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永鎮仙魔>第三百三十七章執暗法司密牢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三十七章執暗法司密牢

小說:永鎮仙魔| 作者:知白| 類別:玄幻魔法

天機府

國師常年居住之所,位於天樞城北側的小彌山上。,天樞城裡的很多人都好奇,為什麼國師的居所不是在某個懸空島上。小彌山是天樞城內一座不算如何起眼的小山,山體雖然不大,但是各種景色倒是齊全,有山林密布,有飛流直瀑,而天機府就在瀑布一側。

國師的居所,可以稱宮,這其實是莫大的榮耀。

當一個人被神話之後,難免就會有人膜拜。國師在大楚被傳的神乎其神,所以百姓多有來這裡跪拜祈福的。天樞城還沒有驅逐百姓之前,昊雲宮裡香火不斷。昊雲宮是不禁止百姓入內的,所以幾乎每天都是人頭攢動。但是昊雲宮內天機府,卻是任何人不可隨意進出的禁地。

百姓們不知道為什麼國師要居住在小彌山,但是那些大家族的顯貴們都知道,國師之所以住在這裡,是因為小彌山便是天地大陣的陣眼。天機府內,一群穿黑色道袍的修士神色肅穆的來回巡視,這裡戒備森嚴,便是大楚皇族的人也不能輕易進入,沒有國師的命令,這些守護天機府的道人也不能隨便出去。

天機府,是天地大陣最為要緊的所在。這裡的一舉一動,都關乎著天樞城的安危。

自從百姓們都被驅逐離開天樞城之後,昊雲宮就顯得冷清起來。當初聖庭下令百姓必須離開天樞城的時候,還有不少人來到小彌山下跪著,乞求國師開恩求情。可是他們跪來的不是國師的恩典,而是大隊御林軍的驅逐。

一隊大概百人左右的御林軍騎著飛虎獸從天空降落下來,到了小彌山山腳下留下一部分人看守飛虎獸,其他人在一位將領的帶領下徒步上山。這裡是小彌山,是昊雲宮天機府,御林軍的人到了這也必須規規矩矩的。他們行走的時候保持著安靜,連呼吸都不敢急促。

領隊的是一位地位顯赫的神輝將軍,按照大楚軍隊的軍制,神輝將軍是兵衙之中僅次於聖堂將軍的官職。手下握有重兵,便是那些大家族的人也不敢輕易得罪。可是到了小彌山,神輝將軍的表情就好像一個第一次上課的小學生一樣,一臉的敬畏。

到了昊雲宮外面,這位神輝將軍恭恭敬敬的俯身:「末將奉聖皇旨意,請求將天地大陣打開一條縫隙,容許聖堂將軍洪崇籌帶兵出去,生擒一頭淵獸回來。」

他垂著頭,雙手捧著一張明黃色的聖旨。

從昊雲宮裡出來一個看起來十三四歲左右的小道童,眉清目秀。這小道童微微俯身算是還禮,然後將聖旨接過來說了一聲將軍稍候,然後轉身回去了。不多時,這小道童又返回來告訴那神輝將軍,大概半個時辰之後,在位於天樞城南城某處的地方,天地大陣回答打開一條縫隙。

神輝將軍鬆了口氣,連忙準備回去復命,才剛要走,那小道童擺了擺手語氣平淡的說道:「山下的飛虎獸可是將軍帶來的?其中一頭在山石上撒了尿,勞煩將軍處置一下。」

說完之後,小道童扭頭走了。

神輝將軍的臉色變了變,快步下山。到了山腳下之後他問了一句誰的飛虎獸撒了尿,有人膽顫心驚的回答。神輝將軍大步過去,抽刀將那撒了泡尿的飛虎獸一刀斬死,然後看了一眼那御林軍甲士:「自即日起,你不再是御林軍一員,滾去兵衙謀個差事吧。」

這甲士臉色發白,張了張嘴卻不知道該說些什麼。誰又能想到,不過是自己騎著的畜生在山野之間撒了泡尿而已,自己竟然丟了前程。能加入御林軍,對於他這樣出身的人來說已經殊為不易,就這樣被驅逐,也許此生再也沒有機會發跡。

神輝將軍騎上飛虎獸騰空而去,那些甲士同情的看了一眼自己的那個同伴,然後跟著神輝將軍離開。剩下的甲士孤零零的站在那,愣了好一會兒后居然哭了,然後凄然下山。

神輝將軍復命之後,聖堂將軍洪崇籌隨即帶著一艘戰船從天地大陣打開的缺口處飛了出來。當那艘巨大的戰船出來之後,遠處還在圍觀的百姓立刻發出一陣歡呼。不少人往那邊沖,以為天地大陣已經打開,結果至少幾百人被大陣撕碎。口子是開在半空之中,他們又怎麼可能進得去。

洪崇籌站在戰船上,看著下面瘋了一樣的人群搖頭嘆息一聲。這是林器乘繼位之後發布的第一個命令,透著一股子冰冷無情。

但是很快,洪崇籌的注意力就被那孤單的一頭淵獸吸引。那淵獸一邊揮舞大棒一邊咆哮,似乎是在挑釁戰船。洪崇籌看了一會兒忍不住笑了笑:「不過是頭實力低微的淵獸而已,只是個頭大些。我還以為淵獸都有多強大,這樣的東西便是來了幾十萬頭又能如何。」

