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永鎮仙魔>第三百七十一章無法形容的慘烈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七十一章無法形容的慘烈

小說:永鎮仙魔| 作者:知白| 類別:玄幻魔法

無盡深淵之核,如果不是今天不死不休的追過來,陳羲絕對不會知道無盡深淵中還有這樣的秘密。±,陳羲在很久很久之前就知道淵獸在無盡深淵之中不死的事,但卻沒人能知道為什麼會這樣。

淵獸離開無盡深淵之後,沒有了不死的保障,人們又無法去無盡深淵之中探尋這個秘密,所以陳羲應該是第一個知道真相的人。

無盡深淵之核,就是淵獸不死的根由。

陳羲知道越昭一定會想辦法應付自己的,他甚至也做好了一擊無法殺死越昭的準備。他卻沒有想到,自己竟然能意外的獲得這麼大的秘密。當然,這個秘密對於修行者來說其實意義並不是很大。因為人類的修行者是無法進入無盡深淵的,自古以來,只有兩個人被動的進入了無盡深淵,而且成為了強者。

其中一個就是唐古,現在的無盡幽王。

而這兩個人之所以沒死,是因為淵獸傾盡心血的培養。為了培養唐古,甚至有許多強大的遠古淵獸甘願付出自己的生命。它們的死,其實也不是一種消亡,而是抽空了自己全部的力量。只要還有淵核在,它們的魂靈就不滅,當然,這種不滅在無盡深淵之中就和死亡是沒有區別的。

它們失去了力量,也就失去了地位。它們殘存的魂靈在無盡深淵之中遊盪,再也不可能恢復原來的實力。

如果不是有這樣的付出,唐古早就已經死了。所以人類要想主動進入無盡深淵,不管是多強大的修行者都不可能做到。就連當年巔峰時期的厲蘭封都不行,就連現在已經一隻腳邁入滿界境的國師都不敢。

無盡深淵之核,淵獸強大的來源。

陳羲看著那無盡深淵之核化作的甲胄,心裡有些發苦。他猜到了越昭會有抵禦自己的手段,卻猜不到會是如此的強大。面對這種東西,陳羲似乎沒有勝算了。只要越昭身上帶著無盡深淵之核,越昭就不會死。

「你憑什麼和我斗?」

越昭陰測測的笑著,表情如此的猙獰:「我身上帶著無盡深淵之核,我就不會死。就算你身上的寶物不少,能一次兩次甚至幾百次幾千次為你擋住我的攻擊。但是持久的打下去呢,死的還是你。」

陳羲直起身子,深深的吸了口氣:「你看起來真的很有底氣,看起來真的自信滿滿,但是你忽略了一件事而這件事就是你說的這些話最大的破綻。從滿天宗的神木大陣破開之後,無盡深淵之中出來的淵獸王者至少有幾百個了。從那一天開始,人類的大修行者和淵獸王者之間的戰鬥就沒有停止過。在藍星城外,已經死了兩個淵獸王者,一個霸龍一個雷神獸王者。」

陳羲再次深吸一口氣后頓了一下:「這麼多的淵獸王者出來,其中不乏淵獸王者之中的至強者。我沒有懷疑你說的話,我相信無盡深淵之中有一百零八塊無盡深淵之核。我更相信,淵獸在無盡深淵之中不死是因為淵核的存在。可是你說你派人帶回來一塊淵核,所以你不會死我不信1

陳羲看著越昭的眼睛,語氣如刀一般說道:「據我所知,在皓月城外就有強大的淵獸王者被擊殺。而你,和那個死去的淵獸王者相比顯然在實力上差了不少。我不過是靈山境的修行者,尚且能把你逼成這樣,你居然還有臉說自己是一百零八個最強淵獸王者之一?你若不是最強淵獸王者之一,那麼你怎麼可能獨霸一塊無盡深淵之核?」

「如果你沒能獨霸一塊無盡深淵之核,你之前的話全都是放屁埃更何況,如果無盡深淵之核是能夠帶出來的話,那麼皓月城外那個最強王者之一是怎麼死的?難道它比你傻無數倍,不知道帶著無盡深淵之核就不會死了嗎?所以你後面說的那些得意之極的話,全都是放屁,而且臭不可聞1

陳羲說這些話的時候,越昭的臉色已經變得難看起來。之前的威力之下,他的半邊臉已經被毀掉了。所以此時他的表情看起來格外的彆扭,比一個小偷被人捉住的時候表情還要難看。

陳羲也往前跨了一步,手心裡再次出現金紅兩色的光團:「你身上化作甲胄的這個東西,應該和無盡深淵之核有關。所以它能讓你擋住我一次的攻擊,現在我借用一句你剛才的話還給你。你身上的這個東西可以替你擋住幾次幾十次甚至幾百次幾千次我的攻擊,但是打下去呢?你能持久的擋住嗎?」

戰!

到了此時,唯有一戰!

