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永鎮仙魔>第三百三十五章天樞城外的生死圖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三十五章天樞城外的生死圖

小說:永鎮仙魔| 作者:知白| 類別:玄幻魔法

對於星辰之力,陳羲現在已經有了些適應。…≦,但是對於星辰圖,陳羲還是不能去參悟。尤其是預測未來或是遠距離看到正在發生的事,需要的星辰之力很精純也很龐大,陳羲一旦被星辰圖吸引進去,就有可能被廢掉。

在子桑小朵通過星辰圖推演的時候,他在整理自己的裝備。這次如果可以進入天樞城,也許最先要面對的就是那些鴉。

作為這個世界上極少數的可以擊殺鴉的人之一,而且是唯一一個不是以超絕實力壓制的修行者,陳羲在鴉組織里的必殺名單上,一直是第一個。只要陳羲還活著一天,它們就不踏實。

「天樞城裡看起來很平靜。」

子桑小朵收了星辰圖,轉身看向陳羲說道:「大街上已經看不到一個人,百姓們都被驅逐現在還有一大部分在天樞城外面聚集,已經這麼久了,他們的食物估計也快要到極限了。城裡看起來空蕩蕩的,偶爾有兵衙的戰船在天空上巡視。」

陳羲的眉頭皺起來:「這些百姓根本就沒必要驅逐出來,天樞城裡的糧食儲備,夠這些百姓吃上幾百年的。之所以將百姓趕出來,多半是因為城裡的那些所謂的大人物,是想用百姓來吸引淵獸的注意力。一旦百姓大規模的轉移,淵獸發現的話就會追過去,從而遲緩對天樞城的攻打有些人的心太狠了。」

子桑小朵道:「我一直不明白,既然林器乘沒有控制淵獸的辦法,他為什麼要打開無盡深淵?」

陳羲道:「他?他只不過是個傀儡而已打開無盡深淵的是國師,是鴉。雖然表面上看起來鴉是他的手下,但是野心勃勃的鴉怎麼可能忠心耿耿的為他做事?鴉打開無盡深淵的秘密,十之七八是為了重塑肉身。」

「因為淵獸是人類邪念的產物,本是虛體,但是因為無盡深淵的存在,卻出現了強大的肉身。這才是鴉感興趣的東西,只要能夠重塑肉身且保持鴉在靈魂攻擊上的能力,鴉的實力就會大增。」

「至於國師我之前已經想過了,他放出淵獸,只是想吸收淵獸的力量。淵獸的數量是龐大的,而且每一頭淵獸都有一定的修為之力。這樣大的基數,對於國師提升修為來說幫助很大。他應該是想衝擊滿界境,也不知道他現在成功了沒有。」

子桑小朵嘆息一聲:「為什麼人的**,這麼可怕?」

陳羲道:「其實在看到無盡深淵的時候,就能知道人的**有多可怕了。萬千年來的邪念造就了無盡深淵,造就了淵獸。而現在淵獸來了,目標卻是殺光人有時候不得不相信因果報應這樣的禪宗說法,因為這種報應總是來的那麼快。」

子桑小朵搖了搖頭,臉色傷感。

過了一會兒之後她說道:「現在應該是進不去天樞城的,雖然我可以用星辰之力推演城內的事。但是天地大陣的威力太強大,以你的修為不可能破開。要想進去,除非找到陣眼。」

陳羲道:「當初離開天樞城的時候,執暗法司的次座寧集說,開啟天地大陣的辦法只有他一個人知道,沒有他無法開啟大陣。現在看來他顯然高估了自己,可以確定寧集已經被黎陵王林器重帶到了皓月城,可是天地大陣依然開啟了。也就是說,國師其實早已經掌握了開啟天地大陣的辦法。」

「國師應該不在天樞城裡。」

子桑小朵道:「我推演過皇宮,在那裡沒有國師的氣息。我又推演了國師居住的天機府,也沒有感覺到他存在。」

陳羲點了點頭:「無盡深淵的危機已經爆發,他應該不會守在天樞城裡的。他需要去吸收淵獸的力量,現在也許就在某個淵獸泛濫的地方。」

「可是,咱們怎麼進去?」

子桑小朵擔憂道:「我試過了,我的星辰之力也無法帶著咱們進入天樞城內的子桑家避難所。完全被隔絕了,就連空間力量都被隔絕。」

「你留在這等我,千萬不要出來。」

陳羲伸出手,讓子桑小朵在自己手心裡留下一點星辰之力,可以隨時隨地的返回這個避難所:「如果有事,你就把我帶回來。在我回來之前千萬不要自己出去,我不會有事的。」

子桑小朵知道自己幫不上太多事,點了點頭:「放心吧,我就在這安安靜靜的等你回來。」

陳羲對她笑了笑,然後轉身離去。

子桑小朵看著陳羲離開的背影,忽然之間懂了柳洗塵在等待的時候是什麼樣的感覺。在天樞城裡第一次見到陳羲的時候,她其實還不理解柳洗塵的眼淚為什麼而流。現在,也不知道為什麼她就是覺得自己明白了,懂了,所以牽挂著。

陳羲從子桑家的這個避難所出來,看了一眼四周的環境。這裡距離天樞城其實還有百里左右,以陳羲的速度百里根本就不算什麼。四周的村鎮已經空了,看不到一個人。應該是知道淵獸危機爆發,人們已經去了更安全的地方。

也許,人群是還在天樞城外苦苦哀求。因為他們每一個人都很清楚,這個世界上只怕再也沒有比天樞城更安全的地方了。

陳羲在四周轉了一圈,終於遇到一些百姓交談了幾句。據他們所說,天樞城早就已經關閉了,外面每天都有人餓死,可是人們不知道要去哪兒,還不如留下來繼續哀求。但他們卻忘了,這樣的哀求如果有意義,他們又怎麼可能被趕出來?

