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永鎮仙魔>第三百七十二章終有一死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七十二章終有一死

小說:永鎮仙魔| 作者:知白| 類別:玄幻魔法

陳羲雙手支撐著地面想要站起來,可是已經沒有了力氣。,他不僅僅是和越昭激戰,在這之前他還瘋狂追殺兩千里,殺死了十幾頭黑猿敏獸。在藍星城外,他同樣經歷了一場惡戰。

修為之力的透支,讓他支撐著身子的雙臂都在劇烈的顫抖著。

「有意義嗎1

趴在地上的越昭朝著他吼了一聲,此時兩個人距離不足兩米,都在地上趴著。陳羲試圖支撐起來身子繼續廝殺,而越昭的雙臂動了幾下后沒能支起來。他嘶啞著嗓子朝著陳羲吼,可是聲音其實並不大。到了這個時候,他們兩個都已經是強弩之末。

「有」

陳羲最終也無力的趴下去,胸膛重重的撞在地面上。他側過頭,看著越昭說道:「殺了你,我回去之後能睡個踏實覺。」

「呸1

越昭罵道「修行者到了你這樣的境界,很久不睡覺都沒事了1

陳羲用憐憫的眼神看著他:「你根本不懂。」

越昭身上的那套甲胄看起來光澤逐漸黯淡下來,這東西本來就並不璀璨,黯淡下來之後就好像一塊生了的鐵一樣。陳羲的視線一直盯著那套甲胄,看了一會兒之後忽然笑了笑:「我果然沒有猜錯,這個東西雖然很強,但是承受的極限已經到了。它應該是你所說的無盡深淵之核的伴生物,生長在無盡深淵之核邊上,所以有一定的威力。」

越昭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你猜到了又能怎麼樣?你還有力氣殺我嗎?按照你們人類修行者的境界來說,我比你要高一個大境界。我遠遠的把你甩在後面,差距這麼大你憑什麼追我?我比你恢復的時間要短的多,到時候還是我殺你。」

陳羲沒有回答,而是手摳著地面開始往前爬。他已經沒有了力氣,手指在地面上抓著卻無法將自己的身體拖拽過去。看到他連爬都爬不了,越昭忍不住大笑起來:「不要浪費力氣了,你就不該來追我,用你們人類的話來說,這就是不自量力。差距就是差距,你不行就是不行。你現在這樣根本就沒有意義,還不如安安靜靜的躺著,等我殺你。」

陳羲臉貼著地面,臉上沾了不少塵土。他啐了一口帶血的吐沫,用下頜支著地看向越昭說道:「你之前說過一句話上天從來都不是公平的。」

越昭忽然之間想到一件事,立刻想要翻身滾開。兩個人之前一直這麼說話,以至於越昭被陳羲分散了注意力忘記了陳羲還有另外一個幫手,一個難纏的幫手。

神木

神木和陳羲息息相關,所以陳羲虛弱神木自然也虛弱。可神木不會完全失去力氣,這就是神木和人的差別。無數的枝條垂落下來,將越昭的四肢綁住然後緩緩的勒緊。看得出來神木的力量已經微乎其微,即便是完成這樣簡單的事也很艱難。那種感覺就好像一根極細的鐵鏈吊著一個龐然大物隨時都有可能折斷一樣,看著讓人憂心。

「你卑鄙1

越昭使勁掙扎著,可他的掙扎也同樣的沒有任何力度可言。

陳羲還是站不起來,所以即便神木控制了越昭陳羲卻沒有辦法殺他。越昭的身上還穿著那套甲胄,雖然這甲胄上的威力也已經幾乎消耗殆盡,可是神木的枝條並不鋒利,無法刺入。即便是能,現在神木枝條也沒有餘力了。越昭的頭顱上是沒有護甲的,這本是越昭最大的破綻,可是現在這破綻就在眼前,陳羲和神木都沒有力氣去殺了。

「你這樣綁著我哈哈哈哈」

越昭瘋狂的大笑起來:「無非是只能防止我恢復之後立刻殺你,有這些破木頭在,唯一的作用只是在我比你早恢復體力的時候能擋住我片刻。可是這種阻擋依然沒有什麼意義可言。不管是你還是你的這些破木頭,都已經堅持不了多久了。我這樣被綁著倒是還算舒服啊,來啊,你倒是殺我啊,如果你殺不了我,過一會兒我就把你的腦袋撕下來1

他的嘴裂開,笑的越發猙獰猖狂。

「你知道嗎?」

陳羲雙手再次支撐在地上,然後掙扎著起來,卻也只能勉強坐起來,再也不能往前移動一坐在那大口大口的喘息,可是眼神里卻沒有一點失望和恐懼。似乎死亡對於他來說,根本就沒有什麼可怕的。

「上天的不公平,有些時候會讓你很絕望。」

陳羲看著越昭笑。

越昭臉上的得意猖狂逐漸僵硬,因為陳羲臉上的笑讓他覺得頭皮都有些發麻。

然後他看到另一個陳羲出現了,手裡拿著。

陳羲的靈魂從他的身體里慢慢的分離出來,雖然看起來靈魂和陳羲的軀體一樣的疲憊憔悴,但是靈魂移動起來並沒有什麼問題。

「不1

越昭瞪圓了眼睛,眼神里都是不可思議。他無論如何也不會相信,陳羲的靈魂居然能自動的從軀體之中分離出來。最可怕的是,這種分離似乎對陳羲沒有任何影響。越昭看了不少人類的書籍,收集了不少人類修行者的功法,他也捕捉了不少修行者為他講解,所以他對靈魂力量有一定的了解。

在出青州之後不久,他就知道了有一群奇怪的修行者存在,名字叫做鴉。為了獲得強大的力量,這些鴉捨棄了自己的肉身專修靈魂的力量。如果要想掌握這種力量,肉身就是桎梏。有肉身,靈魂的力量就無法全部發揮出來。如果一個修行者可以自由的讓靈魂和軀體分離,誰願意捨棄肉身?

