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永鎮仙魔>第三百一十一章神記和三叉戟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一十一章神記和三叉戟

小說:永鎮仙魔| 作者:知白| 類別:玄幻魔法

藤兒不說,陳羲他們誰也不好多問關於勾陳的事。,畢竟這也屬於藤兒的私事,而且勾陳似乎對藤兒也並沒有什麼敵意。

她把白色棋子隨手交給陳羲,然後轉身往石壁那邊走了過去。陳羲把白色棋子丟進納袋,跟在藤兒後面往石壁那邊走。石壁那邊的景象陳羲也在幻境之中見過,九色石就是應該鑲嵌在石壁之上的。幻境之中執暗法司首座寧小臣率軍進攻神木的場面還歷歷在目,如今執暗法司卻已經面目全非。

「藤兒」

子桑小朵和柳洗塵畢竟對女人的心事更了解一些,從後面快步追上去和藤兒並肩而行。雖然藤兒沒有表現出什麼情緒,但是那種悲傷和失落還是顯而易見的。三個女人並排著往前走,竊竊私語。幾個大男人跟在後面默不作聲,因為他們也不知道自己該說些什麼。

「對了。」

藤兒忽然想到一件事,猛的止步,她回頭看向陳羲:「勾陳讓咱們把這顆棋子帶走,神木怎麼辦?沒有了棋子的保護,神木枝芽可能會被人盜走。現在昆崙山氣候已經改變,說不得日後會有大批的修行者和淵獸到來。」

「移走。」

陳羲乾脆利落的回答。

只是他和藤兒自己都沒有發現,現在的藤兒已經越來越依賴陳羲。作為一個半神,她什麼事都要陳羲來做主其實已經反映出了一些問題。只不過兩個人誰都不回深思這種改變,因為這種改變來的自然而然。

「魔」

陳羲回頭看向魔說道:「我們去取藤兒的東西,你看看能不能把神木移走?就種在你的禁區之中,也許未來會有大用。」

魔點了點頭:「我試試。」

藤兒等陳羲跟上來,下意識的拉起陳羲的手:「現在的昆崙山已經再也不是原來的昆崙山了,所以我心裡有些不高興。當初的昆崙山雖然也存在著各種兇險,但對於這裡我始終有一種家的感覺。也不知道為什麼,這次會來忽然發現這裡變得很陌生。」

陳羲一邊走一邊說道:「因為你多了我們這些朋友。」

藤兒笑了笑,忽然跑到陳羲背後往上一跳:「背我走。」

陳羲一愣:「你還真是沒心沒肺」

「我怎麼了?」

藤兒問。

陳羲笑了笑,沒有說什麼。子桑小朵和柳洗塵對視了一眼,也都笑了起來。本來她們還都在擔心藤兒會不會因為勾陳的事不開心,這才一轉眼她的心情似乎就好的不得了。又或許,只是因為陳羲還在她身邊?

陳羲在幻境之中雖然看的很仔細,但是畢竟離石壁那邊比較遠。等到近前的時候才看清楚,原來石壁最下面有一條裂縫,遠遠的看著不大,其實這條石縫很寬,最起碼三個人並排也能往裡走。一進石縫就是一條向上的小路,是一個一個的石階。

「走到差不多最上面,就是我曾經住的地方了。」

藤兒趴在陳羲背後,腦袋枕著陳羲的肩膀:「往上走一百六十六個石階,然後左邊有一個石門,你推開進去就好。」

按照藤兒的指點,陳羲往上走了一百六十六的石階,然後往左邊的石壁推了一下,一扇石門吱呀一聲打開。這樣隱秘的一個石洞里,居然一點兒也不黑。石洞上面懸挂著很多亮晶晶的東西,看不出來是什麼寶石。

「東西都在右邊那個門裡面,我也不記得都有什麼了。不過靈石應該還是有一些的,平日里我喜歡用靈石做衣服扣子。」

藤兒賴著不從陳羲後背上下來,陳羲只好背著她繼續往前走。推開那扇門,陳羲發現這個房間居然大的離譜。就和藤兒的空間那座宮殿里一摸一樣,裡面擺放著很多很多的石像。

這些石像和陳羲第一次看到的面容都一樣,是藤兒根據記憶之中的神的摸樣製作出來的。在石室的一側,地上果然堆著一堆靈石,雖然沒有魔擁有的數量那麼龐大,但也足夠讓人吃驚了。

「對了1

藤兒又想起來一件事:「去上面那個房間,我記得那裡有個箱子。」

「什麼東西?」

陳羲問。

藤兒搖頭:「不記得了但是總覺得是什麼很重要的東西。」

這個石洞應該是人工開鑿出來的,居然還有二樓。從轉角的石階上去,發現二樓的空間也很大。窗子就開在面向神木的那一側石壁上,而且就開在曾經鑲嵌著九色石的石壁孔洞里。陳羲推測,原來的九色石居然是藤兒家裡的玻璃窗

