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永鎮仙魔>第三百一十八章復仇而來的淵獸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一十八章復仇而來的淵獸

小說:永鎮仙魔| 作者:知白| 類別:玄幻魔法

陳羲看著手裡這一座只有十厘米左右高,晶瑩剔透的深藍色寶塔狀龍脈晶魄心裡有些不平靜。△↗,為什麼龍脈會把晶魄交到自己手裡?龍脈化形出的那個人消失之前對自己微笑著說的那一句好久不見是什麼意思?

按照道理,龍脈對藤兒更為熟悉一些不對嗎?龍脈說他始終都在看著他們,也就是說龍脈可以輕易的了解整個昆崙山之內發生的任何事。又或者,他清楚的知道天下間發生的任何事。那麼這一句好久不見,是否隱藏著什麼?他一直關注著陳羲?

陳羲搖了搖頭,實在不明白為什麼會這樣。他看了看藤兒她們,發現藤兒她們也是一臉疑惑的看著自己。

「龍脈似乎覺得你很親切。」

藤兒笑了笑:「不過看你的表情,你似乎也不明白那好久不見是什麼意思。不要去想了,也許他只是覺得你很熟悉,因為第一個萬劫神體也是在昆崙山出現的。咱們有了龍脈晶魄,畢竟是一件大好事。」

「藤兒,龍脈晶魄是什麼?」

柳洗塵好奇的問道。

藤兒解釋道:「龍脈晶魄,是這天地之間最精純的一股力量。雖然陳羲手裡的晶魄,只是其中一部分未必就是全部。但是如果能夠利用好的話,就能創造出一種威力強大且很持久的武器或者有別的用途。」

「對於守護藍星城,甚至對於向淵獸發動反擊來說,都很重要。也許,這就是天意吧。龍脈知道了這場浩劫是避免不了的,所以他也已經準備好了。」

陳羲點了點頭,藤兒之前關於萬劫神體的解釋,也許就是最合理的了。無論如何,這次來昆崙山雖然遇到了一些兇險,可是收穫巨大。

「咱們回去吧。」

他看向魔:「試一試能不能撕開扭曲空間?」

魔點了點頭,然後試著撕裂虛空。他雙手拉扯之間,眾人身前就出現了一條空間裂縫。不過這裡卻不能進入,因為這裡還在昆崙山內部,魔不能恢復巨大身形。不過既然已經可以撕開空間,回去並不是什麼難事了。眾人順著來時路走出山體,到外面的時候發現天已經黑了。

昆崙山的一天一夜,相當於外界的兩天兩夜。算計了一下時間,離開藍星城也已經好幾天了。他們也不敢耽擱,到了外面之後魔立刻撕裂了扭曲空間,然後返回雍州魔之禁區。為了保存實力,魔暫時還不能出現在藍星城。而白小聲和關烈的修行都到了一個關鍵時刻,也要留在魔之禁區。

到了這之後,其實就相當於回到了藍星城了。在昆崙山關烈中了凶咒之後,他們不能離去,子桑小朵的星辰空間自由穿梭的能力,也無法發揮。可是到了魔之禁區,回到藍星城不過是分分鐘的事而已。

當陳羲他們重新出現在藍星城內的時候,發現藍星城已經危在旦夕。淵獸反擊來的竟然這麼快,出乎了陳羲的預料。藍星城外面和天空上,都是淵獸。

可以飛行的淵獸掠過城牆,巨大而鋒利的翅膀就如同兩柄巨大的長刀一掃而過。直接把幾個甲士的頭顱削掉,那幾個甲士的屍體搖晃著到了下去,鮮血噴洒了一地。所有的修行者都已經加入了戰鬥,因為這次淵獸的進攻實在太兇猛了。

陳羲手往前一指,化作流光飛上了天空,頃刻之間把幾頭如巨鷹一樣的淵獸斬落。當看到出現,苦苦支撐的修行者們終於看到了希望。

「城主回來了1

「有救了!咱們藍星城有救了!城主大人回來了1

陳羲迅速的掠上城牆,發現外面的淵獸猶如一片大海一樣。洶湧的浪潮,一次一次猛烈的拍擊著藍星城。

「城主,您總算回來了。」

賴豪抹了一把額頭上的汗水,大步迎上來。看得出來,見陳羲歸來他的眼神里都是驚喜。

「淵獸什麼時候開始進攻的。」

陳羲指揮著斬殺了幾頭飛行淵獸后問道。

「已經一天一夜了,若非城主之前找到了大量的靈石,盧老將傳送法陣那邊的防禦符陣轉移到了城牆上,可能現在藍星城已經被攻破了。不過因為時間倉促,盧老還沒來得及將法陣完善,所以對這些可以飛行的淵獸沒有辦法。」

「盧老呢?」

陳羲問。

賴豪的臉色立刻黯淡下來:「盧老戰死了。就在盧老安置符陣的時候,淵獸的進攻就來了。當時符陣還差一點沒有覆蓋整個藍星城的城牆,我們勸盧老立刻回來,盧老只是不聽。」

「他說自己活的時間已經足夠久了,活了這麼多年一直碌碌無為。但是現在,如果死可以幫助更多的人,那麼死的比活著有意義。他不顧淵獸的進攻,在城外加固城牆符陣被淵獸擊殺了。黃婆婆她們一直在守護,但是這次淵獸比上次強大太多了。黃婆婆黃婆婆也受了重傷。」