他伸手往下一抓,虛空之中出現一隻巨大的手掌,直接將身軀龐大的淵獸抓在手裡,然後帶著飛向戰船。洪崇籌下令調轉船頭回去,淵獸被虛幻出來的大手抓著跟在戰船後面一同飛了進去。

就在淵獸才剛剛晉入天地大陣之後的那一瞬,洪崇籌的臉色忽然變了變回頭看向那淵獸,他發現那淵獸竟然垂了腦袋,像是死了一樣。之前還那般的咆哮,現在竟然氣息奄奄。洪崇籌覺得有些不對勁,隨即飛離大船落在淵獸身上,低下頭仔細看了看后臉色猛的一變:「有人趁機進了天樞城,下令搜查四周1

他的眉頭皺的很緊,不明白是什麼人能瞞過自己的眼睛瞬間逃走。但可以肯定,這頭淵獸真的已經離死不遠了。之前是有人在淵獸體內控制著淵獸的舉動,待淵獸被抓進來之後,淵獸體內的人隨即消失不見了。

「洞藏境的修行者嗎?」

洪崇籌臉色變幻不停:「不然怎麼會空間力量?」

天樞城內,子桑家的某處避難所。

陳羲和子桑小朵對視一眼,然後兩個人不約而同的笑了起來。子桑小朵微笑道:「這般冒險的法子,也就是你才能想的出來。不過萬一要是城裡的人不抓這頭淵獸,咱們怎麼辦?」

之前他們先是穿越去了兗州某處-子桑家的避難所,然後陳羲生擒了一頭淵獸,他在淵獸的體內藏身,控制著淵獸朝著天樞城裡手舞足蹈。這辦法匪夷所思,也就是他這樣頭腦的人才能想到。

陳羲笑著回答:「城裡的那些大人物還沒有見過淵獸什麼樣子,他們必然會好奇。所以我有八成的把握這頭淵獸會被抓進來,不過咱們的行跡應該還是被人察覺了。那位出手的將軍修為境界極高,咱們離開的那一瞬間他就會感覺到淵獸的變化。」

子桑小淙幻揮鋅吹僥僑聳撬,但是從他出手的氣息來判斷,像是聖堂洪家的人,大概便是聖堂將軍洪崇籌了。」

陳羲點了點頭:「這裡還算安全,只要國師不在天樞城裡,就沒有人能知道子桑家的避難所。你在這裡等我,我出去探探情況。」

陳羲說完之後轉身要走,子桑小朵忽然從背後拉著他的手,陳羲回頭看向他,發現子桑小朵的眼神里有些異樣的感情。只是陳羲卻沒有多想,對子桑小朵笑了笑道:「放心就是了,我不會有事。」

子桑小朵點了點頭,緩緩鬆開手:「你多加小心。」

陳羲嗯了一聲,飛身離開。

出了子桑家的避難所之後,陳羲找了一處藏身然後往四周觀察,大街上空蕩蕩的一個人也看不到。偶爾天空之中會有一艘戰艦巡視而過。不過陳羲確定,不久之後天樞城就會面臨戒嚴,大隊的甲士會展開全城搜索。

等到一艘戰艦飛走,陳羲從藏身的地方出來,朝著執暗法司的那個檔口迅速的潛行了過去。他一路上小心翼翼避開所有巡邏的隊伍,然後悄然鑽進雲非瑤的那個執暗法司檔口。當初神司次座寧集從執暗法司密牢里逃出來的時候,逃到了這裡。陳羲曾經問過他關於如何逃到這的事,想不到現在派上了用常

陳羲迅速的到了這個檔口最裡面,然後在一座假山四周轉了轉,很快就找到了那個機關,然後伸手一按,假山上打開一個小門,裡面是一條暗道。陳羲彎腰走進密道之中,眼前立刻變得黑了起來。這密道修建的很狹小,只能勉強一個人通行。

陳羲順著密道一直往裡走,也不敢輕易使用修為之力。就這樣走了足足一個時辰,前面終於沒有路了。陳羲伸手在石壁上觸摸了一會,摸到一個小小的圓坑,用手指按了一下,面前的石壁很慢很慢的出現了一條小小的縫隙,透過一絲光亮。

從這裡往裡面看,居然可以看清裡面的全景。陳羲猜測,這牆壁裡面應該有個什麼裝置,可以讓密道里的人監視裡面的一舉一動。

裡面是一個石室,看起來格外的堅固。石室之中除了一個石凳一張石床之外,便再也沒有其他東西。看來這裡還沒有人被囚禁,顯得頗為空蕩。陳羲沒有貿然出去,而是在這裡觀察了足足又是一個時辰的時間。這一個時辰之中,能看到那石室的師門窗口外面,每隔十分鐘左右就有一隊人巡邏經過。石室的門應該是開著的,可能因為這裡還沒有關著犯人的緣故。

陳羲發現,那些巡邏經過的人,全是朝著一個方向走的,而不是來回走。這說明這個密牢的通道應該是一個循環,那些巡邏的人是整圈整圈的走。

等到一隊巡邏的人再一次經過之後,陳羲將密道打開,鑽進了那石室之中。他先是確認了一下密道能不能再次開啟,確定之後才走到石門,不敢使用修為之力感知,所以只能探出頭往左右看了看。發現一個人都沒有,他立刻沖了出去。/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