大楚聖皇孰強孰弱?

「咱們不能貿然過去。」

陳羲道:「如果因為咱們的事而讓魔受傷的話,那麼咱們寧願放棄藤兒留在這的東西,去別的地方搜集靈石。」

大家點了點頭,這已經超出了來之前的預料。陳羲雖然知道白色棋子的存在,可是根本就不知道藤兒的東西也放在那個地方。

「先去找靈石吧。」

藤兒指了指遠處一個地方:「獨臂黑猿最是貪婪,也算是昆崙山神獸的霸主之一。現在它死了,他的洞里必然藏著數不清的寶貝。如果能將黑猿的東西都帶走,就算不去神木那邊倒也沒什麼。」

他們商議之後,等瘴氣消散了,開始朝著黑猿居住的地方進發。隨著越是往昆崙山深處走,陳羲心裡一直莫名其妙的情緒就越濃烈。這種感覺,就和當初那種淡淡的召喚極其相似。開始他以為昆崙山里也有散落的,但是這種感覺在翻過山脊之後變得清晰起來,又和的召喚完全不一樣。

更強烈,更直接。

而且似乎是血脈之中的東西。

隱隱之中,彷彿有一個聲音在不停的呼喚著陳羲,讓他過去相見。陳羲一直忍受著這種感覺,因為在這種感覺背後,似乎還藏著一股不祥的預感。當他們準備錯開神木所在的地方,朝著黑猿居住的昆崙山更深處進發的時候。陳羲的身子忽然一僵,放佛被什麼控制住了一樣,然後他不由自主的飛起來,迅速的消失在夜色之中。

「陳羲1

子桑小朵她們同時喊了起來,可是陳羲應該是被一種極強大的空間力量帶走了。藤兒試著撕開扭曲空間,卻什麼都沒有看到。

「往那邊去了。」

子桑小朵隨手灑出來一片星辰,根據星辰圖的推演看到了陳羲所去的方向,正是白色棋子所在。

「不好1

藤兒嚇得驚呼了一聲,率先朝著那邊疾掠。

陳羲感覺自己進入了一片黑暗之中,這種力量之強大,哪怕是到了靈山境五品的他也無法抵抗。這種無力感,比初次進入扭曲空間還要強烈。他什麼都做不了,手腳好像被束縛了一樣無能為力。在黑暗之中穿行了大概幾秒鐘之後,陳羲就重新看到了白色的月光。

他低頭看了看,發現自己站在一個特別平整的平台上,很大,這個平台看起來應該最少也有幾百米。但是腳下的感覺,卻發現並不堅硬,所以應該不是岩石。陳羲蹲下里,伸手在平台上摸了摸。有些毛糙,還有紋理。

然後陳羲心裡猛的一亮。

他知道自己站在那兒了那是神木的斷口。在幻境之中,陳羲看到過這裡。他下意識的往一側看去,果然在邊緣處看到了一根大約有兩三米長的枝芽。自主的飛了出來,飛到那根枝芽上空緩緩的盤旋。

難道是神木的力量,把自己帶過來的?

但是很快陳羲就否定了這個猜測,因為離開自己之後,那種強烈的感覺依然還在。

最終,陳羲的視線落在神木枝芽一側的那顆白色棋子上。雖然很小,但以陳羲的眼力依然能看的很清楚。

這時候那種召喚感,變成了一種熟悉感,甚至還有一絲絲親切。

陳羲忽然間懂了就是這個白色棋子把自己帶過來的。而原因,是因為自己吸收了那個半神三滴血的力量。/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