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永鎮仙魔>第三百一十七章龍脈晶魄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一十七章龍脈晶魄

小說:永鎮仙魔| 作者:知白| 類別:玄幻魔法

「陳羲,你是怎麼看出那是幻境的?」

白小聲跟在陳羲身後,特別好奇的問了一句。,他到現在也沒有想明白,陳羲怎麼就猜到了那些黑色的毒蛇根本就不是真的。

「完美。」

陳羲笑著回答:「一切都太完美了,所以肯定是假的。這個世界上沒有沒有弱點的人或者其他什麼東西,那些黑色毒蛇不會被鳳凰神火燒死,不會被洗塵的千鱗翼擊殺,似乎不管是修為之力還是人本身的肌肉之力,對它們都沒有任何作用。」

「太完美了,就算是金鴉都不具備這樣強的身體。如果這些黑色毒蛇真的那麼強大,隨隨便便爬出去就能讓這個世界顛覆。這麼完美的東西,一定是假的。」

「可是……」

白小聲問:「如果你判斷錯了呢?」

他看著陳羲,眼神里都是好奇:「如果那些毒蛇真的很完美,就是那樣強大呢?」

陳羲依然平淡的笑著:「那麼第一個死的是我,最起碼我為你們證明了那些毒蛇是可以殺人的。」

如此平淡的語氣,卻震撼了所有人的心。

「幸好。」

陳羲道:「你們都是信任我的,你們都選擇了不離不棄。」

他說的沒錯,如果當時有一個人不在意陳羲,而是選擇自己逃離的話,那麼這個人可能已經跌入那個深淵,成為血海彌蟲的餐飯。

「你們真了不起1

御靈坐在子桑小朵的肩膀上,旋轉著自己的四個葉片。它好像不怕暈,玩的不亦樂乎:「凶靈那麼強大都被你們幹掉了,以後我就是昆崙山九靈的老大。不過說起來,一個小弟都沒有的老大好像也不怎麼值得得意的礙…但是這不妨礙我很開心,我真的很開心。」

「你不是可以預測凶吉嗎?」

子桑小朵笑著說道:「現在你來預測一下,一會兒我們找到龍脈是凶還是吉?」

御靈停止轉動自己的葉子,閉上四個眼睛。過了一會兒之後它睜開眼,眼神里都是歉然:「對不起……龍脈的力量太過強大,我無法預測出來。但是最起碼我現在心不慌,說明應該沒有什麼大兇險。」

大家笑起來,這個小傢伙也有那麼幾分可愛。

隨著越來越往山體內部走,光線也越來越暗。最初走過的石縫可以稱之為一線天,走到深處之後連天空那一條亮線都看不到了。而且氣溫也越來越低,四周的岩壁上覆蓋著一層堅冰。他們的修為都不弱,對於氣溫變化本來不會有什麼不適。可是走到這之後,那種冰冷還是刺入了他們的肌膚。

「還有多遠?」

柳洗塵問藤兒。

「就快了。」

藤兒打了個響指,一團散發著光芒的修為之力飄起來,在前面照著路。她一邊走一邊指了指前邊:「看到那朵巨大的花兒了嗎,叫做。這朵花就是龍脈的標誌,看到它就說明距離龍脈已經不遠了。」

順著藤兒的指點看過去,大家都看到了那朵巨大的花兒。這是一朵形狀很奇怪的花,其巨大讓人心裡發麻,哪怕它是那麼的美麗。花朵是圓形的,五彩斑斕,似乎世界上所有的顏色,都在花朵上顯示出來了。

這多花的外形和喇叭花有些相似,但是很圓很厚,中間部分是一根單獨的花蕊,花蕊是黃色的,直徑最少也有十米以上。推測這朵花的直徑……應該不下百米。除了藤兒之外,誰也沒有見到過這麼巨大的花卉。

「要小心,這朵花後面有個很強大的神獸守護。但是只要咱們不靠近花,它就不會主動攻擊咱們。也許在它眼裡,任何事任何人都比不上這朵花重要。在它看來,這花就是世界上最美最美的東西。」

藤兒指了指巨大的後面,隱隱之中似乎看到了一對透明的翅膀。等到眾人繞著走過那朵花之後,回頭看的時候就看到了那頭神獸。它看起來像是一個巨大的螳螂,應該不下三十米。可是和比起來,它的體型也就不顯得怎麼大了。

「它叫。」

藤兒道:「上次我來的時候,它就這麼一動不動的守在哪兒。即便是戒備的時候,它的兩隻眼睛也會有一隻死死的盯著。」

藤兒說完之後,大家才注意到那水晶螳螂一樣的神獸,眼神格外專註的看著,那種眼神,就好像一個痴情的男人,專註的看著自己心愛的女人一樣。它捨不得離開這,所以不管什麼情況它都會有一隻眼睛盯著花兒。

就在這時候,陳羲忽然看到身邊堆著一堆骨頭,有人骨也有其他生靈的骨頭。其中引人注意的,是一具散發著微光的人骨。骨頭不是白色的,而是一種晶瑩剔透的感覺。就好像,這具人骨是用最美的玉石打造。

