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永鎮仙魔>第三百二十四章昆崙山天庭湖和靈山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二十四章昆崙山天庭湖和靈山

小說:永鎮仙魔| 作者:知白| 類別:玄幻魔法

「上次使用之後,和那個白色棋子,消耗了一百二十塊靈石,而且大部分都是上品。》,」

藤兒看著高聳的對陳羲說道:「幸好從魔那帶來的靈石和從昆崙山帶回來的靈石之中,上品的數量不算太少。但是這種消耗,咱們也支撐不了太久,威力強大的代價就是消耗巨大,必須想辦法儘快找到替換靈石的辦法。」

陳羲點了點頭:「我已經讓人把靈石清點出來了,上品靈石的數量,也就夠再使用三次的。我來想辦法,看看能不能找到更多的靈石或是找到什麼辦法替代靈石。」

「對了。」

藤兒忽然想到一件事:「從昆崙山回來之後,我始終覺得心裡有什麼事要對你說。可是回來之後就是一場大戰,然後忙著其他事我給忘了。上次我看過你的氣海靈山,發現很不一般,你還記得嗎?」

陳羲點了點頭:「記得,你說一般修行者的靈山是處在氣海之中的,就好像一座孤島,相對於氣海來說靈山很渺校可是我的靈山是和氣海相伴的,在氣海一側。」

藤筆蔽抑皇薔醯煤芄忠歟心想你體質非凡,有這樣的氣海靈山也沒什麼。可是這次從昆崙山回來之後,我忽然之間發現了一個巧合也可能,根本不是巧合。」

陳羲問:「怎麼了?」

藤兒認真的說道:「你仔細想想,昆崙山的地形地貌。」

陳羲思索了一會兒后說道:「也沒有什麼特別的,昆崙山一側就是天庭湖」

說到這的時候,陳羲的話語戛然而止。他愣了一下,看向藤兒:「你是說我的靈山氣海,竟然和昆崙山天庭湖幾乎一摸一樣?」

「是」

藤兒道:「以前是我疏忽了,根本就沒有想到這一點。這次去昆崙山咱們是從天庭湖過去的,當時我就覺得有些熟悉,似曾相識。但是我那個時候想的是,我在昆崙山那麼多年,似曾相識的感覺必然會有的埃回來之後才越想越不對勁,那種熟悉感和我在昆崙山住多少年完全沒有關係。」

陳羲沉默了好一會兒,忍不住問藤兒:「這代表什麼?」

藤兒搖頭:「我也不知道,我只是很奇怪為什麼你的氣海靈山,會和天庭湖昆崙山那麼相似。」

陳羲想了一會兒,也想不出個所以然。這種事根本無法解釋,除非是又一個熟知萬劫神體的人或許知道一些。藤兒雖然見過萬劫神體,但根本就沒有觀察過那第一個人的氣海靈山。所以她也不知道,是不是萬劫神體的氣海靈山都是這個樣子。

「先不想這些了,咱們最要緊的是怎麼繼續加固藍星城。」

陳羲是個心細的人,但也不會鑽進牛角尖里出不來。暫時想不明白的事,就算陷進去想的頭破血流也沒有用處。

「你能不能把盧老未完成的陣法完成?」

陳羲問。

藤兒想了想說道:「如果是以前肯定不行,我雖然熟知不少陣法,但是和人類修行者掌握的有很多不同。而且熟知歸熟知,能不能操作是兩碼事。但現在盧老已經差不多把法陣設置完好,只差那麼一點,一會兒我觀察一下盧老是怎麼做的,有什麼規律,然後把最後那一點補齊就是了。況且,勾陳給你的古陣法你給了我之後,我已經都記住了。」

「還有一件事。」

陳羲道:「最初我是想把帶回來的神木枝條,種在魔之禁區里。但是後來想了想,不如種在藍星城之中。神木具備很強大的防禦力,種在藍星城裡的話還能分擔一些防禦上的壓力。」

藤兒點了點頭:「可行,只要神木不會水土不服,應該沒問題。」

就在兩個人說話的時候,子桑小朵和柳洗塵朝著這邊走過來。子桑小朵的臉上似乎有些疲憊,膚色顯得更加白了些。可是她眼神之中,又有一種欣慰喜悅。她手裡拿著一個袋子,走到陳羲身前之後遞給他:「這是我趕製出來的丹藥,蘊含一定強度的星辰之力。我知道你的可以融入進子桑家的丹藥之中,變成威力強大的武器。我也幫不上什麼忙,只能做這些了。只是這藍星城裡需要的靈草不齊全,雖然從昆崙山帶回來一些可是卻多半不對路,勉強就製作出來這麼多。」

陳羲連忙將袋子接過來,入手沉甸甸的,裡面最起碼有百十顆丹丸。連夜趕製出來這麼多,需要耗費巨大的精神力和星辰之力,怪不得她會這麼憔悴。

「別說謝謝。」

子桑小朵展顏一笑:「因為這不是你一個人的事。」

陳羲看著藤兒將防禦法陣加固,他腦子裡思索著怎麼才能讓淵獸連打都不敢來打。現在已經具備足夠強大的防禦力量,但是還沒有足夠的威懾力。主動出擊?可是現在藍星城裡又不具備這樣的兵力。就在這時候,城門那邊傳來一陣嘈雜之聲。

