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永鎮仙魔>第三百三十二章彼此的對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三十二章彼此的對手

小說:永鎮仙魔| 作者:知白| 類別:玄幻魔法

陳羲蘇醒過來的時候,窗外夜色已經降臨。,守在他身邊的柳洗塵和藤兒她們立刻圍過來,眼神里都是關切。此時陳羲的身上已經包紮滿了繃帶,看起來就好像一個木乃伊一樣。所以他很難移動,身上那種撕裂般的疼痛還沒有完全消失。

「大家都沒事。」

看到陳羲醒過來,柳洗塵下意識的說了一句:「丁眉在隔壁房間休養,還昏迷著,不過小朵已經給她治療過,她生元消耗巨大,需要很長的一段時間休養才能恢復過來。」

陳羲對柳洗塵笑了笑,很認真的問:「我現在丑嗎?」

柳洗塵她們撲哧一聲笑出來,看到陳羲沒事她們的心也就放了下來。藤兒看起來還很虛弱,畢竟她將自己的全部力量都注入進了玄武三叉戟之中,若非如此,那白色棋子的力量也不可能打到那麼遠。

幸好越是心機深的人越是多懷疑,淵獸也一樣。越昭被白色棋子的力量驚走,一時之間也沒敢再殺回來。如果他知道藤兒只有能力讓玄武三叉戟發出那一擊的話,可能會後悔的腸子都青了。

「你的身體這麼變態,就別擔心漂亮不漂亮的問題了。」

子桑小朵笑著說道:「你的皮膚都被燒焦了,但是身體也在自動的恢復,表面上那一層死皮已經脫落了,等過幾天把繃帶拆了就一點兒事也看不出來的。」

陳羲笑道:「那還好,我這麼漂亮的人要是變得難看了,一時之間我也不容易接受。」

「貧嘴。」

柳洗塵握著他的手:「外面不少人還等著呢,你救回來的都在。雖然只剩下了幾十個這次咱們損失很大,出城的修行者失去了將近五百人。」

陳羲臉上的笑容逐漸消失,對於雷蒙他現在已經恨不起來也沒有什麼氣憤了。雖然他莽撞,他害死了那麼多同伴,但是最後他以死來謝罪,人已經沒了,再計較這些已經沒有任何意義。

「讓大家進來吧。」

外面的人聽說陳羲沒事,不由自主的爆發出一聲歡呼。他們進來的時候臉上都帶著愧疚之色,因為他們陳羲才會傷成這樣。尤其是看到陳羲身上那厚厚的一層繃帶,他們心裡更難過。

「活著就好。」

陳羲沒有責備,也沒有說別的,只是這四個字而已。可只是這四個字,不少人都垂首落淚。

「城主我們錯了。」

「與你們無關,你們也是因為相信我所以才會出城的。雷蒙也是為了藍星城,也是為了殺死更多的淵獸。這次之後最起碼我們能記住一件事,永遠不要輕視自己的任何敵人。淵獸已經在適應外面的世界,他們會變得越來越強大。如果我們還覺得它們笨,那麼吃虧的還是我們。」

眾人紛紛點頭,又說了一會兒話之後隨即告辭離去。陳羲看得出來,這次惡戰對於他們來說,甚至對於整個藍星城裡的人來說,都上了深刻的一課。沒有人會再輕視淵獸,因為輕視付出的代價就是死亡。

「淵獸還沒有退走。」

柳洗塵說道:「那個淵獸王者的智慧顯然不可小覷。」

她看向站在外面的葉教習,葉教習隨即走過來。陳羲沒有見過她,但是很早很早之前就知道她了。

「謝謝你。」

葉教習頷首致謝。

「先生何必這麼見外,且不說現在咱們面對共同的敵人,你還是我同門師長。」

葉教習嘆道:「當初在滿天宗的時候,守護我們的是你的父親,滿天宗的宗主大人。現在,守護我們的是你。和你比起來,你才是我的先生。我能從你身上學到的東西太多了」

陳羲搖頭:「不要去想這麼多了,我父親也沒事,此時正在禪宗的密境之中休養,也許過一陣子就會重出江湖了。」

「真的?1

這消息顯然讓葉教習激動了起來,聽說宗主還活著,她心裡那種喜悅是無法言表的。

「說說那個淵獸王者的事吧,他不會善罷甘休的。這樣的敵人我也是第一次遇到,說實話就連我都低估了他的智慧,我沒有想到一頭淵獸,居然把人類的兵法發揮到了這麼極致的地步。」

陳羲問道:「先生見過他?」

葉教習點了點頭:「見過,那是我所見過的最可怕的一頭淵獸。這種可怕指的不是他的力量有多強大,而是他的思想。他的屋子裡,堆的滿滿的都是人類的書籍,其中最多的就是兵書。他抓了不少人類,教他認字,教他讀書,他按照兵法訓練自己的隊伍,按照兵法來管理隊伍,那支軍隊,已經強大的讓人心裡發毛。」

