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永鎮仙魔>第三百七十四章神識探秘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七十四章神識探秘

小說:永鎮仙魔| 作者:知白| 類別:玄幻魔法

藍星城已經沒有什麼可隱藏的了。,

魔出手之後,這裡將會成為萬眾矚目之地。誰又能想到,這個地方居然藏著一位洞藏境九品左右實力的大高手?魔憨厚耿直但是不傻,所以只是化形出來震懾走了那些人,沒有直接出手。那些人一退,魔立刻就回到藍星城之中。

陳羲仰靠著高坡休息,因為他傷勢太重子桑小朵讓他就在原地沒有移動。

「皓月城的人已經退走了,他們顯然是有備而來的。」

雁雨樓的臉上都是疲憊之色,之前的激戰之中至少出現了兩個洞藏境大修行者,他身上帶傷,又連番激戰,剛才險些再次重傷。見陳羲回來,雁雨樓的臉色也稍稍好了些:「這次咱們算是有驚無險,非但沒有失去什麼,還留下了一些東西。」

雁雨樓在距離陳羲不遠的地方坐下來,長長的舒了一口氣。這麼久了,總算可以暫時松一鬆緊著的神經。雖然可能在不久之後,藍星城會面臨更加嚴峻的形勢。皓月城的人退走了,越昭被陳羲兩千里追殺,畢竟這些事都告一段落,大家都可以暫時歇一歇。

「那口鐘?」

陳羲笑著問。

雁雨樓點了點頭:「嗯,那應該是一件遠古神器,其中蘊含的力量極為強大,藤兒又是在大鐘的裡面所以一時之間突不出來。魔出手之後,皓月城的那些人驚退,魔和藤兒一起出手,才將這口大鐘控制下來。」

陳羲問:「藤兒和魔的實力加起來那麼強,居然也還要費一番力氣?」

此時藤兒和魔都還在城牆上守著,因為不能確定皓月城的人和淵獸會不會去而復返。現在陳羲重傷,雁雨樓重傷,魔也重傷,幸好藤兒出關及時,不然藍星城的壓力可想而知。越昭雖死,但是城外的淵獸大軍還沒有徹底退散。至少七十萬淵獸大軍還在翠屏山那邊,它們都不知道越昭已經逃走且被陳羲擊殺的事。

這都是隱患,所以魔和藤兒兩個人暫時留守沒有回來見陳羲。

雁雨樓道:「如果不出意外的話,應該是有一個或者幾個洞藏境的大高手遙控著這口大鐘。甚至有可能是在皓月城裡,有一個強大的陣法或者某個強大的修行者控制著。如果只是單純的這口大鐘上的力量,以魔一個人的實力就足夠了。」

陳羲躺的舒服些后說道:「也不知道皓月城裡發生了什麼,怎麼突然之間林器平變得這麼急躁起來。一開始我以為是皓月城裡那個神秘的武器出了問題,可是後來想了想應該不是。他感興趣的是我,而不是咱們的。」

雁雨樓道:「不管發生什麼,以後皓月城來人只管打出去就是了。現在已經撕破了臉,對方連遮羞布都不要了。一開始先是讓周牧過來騙,在那個時候臉面還是要的。後來周牧被藤兒擒住,皓月城的人沒過多久就出現了。至少兩個以上的洞藏境修行者,還有一件神器,對淵獸進攻若是出動這麼強大的隊伍,只怕也能取得一場大勝了。」

他說話的語氣之中,帶著一股子強烈的輕蔑:「有些人,不管在任何時候都不會顧及什麼民族什麼天下,他只管自己。這樣的人你和他講道理,白白的浪費力氣和口水。反正以後也不可能再有什麼好言好語了,索性直接了當,只要是皓月城過來的一律趕走,動手則殺。」

陳羲嗯了一聲:「暫時也不會再過來人了,魔的出現會讓他們有些顧忌。一個洞藏境九品的修行者,足夠嚇住他們了。更何況,魔的來歷他們不知道。以林器平的出身和閱歷,天下間的大高手只怕他都知道,哪怕不認識也知道是誰。洞藏境九品的修行者,就是站在最高處的那一批人,林器平不可能不知道都有誰。這些人,就是皇族也不敢輕易得罪。魔之前沒有在他們面前出現過,所以他們一定會很詫異。在沒有弄清楚之前,他們暫時是不敢胡作非為的。」

「如果國師在皓月城呢?」

雁雨樓忽然問了一句。

陳羲臉色也跟著一變:「你的意思是或許是國師讓林器平派人來抓我的?」

雁雨樓搖了搖頭:「不知道,不過真的沒準有這個可能。你想想,咱們在天樞城裡的時候,沒有見到鴉,雖然可以肯定林器乘身邊有鴉監視著,但是顯然數量上並不多。這和常理不符,難道林器乘身邊不應該有大量的鴉存在?如果說鴉是國師手裡的牌,那麼國師可以把鴉送給林器乘,當然也可以送給林器平。」

他說到這的時候停了一下:「可是林器平派人來抓你了,說明他在擔心鴉」

陳羲點了點頭,長長的緩了一口氣:「鴉失控了。」

雁雨樓嗯了一聲:「是的,只有這一個解釋了。」

陳羲躺在草地上看著天空眉頭緊鎖,現在的局面越來越讓人看不懂了。已經可以確定的是,鴉不是林器乘的人。本來陳羲以為鴉是國師秘密訓練出來的,現在想想應該也不對。以國師那樣的思維和行事風格,如果鴉是他訓練出來的產物,他不可能失去對鴉的控制。

如果鴉不是國師訓練出來的產物,那麼是誰?

