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永鎮仙魔>第三百五十七章最後的抗爭:自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五十七章最後的抗爭:自爆

小說:永鎮仙魔| 作者:知白| 類別:玄幻魔法

魔向後連著退了幾步,每一步退出去,地上都留下一片血跡。,他看不到自己肩膀上的子桑小朵,但是他感覺的到子桑小朵已經越來越虛弱了。子桑小朵一直在不遺餘力的為他們修復傷勢,她的星辰之力消耗的速度可想而知。也許這樣打下去,到最後的時候她是第一個死去的。

「我說過,你們逃不掉的。這個世界上只有一種力量可以解開我的凶脈大陣,可惜了,這種力量還在昆崙山。所以說自從你們離開了藍星城,其實你們就已經踏上死路。」

凶靈化作的烏雲在天空翻騰著,好像無比的得意。而在遠處,淵獸王者越昭眼神冰冷的看著還在廝殺的魔他們。他的表情之中似乎有些失落,因為在這些被困的人之中他沒有看到陳羲。

那個少年郎,讓他身負重傷。如果不是機緣巧合之下凶靈進入了他的身體,到現在他可能還沒有康復。

如果可以選擇,他寧願不殺這些人也要殺了陳羲。

看著步步後退的魔,越昭心裡又有一些慶幸。如果不是融合了凶靈的話,他是斷然不可能打得過魔的。魔身上有一種讓他懼怕的力量,似乎舉手投足之間就能殺死自己。越昭甚至相信,如果不是凶靈可以借用什麼昆崙山凶脈之力,就算是凶靈和他聯手,也打不過魔。

魔,應該已經接近了人類修行者所能達到的最高境界。

從無盡深淵殺出來之後,越昭只在三個人身上感覺到了這種可怕的力量。第一個就是無盡幽王,吸收了大量無盡深淵之力和數不清的淵獸之力的無盡幽王,顯然已經到了一個可怕的高度。

越昭知道無盡幽王是個可憐蟲,但是這個可憐蟲強大到可以輕而易舉的殺死他。第二個,就是陳盡然。那個在神木大陣開啟之後一直守著清量山的修行者,表現出來的戰力令人畏懼。那個人如果不是長期激戰沒有休息,不可能被無盡幽王那麼輕易的擊敗。

第三個,就是魔。

在越昭看來,魔的實力可能稍遜於無盡幽王,但是應該和陳盡然在伯仲之間。這應該就是人類洞藏境修行者的極致了,那麼如果人類之中出現了所謂的滿界境的修行者,將會是怎麼樣的一種可怕?毫無疑問,如果是光明正大的交手,魔一個,就能擊殺很多淵獸王者。之前魔一直沒有出現過,肯定是藍星城裡的人留著的殺招。

所以越昭也有些后怕,如果自己當時貿然拚死進攻的,也許早就死在魔手裡了。

人類,越昭發現自己越來越看不清晰了。在離開無盡深淵之前,越昭堅信人類是孱弱的。只要淵獸大軍殺出去,立刻就能把人類掃平。但是隨著戰爭的開始,他發現自己之前想的錯了,而且錯的很離譜。

人類並不是想象之中那麼弱小,雖然人類的數量遠不如淵獸,修行者的數量更加不能和淵獸相比,但是有些時候人類總是表現出很奇怪的又特彆強大的力量。

越昭還記得在離開無盡深淵之前,一些淵獸王者聚集在一起談論過人類。有人說人類必敗,因為人類沒有信仰。淵獸必勝,因為淵獸信仰自由。為了自由,淵獸可以付出一切哪怕是犧牲自己。

但是人類不行,人類都是自私的,都是畏縮的,人類沒有信仰所以不可能團結。當時所有的淵獸王者,都預言戰爭會很快結束。淵獸將一種勢如破竹的速度,控制這個世界。

看著魔,越昭覺得以前的自己是那麼可笑。

「殺了他們吧1

越昭忽然抬起頭朝著凶靈大聲喊了一句:「沒必要折磨他們了,殺死他們,然後去進攻藍星城。」

「你在命令我?」

凶靈猛的一扭頭看向越昭:「你是覺得我這樣做錯了?還是覺得你應該可以指揮我?不要忘記你的強大是怎麼來了,我可以讓你像現在這樣耀武揚威,當然也可以把你換成別人。不要忘記你我之間的地位,是我成就著你而不是你成就著我。如果我願意,隨時可以把你換掉。現在找淵獸,比找人還要容易的多1

「我」

越昭的眼神後面閃過一絲怒意,但是很快就消失不見。他看著凶靈說道:「我只是覺得,強者是沒有必要虐殺自己的敵人的。那不屬於強者的表現,沒有強者的氣度。你的目標應該定的更高些,而不是以折磨一些已經沒有還手之力的對手為樂。」

凶靈哈哈大笑:「你真是迂腐啊,什麼叫強者的氣度?我強,我可以隨隨便便的虐殺敵人,不管我想怎麼樣就怎麼樣,想怎麼殺就怎麼殺,這才是強者,誰也不敢反抗不敢幹預!強者的氣度根本就是一句扯淡的話,強者需要什麼氣度?強者只需要表現的足夠強就夠了!越昭,不要讓我討厭你1

越昭沉默,轉過頭看向別的地方。

有個聲音在他心裡不停的喊著凶靈,我一定要吞噬了凶靈而不是被它控制。我要得到那種力量,絕不能允樣欺壓我。現在讓你先笑著,我一定會找到一個辦法把你的力量據為己有。到了那個時候,我會讓你也體會一下什麼叫做虐殺。

