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永鎮仙魔>第三百一十四章受困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一十四章受困

小說:永鎮仙魔| 作者:知白| 類別:玄幻魔法

「那是什麼東西?」

關烈心有餘悸的問道。※%,

他自始至終都沒有看到凶靈是什麼模樣,而且背後除了聲音之外一點氣息都沒有感覺到。

「看不清楚,像是人形,更像是個猴子。身體並不大,如三五歲的孩子那般大校灰色,像是有一層毛髮。你擋住了他大部分,所以也看的不是很清楚。」

陳羲道:「他似乎不想讓我們看到他的模樣,始終沒有露出臉。」

「它不會讓人看到它的臉的。」

御靈忽然從子桑小朵的袖口裡鑽出來,似乎依然還在害怕:「也不知道多少歲月,始終都沒有任何人見過凶靈的臉。也不知道為什麼,就好像他特別怕被人見到他的臉似的。」

「他有多強?」

陳羲問。

御靈搖了搖頭:「不知道,但是除了我之外,昆崙山九靈的另外七個,都是被他殺的。山洞外面那兩隻蜈蚣已經很強了,但是在凶靈面前連大氣都不敢出。到現在為止,我還不曾聽說有誰傷到過他。」

「咱們可以走扭曲空間。」

魔說道:「沒必要的交手,避開就是了。」

「他已經盯上你們了,所以你們是走不了的。」

御靈的話才說完,關烈忽然啊的叫了一聲,然後一張嘴噴出來一口血。令人震撼的是,他噴出來的血是灰黑色的。

關烈的表情極為痛苦,不停的把手向後伸,拍打著。就好像他後背上著了火一樣,好像在一瞬間就失去了理智。可是大家看的清清楚楚,他後背上什麼都沒有。陳羲立刻掠過去,將關烈背後的衣服撕開,發現他後背上出現了一個很奇詭的灰色印記。

一個凶字。

御靈聲音發顫的說道:「完了完了,被它留下凶咒了,這下所有人都會死的。」

「凶咒是什麼?」

「是凶靈特殊的詛咒,被種下凶咒的人是離不開昆崙山的,而且不管躲在哪這種聯繫都不會被割斷。要想擺脫凶咒,除非是凶靈解除了凶咒,或者是殺了他。」

御靈道:「可是沒有人能殺了凶靈,因為它根本就死不了。只要昆崙山的凶氣還在,它就死不了。它是昆崙山伴生而出的東西,要想殺它幾乎是沒有可能的。它就像個鬼魂,神出鬼沒。」

「得想想辦法。」

柳洗塵道:「藤兒的空間時間有限制,咱們早晚都要出去的。我不相信世間真有什麼殺不了的東西,就連鴉那樣的虛體都能被殺死。只是咱們還不知道殺死它的辦法但我想,既然是昆崙山的凶氣所生,那麼如果咱們找到昆崙山的凶氣所在,未必不能除掉它。」

「龍脈1

藤兒忽然說道:「找到昆崙山的龍脈,就能找到龍脈伴生的凶脈。破掉凶脈,一定能殺了它。」

御靈晃動著四片葉子:「哪有那麼容易啊,誰都知道昆崙山是萬物發源之處,誰都知道昆崙山里有天府大陸的龍脈。但是古以來,誰見過龍脈?」

「我1

藤兒抬起頭:「別人或許沒有見過,我見過。」

「那就好了。」

關烈道:「咱們只需要找到龍脈就能找到伴生的凶脈。」

藤兒看向他:「我見過龍脈,但是我沒有見過龍脈旁邊有什麼伴生凶脈。而且,當年我見龍脈的時候是修為全盛時期,不懼昆崙山下的兇險。現在雖然咱們有魔跟著,但是龍脈四周,比這個凶靈還要兇險的東西不在少數。」

「那就戰1

關烈大聲道:「未必不是它的對手。」

御靈連忙勸道:「千萬別,你們要是死了我也就活不了了。現在凶靈已經認定我和你們是一夥兒的,當初它不殺我只是因為我對它沒有絲毫威脅。因為崑崙九靈之中,只有我是沒有絲毫攻擊力的。你們相信我,你們殺不死它的。」

「藤兒,咱們去龍脈。」

陳羲道:「如果御靈說的都是真的,那麼直接交手咱們可能真的殺不死它。只要凶氣還在,它就會無限制的復活。所以最好的辦法,就是破壞凶脈。」

「我先試試。」

魔試著撕開扭曲空間,似乎沒有什麼問題。除了關烈之外的每一個人似乎都沒有受到影響,可關烈怎麼都無法靠近扭曲空間。就好像有一種無形的力量束縛了他,他無法離開昆崙山。

「你們走1

關烈咬著牙說道:「我就不信它能怎麼樣,它是想離開昆崙山。我走不了它也走不了,凶咒在我身上,你們立刻離開。」

「你覺得我們會走嗎?」

陳羲看著關烈說了一句,然後看向藤兒:「去找龍脈,咱們離不開昆崙山,但是可以用魔的空間力量直接到龍脈所在。」

「一直往深處走,會不會走到大地之中呢?」

白小聲一邊走一邊嘀嘀咕咕的說了一句。

他這個人的腦迴路和別人也都不太一樣,大家都有些緊張的時候,他似乎心思根本就不在這上面。也許可以說他比較笨,也許可以說他反應慢,但是最貼切的說法,可能是他情商不高。

