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永鎮仙魔>第三百八十五章好人也兇殘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八十五章好人也兇殘

小說:永鎮仙魔| 作者:知白| 類別:玄幻魔法

李白眉看著面前這個年輕男人,忽然心裡開始後悔了。≧,自己為什麼要來藍星城?為什麼要來招惹這群自己並不是十分了解的人?當貪慾在心裡橫生的那一刻,似乎眼睛里就再也看不到別的什麼。

「我們之間有必要不死不休嗎?」

李白眉看著陳羲,忽然之間笑起來:「貌似我沒有殺一個人,這件事也沒有發生什麼不愉快,所以藍星城還是藍星城,你的人一個都沒死,我們為什麼不當做什麼都沒有發生?」

陳羲的眉頭皺起來:「你的意思是,雖然你剛才已經動手了,但是因為我找到了解決的辦法所以一個人沒死,就可以當做什麼都沒發生?如果我沒有找到解決的辦法,現在那裡也不知道已經死了多少人,流出來的血能在藍星城裡形成一條河。我避免了,所以就要當做沒發生?」

李白眉理所當然的說道:「什麼都沒發生,那麼自然就是沒發生。你難道還能因為沒發生的事,而追究我什麼過錯?那麼你告訴我,我的過錯是什麼?我可是殺了一個人?既然沒有,你指責我什麼?年輕人,做人留一線,比把雙方都逼到絕路的好。我在翠屏山那邊還有幫手,還有數萬大軍,還有你想象不到的準備,你真的希望打起來?」

他走到陳羲身前,笑著說道:「當做什麼都沒有發生,以後你未必不會用到我。」

陳羲忽然也笑了:「好啊,既然你也不想全面開戰,那麼我們來個簡單點的吧,你我之間打一場怎麼樣?」

李白眉愣了一下,然後眯著眼睛說道:「你是不是覺得活著沒有什麼意思了?如果是這樣的話我倒是可以成全你。」

「一對一。」

陳羲道:「我的人和你的人都不動,當然如果動的話,憑我的力量就能掃平了你的軍隊。」

李白眉看向雁雨樓:「你們藍星城的這個城主從來都是這麼白痴的?」

雁雨樓道:「你一會兒就知道了。」

陳羲轉身走出城門,李白眉冷笑著跟了出去。他帶來的六百精銳甲士想撤出來,卻發現根本走不了了,城牆上的已經轉過來瞄準了他們,而大批的黑決也已經嚴陣以待。這些甲士面面相覷,不知道該怎麼應對。

出了藍星城之後,李白眉本來想立刻就走的,可是他忽然感覺到了一股強大的力量鎖定了自己。他回頭看了看,發現那座高塔的頂端有白色的光芒若隱若現。李白眉沒有想到自己會失敗,所以現在落入了一個極其被動的局面。這個被動局面的產生,是因為他可以威脅陳羲的手段失去了作用,所以他很好奇。

現在在這個環境下,李白眉的心開始發沉。那座高塔上的力量很強大,讓他感覺到了死亡的威脅。不過幸好,陳羲選擇了白痴一樣的一對一。

「在打之前,我能知道你是怎麼解決了我的手段嗎?」

李白眉站好,看向陳羲問道。

陳羲搖了搖頭:「在你死之前我會告訴你的,如果我願意的話。」

李白眉瞥了陳羲一眼:「我自三歲開始修行,到現在已經一百四十三年。一百多年的修行之中我遇到了各種各樣的人,其中驚采絕艷本應大放異彩的人比比皆是,可是這種人大部分都早早的隕落,連名字都沒有留下來。知道是為什麼嗎?因為他們不夠聰明,因為他們不夠狠毒。我三歲明悟,四歲開基,十三歲開基九品,十四歲晉入破虛,十五歲殺第一個人我的師兄。」

他語氣輕浮的繼續說道:「殺人之後我就明悟了,原來真正的強者就必須從殺戮之中成長,只有殺戮才能讓心變得堅硬,不會被一些小事左右自己的思想。只有見到的死亡太多了,才會漠視死亡。只有殺,不斷的殺,才能成為真正的強者,從身體到心靈都冷酷的強者。而你呢很自負,卻不懂得變通。如果我是你,會笑著讓我離開。這個世界哪裡有什麼絕對的事,沒有做成仇人其實應該值得慶幸,因為這樣就還能下次再見。」

「不。」

陳羲看著他一字一句的說道:「絕不會有下次。」

敵人是殘忍的,是冷酷的,是無惡不作的,那麼就這樣對待他?在很多時候我們都會得到這樣的教導,不要變成和你討厭的人一樣的人。敵人是殘酷無情的,那麼我們也要變得殘酷無情?敵人是陰險毒辣的,我們也要陰險毒辣?敵人是無所不用其極的,我們也要無所不用其極?

