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永鎮仙魔>第三百八十三章我就是窮凶極惡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八十三章我就是窮凶極惡

小說:永鎮仙魔| 作者:知白| 類別:玄幻魔法

李白眉重新坐下來,端著杯子輕輕的搖晃著,將漂浮在水面上的茶葉晃到一邊,然後輕輕的一吹把葉子吹出來。,看起來他之前說的那些話似乎完全影響不到他自己的心境,那些話之中的血性味濃烈到了那樣的地步他居然一點也不在意。

陳羲知道他說的不會是謊話,也不會只是威脅。李白眉明明白白的告訴陳羲,他就是一個這樣的人。

殺百萬人,我做的出來。所以我現在問問你,藍星城你交不交?

這就是李白眉的態度。

他重新坐好之後做了一個請的手勢:「如果城主不信的話,現在可以自己去看看,如果不出意外的話你的空間已經被我的人破開了,而且那件大殺器也已經安置好。只要你這邊拒絕我,那邊立刻就會殺人。這當然不是我的錯,如果你不拒絕,這些人就不必死。他們如果死,也是死在你手裡。」

李白眉往後靠了靠,讓自己坐的更舒服了些:「我不急,因為我現在感覺很舒服。」

陳羲擺了擺手,納蘭放弓立刻離開去查。片刻之後納蘭臉色陰沉的走回來,俯身低頭在陳羲耳邊說道:「確實被人攻破了,也不知道他們用的什麼樣的手段,居然直接毫無徵兆的進了咱們的空間,然後在裡面布置了一個東西,不知道是什麼。不過從那個東西蘊含的力量來看,確實很棘手。」

李白眉見納蘭放弓在陳羲耳邊低語,他笑了笑:「怎麼?確定了?其實很簡單,也不是什麼了不得的計策,只是恰好我了解了藍星城裡的情況,恰好我手裡還有那樣的東西那樣的人。這件法器可以探尋到空間入口,然後帶著使用者進入這個空間,至於殺死百萬人的殺器就更沒什麼了,是我將自己的一部分真元之力凝集在一起,因為這樣最是直接了當。」

他緩緩卻格外得意的說道:「因為是我的修為之力,和我心意相通。所以這邊你拒絕了我,我只需心念一動那邊就會爆開。到時候百萬百姓的死,就是你來負責了。有些時候我們總是要面對這樣的選擇,而你這樣的人做選擇總是會痛苦一些。當初我帶軍隊離開相許城的時候,就沒有你這麼艱難。」

他將被子里的茶喝完:「怎麼,不給添茶嗎?」

雁雨樓站起來往前跨了一步,李白眉的眉頭立刻一挑:「千萬別打算這麼出手,我知道你是雁雨樓,你是神司最難纏的萬候,可是只要你出手,我就動手。莫說你的修為境界比我低根本殺不了我,就算你能殺的了我,你出手的速度有我的心念快嗎?我只需勾動一絲修為之力,城主大人的空間就會被夷為平地,到時候從那裡流出來的血,只怕能把藍星城的城牆都塗紅了吧?」

陳羲忽然站起來,轉身往外走:「你既然已經出招了,那麼我就要接招。如果我破不開你這個局,我心甘情願把藍星城交給你。」

李白眉笑道:「我最喜歡這樣做事爽快的人,那麼我就在這等你?」

陳羲沒有回答,大步走出城主府。

空間里,時間似乎變得停滯了。現在已經容納百萬人的空間自然大的離譜,但是現在整個空間里都有一種凝固的感覺。安靜,安靜的離譜。可能消息已經散布了出去,所以這裡的人都處於一種極為恐懼的地步。也許只需要一個小小的誘因,都能將這種恐懼激發出來。

一個身穿紅色長袍的人盤膝坐在一塊空地上,他身前漂浮著一個黃色的珠子。這個珠子就是李白眉的修為之力,一位洞藏境二品巔峰強者的殺招。陳羲不知道這樣級別的修行者一招能不能屠盡百萬人,可是一旦這個殺招爆開,那麼損失慘重是必然的。會有多少人死於非命,誰也說不清。

陳羲看到了那個人,那個人也看到了陳羲。

「人生何處不相逢。」

這話,是那個人說的。

他盤膝坐在那,看著面前漂浮著的黃色珠子。可是在看到陳羲走過來的那一瞬間,他的注意力就全都在陳羲身上了。他說出這句話的時候語氣之中有一種很詭異的情緒,很複雜。而陳羲在看到這個人的時候反而沒有一丁點的驚訝之色,似乎這個人就應該出現在這,出現在這的就應該是這個人。

陳羲走到這個人不遠處站住,語氣倒是依然平淡:「從李白眉說出用的黃家的東西的那一刻,我就知道肯定是你了。」

這個人將遮擋住頭臉的帽子掀開,露出一張年輕的面孔:「陳羲,我說過,你我之間的恩怨遠沒有到結束的時候。早早晚晚,你我之間都會有一個了斷。」

黃希聲

陳羲看著面前這個熟悉的人,有一種很奇怪的感覺。這個人和自己之間的矛盾到底怎麼來的?這個人何時和自己成了這種不死不休的局面?

