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永鎮仙魔>第三百七十七章關於上古之戰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七十七章關於上古之戰

小說:永鎮仙魔| 作者:知白| 類別:玄幻魔法

陳羲已經不是第一次在某種環境之中看到某個真相的發生,他也不知道為什麼自己具備這樣的能力,又或者說這只是一種運氣。●,陳羲分析過,這可能和他的靈魂遠比普通人強大有關。比如說在第一次進改運塔的時候,他和柳洗塵的命運在幻境之中交織在一起,按照正常來說,這本是不可能發生的事。

比如說,在幻境之中陳羲看到了執暗法司首座寧小臣帶著大隊人馬進攻昆崙山的事,看到了那顆白色棋子大發神威。一顆棋子,就滅掉了執暗法司所有的戰艦。

這次,陳羲透過了這塊廢鐵看到了無盡深淵的形成。不得不說,看到的如果是真相的話那麼就顛覆了陳羲以往腦子裡已經形成的認知。陳羲不會懷疑藤兒說的話,而藤兒說過神是不知道無盡深淵存在的。

正因為陳羲堅信藤兒的話,堅信藤兒不會騙人,所以陳羲想到了另外一個可能。如果換做別人一定會去想是藤兒的記憶出現了什麼偏差,但是陳羲不會,藤兒記得的,就肯定是真實的。藤兒說神在離開這個世界之前不知道無盡深淵的存在,而陳羲在剛才看到了神出現在無盡深淵之中,那麼顯然是矛盾的。

但是陳羲,卻找到了一個解釋的理由。

陳羲找到藤兒,將自己看到的那些事對藤兒說了一遍,藤兒的神情頓時變得嚴肅起來。

「你的意思是是,看到了神出現在無盡深淵之中。而且你也看到了,是另外一個堪比神的人創造了無盡深淵?」

藤兒問這句話的時候,眼神里的震撼是無以復加的。

陳羲點了點頭:「如果這些畫面是真實的,那麼還可以確定一件事。當時神和那個人一定交手了,甚至那個白色光團里的人比神的力量還要強大。我懷疑神在這次交手之中被擊敗,然後被帶走到了什麼未知的地方,這個地方,也就是那個人和半神勾陳都說過的地方神域。」

藤兒的臉色有些沉,她想了一會兒后說道:「如果說無盡深淵的形成是在神離開之前,這是沒有道理的事。你看到的這些,我在想是不是神離開了這個世界之後發生的。」

陳羲點了點頭:「你的意思是,神不知道為什麼離開了這個世界,但是感覺到自己的世界被什麼人破壞了,所以立刻趕了回來。」

藤兒嗯了一聲:「應該是的,就算你說那個白色光團里的人比神的實力還要強一些,但是他在侵入這個世界的那一刻神不可能毫無察覺,而是等到無盡深淵已經徹底形成之後才出現。所以只能是這樣,神離開了這個世界然後感覺到了破壞所以回來。」

她微微皺眉沉思了一會兒:「我估計這個時間,是在上古大戰之前。」

「之前?」

陳羲問:「為什麼?」

藤淙晃壹遣壞媚鞘撬和誰之間的戰爭了,但是我現在使勁的去回想,似乎在那場大戰之中都沒有神的影子。她在那之前就離開了,又或者是你看到的那樣,被更加強大的人帶去了所謂的神域。」

陳羲坐下來,按照藤兒的說法去推想:「如果是這樣,那麼可以這樣推測神不知道為什麼開創了這個世界,但是顯然她對這個世界非常非常的在意,這裡就好像她的家一樣。神來自神域,神域里應該有一些和神一樣強大甚至比神還要強大的存在,那是一個更高層次的世界,我們可以將其看成眾神之界。」

藤兒點了點頭,靜靜的聽陳羲繼續推測。

陳羲就好像找到了一個線頭,然後順著這個線頭一點點的把他和藤兒知道的事糅合理順:「神來自神域,但是從她的表現來看,她對神域充滿了厭惡,對神域里的其他神也一樣厭惡。所以我懷疑,她開創的這個世界是她偷偷創造出來的,是為了試驗什麼或者別的原因。」

「神造了這個世界之後就沒有離開,將這裡命名為天府大陸。很久很久之後,天府大陸上的發展開始蓬勃-起來。出現了半神,出現了神獸,也出現了人類。」

他說到這的時候忽然頓了一下,然後看向藤兒:「而出現人類,是一個轉折點。自從人類出現之後,似乎發展就開始變得朝著另外一個方向去了。半神消失,神獸戰敗,這個世界變成了人類統治的世界。」

藤兒皺眉,不明白陳羲為什麼突然說了這樣一番話。

陳羲笑了笑:「繼續之前說的,神造了這個世界,或許就是在等人類出現。所以說是神創造了人類,也完全沒有問題。神一定對人寄予了某些方面的厚望,希望人類可以改變什麼。天府大陸是她造出來的,她小心翼翼的呵護著。可是忽然有一天,神覺得自己可能被神域的人發現了。」

