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永鎮仙魔>第三百八十四章我要破戒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八十四章我要破戒

小說:永鎮仙魔| 作者:知白| 類別:玄幻魔法

李白眉看向雁雨樓的時候,眼神里的凶意逐漸明顯起來:「有些時候真不是惡人喜歡作惡,而是你們這些所謂的善人逼的。,答應我的要求真的很難?把藍星城讓給我真的很難?所以有些時候偽善比真惡還要可怕,你們這些人的偽善才是殺死那百萬百姓的罪魁禍首。只有你們把藍星城給我了,那麼這一切都不必發生。」

「可惜」

他站起來,手指間有一點黃色的光芒閃爍:「你們這些人其實更可惡,所以惹怒了我之後你們就只能看到你們想看到的那一幕了。」

雁雨樓向前垮了一步,身前浮現出一柄光劍。光劍之上那種一往無前的劍意,讓李白眉身後的四個靈山境修行者臉上變色。

「我還沒有出手,你敢出手?」

李白眉冷笑起來:「我只是才連通了我留在你們那個空間里的力量,我隨時可以殺死那些百姓,但是我現在還沒有動手。你動手,我就動手。所以收起你的劍意吧,只要我們不能走出藍星城,那個空間里的百姓還是會死。」

雁雨樓冷冷道:「你離開了藍星城,你一樣會動手殺人。」

李白眉道:「對啊,你說的沒錯,只要我離開藍星城我立刻殺了那個空間里的所有人,可是你明知道這樣你敢不讓我離開嗎?你沒有選擇,因為從一開始你們就不該讓我進藍星城。可是你們偽善啊,你們還要表現出願意接納四方的誠意,所以你們必須讓我的人進來。而從我的人進來的那一刻,你們就一點的主動權都沒有了。」

雁雨樓第一次遇到這樣的人,第一次遇到這樣的局面。如果兩個人是在別的地方相遇,比如空曠的平原上,那麼現在雁雨樓早就已經出手了。就算他明知道李白眉的修為境界還在自己之上,雁雨樓還是會選擇不死不休。對於李白眉這樣的人,雁雨樓看他活著都會覺得心裡痛苦。

「你們這次從一開始就輸了。」

李白眉站起來,往外走:「你們最後的時間就是我從這裡走出藍星城的時間,當我從出藍星城城門的那一刻,你們的時間就耗光了。千萬不要說我沒有給你們機會,你們成全了我的惡,而我成全了你們的偽善。」

雁雨樓在沒有得到陳羲的消息之前,確實不敢貿然出手。他沒有把握控制住李白眉,畢竟李白眉的修為那麼強大。而且他無恥,他兇惡,他沒有顧忌沒有底線,對於這樣的對手,雁雨樓有一種無從下手的感覺。這種感覺,遠比苦戰更加的難受。

李白眉得意的走出城主府,他故意走的並不快。其實很簡單,他要的是藍星城,要的是陳羲他們辛辛苦苦打造出來的這座堡壘。淵獸不曾給了藍星城的威脅,人類給了。不管越昭多強大多狡猾,他自始至終也沒能把藍星城逼到絕境上。敵人沒能做到的事,人類做到了。

雁雨樓在後面一直保持著距離跟著李白眉,他從來沒有一刻像現在這樣緊張過。不管是面對什麼哪怕面對是他個人的生死,他都不會緊張。在青州遇到了金鴉的時候,他沒有緊張過。回到天樞城被圍攻然後關入密牢的時候,他沒有緊張過。

今天,他覺得自己的呼吸都要停止了。

沒錯,就像他自己說的那樣。如果今天李白眉真的動手殺了那些百姓,那麼從今天開始到雁雨樓死或者李白眉死,他這一生都不會再做第二件事,那就是殺了李白眉。雁雨樓是這樣的人,毋庸置疑。

「還有一半的路程埃」

李白眉回頭看了雁雨樓一眼:「你看,這條路這麼快就走到一半了。我是真的很喜歡這裡,這裡被你們打造成了一座堅固的堡壘,住在這裡一定很舒服。說實話,就這麼離開我真的有些捨不得。希望你那個叫陳羲的小朋友能夠理智一些,要不我降低一下條件?」

李白眉的腳步止住,他伸手指了指:「那就是藍星城最強的武器吧,可以擊殺一頭淵獸王者的至強武器。只要你們告訴我如何操控這個武器,我就不逼著你們自己廢掉修為之力如何?」

雁雨樓沒有說話,因為陳羲還是沒有給他任何消息。

「唉」

李白眉等了好一會兒也沒有等到自己想要的回答,他眼神里的陰戾越發的濃郁:「既然如此,那麼就朝著最壞的方向走吧。」

就在李白眉臉色陰沉的走到藍星城城門口的時候,他忽然發現陳羲就站在城牆上面俯視著他。這個時候,李白眉心裡忽然有了一種不太好的預感。這是有史以來他第一次沒有立刻取得成功,在他的這種極惡面前大部分人都會選擇屈服。不管是誰,也不願意和他這樣的人不死不休。