「古聖。」

陳羲忍不住嘆息了一聲:「一個強大的古聖,死在這了。」

然後他想起了魔之前跟他說過的話……樊遲他們進攻的最後一個地方,就是昆崙山。那是人類修行者最後一批強者,也是神獸的最後一個據點。但是樊遲沒有回來,所有攻打昆崙山的人都沒有回來。

陳羲看著那具玉石一般的遺骨,忍不住心裡有些悲涼。

……

……

就在眾人準備離開的時候,陳羲卻緩步走向。看到他朝著那邊走,其他人立刻就慌了。但是等他們察覺的時候,陳羲距離已經很近了。如果他們呼喊,又怕激怒了。

如果藤兒是鼎盛時期的藤兒,那麼自然不會把放在眼裡。可是現在的藤兒,戰力可能比陳羲也強不了什麼。

看到陳羲走過來,立刻做出了反應。它就好像一頭護食的惡犬,背後的水晶一樣透明的翅膀立刻立了起來,還在發出急促的顫抖聲。但就如藤兒說的那樣,哪怕這個時候,的一隻眼睛惡狠狠的盯著陳羲,但另一隻眼睛還是溫柔的痴情的看著。

陳羲緩緩的擺了擺手,示意自己沒有敵意。然後他伸手指了指身邊的幾具人骨,然後又指了指自己。

顯然猶豫了一下,然後用一條腿一踢,把那幾具人骨踢了過來。陳羲以修為之力將幾具人骨都接住,然後長長的鬆了口氣。見陳羲遠離,背後的翅膀也放了下來,然後它又趴在那,痴痴的看著巨大的。

「應該都是當初征戰崑崙的古修,既然遇到了,就不能讓他們繼續躺在那。哪怕我能做的,僅僅是把他們帶回去,然後立一座墳。」

陳羲歉然的解釋了一句,他之前的冒失讓大家擔心了。

「沒有樊遲。」

魔看了看那幾具白骨,視線停留在那具玉石雕刻而成的屍骨上:「很強……他活著的時候,修為應該不會比我低。但是在這之前,他應該已經身負重傷了。你看骨骼上的傷口,不是同時出現的,而且不是被同一個東西所傷。這應該是當時古修之中的一位強者,最終死在了這。」

即便他已經死去了很多很多年,但是骨骼上的那種氣息依然給人壓力。古聖的骨骼,比上品本命還要金貴。如果煉化的話,能吸收不少古聖之力。但是陳羲他們,顯然不會這樣做。

「藤兒,你還記得當初樊遲他們進攻昆崙山的事嗎?」

陳羲將屍骨都收進納袋後文了一句。

藤兒搖了搖頭:「那個時候我應該是在閉關,我傷的很重一度昏迷。醒來的時候昆崙山已經變了,靈氣衰敗,山體都有多處嚴重破損。而且我能感覺出來,昆崙山里的神獸數量減少了很多。」

「兩敗俱傷。」

關烈長長的嘆了口氣:「這裡是最後的決戰,神獸元氣大傷,再也無力和人類修行者搶奪天下。但是那些古修,卻全部戰死在這。」

「有些事,總是無法避免的。」

陳羲緩緩道:「就好像咱們現在要面對淵獸,不能不戰。」

眾人一邊走一邊說,走在最前面的藤兒腳步忽然一頓:「到了……」

大家一起往前看,於是看到了一條大河。

那只是很像一條大河,看不到對岸。河水靜靜的流淌著,但是那根本不是水,而是一股精純的令人震撼的能量。無法確定那是一股什麼能量,藍的好像剛剛被洗過的天空。就那麼靜靜的流淌著,溫柔的好像母親一樣。

「這就是龍脈?」

白小聲忍不住問了一句。

藤兒點了點頭:「已經很弱的龍脈……我上次來的時候,龍脈比現在要龐大一倍。現在你們看著很大,就好像一條大河。但這是一條已經可以看見河底的大河,上次我來的時候,它那麼深邃。」

「連龍脈都虛弱了。」

子桑小朵嘆息:「難道這個世界真的要被毀掉了嗎?」

「世界毀掉還是存在,其實關鍵在於你們人。」

就在這時候,大河裡有一股水筆直的豎起來,然後幻化成了一個中年男人的形狀。那是純粹的能量形成的人形,雖然不老邁,但是看著十分虛弱。

「是人類發展了這個世界,也是人類逐步毀滅這個世界。從我身上,就看到了世界的縮影。當我消失的時候,這個世界也會消失。」

中年男人似乎是笑了笑,很和善:「但是幸好,還有你們這樣的人。這一路上走過來,我一直看著你們。你們團結,友愛。你們雖然準備帶走一些東西,但那並不是因為你們貪婪。我已經太久太久沒有見過不貪婪的人了,你們讓我很驚喜。」

他看著眾人說道:「我知道你們為什麼來,所以準備送給你們一個禮物。」

他手心裡,有一條濫溪流逐漸形成了一個寶塔的形狀,然後藍色的寶塔飛離他的手心:「這個送給你們,這是龍脈晶魄所化。我相信你們,不只是把它變成一個殺器。我更希望,它帶給你們希望。」

俐飛到陳羲身前,陳羲下意識的借祝

「好久不見。」

中年男人看著陳羲說了四個字,然後重新匯入龍脈之中,再也沒有出現。/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