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永鎮仙魔>第三百七十章無盡深淵之核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七十章無盡深淵之核

小說:永鎮仙魔| 作者:知白| 類別:玄幻魔法

稍顯破敗茶樓里,陳羲和越昭相對而坐。,明明是應該不死不休的兩個人,居然能安安靜靜的說這麼長時間的話,倒也稀奇。

「你歇夠了嗎?」

越昭問。

陳羲居然很認真的搖了搖頭:「還沒有,跑的路太多了,殺你的手下比較累。折返來回,精力體力消耗的都有些大。」

越昭嗯了一聲:「那我等不及了,待你歇夠了,我可能會更費力些。」

陳羲將被子里最後一口酒喝掉,然後做了一個請的手勢:「也好,反正我是來殺你的,所以你可以出手了。」

越昭卻沒有立刻出手,而是問:「你這樣追過來,顯然是有恃無恐。我剛才想了很久,大概能猜到你對付我的手段和你搶走的母胎有關。然後我又想到了不久之前,你剛剛殺了凶靈或許便是差不多的手段?」

陳羲道:「你這樣的,若是沒能成為一方豪傑,倒也可惜了。」

越昭笑:「你這樣的,能成為一方豪傑,倒也不冤枉。」

他說完這句話的時候,陳羲吐了一口血。

越昭看著陳羲逐漸蒼白下來的臉色緩緩說道:「既然我能猜到你會用什麼樣的手段對付我,那麼我自然會有所準備。我知道你是一個一定會盡最大努力去了解的人,我彷彿看到你解剖過不止一具淵獸的屍體。而你在追來的半路上,也一定仔細看過我那些手下。可是你了解了那些淵獸,了解了我手下的黑猿,未必等於了解我。」

陳羲抬起手抹去了嘴角的血:「原來你真的吞噬了凶靈的一部分能力,不知不覺間就已經出手了。」

越昭認真道:「你追來必有所長,所以我不得不使詐。想起來我也算沒了面子,你的境界和我相比,應該還要低上不少,可我居然沒有和你正大光明的一戰。」

陳羲再次吐了一口血,臉色白的已經好像紙一樣。他的肩膀都在不停的顫抖著,顯然像是忍受著什麼痛苦。如果此時有外人觀戰的話,一定不知道陳羲是在什麼時候受了傷的。可是陳羲知道,所以他不得不在心裡佩服越昭。

陳羲是如何殺死凶靈的,越昭就在用什麼手段對付陳羲。越昭自然不會陳羲獨特的功法,但是他大概猜到了陳羲為什麼可以追殺凶靈那麼遠。那就是陳羲利用了凶靈的氣息,如果是這樣的話,那麼陳羲體內必然還殘留著凶靈的這種氣息。越昭體內也有,而且他吞噬的是凶靈比較強大的那一點點。

這氣息是相同的,所以他悄然直接用凶靈的力量傷了陳羲。

「凶靈的力量在於靈魂多一些,而你們這些修行者大部分對於靈魂上的手段都不擅長。據我所知,有一群很特殊的修行者自稱為鴉,它們最是擅長靈魂上的功法。凶靈也是如此」

「你的肉身很強,是我見過的居然可以和皇族異種硬拼的唯一一個修行者。你的頭腦很聰明,是我見過的最聰明的修行者。如果你要是在靈魂上還有所長,那麼我真的要說一聲佩服你,而且還要說一聲上天真不公平。」

越昭站起來,張開嘴,他嘴裡有黑光閃現。當初在藍星城外,他噴射的黑色光束和上發射的白色光束居然在短時間內能夠相持不下,這種力量之強大可見一斑。此時陳羲仿似被什麼無形的力量定住了一樣,越昭和他近在咫尺。看起來,無論如何陳羲也躲不開這一劫了。

就在越昭嘴裡的黑色光束即將噴射出來的那一瞬間,陳羲忽然咧嘴笑了笑:「其實上天本來就不公平。」

這句話說出口的時候,越昭的臉色猛的一變。緊跟著他抱著頭蹲下來,就好像腦子裡有什麼聲音在折磨著他似的。他確實沒有料到,陳羲在靈魂上居然也那樣強大。正如陳羲說的那樣,其實上天真的不公平。

陳羲有著遠超一般修行者的體質,有著遠超一般修行者的靈魂強度,有著遠超一般修行者的際遇。

他還有著遠超一般修行者的頭腦和勇氣毅力。

陳羲在越昭抱著頭蹲下去的那一瞬間動了,他手心裡爆出來一團金紅兩色的光華,然後向前猛的一衝。他面前的桌子被他直接撞碎,握著之力的右手重重的按在越昭的腦袋上。這次的與眾不同,正是陳羲追殺越昭的依仗。

