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永鎮仙魔>第三百二十二章國師的臉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二十二章國師的臉

小說:永鎮仙魔| 作者:知白| 類別:玄幻魔法

「我沒有自己的對應獸?所以選擇了我?」

陳羲緩緩睜開眼,心裡難以平靜。△,他甚至做不到繼續去修行,繼續恢復自己的體力。他的腦子裡全都是那個中年男人的話,來來回回的盤旋著。而最主要的一句,也是陳羲最想不明白的一句陳羲,你來到這個世界,不是巧合。

不是巧合,那是什麼?

龍脈之前對他說的那幾句話,沒有什麼難理解的。陳羲知道自己的特殊,只是從前一直沒有想到過。他不屬於這個世界,他的靈魂是獨立的。所以在無盡深淵之中,沒有他的對應獸很容易理解。不容易理解的是,僅僅是沒有對應獸有什麼特別的意義嗎?難道不僅僅是,不會被淵獸吞噬?

越想越混亂,陳羲的思緒逐漸開始沒有頭緒。

我來到這個世界,不是偶然?

陳羲想了很久,甚至想到了神為什麼離開這個世界,為什麼神離開之後就出現了無盡深淵。這些事,神離開之前知道還是不知道。自己的到來,和神的離開有沒有什麼關係?

一直過了很久,陳羲不得不強迫自己不要再去想這些事。現在最主要的是好好活下來,保護自己想要保護的人。然後把藍星城打造成一座堅固的城堡,能和天樞城皓月城相提並論的城堡。只有這樣,才能救更多的人。

就是在這一刻,陳羲莫名的又想起在幻境之中樊遲對他說過的話。

修行者的責任,是守護。

莫非,明明之中真的有天意?

陳羲逼著自己不去想,開始在心中默默的念誦禪宗的心經。這些經文對於修行來說沒有任何意義,但是對於平心靜氣來說有著很不俗的功效。沒過多久,陳羲的心終於安靜下來。

幾個時辰之後,陳羲再次睜開眼。除了身體上還有些隱隱作痛之外,修為之力已經恢復的差不多了。他起身離開,去外面看看藍星城的城防修繕的怎麼樣了。畢竟之前盧老戰死,藍星城的防禦法陣還沒有完全設置好。

從房間里出來之後,陳羲先是去專門開闢出來的一塊空地看了看。這裡,是一片墳常從開始守護藍星城起,每一個戰死的修行者都埋葬在這裡。一場惡戰之後,這裡又增加了幾十座新墳。相當於淵獸的損失來說,這次大戰人類修行者的死亡人數簡直可以忽略不計。但是死亡終究是死亡,令人悲傷。

一個看起來只有兩三歲的小女孩,手裡捧著一捧剛剛採摘下來的鮮花走到那些新墳前面。她的步履還有些蹣跚,眼神里沒有悲傷因為她還不理解發生了什麼。她年輕漂亮的媽媽站在她身後,用鼓勵的眼神看著她。小女孩走到一座新墳前,放下一朵花。她走的很慢有幾次險些摔倒,但是她沒有停下來,在每一座墳前都放下一朵鮮花。

「娘親,為什麼叔叔伯伯們會睡在那裡面?」

她問自己的媽媽。

年輕的母親將孩子抱起來,認真的回答:「因為那是一個通道,叔叔伯伯們不是睡在裡面,而是從那裡去了另外一個世界。在那個世界里不會再有戰爭,人和人之間也沒有仇恨。他們都很安靜的生活在那,也會想起我們。」

小女孩顯然不懂她媽媽說的這些話,可她卻使勁點了點頭。

「咱們走吧。」

年輕的母親抱著孩子離開,看到陳羲的時候,她微微俯身施禮。那並不是因為陳羲是什麼權貴,也並不是因為陳羲修為很強。她的禮貌,是一種發自真心的崇敬。

「城主,你也來了。」

黃婆婆走到陳羲身邊,看著那些新墳搖了搖頭:「只要是戰爭,就會有死亡。曾經我對這個世界已經絕望,當我看到每一個人心裡都只有貪慾的時候,我有些遺憾自己生為一個人。

所以我寧願在藍星城住著,因為這裡的人再兇狠再無所不用其極,但是他們不虛偽。相對來說,我寧願看著真真切切的兇惡,也不願意看著天樞城裡那令人作嘔的勾心鬥角。」

她俯身,朝著那些墳鞠躬:「但是現在,我忽然間改變了想法。當災難到來的時候,人本性里的那種勇氣那種善良和擔當,全都回來了。此時生活在藍星城裡的每一個人,心裡都是前所未有的乾淨。他們沒有貪婪,沒有惡念。他們彼此相親相愛彼此守護,每個人都是親人。」

她看向陳羲:「所以現在,我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堅信。這場戰爭一定是我們勝利,因為人心裡不止有惡,還有純善。當所有人都沒有了那種自私之後,淵獸還會可怕嗎?」

陳羲抬起頭,看向天空。

這是為了磨練和考驗人類,才會出現的災難嗎?如果是那麼代價實在太大了。

天樞城

高高坐在聖庭龍椅上的林器乘臉色陰鬱,他微微低著頭看著站在下面的整整齊齊排列著的臣子們,忽然有一種厭惡。他坐上了龍椅,繼承了聖皇之位。可是為什麼,他心裡一點都不開心?此時的聖庭里,全都是他的人,沒有一個反對者。可是為什麼,他每當看到這些人的時候,心裡都有一種自欺欺人的屈辱感?