陳羲順著聲音看過去,發現是一對修行者保護著一輛馬車進了城。從那些修行者的裝束來看,應該是大家族的人。他們穿著統一的服裝,雖然略顯狼狽但是看得出來訓練有素。馬車被守城的甲士攔住,要求登記才能進來,然後那些護衛馬車的人便不幹了,罵罵咧咧。

從馬車裡伸出來一個腦袋,肥肥大大的,然後指著領隊的甲士怒罵:「你知道我是誰嗎?我是大楚江湖九門宋家的人,你一個小小的伍長居然攔我?別說我不把你放在眼裡,你們這裡的城主見了我也要規規矩矩的行禮。我警告你,趕緊讓你們城主把城主府給我騰出來,我的安全以後他來負責1

陳羲微微嘆息一聲,無論什麼時候人性都是千奇百怪的。在這樣的災難之中,正如黃婆婆說的那樣可以看到更多的人團結起來,沒有了恩恩怨怨,這是最好的轉變。可是這不是絕對的轉變,因為有太多人已經習慣了高高在上指手畫腳。

「趕走吧,這裡不需要他們。」

陳羲擺了擺手吩咐了一聲,賴豪隨即親自帶著人從城牆上下去。

賴豪快步到了馬車近前,皺著眉怒斥:「什麼人大聲喧嘩1

「你又是誰?」

馬車裡的胖子冷笑道:「看裝束不過是個最低級的將領,你可知道我是誰?我是天樞城宋家的人,信不信我現在就罷了你的官?再廢一句話,我就按大楚律例治你不尊法紀之罪。」

「治你媽-了-個-逼!」

性子還算溫善的賴豪直接就怒了,指著那胖子的鼻子罵道:「你這種貪生怕死的,沒資格進藍星城。這裡不需要你這樣的人,如果你再敢鬧事,我就斬了你1

「大膽!還有沒有王法!這裡還是不是大楚的疆土!我的官職是戶衙侍郎,莫說你一個小小的最低級別的將軍,便是神輝將軍見了我也要畢恭畢敬的說話。你這種不分尊卑的賤人,信不信我現在就讓人斬了你?你居然還想斬了我你他媽的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什麼德行。」

下面還在爭吵,陳羲忽然想到一件事。他從城牆上下去,看了那胖子一眼后問道:「你是從天樞城出來的?」

胖子白了陳羲一眼:「你又是誰,你他媽的管的著嗎?趕緊讓開路,讓你們城主滾來見我1

「我滾來了。」

陳羲淡然道:「我就是藍星城的城主。」

胖子似乎沒想到藍星城的城主居然這麼年輕:「你是子桑長恨?」

陳羲搖頭:「不是,子桑長恨是我殺的。」

胖子顯然嚇了一跳,眉角都抽搐了幾下:「你膽敢私自殺死一位城主,這就是謀反之罪1

陳羲懶得回答他,而是一步跨過去直接將他從馬車窗口裡拽了出來。這胖子好歹也有靈山境初期的修為,可是在陳羲手裡他竟然連一點反抗之力都沒有。似乎是感覺到了陳羲的可怕,所以他立刻閉上了嘴不敢再罵罵咧咧。

「回答我。」

陳羲說道。

「我們不是從天樞城出來的。天樞城已經全面封閉了,天地大陣已經開啟,所有傳送法陣都關閉了,我們之前出來遊玩,結果發現進不去天樞城了,只好折返回來,聽說藍星城固若金湯,所以我們就到了這。我家主人言語若有得罪之處,還請城主海涵。」

胖子身邊的護衛隊長連忙過來,抱了抱拳根陳羲道歉。

「林器乘繼位了?」

陳羲問這個隊長。

「是」

護衛隊長回答道:「已經繼位有一段日子了,我們就是怕擔心遭到牽連,所以才離開天樞城的。誰也沒有想到,居然遇上了淵獸爆發。」

「說說天樞城的情況,有關於執暗法司的消息嗎?」

陳羲問。

護衛隊長道:「倒是有一些,傳聞執暗法司被裁撤了原來的執暗法司首座,被新聖皇封為親衛都統,執暗法司的人全部被遣散。噢對了,據說有一位姓雁的萬候因為不從,被圍攻打傷之後關在天樞城的某處密牢之中。很多反對的人,都被關了。」

胖子暴怒道:「你跟他廢什麼話,給我把這個王八蛋斬了1

陳羲看向護衛隊長問:「你主子歷來這麼傻-逼嗎?」

護衛隊長尷尬的笑了笑,然後點了點頭:「是」

「你個賤奴1

胖子怒罵道:「以下犯上,我現在就斃了你1

陳羲拎著胖子的脖領子直接丟出去,那胖子飛出去足有幾百米然後呈一條完美的拋物線摔在地上,陳羲封住了他的修為之力,所以這一下摔的極慘,門牙折斷了兩顆,舌尖咬掉了一小截。

「關門。」

陳羲吩咐了一聲,然後對那些護衛說道:「你們願意進來的進來,願意出去的出去。留下來的,把你們一路上的所見所聞詳細告訴我。尤其是關於那位姓雁的萬候的事。知道多少,告訴我多少。」

護衛們彼此看了看,然後一股腦全都進了城。/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