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永鎮仙魔>第三百二十五章謀中謀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二十五章謀中謀

小說:永鎮仙魔| 作者:知白| 類別:玄幻魔法

一群護衛跟著陳羲進了藍星城,城門吱呀一聲關了。♀,那個自稱江湖九門宋家出身的胖子掙扎著站起來之後,跑到城門外破口大罵。本來城牆上的甲士想射幾箭逼他走了算了,後來一想把符箭浪費在這種人身上也毫無意義。索性大家看戲一樣看著他跳腳罵街,罵的累了之後胖子坐在地上喘息,陳羲找人要了一塊銀子丟下去,喊了一聲再來一個。

胖子暴怒,站起來繼續罵,罵了一會兒覺得不對勁,氣呼呼的走了。

陳羲轉身問那個護衛首領:「你們沒能進得去天樞城?」

護衛首領點頭:「進不去了,現在天樞城已經開啟了天地大陣,莫說外人進不去,便是城中的普通百姓都已經被驅趕出來。數以百萬計的百姓就在天樞城外面,整日哀求卻根本沒人理會。」

陳羲嘆了口氣,雖然他能夠以最大限度的惡意來揣摩天樞城裡那些所謂的大人物。可是當他聽說這樣的事之後,還是心裡一陣陣發寒。

「你們去找賴豪將軍,只要你們願意為守城出力,從今天開始你們就是藍星城的一員。這裡遠比其他地方安全,我為城主就會儘力保護城中每一個的安全。但是每一個人,都沒有資格在我這裡坐享其成。」

「明白的。」

護衛隊長答應了一聲,帶著他的人去找賴豪。這些護衛個人實力都還算不錯,稍加訓練就能上城禦敵。就在這時候,賴豪派人從北門那邊趕過來,說是北門外來了千餘個彪悍的漢子,皆穿青衣,背後綁著直刀。陳羲聞言一怔,一瞬間就想到了異客堂。

他趕到北門之後往外看了看,外面那些漢子果然都是異客堂的人。沒想到他們來的速度也這麼快,只是當初安排他們去的皓月城,應該是聽到了什麼消息所以轉路來藍星城。不過這也也好,本來陳羲還要派人去尋他們的。

然後陳羲有些驚訝的發現,領隊的居然是敖淺和郭放牛。在他們身後,阿喵,阿狗,蘇坎等人都在。他們幾個按照道理都應該跟著黎陵王林器重去了皓月城才對,想不到也都來了這。陳羲讓人打開城門,親自下去把他們迎接進來。

「幸好我們一路上沒有隻顧著趕路,而是不斷的打聽消息。聽說藍星城裡新任城主姓陳,被人稱為黑暗裁決,我們不敢再去皓月城,所以一路直奔藍星城過來了。」

敖淺有些激動的說道:「本來按照主人的安排,我們應該去皓月城的。但是當天天樞城裡發生了巨變,黎陵王林器重和平江王手下的高手激戰,也受了傷,我們商議了一下還是聚集了咱們異客堂的兄弟們,一路南下。」

蘇坎在他後面抽著鼻子說道:「我還以為主人不要我們了。」

陳羲哈哈大笑:「出了些變故,本打算安排人去尋你們的,你們自己卻來了。你們跟著我那麼久,我何曾丟棄過你們?」

敖淺道:「異客堂一千二百六十八名弟子,給大堂主行禮1

陳羲看了看異客堂那些漢子們,拱手抱拳:「大家隨我進城,以後藍星城就是咱們的家1

「拜見大堂主1

一千多個漢子整整齊齊的單膝跪倒,行了大禮。陳羲離開天樞城的時候,異客堂有六七百人。經過這段時間的發展,規模已經大了一倍。這些漢子雖然修為不高,但是一個個都極精悍。

「都起來吧。」

陳羲讓眾人進城,派人安排居所。藍星城經過了幾次災難,城中建築多有破損,但是好在藍星城足夠大,房子不少。

敖淺跟在陳羲身後說道:「不只是我們來了,距離藍星城十幾裡外,當初的老街坊們都跟來了。他們聽說我們要去找主人你,全都聚集起來要跟著一起來。當初被戶衙侵佔了家產的鄉親們,至少七八萬人都來了。」

「屬下不敢貿然直接帶著他們過來,讓他們暫時在北邊等消息。另外主人你看到的,不是咱們異客堂所有的人。老街坊們搬出天樞城之後,不少漢子願意加入異客堂做事。經過篩選之後,現在總共有三千六百弟子,剩下的都和百姓們在一起。」

陳羲大喜:「既然鄉親們都來了,那麼就全都接進城裡來。恰是不久之前為沒有戰力的普通百姓準備了一處居所,剛好派上用常」

敖淺立刻安排人回去,將那近十萬百姓全都接來。藍星城規模足夠大,就算沒有陳羲開創出來的禁區,在藍星城裡居住也綽綽有餘。

禁區之中。

陳羲看著百姓們熱火朝天的干著活,心裡百感交集。當初去異客堂的時候,最初不過是為了取信於執暗法司,追查當年滿天宗的事。當時怎麼也沒有想到,這群鄉親們會對自己這樣的信任。他們從天樞城路途遙遠的趕來,吃了不少苦,只是因為他們覺得自己能保護他們。