其實何止是他一個人,大部分的人在遇到兇惡的時候都會選擇屈服要麼逃避。

可是這次,李白眉發現自己可能遇到了些麻煩。但是即便如此,他也沒有覺得自己會輸。大不了搶不來藍星城而已,他也不會失去什麼。至於那些百姓,他當然要殺,殺了以後就會讓陳羲他們痛苦,對李白眉來說這就是足夠的理由了。

「不屈服嗎?」

他抬著頭看向陳羲問。

陳羲搖頭:「我突然之間很想問你一個問題。」

李白眉彈了一下手指,一個黃色的小小的光團被他從手指尖彈出去,就漂浮在他身前近在咫尺的地方。這黃色的光團和空間里那個黃色光團聯繫緊密,只要他一念之間,空間里的那個黃色光團就會爆開。

「你問吧,不過我現在越來越不爽了,所以你最好別激怒我。我可以毫無理由的殺人,而你不可能毫無理由的殺人。」

陳羲站在上面問:「你最在意的是什麼?現在。」

李白眉回答:「不管是過去還是現在又或是將來,我最在意的自然是自己。這個還用問嗎?這樣幼稚的問題有意義嗎?」

陳羲再問:「那麼其次呢?」

李白眉微微皺眉:「你什麼意思?」

陳羲身後往南邊指了指:「就在不久之前,我的一個朋友去了翠屏山。和你的辦法其實一樣,他也帶著一件大殺器。如果你不把布置在我空間里的力量取走,那麼你走出這個城門的時候,你手下那近十萬廂兵就沒有了。」

李白眉的臉色猛的一變,眼神里的兇悍之氣立刻就蔓延了出來。他是一個惡人,一個正視自己的惡人。可是此時,居然有人威脅他。這種感覺,讓他憤怒。

「你以為我信?」

李白眉冷笑道:「你以為你能威脅到我?我可以做到,但是你做不到。還是那句話,我是真的惡人,窮凶極惡的那種惡人。我可以隨隨便便的殺死那些百姓,但是你可以隨隨便便的殺死那些廂兵?要不要咱們現在一起開始數數?一起數到十,然後咱們一起動手怎麼樣?」

雁雨樓聽他說完這些話的時候,心裡已經絕望了。陳羲的辦法沒有起到作用,而李白眉顯然被激怒了。雁雨樓很清楚,陳羲做不到那樣。他不可能讓人殺死翠屏山那邊的數萬廂兵,可是李白眉沒有顧忌沒有底線,他可以殺死空間里的百姓。

陳羲一時之間,似乎沒有了什麼話說。

李白眉陰測測的說道:「不要跟我比這種事,你們永遠都不行。也許在淵獸屠掉相許城之前我連自己都不相信自己能做到這一步,但是相許城變成了一片墳場之後我才發現,原來這樣做事才是真的自在。沒有了所謂的道德上的制約,才是真正的隨心所欲。你們行嗎?你們不行!因為你們手上沒有百萬人的血,我有1

他抬頭看著陳羲:「別以為你聰明,現在你們要後悔了。」

「等一下。」

陳羲喊了一聲,原本已經明亮起來的那顆漂浮在李白眉身前的珠子暫時黯淡下去。李白眉抬著頭問「:怎麼,想通了?」

陳羲搖了搖頭:「不我只是想告訴你一聲,雖然我不可能做到殺死那些廂兵,繳彼攬占淅乃有百姓,但是今天你還是贏不了原因很簡單,你對於藍星城並不了解,你對於藍星城裡的人也不了解。你不知道藍星城有多少強大的人,有多少可以將你的安排擊碎的人。而要做到這一點,我們唯一需要的就是時間。幸好,你夠狂妄。」

陳羲做了個請的手勢:「現在來試試吧,你能不能殺了空間里的所有人。」

李白眉冷哼:「虛張聲勢!你以為我不敢?1

他眼神一寒,身前漂浮著黃色光團忽然爆開,化作一片光幕。在這一刻,雁雨樓覺得自己的心停止跳動了。

他等了好一會兒,李白眉居然沒有感覺到一點變化。他往四周看了看,發現空間一如既往的穩定,沒有任何事發生。

陳羲從城牆上緩緩的飄落下來,這一刻他眼睛里那種陰冷比李白眉還要濃烈。李白眉沒有見過這麼凶的眼神,即便他自己在凶念產生的時候也不會這麼凶。所以他無法理解,陳羲這樣的人眼神里怎麼會有那麼強烈的凶光?

「我從來沒有想到過,虐待自己的敵人。哪怕我的敵人是淵獸,我也不會虐殺。但是今天你讓我要破戒了,你可能會死的很慘。」

陳羲落在李白眉身前,嘴角往上勾出一抹殺意:「你這樣的人,就應該得到你應該得到的報應。就在不久之前有個人對我說,他很欣賞禪宗經常提及的一個道理因果報應。你可能從來都沒有想過,因你而死的那百萬人對你的報應來的時候,有多強烈。」

李白眉哈哈大笑:「靈山境的一個小人物而已,你憑什麼殺我?就算我沒有成功殺了藍星城裡的人,你能擋得住我?你有幫手,我也有1

陳羲搖頭:「不你沒了。」/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