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永鎮仙魔>第三百一十六章殺不死的凶靈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一十六章殺不死的凶靈

小說:永鎮仙魔| 作者:知白| 類別:玄幻魔法

走?

還是不走?

換做別人一定會面對這樣艱難的抉擇。,

白小聲,這個情商似乎很低的人有些傻乎乎的看著朝著自己爬過來的陳羲和關烈。他好像反應總是比別人遲那麼半拍,但是卻沒有人會懷疑他對人的忠誠。所以白小聲心裡其實根本就沒有走還是不走的考慮,他伸出兩隻手。

一隻手抓住陳羲,一隻手抓住關烈。

他想把兩個人都帶走,再也沒有別的想法。至於自己會不會被咬,他根本考慮都沒有去考慮。

面容扭曲猙獰的陳羲和關烈一邊一個,同時咬住了白小聲的胳膊。一瞬間,白小聲的胳膊就變成了青黑色。兩個人咬著他的胳膊不鬆開,牙齒深深的進入白小聲的皮肉之中。

在柳洗塵和子桑小朵看來,被咬之後的白小聲回頭看了看她們,然後咧開嘴笑了笑:「真的一點也不疼……」

然後他整個人也開始扭曲,似乎雙腿失去了作用,先是跪倒在地上,然後和陳羲關烈的動作幾乎一摸一樣,平趴在地上往前爬,靠的是肩膀左一下右一下的蹭。跟在他們三個人身後的,是數以十萬計的黑色毒蛇。

柳洗塵抬起頭往高處看了看,在石縫最上面凸起的一塊岩石上,她看到了那個凶靈所化的灰毛兔子蹲坐在那,還是背對著她們。但是柳洗塵心裡有一種錯覺,她分明看到了灰毛兔子的冷笑。

似乎是在譏諷著她們,無論如何也逃不掉的。

「我們要死,也是死在一起的。」

柳洗塵的腦海里回蕩著陳羲不久之前說過的話,她回頭看向魔,眼神里有些哀求:「鬆開我吧,我是不會走的。如果陳羲留在這裡,我也會留在這裡。如果陳羲變成了那樣的怪物,那麼我也變成那樣的怪物。已經沒有任何事可以讓我離開他,哪怕是死亡。」

魔的手顫抖了一下,表情變得格外痛苦。他顫抖著鬆開手,然後仰天發出一聲咆哮:「我要拆了這座山1

就在這時候,陳羲已經越過關烈和白小聲,爬到了柳洗塵的腳邊,然後他一把掀開柳洗塵的裙子,在她白皙圓潤的腳踝上使勁咬了一口。柳洗塵抿著嘴發出一聲悶哼,蹲下來抱著陳羲的頭:「我會陪著你,無論你怎麼樣我都會陪著你。」

她把陳羲抱的死死的,回頭看向魔:「求你,把小朵帶走吧。我們已經離不開這了,你們必須回去。」

子桑小朵搖了搖頭,臉色決然。

柳洗塵這才主意到,不知道什麼時候,子桑小朵把手伸到了陳羲的嘴邊,陳羲已經一口咬在她的手背上。牙齒深深的陷進她雪白的肌膚之中,然後那一抹觸目驚心的紅隨即出現。

可是就在這一刻,柳洗塵的心裡忽然一震。她的視線變得模糊起來,好像進入了一個扭曲的白茫茫的世界。她看不到了陳羲,看不到了子桑小朵,好像整個世界只剩下了自己。

大概幾秒鐘之後,她的視線逐漸變得清晰起來。

可是接下來看到的一幕,讓她無比的驚訝和震撼。

陳羲就那麼站在她面前,嘴角上還帶著溫柔的笑。在陳羲身後,關烈和白小聲也都站在那,他們兩個也沒有任何變化。沒有變成毒蛇,沒有爬行,就好像什麼都沒有發生似的。

「陳羲……你們……怎麼了?」

她下意識的回頭,發現子桑小朵也好好的站在那。倒是不遠處的魔,一臉的悲憤,似乎隨時都要出手。

陳羲從柳洗塵身邊急速的掠過,到了魔身前大聲喊:「不要出手,這是凶靈的騙局,這些毒蛇都是假的。這隻不過是一種很強大的靈魂攻擊,讓咱們全都進入了幻境之中,你出手的話才會中了凶靈的圈套,這裡的空間極不穩定,你出手咱們才真的離不開了。」

在魔看來,扭曲爬行的陳羲朝著自己獰笑著說道:「你看,我們都變成一樣的人了,唯獨剩下了你。你快來加入我們吧……不,求求你,求求你殺了我們!我們不想變成這個樣子,求求你快動手吧,如果你不殺了我們,我們會把你殺了的。」

魔獃獃的看著陳羲,舉起了他的手。

而此時,陳羲急切的對魔說道:「冷靜,疼痛!所有幻境的剋星就是疼痛,可是你太強,你的肉身太堅固,我無法讓你感覺到疼痛。魔!不要出手,你必須靠自己1

魔眼中的陳羲,先是獰笑著說道:「這裡才是極樂的世界,快加入我們吧。你看,我們在一起多快活?」

然後陳羲的臉一變,變成了哭臉:「魔,求求你,殺了我們。太痛苦了,這樣太痛苦了。求求你,現在我們都已經中了毒,只有你才能幫我們。我們不恨你,殺了我們,才是解救我們。」

