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永鎮仙魔>第三百六十章夜空金龍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六十章夜空金龍

小說:永鎮仙魔| 作者:知白| 類別:玄幻魔法

天空之上,閉著眼睛的陳羲嘴角往上挑了挑。↗,

不管距離多遠,不管天涯海角。都是他的,只要爆開他就能感知到。當那種感覺出現的時候,陳羲知道凶靈這次不會再逃過一劫了。不可否認,凶靈是可怕的。其實到現在為止陳羲都不知道自己是否真的了解了凶靈,也不知道昆崙山里為什麼會有這樣強大的凶氣。

但是無論如何,這次陳羲知道自己成功了。融合了凶靈的氣息,不死不休。

陳羲不是神,還無法俯瞰這個世界。所以他也不知道,就在爆開的那一瞬間,在昆崙山某處石洞里,閉目修行的國師忽然睜開眼,眉宇之間帶著一些疑惑。國師抬起頭看向爆開的那個方向,暫時停止了修行。

「原來如此」

他沉默了一會兒之後臉上的表情變的釋然,回頭看了一眼昆崙山深處后喃喃自語道:「就算是龍脈,也有自己的感情。眼睜睜看著世界變得混亂自己卻無能為力,眼睜睜看著昆崙山被破壞還是無能為力,所以心裡必然有了怨氣,這股怨氣天長日久成了凶。也許連龍脈自己都不知道,這股凶念會這麼偏執。不過是誰有能力除掉了凶氣?」

他說到這句話,臉色猛的一變:「是了查到是誰滅了凶氣,就知道是誰帶走了,只有的力量才能殺死凶,因為那是同根同源的力量。我本想吸收了衝擊最後那一絲桎梏,結果失蹤了。現在上天又給了我啟示,找到這個人,就能真正踏入滿界境。」

他長身而起,一瞬間消失不見。誰也不知道,下一次國師出現的時候會是在哪裡。

他的身形從昆崙山上飛離,劃過變成了沙漠戈壁的天庭湖,沙浪隨著他的身形飛過而向兩側分開,翻騰之際,沙子裡面卷帶著的白骨浮現出來。白骨有大有小,都是當初天庭湖裡的生物。國師只是一隻腳邁進了滿界境的門檻而已,就已經強大到如此地步。

國師離開了昆崙山,尋找那個得到了的人。而陳羲不知道,這種危險什麼時候會突然到來。

陳羲低下頭,看著自己的手心。他的手心裡有一團黑色的火焰在燃燒,隨著他握拳,那火焰散成了黑色的火星消失無蹤。他曾經在很長一段時間都擁有著鳳凰神火的力量,而他的身體在這段時間已經適應了神火,所以即便鳳凰神魂回到了丁眉身體里,陳羲的萬劫神體還是保留了一絲神火的威力。

當然,這種力量很微弱,如果陳羲不仔細去探尋的話可能根本發現不了。吸收了凶念的力量之後,陳羲發現神火的力量也被激發出來。他背後巨大的黑色金屬一樣的翅膀,正是神火的力量和凶的力量結合在一起的產物。對於陳羲來說,失去了鳳凰神翅之後他無法遠距離飛行,而這次,機緣巧合之下飛行的力量又回來了。

而且,這對黑色的翅膀看起來更加的適合戰鬥。鳳凰選擇了丁眉,是因為丁眉的體質最適合神火。萬劫神體可以容納一切力量,但畢竟不如丁眉這種專屬一樣的身體。和凶結合之後的神火之翅,帶著一股冷冽的殺意。

陳羲沒有立刻回去,因為他需要確定自己已經戰勝了那股凶念。一旦自己心裡依然還殘存著這種凶的影響,他不確定自己會不會對子桑小朵他們出手。他在天空之中懸停,緩緩的閉上眼感知著這種陌生的力量。他自己從不曾真正的審視過自己的內心深處,殺意竟然如此的暴戾。

是埃

陳羲忽然反應過來,面對這個混亂的世界,面對淵獸,也許正視自己心中的殺念才更加適合戰鬥。

陳羲想到了遠古時候,那些和神獸決戰的古修。其中的聖者,難道不正是因為心中那殺念才會那般決絕?聖人,不是沒有殺念。當殺是為了拯救這個世界的時候,那麼雙手沾滿了鮮血的聖人還是聖人。

不排斥。

不抵觸。

陳羲睜開眼,他知道自己還是自己,不會被殺念影響了心智。所以他鬆開了戒備,將自己用盡全力封鎖在身體某個角落裡的殺念釋放出來。這種力量很快就衝進了陳羲的丹田氣海,很快和他之前擁有的力量融合。擁有了殺和凶,陳羲感覺到自己對的領悟更加的真切了。

當他抬起頭的時候,他看到天空四周有大浪一樣的天地元氣朝著自己涌過來。

陳羲從那種空明的狀態之中出來的時候,天色已經黑的那麼透徹。這是一片平原,夜顯得那麼安靜。他往四周看了看,看到了熟悉的幾個身影。魔,雁雨樓,陳叮噹三個人分別守在一邊,將他護在正中。