就好像,自己在自己臉上狠狠抽打著耳光。每一天,都在繼續。

他打開了惡魔之門,釋放了無盡深淵裡那些可怕的東西。這一切雖然都是國師安排的,但是為什麼沒有人譴責自己?就因為這些人,都是想從自己這裡得到榮華富貴?他忽然有些悲哀,為什麼此時沒有一個人站出來狠狠的罵他一頓?

「各地都有消息傳回來嗎?淵獸已經進攻到哪兒了?」

他問。

他強迫自己不要去胡思亂想,他已經是大楚聖皇了。他雖然心地陰狠毒辣,但是他知道怎麼去做一個聖皇。

沒有人回答他,因為沒有人知道確切答案。淵獸從無盡深淵中殺出來的那一天,天樞城的天地大陣就開啟了。為了保證修行者的利益,所有的普通人都被驅逐離開。此時的天樞城裡,只剩下了修行者。而為了保證天樞城不會被淵獸偷襲從內部攻破,所有的傳送法陣都已經關閉。消息閉塞,沒有人知道淵獸已經進攻到什麼地方了。

「聖皇陛下無需擔心,臣以為那些東西不會持久。」

有人試探著回答了一句,可是這話連他自己都騙不了。

林器乘擺了擺手,站起來離開了這座巍峨雄偉的聖望不願意回頭看一眼,怕被自己噁心到。走出大殿之後不久,他就看到了那個身穿一襲黑衣,還用黑攪車娜恕9師就站在過道上,靜靜的看著他。那雙眼睛里似乎有一種直刺人心的力量,林器乘每每看到這雙眼睛的時候心裡都不敢有一絲一毫的抗拒。

「拜見國師。」

身為大楚聖皇的他,卻不得不恭恭敬敬的對國師施禮。

「你錯了。」

國師語氣平淡的說道:「還沒有到散朝的時間,你不應該離開大殿。你是聖皇,天樞城裡的每一個人都在看著你。如果你自己都不能約束好自己,你怎麼去做一個合格的聖皇?」

林器乘苦笑:「朕真的是聖皇?」

國師依然沒有任何錶情變化,語氣平淡的好像一條直線:「你看到的只是眼前,我答應過你讓你成為千古一帝,我就會做到。人類面臨的這場災難,將終結於你的手裡。你會成為大楚史冊上,留下最濃重一筆的聖皇。哪怕是大楚的開國皇帝,也不如你。」

林器乘對這樣的話已經毫無反應,他隨意的點了點頭:「那朕多謝國師了。」

國師對他的表現也並不在意,也許在國師眼裡林器乘只不過是一個名聲很大的傀儡而已。

「我明天要離開天樞城一段日子,你要小心后族的人。我不在天樞城的時間,你儘力不要離開皇宮。反正你也沒有什麼要緊的事做,除了按時上朝之外,多多修行才是最主要的事。」

「國師要去哪兒?是又要滅掉哪個家族了?」

「你這樣自暴自棄,以觸怒我為目的,不覺得幼稚可笑?」

國師緩緩道:「我說過,我要做的事全世界沒有一個人會理解,但我堅信我要做的才是拯救這個世界最正確的。靠全天下的修行者來挽救危機?靠團結?這些有什麼用處?再團結,修行者也是一個個獨立的個體。淵獸的數量遠比修行者要多,靠修行者拼下去最終也是人類滅絕。」

「只有我,只有我成為至強者,靠我一個人的力量將這場災難化解,這才是正確的選擇。所以為了所有人,為了這個正確,那麼死一些人有什麼不值得的嗎?他們死,是在為活著的人做貢獻。」

林器乘已經不止一次聽到這樣的理由了,也早就沒有之前對國師那種真切的敬畏。他依然害怕國師,但哪裡還有一丁點的尊敬。

「那麼朕提前恭賀國師,天下無敵。」

國師沉默了一會兒后說道:「你不相信我說的話,是因為你心裡已經認定了我這樣做只是自私自利。但是我曾經告訴過你,如果這個世界上還有一個人是純粹的為了大楚,那麼久只能是我,連你們皇族的人都不能和我比。因為我為這個大楚付出的,遠比你們要多。」

他緩緩摘下自己臉上的黑巾:「看著我。」

林器乘抬起頭有些抵觸的看過去,當他看到國師那張臉的時候先是愣了一下,幾秒鐘之後他突然反應過來:「你你竟然」

國師重新將黑巾戴好:「所以,不要懷疑我的話。這個世界需要一個至強者,只有擁有一個至強者才不會毀滅。這個至強者,就是天府大陸的守護神。沒有人比我更合適,因為沒有人比我更冷靜。殺人也好,救人也好,我做出的判斷不會有錯。請陛下記住淵獸,對於天府大陸來說也許並不是最大的威脅。」/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