一般情況下,只有被追殺到了不得不那樣做的時候,修為到了靈山境以上的修行者才能在肉身被毀的時候,將靈魂釋放出來。可這是沒有選擇的選擇,因為肉身已經毀了,所以靈魂逃出來也是唯一的法子。如果不是這樣的情況下,靈魂離開肉身的話,肉身就會遭到毀滅性的破壞。

越昭知道這有多難,所以他很憤怒也很恐懼。

上天就是這麼不公平。

為了追求最強大的力量,那些鴉不得不捨棄了自己的肉身。以虛體來追求永生大道和最強大的功法,捨棄了肉身也就意味著它們其實已經不再是人了。所以它們才會那麼在意無盡深淵,想要進去重塑肉身。這個過程是殘酷的,不管是對精神還是肉身都是折磨。

可陳羲呢?隨隨便便就能讓自己的靈魂和肉身分離,絲毫也不會受到影響。這種不公平,真的讓人憤怒無語。

「我就是這麼運氣好,我就是這麼特殊。」

陳羲嘴角上的笑意讓越昭的心越來越冷。

陳羲的靈魂緩緩的飄過去,從地上-將撿起來。靈魂是虛體,所以沒有力氣可言。但是陳羲就是這麼特殊,可能普天之下都再也找不到這樣一個人了。他的靈魂上一次惡戰的時候就幫了他大忙,這次,又起到了最關鍵的作用。

靈魂兩隻手費力的將提起來,然後飄到了越昭身前。

「我不能死!我不會死1

越昭瘋狂的說話,語無倫次:「我是最聰明的淵獸王者,我必將開創一個時代。我是無盡深淵之中最特殊的種族的族長,為了能夠成功我的種族已經幾乎要滅亡了。我是最後一個我是最後一個所以我不能死!我還會成為最強的淵獸之王,我還會成為統治這個世界的主人!不管是誰,不管是誰!不管是誰都要跪倒在我腳下1

他瞪大了眼睛看著陳羲的靈魂咆哮:「你憑什麼殺我?你憑什麼?我是最特殊的,我一定不會死的。我從無盡深淵出來就是為了奪得這個世界的。我從一開始就知道自己與眾不同,我為了自己的夢想可以捨棄一切唯獨不能捨棄自己的性命。你不能殺我,我天生就是最尊貴的王者,你憑什麼殺我1

陳羲的靈魂艱難的雙手提著越來越高,可是靈魂真的沒有什麼力氣,而且還是虛體,相對來說顯得太沉重了。靈魂提著需要兩隻手,抬起來的時候更顯吃力。隨著越來越高,越昭的臉色也越來越白。

「我是天潢貴胄,我天生就是王者我不會死也不能死。你只不過是個凡人,一個卑賤的人類而已。這個世界的未來是淵獸的,而淵獸的未來在我肩膀上。從我出現我就知道自己絕不會平庸,我將會成為淵獸歷史上最閃耀的一顆大星。」

越昭的語速越來越快,四肢不停的掙扎著。可是他也遠沒有到恢復的時候,所以這種掙扎一點作用都沒有。

「有意義嗎?」

陳羲忽然問了一句。

這句話,是不久之前越昭剛剛問陳羲的。

越昭的表情猛的一僵,看著陳羲的元神里都是恐懼和哀求:「求你不要殺我。」

陳羲緩緩的搖了搖頭:「這個世界沒有主人,只有世界才是世界的主人。不光是你,每個人從一出生都覺得自己是與眾不同的。這種想法沒錯,但是一旦為此變得瘋狂那就會是一個笑話。你說你是特殊的,你天生就是王者,誰不是自己的王者?如果你覺得這是你不死的理由,那麼我比你還要多很多埃我擁有這麼多一般人沒擁有的東西,我更不應該死不是嗎?」

一根神木枝條分離出來,托著陳羲靈魂的手將對準了越昭的咽喉。

「別找那麼多的理由,別想那麼多的事。」

陳羲表情平靜的說道:「你我是不死不休的敵人,不是我殺你就是你殺我。你知道你和我不一樣的地方是什麼?我可以為了我在意的人我在意的這個世界去死,你卻連為了自己都捨不得去死」

噗!

刺進越昭的咽喉,然後那根神木枝條上有一顆送進了越昭體內。

陳羲仰躺在地上,看著神木覆蓋在自己身上,然後強光一閃,再之後他就失去了意識。天空變得發黑,視線變得模糊,似乎要飛走了一樣的錯覺。/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