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永鎮仙魔>第三百二十三章龍脈滅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二十三章龍脈滅

小說:永鎮仙魔| 作者:知白| 類別:玄幻魔法

昆崙山

陳羲離開之後,這裡似乎恢復了往日的平靜。,可是這種平靜背後,似乎隱藏著什麼巨大的危機。昆崙山的氣候已經改變,誰也不知道不久的將來這裡會發生什麼。

老龜小七兒依然有些慵懶的趴在銀雪沙灘上休息,它身上沒有任何傷,它只是喜歡這裡的溫暖。趴在沙灘上,曬著暖暖的太陽,對於它這樣無欲無求的生物來說,可能就是最大的享受了。

如果說它還有任何追求的話,那麼就是多在藤兒身邊待一陣子。可是它的主人拒絕了它,因為外面現在太危險了。它不會修行不懂戰鬥,出去的話可能很快就會死。

其實小七兒很想對藤兒說,死不可怕。可怕的是,再也見不到你。

小七兒看起來很笨,但它的記憶力特別好。它清楚的記得自己當初被主人收留的時候,那個時候他還只是一隻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烏龜。

雖然它的壽命也會很長,但絕非外界傳言的什麼千年萬年。如果沒有主人,它可能早就死了。要麼死於其他生物的獵殺,要麼死於病老。

它伸著脖子,看向天庭湖那邊。不久之前,主人就是從天庭湖那邊回來的。雖然它明知道短時間內主人不可能再回來,可是它依然執著的望向那。然後,它看到了一個黑衣飄飄的人從遠處過來,幾乎與夜色融為一體。小七兒雖然不能戰鬥,但是眼力很好,畢竟已經到了中階荒獸。

這是黑夜,誰敢從天庭湖那邊過來?這個時候,是血海彌蟲統治著天庭湖,就算是天庭湖裡那些格外強大的神獸,也不敢去挑戰血海彌蟲在夜晚對天庭湖的統治地位。難道來的這個人不知道血海彌蟲的存在?小七兒反應有些遲鈍,所以愣了那麼幾秒鐘之後才想到應該提醒這個人注意。

它喊:「快離開天庭湖,被血海彌蟲發現你就壞了。」

似乎是聽到了它的喊聲,那個黑衣飄飄的人應該是往這邊看了一眼。然後小七兒就看到了它絕不敢相信的一幕。

血海彌蟲來了,血色的湖水朝著那個黑衣人席捲過去。小七兒很清楚,下一秒這個人將會只剩下一具白骨。但是這樣的事沒有發生,那個黑衣人只是隨意的揮了揮手,紅色的浪潮就停住了,然後浪潮開始凝固。這種凝固可怕的令人心悸,不是被東城冰的凝固,而是變成了岩石一樣的凝固。

這種凝固以那個人為中心,迅速的朝著天庭湖四周蔓延了出去。也許只是那麼一個恍惚,巨大到幾乎無法測量出來的天庭湖消失了。整座湖都沒了,變成了一片戈壁。湖水變成了岩石和沙子,無法想象龐大的天庭湖裡那些生存著的神獸荒獸,是否都已經死去?

小七兒的眼睛幾乎從眼眶裡瞪出來,它無法相信自己看到的一切。那是天庭湖,那是已經存在了無數歲月的天庭湖。而且,還是黑夜的天庭湖。非但奇寒無比,還有著似乎無法抵擋的血海彌蟲。然而這一切,在那個黑衣人隨隨便便的揮揮手之後就消失了。

黑衣人像是緩步而來,但是很快就到了銀雪沙灘上。他走到小七兒身邊,很禮貌的點了點頭:「謝謝提醒。」

小七兒愣了幾秒之後忍不住問:「你真的把天庭湖弄沒了?你真的把血海彌蟲都殺了?那天庭湖裡的其他生靈呢?也都死了嗎?」

「是的。」

黑衣人點了點頭:「都死了。」

小七兒憤怒的問:「為什麼你要這樣做1

黑衣人似乎很不理解小七兒為什麼這麼問,他語氣平淡理所當然的回答:「因為它們想殺我,所以我殺了它們。就是這麼簡單,這就是理由。」

「可是你為什麼要把天庭湖弄沒了?其他生靈沒有招惹你埃」

「因為我很強。」

黑衣人淡淡的說道:「而且我有理由滅掉它們,滅掉這個湖。因為它們觸犯了我,所以它們消失。在有理由出手的時候出手,為什麼你會不理解?」

「因為有理由,所以出手滅殺了整座湖。」

小七兒憤怒的也恐懼的咆哮著:「你太可怕了1

黑衣人搖了搖頭:「不有理由出手並不算什麼,因為這個世界上有很多可以有理由出手的人。但我可以沒有理由的出手,因為我有這個實力。不會因為好惡,不會因為仇喜,只是因為我想我願意。」

他又隨意的揮了揮手,小七兒變成了一塊石頭,然後化作了飛灰。

黑衣人舉步往前走,一邊走一邊認真的說道:「這才是我的可怕。」『

昆崙山上。

黑衣人緩步而行,不遠處,有兩條巨大的蜈蚣趴伏在那像是睡著了。當黑衣人走過的時候,它們同時抬起頭看向黑衣人。稍小一些的蜈蚣立刻支起所有的腿,兇狠的吼道:「卑微的人,立刻滾出昆崙山,否則我就把你撕成碎片1

