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永鎮仙魔>第三百二十六章你到底在哪兒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二十六章你到底在哪兒

小說:永鎮仙魔| 作者:知白| 類別:玄幻魔法

盤膝靜坐。⊥,

陳羲讓自己的思緒平靜下來,然後精確的控制著修為之力注入進手心中的一顆丹丸。這些丹丸是子桑小朵趕製出來的,陳羲將其改造成丹丸。雖然現在藍星城裡的城防武器很強大,但是每一次使用都要消耗大量的靈石。而靈石現在尋找起來又已經很難,所以這種威力巨大的丹丸作用極大。

「還沒想個名字吧?」

柳洗塵托著下頜坐在一邊看著他,窗外的景色已經很美,可她的眼睛里只有他。

她一直靜靜的坐在那兒,看到陳羲把最後一顆丹丸放下之後才說話。男人在專心致志做一件事的時候,神情專註的樣子顯得那麼帥氣。

「還沒想過。」

陳羲一邊將丹丸收起來一邊笑著回答:「這些日子忙的沒一刻閑暇,也想著有沒有名字倒是也不重要。你若是想好了,就給它一個名字吧。」

柳洗塵道:「也不用太費腦子啊,不過是個名字而已。不如就叫,好記一些。」

陳羲笑著點頭,然後把分裝在幾個容器之中:「一會兒咱們把分發一下,你們每人手裡都要有一些。我已經把的製作方式改了,不需要我特殊的修為之力就能啟動。的威力還算可以,你們帶著防身。」

柳洗塵點了點頭:「這幾日倒是平靜,你應該抽時間修行。小朵說,你的修為進境太快了,還有些不穩定。連番大戰,對你的身體沒有什麼好處。」

「我會的。」

陳羲站起來,拉著柳洗塵的手把她拉起來:「咱們先去城牆上看看,我想了個法子,不知道能不能行。」

兩個人到了城牆上,藍星城裡的修行者們正在加固和改建城牆。一座一座在城牆上修建起來的箭樓已經初具規模,箭樓上是改裝過的重弩。陳羲親自設計了重弩的底盤,將底盤改成可以多方位移動旋轉。對於他來說,這樣的改動其實算不得什麼難事,畢竟在前世他掌握了一定的知識。

改裝之後的重弩,底盤是用一根很粗的金屬軸來做到旋轉的,可以旋轉一周。在金屬軸的上方,陳羲又加了一個卡條,這樣重弩就可以有幅度很大的活動,可以抬高可以放低。既能攻擊天空中的淵獸,也能攻擊地面上的淵獸。城牆加高之後,也提升了一些重弩的射程。

陳羲和柳洗塵登上城牆的時候,藤兒正在指點那些修行者如何操控這改造過的重弩。藤兒在每一座重弩上都刻了一個小型的符陣,並不繁複。和她刻在老龜小七兒後背上的符陣基本相同,有了這樣的符陣,重弩就能自主的吸收天地元氣。這個符陣可以存儲一定量的天地元氣,這樣就不必再用靈石來做重弩的動力。

「藤兒」

柳洗塵快步過去,拉著藤兒的手說話。女孩子之間,總是會有許多悄悄話似的。

敖淺和賴豪正在分撥異客堂的漢子們,見陳羲上來連忙迎過來。陳羲對他們頷首示意,然後走到一座重弩前蹲下來仔細看了看。他將一支小腿粗的弩箭摘下來,然後將這支弩箭前端用修為之力挖出來一個小坑。

他和虢奴激戰最後殺死虢奴之前,將虢奴隨身帶著的都取了出來。這些東西的威力雖然不如,可是對付一般的淵獸也算得上一件大殺器。

陳羲小心翼翼的把一顆鑲嵌在弩箭上,然後將弩箭重新裝填好。他吩咐操控重弩的甲士,瞄準了城外一個不大的土坡,然後將弩箭發射了出去。弩箭如電,頃刻而至。在撞在土坡上的一瞬間,也隨即爆開。那一座土坡,瞬間被夷平然後又炸出來一個大坑。

「果然可行。」

陳羲笑著對敖淺他們說道:「的激發,只要撞擊產生的震動足夠大就可以。回頭安排人把弩箭改一下,咱們就又多了一件大殺器。」

他們正說著話,忽然外面有四五個身影急速的朝著藍星城這邊過來。從那些人的移動速度來看,修為竟然都在靈山境之上。陳羲的眼力驚人,看清楚最前面的兩個人之後心裡立刻一喜。

從遠處掠過來的,正是高青樹和陳叮噹。後面還跟著幾個修行者,陳羲並不認識。陳羲連忙下令將城門打開,他立刻跑下去將高青樹他們幾個迎接了進來。

「從雍州分開之後,我們就準備去天樞城等你。當時你和那個叫雁雨樓的神司萬候在一起,我們幾次想聯絡你都被他察覺。因為不知道這個人是敵是友,又怕連累你,所以我們便打算先一步去天樞城等著。」