兩個黑化巨魔將魔抬著高高舉起來,另一頭黑化巨魔高高躍起,然後雙拳併攏狠狠的砸在魔的後背上。這一下的力度,可以直接把一片山脈摧毀。魔的身體幾乎被砸的折斷,一大口血從魔嘴裡噴出來,他的身體里發出了近乎於骨頭折斷的聲音。

在魔吐血的時候,子桑小朵也吐了一口血。

為了修復魔的身體,她付出的星辰之力太龐大了,支撐到現在她已經在透支自己。如果不是因為她,可能包括魔在內所有人都已經死了。她就是其他人最後的希望,但是這個希望現在也幾乎油盡燈枯。

魔痛苦的呻吟著,他忽然之間感受到了來自子桑小朵的力量越來越微弱,他猛的一驚。這個時候,魔爆發出來一股可怕的潛力,他使勁的收縮身體,把抬著他的兩個黑化巨魔拉過來,然後又猛的往兩邊一伸。抬著他的兩個黑化巨魔堅持不住,被魔掙脫開。

魔往前一衝,一拳將面前的黑化巨魔胸口打穿,魔的拳頭從黑化巨魔的後背打出來,往回抽的時候將黑化巨魔的心臟硬生生拽了出來。雖然黑化巨魔不會死去,但是這種疼痛是真實的。心口上破了一個大洞的黑化巨魔軟綿綿的倒了下去,一時之間還站不起來。

魔一轉身,把手裡的心臟砸在第二個黑化巨魔的臉上,血糊糊的染了一臉。趁著那黑化巨魔愣了一下的時候,魔撲過去將其撞倒,然後兩隻手抱著黑化巨魔的腦袋來回扭了幾下,嚓一聲把黑化巨魔的腦袋拽了下來。沒有了頭顱的黑化巨魔雙手還在胡亂摸索著,那場面看起來說不出的詭異恐怖。

魔連傷兩個黑化巨魔之後,大步朝著遠處衝出去。眼看著到了凶脈大陣邊緣的時候,魔高高躍起用肩膀撞了過去。砰地一聲,魔就好像撞在一層皮筋上似的,先是凹陷進去然後被彈了回來。

「毫無意義。」

天空中的凶靈冷哼一聲,然後伸手往前一指。

烏雲上有五個雁雨樓幻化出來,也是一樣的眼睛里燃燒著黑色的火焰。五個雁雨樓同時出手,五柄黑色的光劍直刺雁雨樓。雁雨樓連續擋了三下,第四劍刺穿了他的肩膀。若非他的反應已經極快,這一劍就能刺穿他的心口。顯然凶靈也已經折磨的夠了,打算下殺手。

雁雨樓身負重傷,卻沒有感覺到星辰之力為自己修補,這一刻他心裡一驚,連忙回頭去看魔肩膀上的子桑小朵。此時子桑小朵已經軟倒在魔的肩膀上,看起來已經連站起來的力氣都沒有了。雁雨樓一愣神的時候,第五柄光劍斜著在他胸口上劃出來一道口子,血立刻噴濺出來。

雁雨樓向後急退,光劍連揮,將第五個黑化的他自己頭顱削碎,可是黑化的雁雨樓卻在片刻之後重新恢復過來。

與此同時,陳叮噹被一個黑化的他一掌打翻,胸口上都坍塌下去一塊,也不知道斷了幾根肋骨。在凶脈的力量之下,那些黑化出來的東西是不死之身,而魔他們已經到了最後的時刻。

「我不後悔來救人。」

雁雨樓抹去嘴角的血:「我只是後悔自己殺的淵獸還不夠多。」

他看向魔語氣無比平靜的說道:「我要自爆,為你們爭取一點時間。如果我僥倖為你們打開一條出路,你們記得每年今天給我往地上灑一壺酒。若是可以,最好是陳年的梨花釀。」

「不要1

陳叮噹和魔幾乎同時喊了一聲。

「跟你們並肩作戰,我很榮幸也很驕傲。」

雁雨樓笑了笑,臉上的表情沒有一絲痛苦也沒有一絲猶豫,他再一次微微昂起下頜,如他在執暗法司的時候一樣的驕傲。那微微昂著的下頜是他的自尊,是他的決然。

「你自己不行。」

魔忽然喊了一聲:「我們都走不了,但是我們必須送子桑小朵出去。我和你一起爆開自己的全部修為和生元,如果可以的話最起碼送她出去。」

雁雨樓點了點頭:「好,但是不要同時來,我先你后。」

他說完這句話之後,飛身到了魔身前。魔伸出手,雁雨樓站在他的手心。魔向後退了幾步,避開那些黑化東西的追擊:「我沒有想到,最終我會為了保護人而死。曾經我發誓要殺死所有的人,可是現在我才知道在我心裡,我始終也把自己當成是一個人的。認識你們,真好1

他的眼神一凜,一股狂暴的氣息從他身上開始蔓延出來。與此同時,陳叮噹和雁雨樓也做好了準備。雖然陳叮噹之前沒有說話,雖然他的修為是最低的,但是他從來都不是畏死的那個。

三個人,將全身的修為之力凝聚起來,他們的身體開始發光。

「誰都不能死1

撕啦一聲!

凶脈大陣被人從外面撕開了一個口子,一道身影迅速的掠了進來,正是陳羲!/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