因為之前受了教訓,被魔狂毆了一頓,所以它沒有冒失的出手。若是換做以往,它早就撲過去了。被魔打過一次之後它長了記性,人有些時候也是可怕的。但是它在這個黑衣人身上,又沒有感覺到一丁點可怕的氣息。

「為什麼我要滾出昆崙山?」

黑衣人停住腳步,很認真的問了一句。

「因為這裡不屬於你,而是屬於我們1

蜈蚣咆哮著回答。

「哦」

黑衣人哦了一聲后說道:「從現在開始,昆崙山也不屬於你們了。」

「為什麼1

蜈蚣怒問。

「因為你們會死。」

黑衣人轉身就走,沒有看到他出手。蜈蚣暴怒,想要衝過去的時候,卻忽然發現另一條蜈蚣已經死了,以極快的速度腐爛,然後變成了一堆腥臭的肉泥。這只是一眨眼之間的事,它甚至沒有看到那個黑衣人做了什麼。

就在它驚恐和不解的時候,它看到自己的身體開始腐爛,它拼儘力氣的修補自己的肉身,卻發現自己根本就沒有一點兒能力。它眼睜睜的看著自己死了,是的,詭異的眼睜睜的看著且知道自己死了。

黑衣人穿過一條石縫進入山體,他看到石縫兩側的石壁上,密密麻麻的生長著黑色的蘑菇。這些蘑菇上,都有一雙眼睛。他走過的時候,黑色的蘑菇上就會有一層細細的粉末飄灑下來。這種粉末太細微了,輕微的風就能讓其散播出來。

「令人進入幻覺的東西嗎?」

黑衣人聞了聞,似乎一點兒也不在意黑色蘑菇的能力。聞過之後他點了點頭,像是在確定自己的猜測。然後他繼續往前走,隨著他的腳步移動,兩側的石壁上出現了黑色的火焰,他走到哪兒火焰燃燒到哪兒,所有的黑色蘑菇全都被燒成了灰燼。

他一路順著小路前行,走到了一個斷口處。斷口下面就是深澗,深澗中有一條暗河。他像是完全沒看到這個斷口,依然以正常的步伐前行。他踏空,但是腳底出現一層好像水波一樣的光暈。他就這麼走了過來,然後走到了山體更深處。

走出石縫之後,視線變得開闊起來。然後他看到了那朵巨大的。

他招了招手,那麼巨大的連根拔起,迅速的飛到了他身前。他看著,然後很仔細的數著上面到底有多少種顏色。一邊數,他還一邊輕輕的嘟囔著:「一,二,三,四」

守護著的強大神獸立刻就憤怒了,它一隻眼睛盯著,一隻眼睛仇恨的盯著黑衣人,然後發出一聲咆哮。它壓低了身子,身體開始放光。可是這種光芒才出現就又迅速的黯淡了下去,然後它的身體嚓一聲出現了裂紋。顯然愣了一下,低頭看自己的身體,然後它看到裂紋迅速的蔓延,然後它碎了。

就好像摔碎了一個水晶杯那樣碎了,遍地都是晶瑩剔透的碎渣。

死了,黑衣人也數完了上到底有多少種顏色。他揮了揮手,飛向遠處,然後上面冒出來一層黑色的火焰,很快就被燒的乾乾淨淨。

「原來天下有這麼多種顏色,不過我看過之後,別人也就沒必要再看了。」

黑衣人自語了一聲,然後繼續往前走。很快,他就看到了那湛藍色的龍脈。

「咦?」

他似乎是詫異了一下:「怎麼如此的虛弱?」

龍脈上,那個中年男人模樣的人緩緩浮現出來,平靜的看著黑衣人:「我以為你不會來。」

黑衣人搖了搖頭:「以前不敢來,因為實力不夠。現在來了,卻發現你已經衰敗成了這個樣子。」

中年男人臉上出現了一種黑衣人不理解的得意:「不管我衰敗成什麼樣子,我始終都是龍脈。而你不過是個不敢見人的小丑而已。」

黑衣人將臉上的黑巾摘下來認真的問:「我丑嗎?」

中年男人道:「論相貌,不醜。但是看你的心,天下最丑。」

黑衣人無所謂的搖了搖頭:「隨你怎麼說,我是來吸取你的力量的。如果你已經準備好里的話你可以去死了。」

中年男人點了點頭:「我準備好了。」

黑衣人居然笑了笑:「你不打算反抗?」

中年男人也笑了笑:「我打不過你了,我比你看的還要虛弱。」

黑衣人哦了一聲:「那麼你可以死了。」

他伸出手,一股狂瀾般的吸力出現,湛藍色的龍脈化作氣體被他吸收進體內。幻化出來的中年男人身影逐漸虛淡,可是他的臉上始終都掛著那種無法理解的得意笑容。就好像,他才是最終的勝利者。

很快,龍脈就被黑衣人吸了個乾乾淨淨。

片刻之後,看起來永遠都是那麼平靜的他忽然憤怒了,他如野獸一樣咆哮:「為什麼!為什麼精魄沒有了1

沒有人給他答案,因為龍脈已經消失了。/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