「等鄉親們的住所的都建好之後,我派人分發給他們糧食種子。這裡還算安全,讓他們踏踏實實的住著。另外」

陳羲指了指不遠處一片葯田:「那裡種著的都是很重要的靈草,你挑選一批心細的人負責看護。我會找人教他們如何種植培養,千萬不能大意。」

敖淺點了點頭:「屬下回頭就去安排。」

陳羲道:「異客堂里可以修行的漢子,全都挑選出來暫時加入賴豪將軍的軍隊。我稍後會寫一些基本的功法出來,平日里多加訓練。至於那些身強體壯但無法修行的漢子們,就留在這裡維持秩序。最主要的是守護好靈草,告訴鄉親們不要隨意採摘。這些靈草,都是將來救命用的。」

敖淺道:「主人放心,屬下會嚴加約束他們。」

陳羲點了點頭,又指向不遠處的一片白色沙灘:「那是銀雪沙,同樣有治療傷勢的作用。鄉親們蓋房子,千萬不要用了」

他看著逐漸繁華起來的禁區,心裡很高興。

「說說天樞城的情況。」

陳羲說道:「你們離開天樞城之前,都發生了什麼事。」

敖淺回答道:「那天主人你離開之後不久,平江王的人便尋來了,幸好他們的目標不是我們,所以我們趁機脫身。因為那種大修行者的激戰太過恐怖,我們也不敢留下觀戰。只是後來聽說,黎陵王林器重一人擊殺了平江王派來的所有修行者,但也身負重傷。然後他不敢多停留,帶著寧集走了。」

「我們在西城那個小院里藏身的時候聽說,安陽王順利偷走了聖皇的傳國玉璽,也帶走了聖后的屍體,然後撤離了天樞城。屬下只是有些想不明白,既然國師已經出手,他為什麼會放任安陽王帶著玉璽和聖后的屍體離開?」

陳羲想了想道:「或許,他根本不在意這些事。」

敖淺道:「就算他不在意,但是平江王肯定是在意的。從平江王派人截殺寧集來看,平江王在天樞城裡的力量還是很龐大的。所以屬下懷疑安陽王安然離開,或許是因為國師的故意縱容。」

陳羲微微一皺眉:「你的意思是,安陽王是國師放走的?」

敖淺點頭:「屬下是這樣想的,但也只是胡亂猜測。國師能滅了關家和子桑家那樣龐大的家族,難道就阻止不了安陽王離開?」

陳羲沉思了一會兒后說道:「如果按照你的推測,安陽王順利離開是國師放任的。那麼國師的目的是什麼?」

敖淺本來就是個腦子很好用的人,這段日子趕路無所事事又想了很多。陳羲問他之後,他就按照自己的思路說了出來:「屬下聽聞,當初大楚聖皇對國師是極為信任的。既然如此,那麼聖皇當初想立安陽王為傳人,國師自然也知曉。」

「但是國師頂著那麼大的罵名,支持平江王繼位,這和他自己有什麼關係?屬下懷疑,國師殺關家殺子桑家都不是為了平江王,而是為了他自己。也就是說,平江王繼位和國師殺人,沒有什麼特別深刻的關聯。」

陳羲點了點頭:「你繼續。」

敖淺道:「若如此,說明國師根本不在意平江王這個人。然後安陽王順利離開天樞城,去了皓月城。還帶走了傳國玉璽,帶走了聖后的遺體。從正統上來說,安陽王才是應該被大家承認的那個繼承者。所以屬下想著這會不會是國師一手安排的瞞天過海?」

陳羲臉色微微一變:「你是說,國師其實也是想讓安陽王繼位的,讓平江王繼位,只是為了應對什麼危機。等到危機過後,做聖皇的還是安陽王。」

敖淺道:「屬下是這麼想的,除此之外,屬下也想不到別的合理解釋了。安陽王去了皓月城,平江王繼承聖皇之位。那麼淵獸的危機,整個大楚乃至於整個天府大陸,都會看著平江王如何應對。安陽王可以安安心心的發展自己的實力,只需要保證在這次危機之中活下來就夠了。」

不得不說,敖淺這個人的頭腦真的不簡單。

「對了。」

敖淺道:「還有一件事我們離開天樞城之前聽聞,林器乘解散了執暗法司,萬候雁雨樓被圍攻後身負重傷,被關在密牢里了。除了他之外,千爵雲非瑤好像也沒死,同樣被關了起來。執暗法司之中忠於雁雨樓這個派系的人,全都下落不明。林器乘曾經下令除掉所有執暗法司裁決,但是後來不知道為什麼又放棄了。想來想去,多半和國師有關。」

陳羲長長的舒了一口氣:「看來你的猜測應該是對的,國師不殺雁雨樓等人,是留著給安陽王的。」/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