「再往前走,就有一條地下河,與天庭湖相通。大家都小心些,山體之內陰寒,或許會有血海彌蟲出現。」

藤兒忍不住提醒了一句。

之前一直默不作聲的老龜小七兒有些擔憂的說道:「主人,尋龍脈是很兇險的一件事。昆崙山之中,但凡是有靈草的地方皆有強大的荒獸或者神獸守護。那麼龍脈所在,必然有更強大的東西。」

藤兒點了點頭:「我知道,但是我們別無選擇。」

這次要面對的,是一個殺不死的敵人。如果找不到龍脈伴生的凶脈,那麼凶靈就永遠不會死。御靈介紹了很多關於凶靈的事,在御靈的說法中,凶靈其實是變幻莫測的。

可能御靈是見過凶靈次數最多的生物了,但是卻從來沒有看到過凶靈的臉。有時候遠遠的看到凶靈,類似於一隻看起來人畜無害的白色山羊。有的時候遠遠的看到它,又像是一隻灰毛猴子。但是不管什麼時候看到它,都只能看到它的後背。

見到凶靈的時候,它永遠是背對著別人的。

藤兒對昆崙山的環境還算熟悉,而且她多年之前見到過龍脈所以路徑倒是不必擔心出現什麼偏差。只是越往裡走,所有人心裡都越是有一種陰沉奇怪的感覺。

狹窄的縫隙只能讓一個人勉強通行,魔這樣高大魁梧的身軀一直都是側著身子走路。石縫兩側生長著密密麻麻的一層黑色的菌類,也不知道應該叫什麼名字。當陳羲他們經過之後,石壁上的黑色蘑菇全都睜開眼,陰測測的看著陳羲他們的背影。每一個黑色蘑菇都在拳頭大小,可那隻眼睛看起來就佔了一半多。

它們沒有一點聲音氣息,就是那麼冰冷的看著陳羲他們。

「我總覺得不對勁。」

陳羲一邊走一邊說道:「昆崙山龍脈,應該是天下間風水最好的地方,為什麼看起來四周這麼陰森森的。」

藤兒緩緩搖了搖頭:「和我當初來的時候已經完全不一樣了,那個時候兩側的石壁上開滿了岩花。一種沒有葉子,只有莖稈和花朵的植物。花蕊里有一個小小的笑臉,看著特別親切。咱們腳下踩著的這條小路,應該生長著一層綠茸茸的小草,走在上面就好像踩在地毯上一樣舒服。」

他們經過的時候,頭頂上有一股水流過。這股水很奇怪,青黑色,從下面往上流,但那絕不是流態,而是如一條蛇一樣蜿蜒爬行。可那明明是一條水流,但是在它最前端,分明有一隻陰寒的眼睛。

白小聲走在隊伍最後面,低著頭尋找藤兒所說的那些綠茸茸的小草。可是根本就什麼都沒有,只是光禿禿的石頭。他低著頭的時候,那條水流從上面忽然悄無聲息的爬下來,在他脖子後面猛的張開嘴,最裡面竟然有一根水形成的尖銳牙齒,上面還泛著綠幽幽的光澤。可是不知道為什麼,它最終沒有咬下去。

藤兒走在隊伍的最前面,不時站住猶豫一下。這條裂縫裡四通八達,如果走錯了路誰也不知道會去哪兒。

他們行進的速度雖然不快也走了好一會兒了,但是卻好像一直走不到盡頭。陳羲從納袋裡取出一件衣服,撕開一條綁在經過的地方。他們走過去之後不久,那條水一樣的蛇游過來,一口將布條吞下去。

陳羲計算了一下時間,從進入石縫到現在已經最少走了一個時辰。可看起來前方依然沒有任何變化,黑乎乎的石縫,黑乎乎的石壁,石壁上是黑乎乎的蘑菇。

「不對勁。」

陳羲站住,往四周看了看:「雖然沒有看到我留下的痕,但是我總感覺咱們根本就不是在往前走,而是在一個地方不停的繞圈。」

「為什麼?」

藤兒問。

陳羲指了指自己的腳下:「我留下的布條雖然沒有看到,但是我腳下的這個石階上有一條裂縫,已經是我第六次踩在上面了。我每一次落腳的地方肯定相差無幾,因為這是我行走的習慣。裂縫的寬度,彎曲的弧度,無法改變。所以我們應該是不知不覺中被人控制了,咱們始終都在一個不算太大的範圍內繞圈。」

「哈哈哈哈哈。」

陳羲的話才說完,就聽見石縫上風有一陣陰測測的怪笑。一隻灰毛兔子蹲在一塊凸起的岩石上很得意的笑,奇怪的是它是背對著眾人的。

「凶靈。」

看到這個東西的時候,陳羲就知道那是誰了。

「居然被你們發現了,不過沒關係你們在這個地方確實已經走了六個來回,留下的氣息已經足夠多了。你們不是想要找到凶脈除掉我嗎?你們註定是沒有機會了。」

灰毛兔子忽然發出幾聲類似於小兒啼哭般的聲音,然後裂縫牆壁上的黑色蘑菇全都睜開了眼睛。蘑菇開始從石壁上往外掙脫,將自己的身體越拉越長,然後變成了一條條足有兩米長的黑色毒蛇。兩側的石壁上,全都是這種東西,令人頭皮發麻。

也許有幾十萬條這樣的毒蛇,都張開了嘴,吐出鮮紅的舌頭。看起來,這一幕如此的驚悚。/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