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永鎮仙魔>第三百五十五章死兩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五十五章死兩人

小說:永鎮仙魔| 作者:知白| 類別:玄幻魔法

陳羲從淵獸大軍之中直接殺出去,朝著孤山方向急沖。,他知道自己要面對什麼,也知道有多危險,但是依然沒有一丁點的猶豫。離開了藍星城,他沒有了提供的力量支持,沒有了的輔助,而且分離之後,神木困住了黑猿母胎留在藍星城了。

即便如此,他還是去了。

有些時候,沒有選擇。

六百里的距離對於陳羲來說算不得什麼,靈山境五品巔峰的修為全力施展的話,速度之快普通人是無法看清的。就算陳羲從一個普通人的身邊經過,這個人也看不到陳羲。

陳羲很急。

這種急,遠比上次雷蒙帶著五百多修行者出藍星城的時候要急的多。那個時候陳羲還不知道淵獸的首領是越昭,不知道越昭有多強大恐怖。這次,他推測到了凶靈的存在,兩個可怕的傢伙聯手做了這個陷阱,他最好的朋友們跳了進去。

陳羲後悔,當時自己就該阻止他們的。明明察覺到了不對勁,就因為對魔和雁雨樓實力的自信,所以陳羲沒有堅持。

只看到了自己這一方的強大,而忽視敵人有可能會增強的實力,這是最大的忌諱。

風劇烈的吹在陳羲身上,刀子一樣。可是陳羲卻沒有任何感覺,他只想儘快趕到孤山。

孤山

魔寸步不離的護著子桑小朵,一邊走一邊舉目往四周看。凄涼的景象,讓每一個人心裡都好像有火燒著。孤山上到處都是屍體,殘破不全。那些曾經驕傲的大楚甲士,此時全都戰死。最奇詭的是,看不到一具淵獸的屍體。

從上山開始,甲士的屍體就不斷的出現。從這些屍體來推測,他們是被一種強大的力量同時殺死的。就好像孤山變成了一個悶罐,而有人往這個悶罐里加註了巨大的壓力。所有人都死的無比凄慘,屍體沒有一具是完整的,可以想象壓力之下一個個的活生生的人爆開是什麼場面。

「咱們,可能中計了。」

雁雨樓深深的吸了口氣,然後將修為之力提升到了極致,隨時準備應付突如其來的攻擊:「這裡一具淵獸的屍體都沒有,顯然是強者到來,而不是大軍進攻。我現在懷疑,那些逃出去到藍星城求援的甲士有問題。」

就在他說這些話的時候,他的臉色微微一變,然後朝著山另一側看了一眼。他轉過頭的時候,發現魔也注視著那個方向。

「咱們去看看,那邊天地元氣變化的格外劇烈。」

雁雨樓說了一句,然後率先往山頂上走。他讓離狼和彥虎斷後,讓魔和陳叮噹護著子桑小朵走在中間。他們的修為都不弱,很快就到了山頂。站在高處往有異變的那邊看過去,只見山腳下有一支大概幾百人的大楚甲士正在被一群強大的淵獸圍攻。

這些淵獸顯然都不是最低級的那種淵獸,看實力大部分是第二等級的淵獸,其中不乏第三等級的。

「還有人活著,過去救援1

陳叮噹性子最急,忍不住就要衝下去。

「你們留下。」

雁雨樓一把攔住陳叮噹,眼神有些凝重:「不能全都下去,萬一是陷阱就壞了。我下去看看,如果僅僅是那些淵獸的話,我一個人也夠了。你們護著子桑小朵,如果我到下面發生了什麼意外,千萬不要管我,立刻回藍星城去。」

下面的淵獸隊伍看起來不過幾百,以雁雨樓的實力確實一個人就能應付。到了孤山之後一切都顯得格外詭異,所以大家也不得不小心。

雁雨樓一個人從山峰上掠了下去,到了洞藏境之後,可以掌控空間的力量。隨著修為境界越來越高,對於空間力量的掌控也越來越強。雁雨樓雖然只是才入洞藏,但他天賦極好,只是一個恍惚之間,他就已經從山峰到了山腳下。

那些淵獸感覺到了有人到來,紛紛轉身對著雁雨樓咆哮。而被圍攻的那些甲士看到雁雨樓之後,顯然生出來一股希望。雁雨樓隨手一揮,面前的幾十頭淵獸隨即爆開。他大步向前,就好像驅趕蒼蠅一樣隨意出手,那些淵獸根本就無法抵擋一位洞藏境強者的攻勢,連逃跑都來不及就被擊殺。

看到雁雨樓如此強大,那些甲士紛紛歡呼起來。雁雨樓將修為之力散開,感受著四周的一舉一動。走到被圍困的甲士外面的時候,他確定四周再也沒了其他威脅。可偏偏如此,他的心裡越發的擔心起來。一種很奇怪的感覺出現,就好像自己行走在深淵邊緣一樣。

他伸出手往前一指,一柄光劍出現,如電一般飛出去迅速的將剩下的淵獸全部擊殺。不管是第二等級的淵獸還是第三等級的,光劍都是一擊必殺。在淵獸群中飛了一個來回不過眨眼時間,所有的淵獸就都被清理乾淨。