「很奇怪嗎?」

黃希聲看著陳羲,他嘴角上的笑意比李白眉看到陳羲的時候還要得意的多。因為他現在確實掌握了絕對的主動,最起碼,他把陳羲逼到了絕路上。

看到陳羲一言不發,黃希聲表情更加的愉快了:「看到你這樣的吃癟不,是絕望,我真的很開心埃當初在那個破損的空間里,你把我逼到絕路的時候你想過會有今天這樣的局面出現嗎?所以有些時候我特別欣賞禪宗的一些道理,比如說因果報應。」

陳羲依然一言不發,而是默默的走過來盤膝在黃希聲面前坐下來。兩個人近在咫尺,陳羲只是眼睛直勾勾的看著黃希聲的眼睛。黃希聲也不示弱,和陳羲對視著。兩個人就這樣看著彼此,時間彷彿停止下來。

與此同時,城主府里。

雁雨樓看著李白眉一字一句的說道:「就算你今天得逞了,我們全都被迫離開了藍星城,但是你從今天開始就別想再安安穩穩的活著。只要我還有一口氣,我就會以殺你為目標,不死不休。」

李白眉聳了聳肩膀:「千萬不要威脅我,我這個人最習慣的就是這樣,因為我時常如此威脅別人。所以我當然知道你心裡有多憤怒,既然我能預料到,那麼怎麼會沒有什麼準備?你猜我會簡簡單單的只威脅你們離開嗎?」

不等雁雨樓說話,他笑著自己回答:「當然不會,比如說,如果我說你不自己廢掉自己的修為,我依然會殺光那個空間里的普通百姓,你會怎麼選擇?」

雁雨樓眉頭一挑,沉默了一會兒后說道:「如果我自廢修為,你會放過那些百姓嗎?」

李白眉搖頭理所當然的說道:「當然不會啊,交易怎麼會這麼簡單。如果說這是一個天平,那麼天平的一頭放著的是一百萬百姓的生死,另一頭的分量自然要足夠沉重才能保證天平不會歪斜。所以,我覺得你一個人的分量肯定不夠埃據我所知,藍星城裡有一個隱藏的很深的人,實力比你還要強大,這個人當然也要廢掉自己的修為才行。不過這還是不夠,城裡所有靈山境以上的修行者,必須全部自己廢掉修為,我才覺得公平。」

他看著雁雨樓,笑的越發猖狂:「所以我之前才會說,我也不是一個特別心狠的人呢。只要你們全都廢掉自己的修為,我也會發善念,把你們留在藍星城裡。我怎麼忍心看著好心把藍星城讓給我的人,死在外面那些淵獸手裡?外面的淵獸這段日子被你們逼的很苦吧,你們一旦出去,而且是沒有一點反抗之力的出去,我想那些淵獸會特別開心的把你們都撕成碎片。」

雁雨樓問:「你有良心嗎?」

李白眉搖頭:「那種沒用的東西,自然是沒有的。我知道自己是一個什麼樣的人,所以你千萬不要以為這樣就能刺激到我。我不是偽君子,我是真惡人。不要試圖說服我,不要試圖激怒我,因為我現在很平靜的看著你們難受是最開心的事,我是不會和你打的,也不會讓我的手下胡亂出手。」

雁雨樓皺眉,因為他發現對於李白眉這樣純純粹粹的惡人,任何話都不會有作用。

李白眉看了看天色:「時間就定在天黑之前吧,我的耐心雖然很好,可是我也不想浪費時間。如果你們不同意的話呢,我把空間里的人殺掉之後就走,我自然準備好了撤走的辦法,不能得到藍星城肯定是一件遺憾事,但我也不會把命送在這。」

他抬起手,看了看自己修長的手指:「這雙手上染的血,早已經多到讓我的心變得麻木了,我害怕什麼?我就是窮凶極惡,可你還偏偏沒有辦法,這真是一件讓人愉快的事埃」

空間之中,陳羲依然和黃希聲在沉默的對視著。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兩個人始終一言不發。

「我和你之間的恩怨,我們兩個解決。」

陳羲忽然開口:「放這些百姓一條生路可行?」

黃希聲笑著說道:「我以為你是想用眼神殺死我呢,所以我還特別認真的用眼神跟你對抗。可是等來等去,原來你還是要求我的。既然你求我,為什麼這麼敷衍呢?總得有一個特別真誠的方式吧?我和李白眉不一樣,如果你願意認認真真的求我,我未必不會答應你。」

「怎麼求?」

陳羲問。

黃希聲站起來,然後指了指自己腳下:「你介意跪下來嗎?」

陳羲也站起來,看著黃希聲認真的回答:「介意,而且我知道就算我跪下來你也不會解除這裡的威脅,因為你根本沒有這樣的能力,可憐人」

黃希聲的臉色猛的一變,想說什麼的時候忽然看到他面前那顆漂浮的黃色珠子亮了。

「快走1

黃希聲大聲喊了一句:「李白眉就是個瘋子1/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