高青樹喝了一口茶後繼續講述和陳羲分開之後的事:「我和你陳叔先聯絡了幾個當年關係不錯的朋友,然後準備去雍州的大城以傳送法陣到天樞城,接過到了的時候發現那大城已經毀了。」

「我和陳叮噹嚇了一跳,唯恐你出什麼事事,又追到了皓月城,接過到了皓月城之後皓月城也毀了,我們進去卻沒有找到你。懷疑你已經回了天樞城,我們只好離開皓月城再去找其他地方的傳送法陣。結果還沒有找到,無盡深淵裡的那些東西就出來了。」

陳羲歉然道:「辛苦先生和陳叔了,自從執暗法司被林器乘解散之後,應該是為了避免執暗法司的人暗中聯絡。他毀了執暗法司里的傳聞神壁,所有的定向寶鑒和神司玉佩,都是經過傳聞神壁來轉送消息的。傳聞神壁被毀掉之後,我也無法聯絡上你們了。」

高青樹笑著擺手:「你沒事,我們就都放心了。」

他給陳羲介紹了一下帶來的幾個人,都是雍州青州的散修。他們隱居在大山之中自己修行,沒有門派。當初陳羲的父親陳盡然最是義氣,所以和這些人也有些來往。因為陳盡然的緣故,高青樹和他們也算相識。

無盡深淵的危機爆發之後,高青樹和陳叮噹分頭將這些散修找到,幾個人聯手作戰,殺死了不少淵獸。他們從雍州那邊一路走一路殺,本是要去皓月城的,結果在快到皓月城的時候救下了幾個修為不高的修行者,聽他們說陳羲在藍星城。

高青樹和陳叮噹大喜,立刻就趕了過來。

「你很了不起1

陳叮噹只剩下了一條胳膊,但是他性子開朗倒是並不怎麼在意。他朝著陳羲挑了挑大拇指:「比起你父親,你有過之而無不及。你父親是一個真正的男子漢,你也一樣。大丈夫不是只顧及自己,而是儘力的保護更多的人,這便是俠義。」

「陳叔你這麼一本正經的誇我,我很不適應。」

陳羲笑著說道:「你們來了,藍星城的實力就更強了。我已經派人四處去散布消息,凡是願意來藍星城且願意和藍星城共生死的人,來者不拒。這個世道能多救幾個人就多救幾個。」

高青樹看了看陳羲正在改裝的重弩,眼神一亮:「這些是虢奴所制,你殺了他?」

陳羲點了點頭:「就在到了藍星城后不久遇到了投靠了淵獸的虢奴,我把他殺了。」

「好1

高青樹啪的拍了一下身邊的牆壁:「這個小人,早就該死了。當初你剛離開滿天宗的時候,我和陳叮噹就想過要去天樞城殺他。後來為了幫你尋一些寶物,先去了那個禁區。現在他死了,也算出了我們心中一口惡氣。」

「先生,您來了我就要把這件事交給您了。」

陳羲指著那些重弩說道:「這些安裝在重弩上,可以大範圍的擊殺淵獸。」

「交給我1

高青樹顯然是高興壞了,大笑道:「雖然我造器的本事比起虢奴來差了些,但是製作還不算什麼難事。回頭我把製作需要的東西列一個單子,你派人去搜集,越多越好。我把藍星城的所有重弩,都改成可以激發。」

「我們幾個呢?」

陳叮噹問道:「既然我們已經到了,就留在這藍星城不走了。陳羲你說的對,這樣的亂世如果我們修行者每個人都只顧著自己保命,那麼也許才是淵獸最希望看到的事。藍星城就是一個給人避風浪的家園,我們都願意留下。」

那幾個散修對陳羲抱拳:「你是藍星城的城主,以後有什麼吩咐只管說。淵獸之亂,是整個人類的事,誰也不能獨善其身。」

陳羲道:「既然如此,晚輩也就不客氣了。勞煩幾位前輩,帶著人出去巡視,遇到人就帶回咱們藍星城。順便能搜集更多的靈石最好,還有各種丹藥。咱們藍星城的人越來越多,以後力量越來越大,可是危險也越來越大。我們需要準備的更充分,才能保護住這個家園。」

高青樹和陳羲並肩在城牆上緩步而行,他笑著說道:「你父親若是看到你現在的成就,必然是極欣慰的。比起他,你也一點也不遜色。對了我們來的時候,打探到了丁眉的消息,但是卻沒有找到。」

見陳羲臉色一變,高青樹解釋道:「我們從雍州過來的時候,一路上殺淵獸救人,聽百姓說有兩個如天仙般的女修,不久之前也救過他們。我仔細詢問了他們所說的女修相貌,應該就是丁眉和葉教習。」

「順著那些村民的指點我們一路尋找,可是什麼都沒有找到。不過從她們走的方向來判斷,應該也是往北來了。如果不是去了皓月城的話,或許真的會來藍星城。畢竟,現在很多人都已經知道你在這。」

陳羲的眼神里,都是濃重的擔憂。

丁眉你到底在哪兒?/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