毫無疑問的是,破境的時候是一個修行者最虛弱的時候,即便是洞藏境巔峰的大修行者,在破境的時候也孱弱的如同一隻螞蟻。

魔,雁雨樓,陳叮噹,三個人都已經遍體鱗傷。可是他們依然選擇了守護,為陳羲護法。

已經虛弱不堪的子桑小朵就躺在陳羲身邊,看得出來她透支的太過厲害,一時之間還不能蘇醒過來。這個在別人眼中嬌弱的女子,在危境之中表現的那麼堅定。

陳羲伸出手,將自己體內的星辰之力送進子桑小朵的身體里。雖然他的星辰之力相對於子桑小朵來說很微弱,但畢竟能夠起到一些作用。在注入星辰之力的同時,陳羲將的力量也送進子桑小朵體內進行修補。

「你總算醒了。」

見到陳羲出手救治子桑小朵,雁雨樓他們三個走回來挨著陳羲坐下。他們傷的都極重,坐下的時候不得不互相攙扶著。可是在陳羲破境的時候,他們三個的身子站的那麼筆直,精神緊繃著。

陳羲讓他們幾個圍著自己坐好,然後將的力量釋放出來。雖然相對於子桑小朵來說,陳羲這種治療的能力根本算不得什麼。可是天下至寶,還是不能小覷的。三個人感受到了那種溫和的修補之力,紛紛盤膝做好引導著的力量遊走全身。

「想不到我們這些不算笨的人,幾乎都死在一頭淵獸的算計之中。」

雁雨樓舒了口氣后說道:「也許這是一個開始,一個對於人類來說災難性的開始。越昭是第一個,但絕不是唯一一個。當戰爭繼續下去,會有越來越多的淵獸去學習人類的經驗。淵獸的數量比人多的多,當它們開始學會使用智慧而不是只用蠻力戰鬥的時候,災難才算真正的到來。」

「我們阻止不了這個過程。」

陳羲笑了笑,眼神那麼的堅定:「但是我們能改變結果,就好像當初第一個人站起來行走,吃烤熟的食物一樣,這個過程是不可阻擋的。淵獸已經出來了,離開了無盡深淵的它們會儘快適應這個世界。但是它們未必能控制這個世界,有時候我甚至忍不住去想,這場危機對於人來說並不只是災難,也有好的一面。」

「這好的一面,正是人最終能否取勝的關鍵。」

雁雨樓點了點頭:「拋開自私,這是關鍵。」

魔看向子桑小朵問道:「她有沒有事?如果沒有她的話,可能我們幾個早就被殺了。那個凶靈自身的力量並不強大,但是它那種獨特的手段太邪門了。我們是和好幾個自己在戰鬥,沒有子桑小朵一直修補我們的身體,根本就堅持不下去。」

「應該要好好休養一陣子才行。」

陳羲把子桑小朵抱起來:「咱們儘快回去,之前戰鬥引發的天元波動,會引來一些不必要的麻煩。」

魔他們點了點,起身跟著陳羲離開。

他們回到藍星城的時候,淵獸的進攻已經停止了。陳羲猜測應該是越昭回到了淵獸大軍之中,那個讓人不得不全力應付的淵獸王者,這次回來之後可能會變得更加的強大了吧。陳羲才不會相信,越昭什麼都沒有從凶靈那得到。這場戰爭,或許還遠沒有到結束的時候。

將子桑小朵安頓好,陳羲就在子桑小朵開創的空間里修行。他需要儘快穩固修為,雖然這次破境只是從靈山境五品提升到了靈山境六品,但是靈山境一個小境界的差距是天差地別的。尤其是陳羲這樣強大的體質,一個小境界的提升就意味著幾乎成倍的提升戰力。

就在他穩固境界的時候,距離藍星城十幾裡外。一個身穿金色長袍的人漂浮在半空之中俯瞰著藍星城,夜色之中乍一看它孤零零的漂浮在那。可是若仔細去看,就會發現它身後跟著黑壓壓的一支軍隊,至少有上千個黑鴉也漂浮在那,夜色之中,黑鴉幾乎融入進去難以發現。

「讓他再活一陣子。」

金鴉看著藍星城的方向語氣森寒的說道:「咱們當下最要緊的事,是全員儘快趕到無盡深淵。進入無盡深淵,咱們就能重塑肉身。當咱們從無盡深淵裡出來的時候,天下就是咱們的天下。什麼修行者,什麼淵獸,不過是一群螻蟻。」

它說完這句話之後,神態忽然變得恭敬起來,它轉身,朝著遠處天空上某處跪下來。那數以千計的黑鴉,也整整齊齊的在半空之中跪下。

遠處,一條金龍飛過。

是的,看起來那真的好像一條真真正正的金龍。數百米長的巨大龍身上,金色的鱗甲在夜空之中也散發著一種璀璨的光華。這樣巨大的金龍,便是一顆龍頭的大小都比普通民戶的房子要大的多了。在龍頭上,兩根龍角之間,盤膝坐著一個人,身上穿著一件普普通通的儒衫,他背對著金鴉,所以看不到他的容貌。

金龍托著這樣一個看起來沒有絲毫氣勢,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一個人朝著青州方向飛去。可就是這樣一個人,讓所有的鴉都不敢生出一丁點的不敬。在所有的鴉眼裡,不管是任何等級的鴉,他們都在心裡摯誠的相信著龍頭上的那個人,就是它們的神。/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