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永鎮仙魔>第三百七十三章魔的守護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七十三章魔的守護

小說:永鎮仙魔| 作者:知白| 類別:玄幻魔法

濕濕的,溫涼的感覺在臉上出現,越來越癢。△↗,

陳羲睜開眼睛的時候,頭痛欲裂的感覺也隨即而來。這種痛苦遠比肉身上的疼痛要強烈的多,如果是被利器劈開一條口子,這種紅傷對於陳羲來說根本算不得什麼。可是腦子裡的這種痛楚,是因為修為之力耗盡,連靈魂之力都虛弱不堪,這種疼讓陳羲的表情立刻扭曲起來。

然後臉上那種濕膩溫涼的感覺再次出現,陳羲眯著眼睛往側面看了看,發現居然是一隻看起來有些髒兮兮的但是特別可愛的小貓蹲在那,用舌頭舔著他的臉。這隻小貓看起來也就才幾個月大,也不知道是怎麼到了這的。之前和陳羲和越昭那般激烈的大戰,它要是早來一會兒沒準都被波及殺死。

或許,這正是這隻貓兒的運氣。

它來了,然後陳羲醒了。

也許是它能從陳羲身上感覺到一絲溫度,也許是它下意拭靠在這個人身邊會安全些。但是如果沒有它的話,陳羲說不定也不會被喚醒。在爆開的那一瞬間,神木也只是勉強如一層棉被一樣覆蓋在陳羲身上,雖然避免了陳羲被自己的所傷,可是對於陳羲的保護也僅限於此了。

如果不能蘇醒,誰也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也許陳羲就這樣永遠的沉睡下去,在他的朋友找到他之前。可是,這種時候,他在這種荒郊野外昏迷著,誰能保證不會遇到危險?此時的陳羲虛弱的還不如一個三歲孩子,雖然沉睡之後恢復了一些體力,但是距離可以再次戰鬥還差很遠呢。

陳羲掙扎著翻過身,朝著遠處爬。剛才的激戰引起的天地元氣變化太劇烈了,不引來什麼人是不可能的。陳羲告訴自己必須避開,也許不避開就是死。這裡距離皓月城已經沒有多遠了,而且隨時都會有淵獸經過。不管是遇到皓月城裡的修行者還是遇到淵獸,陳羲的下場可能都不會好。

「藤兒?」

陳羲試著和藤兒聯繫,在心裡喊著藤兒的名字。

沒有回答。

「藤兒?」

陳羲再次呼喚了一聲,心開始往下沉。兩千多里的距離,應該還沒有超出他和藤兒的心靈聯繫。他和藤兒是最牢固的關係,這種距離應該不會被阻隔。可是藤兒沒有回答,那麼陳羲只能去猜測是否藤兒也遇到了什麼危險。這次藤兒出關,實力大增,按照道理應該已經差不多到達洞藏境五品以上才對,和陳羲使用提升理論之後差不多。這種境界,就是放眼整個大楚也沒有多少人能夠傷到藤兒了,更何況她還是半神之軀,被人傷害到的可能性更低。

「陳羲1

就在陳羲胡思亂想的時候,藤兒的聲音終於出現:「你再堅持一會兒,藍星城這邊出了大事我被困住了,你先找個地方藏起來,我儘快趕到。現在不少高手圍攻藍星城想把和白色棋子搶走,我被一種很奇怪的陣法困在裡邊了。」

「你沒事就好。」

陳羲終於鬆了口氣,他以為藤兒遇到什麼大危險。從藤兒的語氣來判斷雖然面對的事有些棘手,但還不至於涉及到生死。現在陳羲就必須靠自己了,最好在有淵獸經過之前找個安全的地方躲進去。陳羲虛弱到只能往前爬,此時就算是一頭最低級的淵獸經過,陳羲都沒有任何招架之功。

他往前爬,那隻幾個月大的小貓就跟在他一邊,側這頭看著他,不是輕輕的叫一聲。那種聲音就像是鼓勵,安慰,和一種期待。

就是在這一聲一聲的輕柔的叫聲中,陳羲向前艱難的爬行著。他爬出去上百米,在孤石山的碎石之中發現了一條可容一人的縫隙。他爬進去蜷縮在裡面,小貓鑽進來蜷縮在他懷裡。陳羲四周都是石頭隨時有可能坍塌,可是貓兒在懷裡的那種溫暖,讓陳羲又有一些心安。

遠處傳來一陣陣的腳步聲,很大。小貓開始瑟瑟發抖,表情都變了。陳羲把它抱住,輕輕的撫摸著:「別怕,別叫,運氣好的話咱們就能避開。運氣不好的話,你就快點跑。」

他把貓兒抱在懷裡,躺在地上屏住了呼吸。

腳步聲很嘈雜很沉重,顯然路過的不是一頭淵獸,躺在碎石的縫隙里,有一種四周都是淵獸的錯覺。一連串的腳步聲由遠而近,然後在陳羲不遠處停下來。陳羲的心開始繃緊,而他懷裡的貓顫抖的更厲害了。顯然,它雖然還很小,可是也已經見識過淵獸的可怕。

的一聲!

