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永鎮仙魔>第三百四十七章大凶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四十七章大凶

小說:永鎮仙魔| 作者:知白| 類別:玄幻魔法

隊形整整齊齊的黑決軍隊開始登城,替換已經苦守了不少天的藍星城修行者。,這次淵獸退去之後,戰爭到了一個對藍星城有利的時期。淵獸之王霸龍被殺,越昭重傷而退,雖然從軍隊數量上淵獸增加了不少,可是越昭應該不會在短時間內繼續進攻了。

陳羲從昆崙山回來之後就沒有清閑一會兒,又立刻趕去了天樞城。此時戰爭告一段落,他也總算可以歇歇。

安置好了執暗法司黑決的軍隊和雁雨樓等人,陳羲和藍星城裡的朋友們交談了一會兒隨即回到自己房間修行。在天樞城裡被林器乘關押,陳羲受了些苦。他將上衣脫去,坐在床榻上閉目凝神。修為之力遊走全身,他的身體外面竟是有一種淡淡的光芒閃爍。

上一次他破境的時候,身體外面出現了這樣的光芒,藤兒說那是聖光。只有能成為聖修的人才會出現這樣的光芒,自從修行者與神獸大戰之後,就再也沒有聖修出現過了。毫無疑問,樊遲那一批人之中,就有聖修存在。樊遲,也必是聖修無疑。

那個時候天地真元被破壞的還不是那麼嚴重,古修之中聖者數量雖然不多但絕非偶然。陳羲現在知道,在人類的古修和神獸大戰之前,還有一次不知道為什麼的神之戰爭。到底是半神之間的激戰,還是神和別的什麼可怕的東西激戰,藤兒失去了這部分的記憶所以已經無從去查證。

現在唯一知道那一段過往的,也許就只剩下在東海某處靜修的半神勾陳。

兩次大戰之後,天地真元被徹底破壞,環境發生了變化,所以人類修行者無法逾越洞藏境。洞藏境九品的強者肯定有一些,這些人之間的實力差距是個人體質問題。一對一的話,分出勝負不難。但是如果有人超越了洞藏境邁入滿界境,那麼先一步邁過去的人就能把所有洞藏境巔峰的人全都除掉。

藤兒的寵物小七兒說過,昆崙山的環境已經在改變了,出現了返古的跡象。

國師是必然在衝擊滿界境的,那麼他最大的可能性就是去了昆崙山。

陳羲腦子裡想著這些,身體里的修為之力也在運轉。

按照藤兒的說法,聖修的境界,是滿界境之中很奇怪的存在。同樣都是滿界境一品,聖修的戰力遠超同級別的修行者。樊遲在歷次大戰之中都表現出了比其他修行者強大之處,正是因為如此。

陳羲後來問過藤兒,那第一個出現的萬劫神體,是否已經到了聖修的境界。藤兒的回答極為肯定,在那第一個萬劫神體被天罰擊殺的時候,那個人其實已經接近了滿界境巔峰。

滿界境巔峰之後,就有可能達到半神之境。

藤兒分析說,理論上人類的修為者只要壽命足夠長,哪怕就是天賦一般的人,經過漫長的修行之後,在天地真元不被破壞的環境下都有可能晉入滿界境。當然,這只是一種理論上的事。

因為一般的修行者,根本不可能活那麼久。按照這樣的理論,所有的修行者都能晉入滿界境,但並不是所有的修行者都能成為半神。只有聖修,才有成為半神的潛力。

陳羲忍不住想到,如果樊遲不死,經過了那麼久之後,樊遲若是修行到現在的話是不是已經到了半神?

半神,又將是一種怎樣的強大?

隨著修為之力在他體內緩緩流轉,這段日子以來陳羲的隱疾逐漸被修復。他體內存在著一股星辰之力,雖然不如子桑小朵的純凈,可再加上九色石的力量,對於修補肉身的外傷並不是很難的一件事。陳羲修行了一個時辰之後緩緩睜開眼睛,他身上的傷口已經幾乎痊癒,連疤痕都沒有留下。

然後陳羲開始修行,這種功法算不上什麼攻擊功法也算不上什麼防禦功法。但是毫無疑問,可以將任何功法變得強大起來。

藍星城之後要面對的是淵獸王者那種跡陳羲就算有的力量讓他提升境界,但是自身的修為也絕不能落下。藤兒推測可以把陳羲的境界整整提升一個大境界,陳羲自身的修為境界越高,提升之後就越強大。萬一以後再出現更多的淵獸王者合力進攻的事,只有儘快的提升修為才能應付。

就在陳羲感受著體內幾種力量,尋求一種完美融合的時候。

他手背上的紋身處,忽然有一滴水滲透了出來。這是一滴很奇怪的水,很粘稠,更像是水銀。從紋身上滲透出來之後,這一滴水銀上浮現出一隻眼睛,水滴本來就不大,所以眼睛自然更小,若是不仔細看的話根本就發現不了。