陳羲和越昭都已經識破了彼此,已經沒有什麼可隱瞞的了。此時的兩個人都已經將底牌差不多亮了出來,所以接下來的戰鬥直接到令人頭皮發麻。

作為淵獸王者,縱然不是最強的淵獸王者之一,越昭也有著極強大的潛力。也許再過一段時間,或許是幾百年或許是上千年,只要他在無盡深淵之中不出來,那麼他真的有可能成為最強淵獸王者之一。而陳羲,作為萬劫神體,本就是人類修行者之中最特別的存在。

他們兩個之間的戰鬥,慘烈的讓山河變色。

碎裂的孤石山上,兩個人從南打到北,從東打到西。所過之處,本來大塊大塊崩塌的孤石山變成了齏粉。這種級別的戰鬥,改變山河已經不算什麼難事了。

陳羲在實力上比越昭弱,但是他還有速度上的優勢。而且之前越昭用凶靈的靈魂攻擊試圖殺死陳羲的時候,被陳羲的靈魂之力反噬受了傷,又被擊中,所以實力大打折扣。陳羲的傷勢也很重,傷及了筋骨內臟,但是他有星辰之力和九色石的治療,比越昭恢復的快些。打到這個時候,兩個人已經旗鼓相當了。

陳羲迅速的疾掠到越昭背後,從後面架住越昭的雙臂后往上一舉,然後重重的砸下來。轟然之間,越昭身下的石塊被砸的粉碎。陳羲不等越昭站起來,一腳踩在越昭的胸口上,再一腳將越昭踢出去。

越昭的身軀在亂石之中開出來一條通道,所過之處皆被碾碎。陳羲大步衝上去,凌空躍起然後一拳砸想越昭的胸口。越昭一翻身滾出去避開,陳羲的拳頭砸在大地上,立刻砸出來一個巨大的深坑,碎石和塵土激蕩飛揚。

越昭翻滾出去之後一腳蹬在陳羲的小腿上,陳羲踉蹌了一下向一側退出去。越昭藉機站起來,一張嘴噴出來一道黑色光束。與此同時,陳羲一抬手將打了出去。

黑色光束和實打實的對撞在一起,立刻引起了大範圍內的空間扭曲。以兩個人為中心,本就碎裂的孤石山居然被清空了。大量的碎石和塵土被颶風吹向四周,片刻之後非但孤石山沒了,兩個人站立的地方出現了一個直徑超過五里的大坑。

站在坑底的兩個對手,都已經氣喘吁吁。

「值得嗎1

越昭朝著陳羲咆哮著:「這樣打下去,不是你死就是我死。你和我本不必如此,我回無盡深淵之後可以保證不再侵犯藍星城,你也可以喘息休養應對其他的敵人。」

「你在膽怯。」

陳羲冷冷淡淡的回答,雖然他看起來傷的很重很重,但是他臉上那種驕傲讓越昭顯得那麼卑微。

「只要你膽怯,我的勝算就會越來越大,我為什麼要停下來?」

陳羲伸手一指,疾飛出去直刺越昭。越昭將雙臂攔在身前,刺在越昭的甲胄上居然不能刺破。越昭一揮手將掃開,然後伸手抓向的劍柄。可是早已經和陳羲血脈相通,他又怎麼可能抓得祝

在越昭抓向的一瞬間,陳羲一拳轟向越昭面門。越昭的甲胄和陳羲不同,他的頭部是沒有護甲的。越昭拿不住,只好避開。他才移動,背後一緊。

神木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在越昭背後,幾百根枝條迅速的纏繞過來,死死的將越昭捆祝在神木捆住越昭的同時,陳羲的拳頭也到了。砰地一聲悶響,越昭的半邊臉直接被轟碎。此時的陳羲修為之力已經消耗巨大,無法再用出,不然這一擊就能結束戰鬥。

越昭的半邊腦袋都被打沒了,他羨慕人類的容貌,所以總是以人類的形貌出現。此時的他,醜陋的讓人不能直視。這一拳太重,越昭也已經快到了強弩之末,所以被打的恍惚了一下。陳羲的第二拳緊跟著又到了,一拳砸在越昭的額頭,這一拳打的越昭脖子嚓一聲像是斷了一樣,腦袋被砸的向後猛仰過去,後腦居然撞倒了後背。

越昭頭顱翻回來,一張嘴噴出黑色光束。相比於之前,黑色光束要細小很多很多了,威力也差了很多。陳羲疲憊到來不及避開,被黑色光束打在胸口上擊飛了出去。他落地之後又在地面上搓出去幾百米,一時之間竟是沒能站起來。

越昭的黑色光束雖然細小,但顯然還能持續一段時間,眼看著黑色光束再次瞄準了陳羲,神木從越昭背後分離出去,在半空之中又變成了那凝練的翠綠色盾牌擋住了黑色光束。

陳羲掙扎著翻過身,手指一晃。盤龍劍從越昭的背後刺過去,當的一聲把越昭撞翻。越昭嘴裡還噴射著黑色光束,直接在地面上鑿出來一個深不見底的洞。

他們兩個倒在地上,誰也無法立刻站起來了。

打到了這個地步,似乎誰離死都沒有多遠。/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