除了依然等待著奇發生而守在天樞城外面的人之外,還有不少人選擇了向北方避難。陳羲知道一路向北有一座很大的山脈,叫做滄蠻山。越過滄蠻山之後就是北蠻,那是一片廣袤無垠的草原,有無數的部落居祝

穿過北蠻草原之後有一座大雪山,傳聞大雪山上有一個很神秘的宗門,叫做純陽宗。和西域靈寶妙山上的禪宗一樣,大雪山純陽宗也是一個極為強大的修行聖地。

西域靈寶妙山,是禪宗的聖地。佛陀就居住在靈寶妙山上,沒有人知道佛陀的修為有多強大。純陽宗也一樣,是當世最神秘的幾個聖地之一。很久很久之前陳羲就聽說過,這個世界上真正的強者並沒有入世。修行界都說大楚聖皇是天下第一,但是又沒有人敢去懷疑那幾個聖地的實力。所以後來有人說過,大楚聖皇是江湖中的天下第一。

從大楚到大雪山不下十萬里,那些普通百姓其實沒有幾個人可以堅持到那。也許那只是人們心裡的一份希望,能走多遠就走多遠。雖然淵獸還遠沒有打到天樞城,可是恐慌早已蔓延了整個天府大陸,又何止是一個大楚?

陳羲離開那些百姓,然後隱藏行跡,用最快的速度到了天樞城外面。他混進人群之中,仔細的看著天樞城。從表面上看起來,天樞城和過去沒有任何區別。依然是一座開放式的沒有城門的大城,甚至還可以清晰的看到天空中的懸空島。

他看到有人不斷的試圖衝進去,但是才一接觸到那一層看不到的壁壘,衝擊的人立刻就被某種強大的力量撕成了粉末,連屍體都沒有留下。雖然明知道會死,但是每天都還有這樣犯傻。他們期待著奇出現,自己是運氣最好的那個。

見有人死去,所有人期待的眼神逐漸黯淡下來。他們默默的退後,然後坐在地上抬著頭看著那些懸空島。就好像他們的視線能看到島上的那些大人物,能等到大人物的善心。

陳羲搖了搖頭,壓制住心裡的憤怒。這已經不是那個宣揚著大楚皇族就是百姓守護神的大楚國了,而是一個只剩下了自私自利的空殼。

那些大人物們現在可能還在懸空島上推杯換盞,因為他們都相信天地大陣的威力。對於城外這些百姓的死活,他們唯一在意的就是這些人為什麼不聽話滾的遠遠的。

陳羲在人群中穿梭,然後又悄然退了回來。他找到一個沒有百姓聚集的地方,試探著用神木的力量從地下破開一個洞,可是神木的枝條在地下就好像撞到了一層無法攻破的石壁一樣,難以進入。

陳羲又試著用,但以之鋒利依然沒有任何作用。陳羲甚至想到了一個冒險的法子,但是很快就被他否定了。

可以接受各種力量,然後進化。陳羲想到的法子就是,自己不惜一條手臂或者一隻手,去觸碰天地大陣,只要自己身體感受到了大陣的力量,那麼一定時間之後就能適應。陳羲仔細的思索過之後放棄了這個念頭,因為這幾乎也是不可能實現的。

在藍星城裡想不到辦法,所以陳羲才會來天樞城外看看。到了這裡,依然一籌莫展。

陳羲準備回去和子桑小朵見面,兩個人再想想有沒有什麼別的主意。就在陳羲往回走的時候,他看到一隻野貓從遠處狂奔過來,後面是幾隻野狼在追逐。那隻野貓被追的急了,它也看不到天地大陣的存在,所以一頭撞在天地大陣上,一瞬間就變成了粉末。後面追逐的狼群還以為野貓跑進去了,最前面的幾條狼也撞在上面,下場和那隻野貓一摸一樣。

後面的狼群才反應過來,徘徊了一會兒后不甘心的離去。

看到這一幕,陳羲心裡忽然一亮。他想到了一個辦法,應該會有效。想到這個辦法之後,陳羲立刻用子桑小朵留在他手心裡的新陳之力聯繫了她,讓她把自己帶回了那個避難所。

「現在淵獸最多的地方就是兗州,青州,雍州。」

回去之後,陳羲有些急切的問子桑小朵:「在這三個州,還有沒有子桑家族的避難所,能不能直接轉送過去?」

子桑小朵點了點頭:「藍星城外就有一個的,帶你去過的埃」

陳羲道:「那咱們現在就去。」

「去幹嗎?」

「到了就告訴你1/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