水滴上的眼睛看了看陳羲,眼神里似乎有一種憎恨。

水滴迅速的拉長,變成了一條小蛇一樣蜿蜒著爬出去。拉長之後,它細的好像一根頭髮絲似的。所以看起來,更像是一條銀線。

眼睛在頂端,銀線的一頭稍大,若是嚴格來說的話,那麼它的形狀更接近於蝌蚪。

銀線離開了陳羲的身體,在地上迅速的遊走出了房間,然後避開了那些巡邏者的腳步,在地面上飛速的爬過。

距離陳羲的房間大概幾百米外,是剛剛收拾出來的一個院子。雁雨樓坐在屋子裡窗口位置上,手裡拿著一本書冊在讀。就在這時候,他忽然抬起頭往外面看了一眼,眼神之中有些疑惑。為他斟茶的納蘭放弓看到雁雨樓臉色有異,忍不住問了一句:「怎麼了,爺?」

雁雨樓微微搖頭:「沒什麼事,只是不知道為什麼,剛才突然感覺到了一絲凶頑之氣。現在已經沒了,也許是我感覺錯了吧。」

他看了看陳羲的院子所在,沉默了一會兒后還是忍不住站起來,離開屋子往陳羲那邊走了過去。

此時,銀線爬上了一艘正準備起飛的偵察戰船。每一艘大的戰艦上,都會帶著幾十艘這種小船。現在有了這些小船,城裡的人自然要出去探查淵獸的行跡。幾十個修行者登船之後,小船起飛,一共三艘,成隊形往淵獸大軍那邊飛了過去。銀線緊緊的貼在一艘小船的船底,似乎有一種陰測測的笑聲出現。

黃婆婆打開了防禦法陣,三艘小船迅速的離開了藍星城。

三艘戰船飛出藍星城之後不久,領隊的黑決組率隨即啟動了戰船上的符陣。這是執暗法司的戰船,自然有些特別的能力。隨著符陣發出微光,戰船竟是慢慢的消失,變成了個藍天一樣的顏色。

雖然仔細看的話還是會看出運行軌跡的變化,但是離著遠根本就不會注意到。這種偵察用的小型戰船,在大楚軍隊中也有配備但是很少具備隱身能力。

偵察船上的黑決用千里眼觀察著淵獸那邊的動靜,發現數量龐大的淵獸重新在翠屏山那邊開始安營。因為淵獸王者霸龍被擊殺,霸龍手下的隊伍也被越昭收了過去。離著還遠,就看到越昭出手直接殺了霸龍軍中那些實力強大的。這些就相當於大軍之中的將軍們,每一頭都有著很重的地位。

不得不說,越昭的心機太深沉了。為了儘快讓淵獸大軍安定下來,他先把霸龍手下的都除掉了。雖然這相當於損失了很強的實力,可是對於整個軍隊來說還是很有益處的。

不只是越昭自己出手,越昭手下的也在圍攻剩下的霸龍手下的。很快,霸龍軍中就沒有能影響軍隊的存在。

黑決小心翼翼的懸停在半空之中,保持著足夠的距離。如果再靠近的話,很容易被那樣強大的敵人察覺。面對的是淵獸王者這個級別的存在,一旦被發現的話連逃跑的機會都沒有。三艘傳上的黑決分別記錄著自己看到的東西,發現的的數量,淵獸大軍的陣營如何布置,還有翠屏山的地形。

其中一艘船底下,那條銀線等了一會兒不見船繼續向前,隨即從船體上分離出來。它就好像一根髮絲一樣飄飄蕩蕩的從空中落下,然後掉在了灰塵之中。恰好一頭巡邏的淵獸經過,一腳把它踩進了土裡。塵土飛揚中,那隻大腳離開,銀線從揚塵之中豎起來,像是詛咒著那頭淵獸。

片刻之後,那淵獸忽然發了瘋一樣的攻擊自己的同伴,一頭淵獸淬不及防被它殺死。其他的淵獸立刻撲過來,沒多久就把發了瘋的淵獸撕成了碎片。銀線快速的游過去,在血泊之中翻騰了幾下,好像格外的享受。隨著它吸收了一些淵獸的血液,銀線的體型大了一些。

它游到草叢之中,豎起頭往淵獸大軍那邊看了看。它的造型特別怪異,一條線的頂端是個圓潤的球體,這整個球體幾乎都是它的眼睛。雖然變大了不少,可也就是手指粗細。

觀察了好一會兒之後,銀線開始朝著淵獸大營那邊急速的爬過去。它進入大營,穿過無數的大腳,還有幾次被踩中,但是它的目標看起來格外的明確。在塵土之中爬行了好一會兒,它終於爬到了那個高坡上。

此時,越昭正坐在椅子上看著極遠處的藍星城。幾個黑猿一樣的淵獸軀體變小,如人一樣,正在他身邊為他治療傷勢。這些黑猿將自己的手指割破,往越昭的傷口裡滴血。那血很快就融入進去,當第一滴血落在傷口上的時候,越昭忍不住疼的發出一聲呻吟。

就在這一刻,銀線忽然從越昭的腳上爬上去,迅速的鑽進了越昭後背的一處傷口裡。

越昭的身子猛的一僵,然後開始劇烈的顫抖起來。這種變化嚇壞了為他治療傷口的黑猿,紛紛後退不知道如何處置。越昭的身體抖動了好一會兒,逐漸平靜下來。他猛的站起來,眼神里有一種黑氣一閃即逝。在他的後背上,出現了一個黑色的圓圈圖案,圓圈之中的黑氣開始凝聚,慢慢的形成了一個字。/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