城中的幾位隱修,盧老戰死,黃婆婆重傷,如今只剩下幾個人還在苦苦支撐。唯一的好消息就是,城牆看起來還算堅固。

陳羲往城外遠處看去,發現在一座高坡上,竟然有一位淵獸王者站在那往這邊看著。

「那個王者一直沒有出手。」

賴豪搖了搖頭:「看來他是想折磨死咱們。」

陳羲飛上天空,背後的鳳凰神翅上金火流轉。幾頭如巨鷹一樣的淵獸發現了他,立刻咆哮著沖了過來。這些雕獸的體型巨大,翅膀展開足有數十米。而且它們的羽毛堅硬無比,一般的修行者對它們根本就無法傷害。而它們的移動速度又太快,城牆上的重弩無法鎖定。

陳羲的神翅一轉,身子在半空中靈活的一閃,然後掠上了一頭淵獸的後背。他雙腳踩著雕獸的背脊,兩隻手往下一插,然後直接將這頭雕獸的頸骨從體內拽了出來。雕獸發出一聲凄厲的嘶鳴,斜著從天空墜落了下去。

陳羲飛離,然後雙翅一震。金色的火焰蔓延出去,直接將追過來的幾頭雕獸全都燒死。冒著火焰的屍體,一具借著一具的掉下去。

遠處天空,柳洗塵快速的劃過。幾頭雕獸的身上立刻就布滿了傷痕,千鱗翼的鐵羽輕而易舉的擊穿了雕獸的防禦,將其擊殺。

「這樣下去不行,淵獸太多了。城牆的法陣萬一抵擋不住,藍星城裡的人全都危險。」

柳洗塵劃過陳羲身邊的時候說了一句。

「你和幾位隱修前輩守住天空,我想辦法拖延外面淵獸的進攻。讓藤兒立刻想辦法把和白色棋子設置好,其他的什麼都不要管。」

陳羲隨手把白色棋子拋出去,柳洗塵身子一轉在半空之中將其借住,然後轉身去尋藤兒。

藍星城另一側的天空上,藤兒突然出現,伸手往前一指,一頭巨大的雕獸身子就被巨力直接裝成了肉泥,一大片血從天空灑落。另一頭雕獸嘶吼著俯衝過來,藤兒的身形一閃隨即消失。下一秒,藤兒出現在另一個地方,隨著雙手不斷的指點,一頭借著一頭的雕獸在天空之中爆開。遠遠的看過去,就好像一朵一朵巨大的血色煙花炸響,居然有一種詭異的美感。

柳洗塵找到藤兒之後,立刻把白色棋子交給了她。藤兒問:「陳羲呢?」

柳洗塵指了指身後:「在」

她的話還沒說完,眼睛就驟然睜大。

天空之中,陳羲的身形驟然變大。一身黑甲的他,化作了足有五十米高的巨人,然後猛的落在了藍星城外面。可是城外,就是密密麻麻的淵獸!

「去幫他1

藤兒急切的喊了一聲,她看著手裡的白色棋子,猶豫了一會兒之後還是選擇回到了藍星城,在藍星城正中的位置停了下來。

柳洗塵轉身向藍星城外飛去,一路飛行一路擊殺。淵獸的數量太龐大了,雖然她可以輕易的殺死那些雕獸,但是死去的數量相當於雕獸的總數來說,微不足道。

城外,五十米高的黑甲武士直接從天空墜落,雙腳分別踩中了一頭淵獸。巨大的慣性之下,直接把這兩頭淵獸踩成了肉泥。轟的一聲,激蕩起一片塵煙。

已經湊齊了的陳羲,此時看起來如同一尊殺神。他伸手一招,從遠空飛來落在他手裡。然後分離,神木在陳羲背後落地紮根,很快就變成了一棵參天大樹。而陳羲,手持開始屠殺。

一個有四十米高的巨人吶喊著衝過來,掄起大棒砸向陳羲。陳羲看都不看它一眼,左手猛的伸出直接掐住了巨人的脖子,然後往地上一按。

巨人的後背和腦袋重重的撞擊在地上,直接撞的血肉破碎。陳羲右手的一掃,巨大的劍鋒直接將兩個巨人淵獸斬開。劍鋒從它們的胸部位置切過去,地上隨即多了四個半截的屍體。血如瀑布一樣灑出來,大地很快就變的一片濕膩。

陳羲一劍把迎面而來的淵獸劈開,劍鋒從它的額頭進入從胯下切出,這頭淵獸搖晃了一下,身體隨即變成了兩片。血糊糊的內臟灑出來,掉在地上堆積起來挺高。陳羲的側身一腳,直接把另外一頭淵獸的半邊身子踢碎。

隨著他開始瘋狂的擊殺淵獸,四周的淵獸被他激怒,開始往他這邊聚攏過來。各種各樣的淵獸全都將目標鎖定了陳羲,大的小的,潮水一樣涌過來。

等到淵獸的數量已經密集到容不下一隻腳的時候,陳羲丟出去兩顆丹丸。他背後的神木立刻變化,形成了一個巨大的圓球將陳羲保護在裡面。強光一閃,方圓千米之內的淵獸全都被的巨大威力掃成了飛灰。

遠處高坡上,人贍淵獸王者眼神一冷,看向陳羲的時候都是殺意。

「把那個人殺了,把那座城夷為平地。」

它嘶啞著嗓子說道:「為我兒報仇1/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