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永鎮仙魔>第三百三十四章再入天樞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三十四章再入天樞

小說:永鎮仙魔| 作者:知白| 類別:玄幻魔法

如何繼續提升藍星城的實力,這是陳羲現在迫切面對的事。…≦,藍星城裡的修行者,現在能夠戰鬥的其實還是兩千人左右的規模。異客堂的人補充進來幾百人,可是之前戰死了近五百人。況且,新補充進來的修行者,遠不如戰死的那些更懂得戰鬥。就好像軍隊之中的老兵一樣,已經熟悉了城防武器,也熟悉了大楚軍椒絞健

異客堂的漢子們,還需要一段時間的訓練才行。

對於藍星城的龐大來說,兩千人的隊伍其實太少太少了。人數和城牆一周的長度,根本不成比例。如果淵獸不是懼怕的威力,其實早就已經開始猛攻了。

幾十萬對兩千,如果淵獸不計代價的進攻,即便有防禦法陣讓城牆保持堅固,但城牆上的修行者損失必然也極慘重。就算殺死二三十頭淵獸才戰死一個修行者,那麼淵獸拚死所有的修行者后還剩下大部分兵力。

必須有一支強大的軍隊。

陳羲的腦子裡,這兩天一直在想的都是這件事。他每天除了去探望丁眉和拿出必要的時間來修行之外,都在考慮如何增強防禦力和擴充軍隊上面了。巧婦難為無米之炊,增強城防還能靠不斷的改善來完成,但是軍隊沒有修行者到來,就不可能增強。現在藍星城被圍的水泄不通,就算有人願意來也根本進不來。

軍隊在哪兒?

陳羲的眉頭緊鎖,他不是沒有一個方向的胡思亂想,他這樣的人又怎麼可能沒頭蒼蠅一樣的亂碰機會?從一開始他就知道自己該去做什麼,難道就在於怎麼去做。

執暗法司。

陳羲想的都是執暗法司。

執暗法司被新的大楚聖皇林器乘裁撤之後,有大量的裁決會面臨無所事事。這些人,林器乘是不敢用的。如果不是淵獸危機爆發,守護天樞城也需要大量的兵力,林器乘甚至會把這些裁決全都除掉。

可是現在,根本就無法聯絡上執暗法司的人。被破壞之後,執暗法司的玉佩和定向寶鑒基本失去了作用。而要想聯絡到那些已經失去了地位甚至失去了尊嚴的裁決,陳羲現在需要兩個突破口。他加入執暗法司的時間太短,就算聯絡上那些人也難以取得他們的信任。

所以,這第一個突破口就是,尋找一個能讓那些裁決信任的人。這個人,陳羲心裡有個人選雁雨樓。雁雨樓現在被囚禁在天樞城某個不為人知的地方,想要救出來難比登天。就算是想要進入天樞城都難比登天,而這正是陳羲需要的第二個突破口。如何進入天樞城,沒有這個前提那麼一切都是泡影。

陳羲知道執暗法司裁決的實力,尤其是雁雨樓麾下的黑決,戰鬥力之強大遠超大楚軍隊。只要能擁有一支黑決軍隊,對於藍星城來說就相當於有了第二件大殺器。

他盤膝坐在城牆的城垛上,像是看著城外的淵獸大軍發獃,其實腦子裡飛速的計算著。怎麼才能進入天樞城,怎麼才能聯絡上雁雨樓?

天樞城的所有傳送法陣應該都已經關閉了,外人想要進去只能走大路。但是天地大陣已經開啟,這個陣法是當初寧大家親手所創,再加上天樞城獨特的環境力量,就算是洞藏境巔峰的強者都沒有一點辦法破開。

陳羲回頭看了一眼,已經重新矗立起來,不出他的預料淵獸王者越昭果然不敢貿然出擊。一個疑心重的人看到那座高塔突然消失,第一件想到的必然是這是不是人類的誘敵之計。

重新改造過的解決了能量供給的問題,由白色棋子為三叉戟供給力量而不是繼續使用靈石,這樣一來力量的來源更加直接且威力不減。以前發揮的是白色棋子的力量,現在發揮的是的力量,這兩種力量都是半神之力,況且源泉還是白色棋子。

省下來的靈石可以補充到城防陣法之中,也能為更多的城防武器提供支持。現在高青樹每天都在打造新的武器,布置在城牆上。畢竟人手有限,需要更多的具備強大力量的武器來全方位的防守。一些操作簡單的武器,那些不能修行但是素質不錯的異客堂弟子也能操控。

無論如何,也不能這樣只在藍星城裡想辦法了。

陳羲深深吸了口氣,從城垛上跳下來走向人群。

「我知道你們會反對,但是如果這樣下去咱們面臨的危機永遠不會有辦法解決。」

陳羲看向眾人,語氣決絕:「我一定要去一趟天樞城。不過你們放心就是了,如果進不去我就會立刻返回。如果能聯繫到執暗法司的人,對於藍星城來說好處太大了。」

大家已經勸了好一會兒,不少人都覺得現在藍星城已經很不錯了,有強大的武器淵獸又不敢貿然進攻,何必再去冒險。黃婆婆她們是這樣的代表,她們不贊成陳羲去還是因為擔心城主不在軍心不穩。而柳洗塵子桑小朵她們,不贊成陳羲去是因為擔心陳羲的安全。

