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永鎮仙魔>第三百六十五章淵獸皇族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六十五章淵獸皇族

小說:永鎮仙魔| 作者:知白| 類別:玄幻魔法

看起來樣子很奇怪,豬一樣的頭顱,幾乎沒有脖子,就好像把腦袋硬生生塞在肩膀上似的。±,身軀和四肢也和豬的體型差不多,但是有一條很長很長的尾巴。的頭顱和軀體加起來有十幾米,細長的尾巴足有三十米,就好像甩在後面一條大鞭子似的。而且尾巴的最後面,是三角形的尖銳東西,看起來在陽光下還能反射出金屬的光澤,顯然極為銳利。

豬一樣的頭顱上沒有那麼大的耳朵,而是尖尖的好像蝙蝠的耳朵一樣。眼睛也不是生長在兩側,是在正前方。它張開嘴之後,嘴裡有一團紫色的光芒閃爍,片刻之後,便是一條幾十厘米粗細的紫色閃電劈出來。

這種紫色閃電的力量也很詭異,劈在大地上,大地立刻就變得龜裂。

陳羲在數千道紫色電芒之間穿梭,巨大的黑色翅膀時而分開時而收縮,速度快的讓人眼花繚亂。這種場面是特別壯觀的,試想一個人在密集的紫電之中穿行,而且還保持著那樣快的速度,那種美感驚心動魄。

周牧騎著獅鷲緊緊的跟在陳羲後面,獅鷲是神獸之一,也不知道為什麼,神獸和荒獸看起來更像是和淵獸有什麼血緣關係似的。但是不管是神獸還是荒獸,看到淵獸就是不死不休一般。

在天府大陸,也不知道發生了多少次忽然有神獸衝出來,在淵獸大軍之中瘋狂殺戮的事。雖然最終神獸多半會被淵獸王者合力殺死,可是給淵獸帶來的損失極大。

神獸也好,荒獸也好,和人類最大的區別就是單幹。它們沒有什麼紀律性,但是對淵獸的那種仇視竟然比對人類還要強的多。神獸在遠古那場大戰之後實力銳減,已經無法和人類修行者對抗。可是在一些偏僻之所,依然還有神獸生存。一般的神獸是不會主動招惹人類修行者的,哪怕就是實力低微的修行者,它們也不會主動去挑釁。

因為神獸已經對人類的貪婪很了解,它們知道只要自己一露面,立刻就會引來大批修行者的圍攻。而馴化一頭實力強大的神獸成為坐騎,又是人類那些大家族之中很有面子的事。無法獵取到神獸,人類的修行者就會退而求其次,選擇荒獸下手。

在這種持續不斷的捕獵之下,神獸荒獸的數量其實已經少的可憐。

獅鷲看到那些的時候,眼神里立刻冒出來一種兇悍的光芒。它似乎不再聽從周牧的指揮,而是瘋了一樣迎著沖了過去。

周牧愣了一下,想控制獅鷲卻無法做到。也不知道為什麼神獸看到淵獸,就會表現出這樣不死不休的仇恨之意。眼看著獅鷲衝擊的方向和陳羲所去的方向偏離,周牧嘆了口氣,從獅鷲背上跳下來,凌空飛行追向陳羲。

獅鷲一震翅膀,和一頭撞在一起。獅鷲的體型也就四五米大小,而最小的身軀和尾巴加起來也有三十米。可誰也想不到,一撞之下,獅鷲居然把一頭直接裝成了肉雨,從天空之中灑落。

獅鷲撞死了一頭之後,回身一口咬在另一頭的脖子上,牙齒深深的刺進去,的脖子上立刻血流成河。獅鷲的四隻爪子摳進的堅韌的皮裡面,很快就把的脖子咬的只連著一層皮。看起來比獅鷲大上不少,可是它們見到了獅鷲紛紛避讓。

這更是詭異,這些智力很低,它們就算是遇到強大的修行者也不知道避讓,可是見到神獸,不管是什麼神獸,都會嚇得落荒而逃。就算是數量龐大到一定地步,不逃也不敢迎戰。

獅鷲在中大發神威,一張嘴噴出來一道音波,音波所到之處,紛紛被震碎成了肉雨。獅鷲往來衝殺,在天空之中反覆攻擊,如一個殺入敵群卻如入無人之境的大將軍一樣,威風凜凜。

周牧回頭看了一眼自己的坐騎,唯恐它受傷,但是他更不會放棄擒走陳羲的機會,猶豫了一下后還是追了上去。

數千道電芒過後,大地如同被鐵犁犁了一遍似的,到處都是焦黑的裂痕。這種級別的攻擊,如果是針對人類軍隊的,那麼人類的損失將不可估量。地面上向前推進的隊伍都是精銳,靈山境的修行者紛紛施展修為為黑決擋住紫電,所以損失並不是很大。

尤其是在出現之後,高青樹等人居然帶著隊伍開始回撤了,還沒有發動進攻,就掉頭朝著藍星城的方向撤了回去。

他們這一撤,立刻引得那數以千計的追了過去。

幾百個修為不俗的修行者在前邊疾掠,幾千頭在天空之中緊追不捨,其中還有一頭獅鷲瘋狂的殺戮著。在修行者身後,一片一片的紫色電芒落下,大地上一片翻騰。眼看著如雨幕一樣的電芒群就要追上高青樹等人的時候,忽然從藍星城裡射出來一道白光。