陳羲語氣一轉:「所以為了保護天府大陸不被破壞,她不得不離開這裡,想把追蹤她的人引走。」

陳羲根據藤兒的記憶和自己看到的事,一點點的將那一段上古時期的事推演出來。也許他推演的未必全都是對的,可是毫無疑問已經在接近真相。已經過去那麼久遠,誰也不敢確定自己推測的就一定是一絲不差的歷史。陳羲正在做的,是在試圖解開天府大陸的秘密,神的秘密,無盡深淵的秘密。

他看了藤兒一眼後繼續推測:「當時神應該是察覺到了自己的行蹤被發現,然後為了保護天府大陸,她離開了這。結果她沒有想到那個追蹤過來的人,沒有去追她,而是到了這。」

藤兒問:「剛才你說見到的那個白色光團里的人說過,那個人一直在破壞神創造出來的世界。」

陳羲嗯了一聲:「這是那個人自言自語的時候我聽到的,看來這個人對於神有著一種習慣性的欺壓。所以我現在懷疑在神域里,神的地位有些特別,可能不是很高級別的神。她離開神域創造了天府大陸,從某種意義上對於神域的那些來說,這是叛逃。」

「叛逃?」

藤兒的臉色變了變,似乎有些難以接受這樣的說法。

陳羲繼續說道:「沒錯,神是強大的,在天府大陸她就是主宰,是不可逆轉的主宰。因為這裡是她開創出來的世界,她就是唯一的神。可是在神域里,就好像人類的修行者一樣,也許神和神之間的實力差距也不校」

「而你認識的神,也許並不是特彆強大的神。她為什麼離開神域創造出天府大陸已經無從得知,可是她的離開一定引起了神域的憤怒所以才會派人來追尋。」

藤兒對於神是絕對強者的事心裡認知已經根深蒂固,現在陳羲的推測之中神突然成了另外一個世界的叛逃者,她真的不太容易接受。在她看來,神就是主宰,唯一的主宰。因為藤兒就是神創造出來的,所以對於神她心裡肯定有一種很特別的感情。

陳羲對藤兒笑了笑,因為他發現藤兒的臉色有些發白。他伸出手在藤兒的臉上揉了揉,笑著說道:「這只是我的胡思亂想,未必就是真的。而且即便是真的,也許這才是有血有肉的神,而不是高高在上的那種遠距離的存在。無論如何,這個世界是她創造的,這一點沒有改變也永遠改變不了。」

藤兒點了點頭,有些委屈的在陳羲手心裡蹭了蹭臉:「你繼續說吧,我只是聽到你說神被人追殺,心裡不好受了。」

陳羲嗯了一聲後繼續說道:「未必是追殺,也許只是一種對規矩被破壞的憤怒,或者是威儀被挑釁了的惱火。神域派人追蹤神,並不是為了殺了神。而是抹去神在神域之外創造的一切東西,把神帶回神域審判。這個追蹤而來的人,他的任務就是抹去神留下的所有痕。」

他看了藤兒一眼:「但是不知道為什麼,他無法將天府大陸抹去。也許是神在這裡傾注了太多的心血,也許是別的什麼原因,總之追蹤來的這個人沒辦法破壞掉天府大陸,他只能用另外一種法子所以他在天府大陸里弄出來一個無盡深淵,他無法破壞,就讓天府大陸的生靈自己去破壞。」

藤兒的神情有些飄忽,她忽然想到了另外一件事:「上古大戰,我們到底是和誰打的?會不會就是為了抹除這個世界的神域來人?可是如果是那麼強大的連神都能擊敗的人,我們是怎麼堅持下來的?如果我們打贏了,這顯然不可能。如果我們打輸了,為什麼天府大陸還在?」

藤兒又想起一件事:「勾陳說過,神可能已經死了。他還說等我去了神域,就會明白神到底是什麼。還說神並不是看起來那麼無私公正,也是充滿了貪慾和邪念。如果是這樣的話,那麼會不會神在和那個白光里的人交手的時候,被殺了?」

她的臉色越來越不好看:「神死了,或者被鎮壓。但是也許她用了什麼手段最終護住了這個世界,即便是比她還要強大的神也不行。然後為了毀滅什麼,神域派來的大軍」

陳羲的臉色也跟著一變:「我明白你的意思了,這個世界被神賦予了什麼力量,神域的人不能破壞這個世界。但是神域的人又不甘心,所以他們派來了軍隊要把這個世界上的人滅絕。」

「人?」

陳羲的話猛的頓了一下,他自己剛才說話的時候都沒有意識到人這個字有什麼不同尋常之處。他只是隨口那麼說出來,把這個世界上的人都滅絕,這句話里的人,其實指的是天府大陸的全部生物。但是陳羲自己說出這句話之後,忽然之間好像在心裡抓到了什麼似的。

「人?」

他喃喃了兩次這個字,卻又不知道自己到底抓住了什麼。/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