聽到這些話,陳羲的眉頭皺的很深。

他知道,藍星城有史以來最強大的一個敵人來了。要麼是藍星城被那個淵獸王者佔據,要麼是他們想辦法殺了對方,不然這件事終究沒有一個結束,不死不休。

葉教習將自己看到的事,盡量詳細的說了一遍。從她和丁眉看到那支隊伍開始,到越昭設計引誘藍星城裡的修行者出來。看得出來,她對這個淵獸王者有那麼一點恐懼。

也許這種恐懼不是她一個人的,當得知有一位懂得兵法也極具智慧的淵獸王者到來,藍星城裡的每一個人只怕心裡都不會平靜。陳羲很清楚,要想消除這種恐懼只有一個辦法,那就是把越昭殺了。

「越昭?」

陳羲自語了一聲這個名字。

「好大的志向。」

他嘆了口氣:「這不會是一場簡單就能結束的戰爭了這個淵獸王者的強大,已經影響了城裡每一個人的心境。如果不殺了他,可能大家對這個淵獸王者的恐懼會越來越大。對於越昭來說何嘗不是如此,藍星城是他的第一個目標,如果在第一個目標面前就敗退的話,對他的心境影響只怕更大。他是不會放棄的,得不到藍星城那就毀掉藍星城,他會再來。」

「咱們怎麼辦?」

葉教習問:「這樣守著,有把握嗎?」

陳羲點了點頭:「守是有把握的,但是咱們面臨的危機不只是來自城外那數十萬淵獸大軍,不只是那個強大的淵獸王者,還來自藍星城內部。現在城裡收容的普通百姓已經不下十五萬人,一天的糧食消耗就不是一個小數字。按照現在的消耗計算,哪怕已經開始將一日三餐改為兩餐,糧食最多堅持二十天。沒有糧食咱們可以堅持下去,但是他們不行。」

葉教習的神色也變得凝重起來,因為她很清楚那是十五萬人的生命。一旦淵獸圍而不打,將藍星城困成一座死城的話,或許恐慌才是藍星城裡的人最大的敵人。

「也許,不是沒有辦法。」

陳羲道:「只是如果把魔請來的話,魔一旦暴露,那麼吸引來的就不只是更加強大的淵獸隊伍了,還會包括人類修行者之中那些只顧著自己的人。一旦他們知道了魔的存在,就會想法設法的得到魔的力量。對於魔來說,這是不公平的。他本來就和這個世界無關,他安安靜靜的生活在自己的世界里,這次災難不是他的災難,但他如果出手和越昭決戰的話,他的災難可能很快就來了。」

眾人都有些失神,她們知道魔確實是最好的選擇。可是對於魔來說,那確實不公平。

陳羲道:「容我想想辦法吧,最好是把那個淵獸王者吸引到藍星城外和他決戰。有,再加上我能運用的的力量,在藍星城外未必不能殺了他。所以我要靜下心來,看看怎麼才能把他引過來。」

與此同時。

翠屏山南側。

越昭看著一整座被燒焦了的翠屏山,臉色很凝重。他沒有想到會是這樣的結果,也沒有想到自己抓到的那個女人會這麼強大。那種金色火焰的力量如此的恐怖,最可怕的是顯然那種力量還不完全成熟。他已經預感到了,那個女人一旦成熟起來,金火的力量只怕會強大的連他都無法抵擋。

「人類」

越昭長長的嘆了口氣。

這次激戰,本來就要贏了的。一切都按照他的思路進行著,他困住了那個穿黑甲的修行者,然後以這個人為誘餌吸引更多的修行者從藍星城裡出來。上次淵獸大軍進攻藍星城的事,他知道的很清楚。藍星城裡的武器,讓他擔憂。所以他才會想辦法在藍星城外面解決戰鬥,而且他幾乎就要成功了。

「人類啊為什麼如此的琢磨不透?明明看起來身軀那麼弱小,明明看起來隨時都會被我們滅掉,可是你們體內究竟還蘊藏著多少力量?也許真的還是我太低估人類了,這一仗不是簡單就能打完的。」

他為了勝利,籌謀的其實已經夠多了。先是派出小規模的隊伍去掃蕩那些小城和村鎮,引起藍星城裡修行者的注意。他堅信只要藍星城裡的人發現,立刻就會派人來探尋他的軍隊所在。人類是自大的,而且上次藍星城裡的人以突襲打贏了一仗,所以他期待著藍星城裡的人殺出來。

只要殺出來,他就贏了。

可是一切,就只差了那麼一點點。

「大王」

圍攻陳羲那五頭之中,僅存的岩人走過來垂首說道:「這次我們損失了至少五萬淵獸,而且隊伍似乎有些軍心不穩了。這一仗打的很艱苦,本來準備著迎接勝利,可是最後損失慘重卻什麼都沒有得到,對它們來說難以接受,而且信心也被打擊了。」

「是氨

越昭看向北方:「何止是它們?我的信心也一樣被打擊了。所以這一仗是必須要有個了結的,不殺光藍星城裡的那些人,尤其是那個穿黑甲的修行者,我的心境也會被影響。」

「怎麼辦?」

岩人問。

越昭沉默了一會兒之後,忽然笑了笑:「他們最期待的是什麼?」

岩人搖了搖頭:「屬下太笨了,不知道。」

越昭道:「他們最希望的,自然是在藍星城那個強大武器的範圍之內和我決戰。這就是他們的弱點,那麼就利用他們這個弱點。下令,大軍開拔1/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