白光自上發出,筆直的讓人看了有一種很奇怪的愉悅感。白光快的幾乎沒有時間桎梏,從出現到刺入群中,看起來是同一時間發生的事。白光所過之處,無數的被這種強大的力量融化,那種感覺就如同被強光撕裂的陰影一樣,一點點消融。

每一頭都抵擋不住這種威力,白光將獸群直接刺穿了一條空道。然後白光開始橫向移動,這種級別的殺戮簡直無法用語言來形容。白光橫掃,大片大片的死去。那頭獅鷲感受到了白光上的力量,戀戀不捨的離開群,朝著周牧的方向追了過去。

正在向藍星城方向撤退的修行者們,看到發威,全都歡呼起來。這種殺戮,簡直太賞心悅目了。

陳羲從天空上劃過,然後筆直的下墜,自由落體一樣落在一頭岩人的肩膀上,這頭岩人看起來最少也有百米高,而陳羲沒有使用的力量變大。可即便如此,陳羲的雙腳踩在岩人肩膀上的那一瞬間,的一聲巨響,岩人立刻就被壓的深深陷入大地之中,一直陷到它的腰部以上。

陳羲跳起來向前一躍,從岩人的頭頂上掠了過去。在飛離的同時,背後的黑色翅膀忽然打開。一瞬間,岩人的臉上就好像在同一時間被幾百柄鋒利無匹的刀子劃過,碎石紛飛。片刻之後,它的臉已經面目全非。眼睛,鼻子,嘴巴,全都被黑翅划沒了。

翅膀展開之後陳羲身子一扭,一股澎湃的修為之力從他掌心裡吐了出去。這股力量正中岩人的心口,直接轟出來一個直徑超過五米的大洞。藉助修為之力的反彈,陳羲的身子炮彈一樣飛出去。人在向前的同時,掃過,將一頭犀牛的腦袋卸掉。在陳羲向前疾飛的同時,在大地上神木和他的速度同樣快的往前移動。

非止移動,神木上分出來數不清的枝條,化作一隻只巨大的手掌,一邊向前平移一邊一巴掌一巴掌的扇出去,每一次都將一頭淵獸扇的暈頭轉向。實力強的淵獸被扇倒在地,實力不強的淵獸直接被扇成了肉泥。一人在天空,一木在地上,配合無間。

周牧被動的跟在陳羲身後,反而成了為陳羲清理後路的清道夫。他所過之處,陳羲和神木擊傷來不及殺死的淵獸,盡皆被他擊斃。到了此時,周牧心裡的震驚已經稍稍減輕了些,他更為好奇。想看看面前這個年輕人,到底藏著多大的能力。

翠屏山上,越昭臉色陰沉的看著筆直殺過來的陳羲,眼神里還有些詫異。他有些想不明白,陳羲為什麼會突然之間出城。按照道理,城裡的人在和凶靈激戰的時候都受了傷,陳羲不應該穩守才對的嗎。難不成陳羲又找來了什麼強力的幫手?

越昭一想到魔那強大的實力,就忍不住心裡有些發顫。沒錯,他吸收了一部分凶靈的力量,但是還沒有完全融合。現在這種情況下,他斷然不是魔的對手。當他看到陳羲身後那個一邊走一邊信手殺淵獸的修行者之後隨即釋然,原來陳羲又找到了一個洞藏境的大修行者。

周牧是不知道陳羲什麼打算的,但是越昭卻立刻就猜到了。陳羲他們和凶靈激戰之後,那幾個強者全都受了傷。而越昭潛逃回來,吸收著凶靈的力量。陳羲一定是猜到了越昭得到了凶靈的力量,所以陳羲不能讓越昭有更多的時間去融合消化。恰是這個時候周牧莫名其妙的來了,陳羲就是要藉助周牧的力量合力殺死越昭。

只要越昭一死,藍星城的危機就會消散。

雁雨樓身負重傷,雖然和周牧暗戰之中沒有吃虧,可那是雁雨樓傾盡全力之下的虛張聲勢,只是不想讓周牧看穿了藍星城裡的實力。真要是實打實的決戰,受傷之後的雁雨樓肯定打不過周牧。

想到陳羲的打算之後,越昭的眼神里閃過一絲恨意。

「倒是足夠果斷,不想給我時間來增強實力可是,你真的以為我會沒有準備?」

越昭自言自語了一句,然後轉身吩咐道:「請皇族的人出來吧,告訴它,來了大獵物。」

他身後的一頭立刻應了一聲,轉身往翠屏山的另一邊沖了出去。

翠屏山南邊,越昭的大帳之中。一個看起來和猴子沒有任何區別的淵獸正蹲在一個大桌子上,撕扯著人肉。它比正常成年男人的身軀還要小一些,放在猴群里算是比較大的了。它身上穿著一件錦衣,不倫不類。桌子上是一個人的屍體,已經被它吃的沒剩下多少了。從這個人的身軀來看,應該是一個女人。

聽到外面說話,這個猴子立刻變得喜悅起來:「實力更強大的人類修行者,那麼吃起來一定味道不錯1

說完這句話,它已經消失不見。/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