脫困的甲士們歡呼著跑向雁雨樓,看起來每個人都很激動。

可就在這時候,雁雨樓卻立刻騰空而起,同時回頭朝著山峰上喊了一句:「走1

假的。

雁雨樓確定自己看到的這些衣衫破碎的渾身是血的甲士都是假的。

雖然看起來沒有任何破綻,但是他很確定這些人絕對是假的。他是神司萬候,他很了解大楚的軍隊,尤其是是一支精銳。哪怕是面對不利的局面,大楚的甲士也不會失去秩序。那些甲士歡呼著跑過來的時候,根本就不像是軍人。

最主要的是,這些人的表情都是一摸一樣的!全都顯得很激動,很喜悅,每個人臉上的表情都是一樣的!這絕對不合常理,一群人就算面臨同一件事,反應也絕對不會完全相同。雖然那些甲士看起來每個人的臉都不一樣,身材也不一樣,可是表情卻有一種詭異的相同。

看到這一幕,雁雨樓立刻騰空而起。

他殺死的那些淵獸是真的,但這毫無疑問是一個陷阱。

就在雁雨樓才騰空而起的那一瞬間,大地之上忽然出現了一個黑點,這個黑點以無與倫比的速度擴張,方圓幾千米之內都出現了黑色的紋路。如果陳羲此時在場的話,一定會猜到發生了什麼。因為此時出現在雁雨樓身下的黑色紋路,和在藍星城外險些困住陳羲的那個黑色法陣一摸一樣。不同的是,這個法陣更大。

從黑色法陣之中伸出來無數條黑猿的手臂,每一條都比藍星城外陳羲面對的那些要強大的多。顯然,為了殺死藍星城裡的強者,越昭準備的足夠多!

這些黑猿的胳膊迅速的增長,一瞬間就抓住了雁雨樓的雙腳。雁雨樓已經可以使用空間力量,可居然躲不開!這些黑猿的手臂也同樣可以穿越空間,在空間之中硬生生把雁雨樓拽了回來。

砰地一聲!

雁雨樓的身體重重的撞在地面上,正落在那黑色法陣正中。黑色的紋路開始移動,密密麻麻的將雁雨樓的身體綁祝雁雨樓的光劍不斷的飛舞切割,但是切割的速度遠不如那些黑色紋路纏繞的速度快。沒多久,雁雨樓就被黑色紋路裹成了木乃伊一樣。然後那些黑猿的手臂開始聚攏過來,每一條手臂上都出現了一件兵器。

黑猿的手臂移動到被裹住的雁雨樓身邊,然後密集的朝著他身上猛刺。雁雨樓洞藏境的修為之下,那些兵器並不能刺入他的身體。可是這個法陣太奇怪,他無法掙脫。

「萬候1

站在山峰上的離狼彥虎幾乎同時喊了一聲,然後不假思索的往山下沖。魔將他們攔住,他們兩個卻一樣的決絕:「你們快走吧,不要辜負了萬候大人。但是我們不能走,我們是萬候大人的手下,就算死也要死在萬候前面。」

與此同時,一股強大的力量從魔後面突兀的出現。魔不得不轉身全力應付,他雙手往前一推,他的修為之力和那股莫名而來的力量狠狠的撞擊在一起。一陣劇烈的天地元氣波動之後,山峰整整齊齊的被削掉了一層!

魔驟然變大了身形,讓陳叮噹和子桑小朵站在自己的肩膀上。而離狼和彥虎,則趁著這個機會瘋了一樣衝下山。

天空開始變得黑暗,一層烏雲移動過來。那烏雲後面,似乎藏著什麼絕世的凶物。

「小朵你帶著陳叮噹先走,我把他們救出來后撕開空間回去。」

魔低沉的說了一句,子桑小朵卻緩緩的搖了搖頭:「不行了,剛才那一瞬間我就想把離狼和彥虎先送回去,可是我的星辰之力沒有作用。四周被什麼力量封住了,我根本帶不走他們。」

魔的臉色一變,抬起頭看向天空之中的那一層厚厚的烏雲。

離狼和彥虎兩個人視雁雨樓為父,見到雁雨樓被困哪裡還能冷靜的下來。兩個人同時掠下山峰,一人一劍,朝著那黑色的法陣攻了進去。可是才衝到法陣不遠處,突然從法陣里出現一個魁梧的身影,直接伸出兩隻手掐住了離狼和彥虎的脖子。這個人出現的太突兀了,離狼和彥虎兩個人都到了靈山境,卻根本就沒有察覺,所以誰也來不及反抗!

出現的人將胳膊舉起來,離狼和彥虎就那麼掛在他的手臂上。

「真是太有意思了。」

出現的人笑起來,格外得意:「用你們人類的這些詭道兵法騙你們人類,真是一件特別值得開心的事。你們藍星城裡的人已經徹底激怒了我,所以殺死你們又是一件特別開心的事。兩件開心的事加在一起,我覺得今天真的無比美妙。」

他的兩隻手往兩邊一拋,離狼和彥虎重重的摔在地上。他們的身體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腐爛,幾秒鐘之後就變成了兩具帶著血色的骨骼。

兩位忠肝義膽的執暗法司百爵,就這樣慘死。/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