窗口有一張石床,上面的錦被落滿了灰塵。藤兒從陳羲的後背上跳下來,在石床下面拉出來一個箱子。

她把箱子打開的那一刻,陳羲的心裡忽然莫名其妙的緊張起來。但是並沒有什麼特別的事發生,箱子打開之後,陳羲發現那裡面只是放著幾本書冊。

「我想起來了。」

藤兒看向陳羲:「這是神的筆記。」

藤兒把最上面的一本拿出來,用手帕將筆記上的灰塵擦掉:「這是我後來整理神居住的地方找到的,顯然神走的很急。我記得這些筆記她一直很重視,每天都會記錄一些東西。」

陳羲接過來藤兒遞給他的筆記,翻開之後看了看。發現記載的文字自己一個字都不認識,顯然不是現在世界上使用的文字。

「噢,這是神文。其實現在人類修行者所用的符文,最早的時候就是某個人偶爾看到了神文之後,仔細推敲鑽研之後衍生出來的。和神文略有不同,因為最早發明符文的那個人無法掌控神文的力量,只好簡化了神文,將力量降低。」

她在石床上坐下來,翻開第一本筆記讀給陳羲聽。

創造出什麼,永遠都不是一件難事。艱難的是那種迫切等待的心情。

神之筆記的第一句話,似乎有些深意。

藤兒道:「還記得曾經無聊的日子,我就是靠看這些筆記度日的。我知道的那些事,也大部分來源於這個筆記。神基本上什麼事都不會告訴我們,大部分時候我們只是陪著她發獃而已。」

她說完之後,繼續給陳羲讀下去。

就好像孕育著自己的孩子,期待著看到那種奇。這個地方也許是我最關心最在意的地方,決不允許有誰將其破壞。瞞著所有人到了這,只是我不願意相信那些人說的冰冷無情的話。任何東西都應該是自由的,而不是被什麼圈養的奴隸。所有的殘酷無情,我不希望在這裡重現。我相信這裡會因為自由而變得美好,是一個令人嚮往的地方。

這句話很長,陳羲不理解:「這是什麼意思?」

藤兒搖了搖頭也是一臉的疑惑:「我一直也沒懂神開篇寫的這些東西是什麼意思,就好像神是瞞著誰創造了這個世界。她強調了自由這兩個字,可是到底為什麼她會覺得不自由?」

陳羲道:「若你都不知道,我也無從猜想。把這些東西都帶走吧,以後有時間的時候慢慢再看。咱們得抓緊時間,藍星城裡的人還等著咱們回去。」

藤兒點了點頭,把箱子里的東西一股腦放進空間之中。

從二樓下來的時候,關烈他們已經把所有的靈石都收集起來。還有一些稀奇古怪的法器,大家都不知道是做什麼用的。就在大家準備離開的時候,陳羲的腳步忽然頓祝他轉身走向窗口那邊,看到窗台上擺著一個很別緻的東西,有一些弧度,就如同鐵的鍋蓋,但是形狀又不太像。

這個東西擺在窗台上,裡面放著一些土壤,種在裡面的花兒還開著,應該不是凡品。

「噢1

藤兒拍了一下小腦門:「這是微香花,我給取的名字。因為那種淡淡的花香特別好聞,而且花期特別長,所以我就從山裡移植過來一棵,想不到幾百年過去了它居然還開著。」

陳羲在意的不是這花,而是種花的那個容器。他把這個東西端起來舉過頭頂看了看,心裡那種懷疑終於找到了答案。

「是的背甲居然遺落在了昆崙山。」

藤兒搖了搖頭,一臉歉然:「實在想不起來了應該是我撿來的?」

陳羲小心翼翼的把微香花從裡面取出來,然後找了個東西重新移植。他用布將背甲擦乾淨,背甲上簡單的符文就露了出來。陳羲彈破手指,滴了一滴血在上面,背甲上立刻散發出來一陣烏光。緊跟著背甲自動飛起來,飛到了陳羲的後背。的一聲輕響,和陳羲的臂甲胸甲完美的契合在一起。

的神妙之初還在於,平時是無形的。穿在衣服裡面,根本就看不到。等到陳羲往裡面注入修為之力后,就會出現。

「這花似乎很特別。」

子桑小朵蹲在微香花旁邊,蹲下來聞了聞:「應該是一種很了不起的靈草,對於治療傷勢應該效果很好。」

「真的?」

藤兒想了想說道:「怪不得,那裡經常看到有什麼神獸出沒。只是我很少去那個地方,所以也不太清楚。」

「如果可以帶走一些就好了。」

子桑小朵道:「就種在藍星城裡,對於受傷的人來說就是起死回生的寶物。」

「那就帶走一些。」

藤兒指了指昆崙山深處:「反正咱們要去那個獨臂黑猿的洞府看看,微香花生長的地方距離那並不遠。」

他們走到門口,發現白小聲正盯著一進門靠邊的衣架發獃。他就好像發現了什麼新大陸一樣,似乎對這個衣架格外感興趣。衣架的造型很特別,大概兩米多長,筆直的一根鐵杆,上面是分叉。還掛著幾件衣服,所以看不出上部到底什麼摸樣。

「我居然忘了這個1

藤兒有些懊惱道:「快拿走快拿走,這可是個好東西這是玄武三叉戟。」/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