魔的眼睛里,竟然有淚水滑落。

高處,灰毛兔子背對著他們,語氣森寒的慫恿著:「殺了他們,殺了他們是在幫他們。他們已經無法回到原來了,這樣下去會害了更多的人。殺了他們,對他們來說才是真的解脫。」

魔的手心裡,修為之力暴漲。

他看著陳羲,然後痛苦的說道:「對不起……你是我的好朋友,你們都是我的好朋友,我喜歡和你們在一起。自從樊遲死了之後,我已經很久很久沒有感覺到快樂了。你們給了我快樂,讓我知道活著是一件很美好的事。但是……現在我卻要殺了你們,不過你們放心,我殺了你們之後就自殺,咱們在另一個世界團聚。」

他的右手緊緊的攥著,指甲都刺進了掌心之中。

他的左手,狠狠的砸向陳羲的頭頂。

高處,灰毛兔子的笑聲如貓頭鷹夜啼:「對,就是這樣。殺了他們你再自殺,然後你們就能團聚了。相信我,這是唯一的辦法。快動手吧,不要再猶豫了1

……

……

一聲悶響。

魔終究還是出手了。

他是魔,天上地下獨一無二的魔。哪怕是洞藏境初期的大修行者,在他面前也不堪一擊。如果他願意,他可以把這個世界搞的翻天覆地。他是曾經最強古修之一的樊遲的另一面,連樊遲都無法徹底控制他。

而陳羲,才剛剛到達靈山境五品。

巨石崩碎。

灰毛兔子顯然吃了一驚,肉身被突如其來的力量擊碎。但是很快,它又出現在另一個地方,變成了一隻白毛黃鼠狼。如以往一樣,還是背對著陳羲他們。凶靈無論如何也沒有想到,魔最後時刻出手,是對它。

它所在的地方被魔直接轟成了碎渣,包括之前它的肉身。但只要凶脈不破,它就不會死去。

「幸好1

魔長出了一口氣,低頭看了看自己的右手手掌心。掌心裡幾個小小的血口子,那是他剛才自己的指甲刺出來的傷痕。在準備對陳羲出手的時候,掌心裡的刺痛讓他清醒過來。

魔都不敢相信,這個世界上居然存在這麼厲害的幻術。以他的修為境界,放眼天下只怕沒有一個修行者可以把他迷惑。所以到了這一刻,他才明白為什麼御靈對凶靈如此的忌憚。

凶靈甚至不需要出手,就能讓它的敵人自相殘殺,或者自尋死路。

也正是在這個時候,眾人才看清前路。距離魔不足一米遠的地方,是一條深澗。如果剛才魔帶著柳洗塵和子桑小朵再往前走兩步,他們都會墜入其中。而這個深澗里奇寒無比,依稀能聽到流水的聲音。

那麼不用想也能知道,水中肯定全都是血海彌蟲。

「可惜了……」

背對著眾人的白毛黃鼠狼陰狠的說道:「只差那麼一點,你們就全都死在這了。沒想到你們居然能識破我的布置……倒真是讓我刮目相看。太久太久了,沒有任何生靈能看穿我的幻術。」

「不要大言不慚了。」

陳羲冷笑,看了看四周石壁上的黑色蘑菇:「你的幻術,是基於這種黑色蘑菇散發出來的氣味,真正厲害的不是你,而是你選擇對了地方。這些蘑菇上隨著人走動,輕微的風也會讓它們掉落一些粉塵。這些粉塵太細微,根本不會被察覺。而一旦吸入,那麼就會進入幻境。」

「不可否認,幻境是你引導著產生的。你想讓我們自相殘殺,又或者跌入暗河成為血海彌蟲的餐飯。」

凶靈古怪的笑了起來:「看破了又能怎麼樣呢?你們還是出不去。你們找不到凶脈,就殺不死我。」

「我們的確殺不死你。」

陳羲猛的一揮手,驟然飛了出去,化作一道流光,將那條蛇一樣爬行的水流釘在石壁上。瞬間出現金色的鳳凰神火,那水流立刻發出一聲凄厲的哀嚎。

高處,白毛黃鼠狼也發出了一聲哀嚎,和水流發出的聲音一摸一樣。

陳羲冷冷笑了笑:「殺不死你,是因為你不過是個虛影罷了。」

滋滋的聲音那麼清晰,鳳凰神火將那蛇一樣的水流逐漸燒的揮發,越來越校凄厲的嚎叫聲持續了很久,最終消失不見。

與此同時,關烈背後的那個凶字。

沒有了。

陳羲長長的舒了一口氣,看向眾人笑了笑:「無論如何,這都是我們經歷過的最兇險的一次。還好……我們的運氣很不錯。所以你們是不是打算……繼續去龍脈那看看?說不定我們有什麼了不得的收穫呢。」

大家全都笑了起來,那麼暢然。/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