母胎的氣息。

陳羲將黑猿母胎之中獨特的能量融入進了之中,這要歸功於他強大的萬劫神體體質。也只有他,可以利用那塊黑猿母胎。

正中越昭的頭顱之上,與此同時分離,神木形成了一個圓盾將陳羲護在後面。金紅兩色的強光迅速的蔓延出去,百分之一秒的時間之內,強光覆蓋了方圓幾千米的範圍然後又返回來。

然後,就是爆開。

的爆炸和普通的爆炸不一樣,炸開甚至沒有對這個茶樓有一絲一毫的破壞。,是在一瞬間將範圍之內的所有敵人的力量都吸收過來,然後以一種詭異的方式爆開。

這種爆開,是同源的。也就是說吸收了力量的東西,會被炸成粉末。但是沒有吸收的東西,不會受到一丁點的影響。

在強光一閃即逝之後,神木形成的巨盾緩緩打開。陳羲從巨盾後面探出頭,想看看越昭是否已經死了。在這一刻,陳羲心裡都沒有放鬆警惕。

一道黑光迅疾而來,在這種距離陳羲沒有能力避開。黑色的光束筆直的打在陳羲的胸口上,直接將陳羲轟了出去。陳羲的身子向後疾飛,撞穿了茶樓的牆壁之後,又直接把半個烏橋古鎮打了個穿,直接飛到了古鎮外面。

黑色的光柱頂著陳羲的胸口將他推著向後飛,一路上撞穿了房屋撞斷了大樹撞碎了假山石,然後砰地一聲鑲嵌在烏鎮十六里之外的一座小山上。

這小山名為孤石山,山不大,但是山的整體就是一塊完整的石頭。這孤石山也算是烏橋古鎮的風景之一,孤石山上又雕刻大家在山石上留下的石刻大字。

山小有獨膽,傲骨破狂風。

陳羲的身子,正鑲嵌在兩句話之間。遠遠的看起來,那兩句話就好像為他而寫。

就在陳羲被黑色光束擊飛鑲嵌進孤石山的一瞬間,半邊臉破碎的越昭也到了。他瞬息到了陳羲身前,然後一拳砸在陳羲的胸口上。砰地一聲,陳羲四周的石塊立刻激蕩紛飛。以陳羲所在為中心,巨大的裂痕朝著四周蔓延了出去。整個孤山竟然在很短的時間內裂開,然後大塊大塊的山石墜落下來。

「你以為自己贏定了?1

越昭瘋狂的出手,一拳一拳的砸在陳羲身上。他每砸一拳,陳羲的身子就被砸的往山體里進入不少。很快,兩個人都沒入了孤石山之中。山體內部發出一聲一聲的好像悶雷一樣的聲音,兩分鐘之後,山體的另一側破開一個洞,陳羲身子倒飛出來落在地上。

越昭從山體里出來的那一刻,孤石山終於崩塌了。整座山雖然不高,可這是完整的一塊巨石。其堅硬程度,可想而知。

越昭的眼睛陰森森的看著倒地的陳羲,他嘴角上勾起來一種很殘忍的笑意:「我是誰?我是越昭,我是最強大的淵獸王者。既然我猜到了你會追過來,難道我就沒有絲毫的準備?你在了解我,我何嘗不是一直在了解你?」

「我在翠屏山抓了數不清的修行者打探關於你的一切,在每一次戰鬥之中我也會觀察你的手段。你剛才用出來的那種強大的功法,我已經看過不止一次了,難道我會不在意?1

陳羲掙扎著站起來,縱然有的保護,他體內的骨頭也不知道已經斷了多少根。就連內臟也已經受損,血順著陳羲的嘴角止不住的往外淌。以陳羲的修為,直接挑戰一位如此強大的淵獸王者看起來果然還是太吃力了些。

可就在陳羲站起來的這一刻,越昭才看清陳羲的胸前還有一層似乎並不厚重,只有幾厘米厚,但是翠綠昂然生機無限的木板。那是神木凝聚成的精華所在,擋在了外面。有神木和的兩層保護,陳羲才從越昭一拳一拳的攻勢之中堅持了下來。

「我咳咳」

陳羲咳出來一大口血,卻微微昂起下頜:「我和你,從一開始拼的就不止各自的實力。我在不斷的去了解你,又怎麼會不知道你在不斷的了解我?」

越昭暴怒道:「你了解了又怎麼樣?」

他猛的張開嘴,從嘴裡吐出來一塊拳頭大小的東西,看起來像是什麼晶石,但是並沒有璀璨的光華。這個東西上帶著一種很奇怪的氣息,和淵獸身上的氣息同源,但是要更加凝練精純。

這塊晶石從越昭嘴裡出來之後,很快就變成一件甲胄披掛在越昭身上。

「為了應付你這種功法,我特意派人回了無盡深淵。」

穿上甲胄之後,越昭的氣勢顯得更加的足了。那種淵獸王者的強大,在這一刻被他徹底逼發出來。

「這是無盡深淵的淵核,在浩瀚的無盡深淵之中,一共有一百零八塊淵核。所有的淵獸都是圍繞著淵核生存的,而淵獸不死的秘密,正是因為淵核。只要在淵核的輻射範圍之內,我就不會死。」

「這和我處於無盡深淵之中是一樣的,現在你知道為什麼淵獸王者之間的廝殺會那麼慘烈了吧,為什麼強大的淵獸都想搶奪王者之位?因為只有最強的王者之一,才能霸佔一塊淵核1

他往前跨了一步,看著陳羲咆哮道:「你敢追來,我就能殺你1

陳羲看著那塊淵核,眼神變得明亮起來:「終於知道你的底牌是什麼了。」/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