「放心吧。」

陳羲笑了笑道:「藤兒的本體已經快要出關了,有這樣一個半神在,只要不是遇到特彆強大的敵人就不會有什麼危險。再說,藤兒還能撕開扭曲空間,關鍵時刻還能請魔來幫忙。而且你們又不是不了解我,我什麼時候毫無把握的去冒險過?」

「可是天樞城裡現在太危險了,那些鴉一旦發現你,絕不會善罷甘休的。」

柳洗塵道:「要不然大家分頭出去,聯絡一下外界宗門的修行者,應該也能聚集起來一批人的。」

陳羲搖頭:「光有人是不夠的,我們需要反擊的武器。」

「那我跟著你。」

柳洗塵道:「我是不會讓你一個人去的。」

「我也去。」

子桑小朵語氣特別堅決的說道:「我雖然不能幫你是帶著我對你的幫助也很大。況且天樞城外面還有不少子桑家族的避難所,那是最安全的落腳點。」

「洗塵不能去。」

陳羲搖了搖頭:「你的修為最近到了關鍵時刻,需要閉關。如果再遇到激戰,你不穩定的境界就會出問題。對你來說,這才是最大的危險。」

「我不怕危險1

柳洗塵道:「我怕離開你。」

陳羲握著她的手:「我不會出事的,你在藍星城裡閉關,不然我會更擔心你。」

他在柳洗塵的手心裡輕輕寫著字,沒有讓別人看見。他寫的是進小朵開創出來的空間閉關,藤兒的分身是肯定要留下的,你留下幫她。

柳洗塵的表情微微僵硬了一下,隨即明白了陳羲的意思。雖然現在藍星城裡以陳羲為尊,大家都聽他這個城主的命令。但是事實上,這種關係是建立在陳羲可以保護藍星城的基礎上的。

如果陳羲離開的話,難保不會有人覬覦藤兒。只要得到藤兒,就能得到的力量,人心在任何時候都不能太過相信。藤兒的分身實力一般,遠不如本體強大。一旦被人控制的話,那麼危險就大了。

陳叮噹已經出城去尋找糧食了,高青樹又忙著製造武器。現在城裡還有一個昏迷不醒的丁眉,能保護她們的只有葉教習和柳洗塵。

陳羲在柳洗塵手心裡繼續寫著一旦出什麼事,立刻進入小朵的空間,然後小朵就會用星辰之力把你們帶過來。只要有小朵的空間在,不管你跟著我還是沒有跟著我,其實區別都不大,隨時都能相聚。

柳洗塵的眼神憂鬱了一下,最終還是點了點頭:「好,我留下。」

陳羲握緊了她的手,然後起身對她說道:「關烈和白小聲不久之後就要來,你留在這們也好。他們兩個來了,對咱們藍星城來說也多了一份助力。」

這些話,其實陳羲還是說給黃婆婆她們聽的。陳羲不是不信任她們,而是不得不有所警惕。如果人心真的會那麼容易純凈下來,外面的淵獸也就不會出現了。無盡深淵反應的是人心的邪惡兇險,陳羲經歷過的陰暗又太多。沒有害人之心,但不能沒有防人之心。

「我知道怎麼做。」

柳洗塵也握緊了陳羲的手。

「我會儘快趕回來。」

陳羲看了看子桑小朵:「咱們走吧。」

子桑小朵用星辰之力,帶著陳羲直接離開了藍星城穿越到了天樞城外子桑家的一個避難所里。這也是子桑小朵必須跟著陳羲的緣故,雖然她無法將力量用於戰鬥,但是她的星辰圖可以預測未來,可以探查天樞城裡的事。她還能帶著陳羲在子桑家的避難所里穿行,只有她能做到這一點。

「其實我知道你為什麼答應帶著我。」

子桑小朵帶著陳羲出現在避難所之後聲音很低的說道:「你不相信城裡那些人,其實只是一種戒備吧。現在城裡的人都知道我能開創出空間,也都知道我不具備戰鬥的能力。所以誰控制了我,無異於多了一條保命的出路。你要離開,所以把我帶在身邊,並不只是因為我能幫你,而是你擔心我出事對不對?」

陳羲笑了笑,沒有多說什麼。子桑小朵冰雪聰明,猜到了陳羲的想法。藍星城裡都是什麼人?那是放逐之地生活了很久的人。還是那句話,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無。

陳羲雖然沒有明確回答,但是看得出來子桑小朵很高興。這段日子她已經很少有笑容了,此時的笑容就好像能暖化了冰雪的春風。又像是一朵正在盛開的薔薇,那麼美那麼純粹。

「先看看情況。」

她轉身一揮手,灑出一片星辰。/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