陳羲頭頂上的碎石被掀開,一頭淵獸醜陋的臉出現在陳羲視線之中。這是一頭看起來足有三十米高的野人淵獸,一隻手掀飛了陳羲頭頂上的碎石板,另一隻手裡拎著一條巨大的石棒。這是一頭最低級別的淵獸,看到陳羲的時候發出一聲咆哮,就好像一隻老虎在草叢裡發現了一隻兔子似的那種咆哮。

在它眼裡,陳羲就是獵物。

它舉起大棒,舉過頭頂。

陳羲伸了伸手,神木枝條綁著飛起來,刺穿了這個野人淵獸的心臟。野人淵獸不可思議的低頭看了看,然後哀嚎著倒了下去。

陳羲撫摸著懷裡的貓兒笑了笑:「下一個來的傢伙,我已經沒力氣殺了。你走吧好好活著。」

他把貓兒放在地上,貓兒對他叫了幾聲,戀戀不捨。

「走吧。」

陳羲仰躺在地上,看著湛藍湛藍的天空:「越遠越好。」

轟隆隆的腳步聲過來,一個看起來足有五十米高的淵獸一腳將之前那個野人淵獸的屍體踢開,它低頭看了看陳羲,然後隨手從地上撿起來一塊大石頭,朝著陳羲狠狠的砸了下來。石頭足有數千斤,而陳羲已經無法移動了。

陳羲睜開眼的時候,還以為自己回到了曾經熟悉的前世。他閉上眼的時候,是那個巨大的淵獸抱起來一塊大石頭砸向了他。那個時候陳羲居然很平靜,沒有一丁點的不甘。因為這一切可能都在他的預計之中出現過,所以他沒有傷心沒有恐懼。

陳羲自己都沒有想到過,有一天他會如此平靜的面對著死亡的來臨。在那一刻,陳羲想到的是這次死後,還會飄向哪兒?是真的死亡,還是再去另外一個地方遊盪?

「你哪兒也去不了,我不答應,我們都不答應1

聲音出現在陳羲耳邊,然後他看到了子桑小朵那張溫柔美麗的臉。

「幸好。」

柳洗塵坐在陳羲身邊,臉上的擔憂總算是減輕了些:「之前小朵就一直昏迷著,上次的消耗對她來說太巨大了。在不久之前她剛剛蘇醒過來,如果再慢那麼一點的話你可能就遇到危險了。」

世上事,就是這麼多的巧合。

柳洗塵說的沒錯,如果子桑小朵再晚蘇醒過來那麼幾秒鐘,陳羲可能真的危險了。世上事,又就是這麼奇妙,似乎在冥冥之中都已經註定了一樣。

「我沒事,就是太累了些。」

陳羲給她們一個最溫柔的笑容,可是他的話卻騙不了她們。

「你的傷太重了。」

子桑小朵的手放在陳羲的小腹上,她手心裡的星辰光華閃爍著:「你的骨頭斷了一大半,你的內臟也受損了一大半,你的經脈大部分都亂了,你的丹田氣海都在翻騰不穩,這不僅僅是你肉身上的傷勢,你距離死其實真的很近很近了。」

陳羲強迫自己微笑著和她們說話,讓自己的樣子看起來沒有那麼痛苦。

「只要不死,休養一陣子就好了。你才蘇醒過來,不要用星辰之力救我。藤兒已經出關了,回頭讓她把我帶進她的空間里,用九色石來修補我的傷勢就好了。」

子桑小朵緩緩的卻格外堅搖頭:「在她來之前,我來。」

話不多,很簡短,但是每一個字都那麼的堅定不可動遙

「藤兒被纏住了。」

柳洗塵起身:「外面突然來了大批的修行者,都是高手,應該是從皓月城那邊過來想要搶奪的。之前皓月城裡的人應該早就得到了消息,這次是有備而來。之前跟著周牧進城的那二百個甲士身上,居然帶著一件神器。是一口叫不上來名字的大鐘,突然之間發動,將扣在裡面了,而且這口大鐘還有一種很強的空間力量,如果不阻止的話,可能會被奪走。」

「當時藤兒的分身還在上,所以藤兒的本體也被一種奇怪的力量帶了進去,被封在那口大鐘里了。也不知道現在怎麼樣,我在這裡保護小朵,外面的人還在激戰。」

柳洗塵說完之後往外看了看:「我應該出去幫忙。」

陳羲問:「來人很強?」

「很強。」

柳洗塵道:「不過魔還沒有出手,你說過不到萬不得已魔是不能讓皓月城的那些人發現的。」

陳羲嗯了一聲:「我來吧」

「你!?」

子桑小朵按住他:「你傷的太重了,再動你會死1

陳羲笑了笑:「我死不了的,現在也只能是我來了。藤兒如果你能聽到我話,把的力量給我。」

「不1

陳羲的心裡出現了藤兒的聲音,直接拒絕了陳羲的要求。

很特殊,現在必須安置在上。可能是因為這更接近於神的力量,而陳羲的修為之力和神力不同,無法把帶在身上。如果解決了這個問題,那麼陳羲也就不會遇到這麼多危險了。而正因為現在藍星城只有藤兒具備神力,所以陳羲每次使用的力量都必須是藤兒啟動。

「陳羲」

魔從遠處走過來,表情很嚴肅:「你一直說這戰爭和我無關,可是真的無關嗎?當我和你們站在一起的時候,我就已經回不去了。」

他從子桑小朵的空間走出去,張開雙臂開始變大:「你有你的守護,我有我的。你們就是我的守護。」/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