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永鎮仙魔>第三百七十六章淵世界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七十六章淵世界

小說:永鎮仙魔| 作者:知白| 類別:玄幻魔法

陳羲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也不知道為什麼神會那樣鄭重認真的罵人。,但是他看得出來,神的表情有一種如釋重負般的解脫和一種前所未有的痛快暢然。

然後就消失了,什麼都沒有了。

沒有了神,也沒有了那團白光。但是陳羲並沒有從這種環境之中退出來,他依然還在向前漂福所以陳羲推測這應該是一種斷檔似的記憶片段,因為時間過去的太過久遠了,有些畫面已經消失。神和那一團白光見面之後肯定又發生了什麼事,可惜的是陳羲看不到了。

但是陳羲推測應該是神和白光里的人交手了,而交手正是這一段畫面消失的緣故。那是神,那是和神同級別的存在。這兩個人打起來,那將會是怎麼樣的一種天翻地覆?所以破壞必然是極大的,那麼畫面的缺失也就可以解釋的通了。

陳羲沒有退出來,是因為他在經歷的不是神的記憶,而是這塊生了的鐵塊的記憶。

又向前漂浮了一段時間之後,陳羲看到了一個又有一陣微光閃爍。這個畫面還是帶著一些熟悉感,因為在之前就見過一次所以這種熟悉感變得更為強烈。上次微光出現之後陳羲看到了神的銀沙木椅,這一次陳羲看到了那個白色的光團。

沒錯,就是那個和神之前剛剛見過一次的白色光團。

陳羲微微愣了一下,難道說這是神和白光里的人大戰之後的事?這個白光再次出現但是神沒有,那麼就是說神戰敗了?如果真的是如此的話,神離開了這個世界也許就不是主動的,而是被動的。就在不久之前,陳羲清楚的聽到白光里的人對神說,你病了,你瘋了,我要把你帶回神域。

神域,是什麼?

陳羲暫時拋開關於神域的念頭,仔細的回想了一下自己剛剛看到的場面。白光里的人也好什麼東西也好,說要把神帶回神域。但是神顯然是不願意的,然後他們大打出手。這一段畫面沒有,可能是因為對周圍環境的破壞太嚴重,所以沒能保存下來。

接下來這團白光又出現了,陳羲然會想到神敗了。

「我做出來這樣一個東西,算是徹底把她的心血毀了。」

白光悄然散去,一個看起來美的無法用語言描述的男人出現。是的,是個男人。但是這個男人不能用帥氣和硬朗之類的詞語來形容,只能用美這一個字。他身上穿著金黃色的戰甲,背後披著大紅色的披風。他的頭髮是黃色的,但是很順直,就那麼披散在腦後。

他的身材修長,絕對的黃金比例。不管是腿還是手臂,不管是脖子的長度還是下頜的模樣,都是最完美的。好像他的身體根本不是天生的,而是精確製作出來的一樣。他身上的金甲看起來華美而雍容,讓他多了一種天潢貴胄的氣勢。他給人的感覺和之前神給陳羲的感覺一樣,看起來他就是主人,世界的主人。

這個男人從白光之中走出來,看了看四周後繼續自言自語:「真是可笑,她以為自己可以造出來一個公平的世界,可是這個世界上最公平的就是神域。一個在神域出生的神,卻在懷疑神對天下的統治不過看起來她做出來的這個世界很有意思,和之前被我破壞掉對那些不太一樣呢噢,怪不得,居然留下了她的神力靠神力維繫整個世界的平衡,所以我無法摧毀?」

美艷的男人膚色很白,嘴唇很紅,頭髮梳的一絲不苟,連表情都稍顯陰柔。

「你以為你的神力可以維繫這裡?以為我就沒有辦法了?其實並不難啊,你想讓這個世界維持下去,那麼我就滿足你。我在你創造出來的世界創造了這個東西,然後往這裡加了一個法咒,你會眼睜睜的看著你的這個樂園變成一副什麼鬼樣子。」

他一揮手,從他的手心裡有一百零八顆珠子飛出去,然後散落在四周。看起來沒有什麼規則,只是隨意灑出去的。被這個男人開創出來的空間很特殊也很詭異,看起來大的沒有邊際。一百零八顆白色珠子飛向四處,有很多都消失在視線極遠處。

陳羲恰好看到一顆珠子漂浮在自己身前,似乎觸手可及。他伸手想去觸摸,但是根本就觸摸不到。

也正是在這個時候,陳羲忽然間明白了。此時看到的畫面並不是這個男人和神大戰之後的場面,而是之前。這個男人到了神創造的世界,也就是天府大陸。然後在天府大陸上創造出來一個相對的空間,也就是無盡深淵。這個時候,神其實是還沒有離開天府大陸的。

又或者去而復返?

陳羲無法確定,他只能確定無盡深淵出現的時候神是知道的,且在常神和那個男人有了一戰,但多半是神打輸了。也就是說神不是唯一的神?!