陳羲想不通,可能是對這個世界的了解還是太少了,陳羲不知道除了國師之外,那些大家族之中還有誰的修為恐怖逆天的。因為要想讓鴉這樣的組織臣服,鴉的這個首領必然是極為強大的一個存在。沒有絕對的實力,怎麼可能控制的了鴉那樣的一個群體?

陳羲忽然發現,自己還是把這個世界看的太小了。很早很早之前他就聽說,聖皇是這個世界上的第一強者。他也見到過聖皇的出手,單掌化形三千里,那樣的強大令人心悸。現在陳羲才明白,所謂的這些強大之人,都是明面上的。在暗地裡,有多少變態的強者誰也無法說清楚。

人和人不一樣,有的人追求的是名利。那麼他的修為強大是必須放在明面上的。因為他需要宣揚這種強大來穩固自己的地位,比如大楚的聖皇。他難道不知道自己所為天府大陸第一強者的名號是假的?但是這種名號對他的統治有著絕對的輔助作用。

還有一種人,他們修行者追求都不是名利。這樣的人默默無聞,比如當初開創了滿天宗的厲蘭封。在開創滿天宗之前,難道厲蘭封就不強大了?他肯定是強大的,但是沒有人知道他。若非為了鎮壓無盡深淵而必須在清量山上創建一個宗門,也許他還會一直默默無聞下去。

但是誰也不能說,這些默默無聞的人之中就沒有絕對強者。

陳羲繼續推測,如果說有一個可以和國師抗衡的人創造了鴉,那麼現在的局面應該就能解釋的過來了。陳羲回想了一下自己在天樞城裡見到林器乘的時候,提及了鴉,林器乘的表現似乎沒有什麼特別的地方。

那個時候陳羲就在懷疑,鴉到底是不是國師的人。在陳羲和林器乘交談的時候,陳羲故意幾次說了鴉是國師的人,林器乘沒有反對,但是這種沒有反對不等於默認。

情況越來越複雜了。

之前皓月城裡的人沒有什麼舉動,現在突然派了大批高手過來,那麼只有兩個可能。第一,是出了什麼意外,所以林器平必須把自己抓過去應對,這個意外必然和鴉有關。第二,沒有出意外,但是國師在皓月城,因為只有國師才能立刻改變林器平的態度,只有國師才能對林器平下令。

陳羲現在傾向於後者。

正因為傾向於後者,陳羲逐漸推測出了什麼了不得的事。

國師應該是要忙於什麼事,而不能親自出手來抓陳羲的。當然,陳羲之前在天樞城的時候就對林器乘說過,因為藍星城裡有和白色棋子的力量,國師是不敢貿然對藍星城出手的。因為國師不確定藍星城裡的某個人和那位神秘的強者什麼關係,一旦他出手會不會引來這位神秘強者的回擊?

所以,國師會讓林器平派人來。這又說明了一件事,國師控制不了鴉,只能從陳羲身上找到制服鴉的辦法。連國師都控制不了鴉,說明鴉真正的主人在修為境界上不輸於國師

想到這,陳羲心裡有些震撼。

鴉不是國師的,而且失控了。那麼鴉的目標是什麼?

陳羲瞬間想到了無盡深淵,因為鴉要想變得更強,就只能去無盡深淵。在無盡深淵裡鴉有可能重塑肉身,這對於鴉來說是絕對的誘惑。

陳羲從納袋裡取出一件東西看了看,大概拳頭大小,好像生了的廢鐵一樣的東西,黯淡無光。這個東西丟在大街上都不會有人去撿,這麼小的一塊廢鐵賣都沒地方去賣也沒人敢買賣鐵器。可是這個東西,其價值是不言而喻的。這個東西有可能是人類觸及無盡深淵的關鍵,陳羲總覺得這個東西將來必有大用。

無盡深淵之核?

陳羲喃喃了一句。

這個東西是陳羲蘇醒過來的時候,往那碎石縫隙里爬的時候發現的,他順手拿起來收進納袋。陳羲推測這個東西縱然不是真正的無盡深淵之核,可能也是其伴生物。這個東西雖然已經被打的幾乎變成了廢物,但是或許還是解開淵獸在無盡深淵之中不死的秘密。而且有了這個東西,或許還能找到克制淵獸在無盡深淵之中更加強大的辦法。

陳羲握緊了這個東西,將神識送進其中。

一瞬間,陳羲腦海里就好像被什麼巨大的力量撞擊了一下似的,昏昏沉沉。/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