陳羲沒有再去看那個男人,那個完美到讓人以為是虛假的男人。因為陳羲曾經說過,看起來絕對完美的東西一定是假的。不管是人還是事,絕對的完美都是假的。

他的注意力全都在自己身前不遠處的那顆白色珠子上,陳羲不知道這些珠子本來的名字是什麼,但是自從這個男人把它們灑在這,它們就有了一個新的名字無盡深淵之核。

陳羲看到白色的珠子上開始有光閃爍,他面前的這顆珠子閃了一下之後,大概過了幾秒鐘,距離很遠很遠的地方也有一抹微光閃了一下。也就是說,這些珠子上光芒的閃爍不是隨機的,而是一顆接著一顆,這說明這些珠子是在按照一種陣法擺列的。

接下來,就一直是這樣無聊的閃爍,此起彼伏。

陳羲靜靜的看著面前的珠子,一動不動。不是他不想動,而是他無法移動。這個過程是無聊無趣的,因為不知道時間過去了多久,只是這樣固定的漂浮在一個地方,可能真的發生這樣事的話被困住的人會痛不欲生吧。

但是陳羲卻沒有什麼擔憂,因為他隨時都可以退出去。他只是將自己的一縷神識送進了那廢鐵一樣的東西里,現在他看到的都是這塊廢鐵的記憶。

也就是說,這塊廢鐵的形成和無盡深淵是相同的,甚至比無盡深淵之核還要出現的早。然後陳羲就明白了,這塊廢鐵一樣的東西在當時也許真的只是一塊廢鐵。只是這塊廢鐵存在的時間已經足夠久遠了,而且它就一直在某一顆無盡深淵之核不遠處漂浮著,所以天長日久之後吸收了一部分無盡深淵之核的能力。

真的只是一塊廢鐵?但是毫無疑問,一塊廢鐵被無盡深淵之核影響之後都變成了堪稱神器的東西。

也許這塊廢鐵是在那個男人開創出無盡深淵的時候,隨著無盡深淵的出現而掉進來的,只是一個巧合,卻變成了一種宿命。

陳羲就這麼靜靜的看著,看著那白色珠子閃閃爍爍。也許過了一年,也許是一千年。

白色的珠子上已經蒙上了厚厚的一層灰塵,珠子本身的光澤已經完全看不到了。這一層灰塵隨著時間的推移變得僵固起來,所以珠子的表面上看起來更像是岩石。拳頭大小的珠子在逐漸的變大,陳羲發現出現異動的時候珠子已經變成磨盤那麼大的一塊石頭了。

陳羲看到一個虛幻的人影出現在無盡深淵之核旁邊,陳羲看到了這個人的內心深處。他看到了一幕一幕,看到了這個人盡心儘力的幫助自己的親人,但是因為某些人的挑撥,他的親人們還是逐漸遠離了他。他變得孤獨怪癖,他變得沉默寡言。他走在大街上扶起摔倒的孩子,孩子的家人卻跑過來推到了他,以為他要傷害孩子。

他苦笑,他哭泣。

他蜷縮在一個角落裡,看著大街上的人來人往。也不知道過去了多少年,他已經蒼老。這個時候他心裡忽然出現了一個畫面一隻老龜趴伏在一片黑色的沙灘上,就是靜靜的趴在那,一動也不動。它孤獨,但是它適應了孤獨。

然後陳羲看到無盡深淵之核的旁邊,出現了一頭老龜的輪廓。經過了一段時間之後,這頭老龜的形狀變得清晰,身體變得凝實。從無盡深淵之核上有一種力量注入了老龜的身體,然後老龜活了。

陳羲知道,這就是無盡深淵裡的第一頭淵獸。

這頭淵獸是沒有攻擊力的,哪怕那個人經歷了很多的不公,這頭淵獸還是很平和,它只是靜靜的趴伏在那,如一塊石頭,不動不發聲,如果沒有人理會它,它會這樣保持永遠永遠。陳羲心裡一痛,第一頭淵獸還是溫和的,沒有殺戮之心。

但是很快,淵獸的出現速度開始越來越快,一頭一頭的淵獸成型。陳羲看到了很多熟悉的身型,比如那巨大的可以飛行的雕型淵獸,比如長得的好像鱷魚一樣的淵獸,比如野人一樣的淵獸,不斷的出現。第一頭出現的淵獸那頭老龜始終沒有動也沒有理會後出現的淵獸,它身邊熱鬧起來,可是它還是顯得那麼孤獨。

之後又出現了很多龜型的淵獸,可都和它格格不入。

陳羲看到了淵獸的出現,看到了淵獸的繁榮。他只是身處於一顆無盡深淵之核附近,但是這種場面其實反映的是整個無盡深淵的過往。這裡發生的事,在別的地方也在發生。陳羲知道這顆無盡深淵之核旁邊出現淵獸的時間應該算晚的了,其他的無盡深淵之核附近可能會更早的出現。所以,關於那個老龜是第一頭淵獸的推測,陳羲自己又推翻了。

但是陳羲確定了一件事不是每一頭淵獸,都充滿了殺戮之心。

陳羲從這種場景之中退出來,低頭看了看手心裡攥著的這塊廢鐵。

廢鐵上還殘存著無盡深淵之核的氣息,也許在將來的某一天某一刻,這塊廢鐵會有更加重要的作用。陳羲將它收起來,格外的鄭重。/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