是的!

就是這樣!

敵人怎麼做,我們就怎麼還回去,甚至加倍的還回去。假仁假義沒有任何意義,在我們自己絕對強大的時候,假仁假義換不來敵人的尊敬。只有讓敵人怕,讓他們怕到骨子裡,才是真正的服眾。

如果有人勸陳羲說算了吧,李白眉不是什麼也沒有做到嗎?既然什麼都沒有做到那麼還計較什麼呢?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就這樣過去吧。那麼陳羲一定會把勸自己的人罵一頓,正是這樣的想法縱容出來多少罪惡?孩子們犯錯,大人們會說只是個孩子,孩子懂什麼呢,下次他就不會犯錯了。這樣的想法,這樣的縱容,將毫無疑問的造就出來一個罪犯。

有人把女孩子拖進了密林之中,結果在關鍵時候被人救下。人們開始勸說女孩子算了吧,反正你也沒失去什麼,說出來你還會被人譏諷以後日子都不好過。這樣的愚蠢,這樣的縱容,得到了好處的不是那個女孩子而是那個罪犯,下一次他依然會選擇作惡。

惡人將刀子捅出去,因為巧合被捅的人沒有死去,然後就會有人勸說不要追究的太狠了,對方是個狠角色,你要是追究的太狠對方跟你同歸於盡就不好了,還是算了吧。

下次,惡人還是會毫不猶豫的把刀子捅出去。

所以,陳羲很痛恨這種縱容,就如痛恨那些作惡的人一樣。

李白眉抹了抹嘴角上的血,看向陳羲的眼神已經變了。他不知道為什麼陳羲的修為忽然之間就強大到讓他毫無辦法了,瞬間提升到了洞藏境六品的境界,讓李白眉心裡的後悔越發的濃烈。

「真是想不到,想不到啊1

李白眉咳嗽著,每咳嗽一聲嘴裡都有血噴濺出來:「原來你還藏著這樣的手段,一個堂堂洞藏境的大修行者,居然將自己的修為隱藏壓制在靈山境,你不覺得這樣有些下作了?和你這樣的人交手,是我的恥辱。你這樣標榜自己為正人君子的,往往都是敗類。」

陳羲身形一晃,一把掐住李白眉的脖子將其舉起來:「你們這樣的人,不管怎麼打,怎麼勸誡都不會有用的。所以對付你們這樣的人,從一開始就不應該有原諒。」

的一聲,陳羲的拳頭砸在李白眉的小腹上。澎湃強勁的拳勁從李白眉的小腹里打穿過去,拳勁從他后腰位置上穿出來,擊飛了一大塊血肉。洞藏境的修行者,身體的強悍遠勝鋼鐵。一拳將洞藏境修行者身上的一塊肉打下來,比一拳把一座山打穿還要艱難的多。到了這個級別的修行者,已經很難再受到肉身之上的傷害了。

洞藏境的修行者,肉身強大到可以自我修補。這種速度雖然不是特別快,可是足以保證身體的強悍。

陳羲一拳將李白眉后腰上的一塊肉打掉,血一瞬間從傷口裡噴出來。李白眉疼的叫了一聲,額頭上一瞬間就冒出來一層汗珠。已經太久太久了,李白眉早就已經忘記了身體被傷害到是一種什麼感覺。

但是陳羲顯然沒有停手的意思:「疼痛對你這樣的人來說,會讓你一時之間覺得自己錯了。但是你這種人認識到的錯誤,不是認識到你自己做錯了,而是錯在你們敗了被抓住了。你現在一定在後悔,但是你後悔的不是自己不該作惡,而是自己不該招惹我。」

陳羲的第二拳將李白眉的半邊肩膀轟碎,只能在半個時辰之內將陳羲的修為提升一個大境界,半個時辰之後陳羲就會重新回到靈山境六品。就算陳羲再怎麼驚采絕艷,也不可能以靈山境六品的實力戰勝洞藏境二品的李白眉。

所以陳羲沒有浪費哪怕一秒鐘的時間,每一擊都很直接。

「殺了我,你就是在作惡,我是洞藏境的修行者,我活著可以殺多少淵獸?」

李白眉啐掉嘴裡的血,眼神里依然兇悍陰戾:「我不會求饒的,這次毀在你手裡我認了,你千萬要殺了我,如果你這次殺不了我,那麼下次我會殺你全部的親朋好友。我會蹂躪你的女人,會讓她們生不如死。我會殺死你的朋友,讓他們死無全屍。啐1

他啐向陳羲一口吐沫:「你這樣的人別想嚇唬我,你懂得什麼叫兇狠嗎?」

陳羲冷哼一聲,伸手抓住李白眉的一條腿的腳踝,然後將其倒著拎起來掄了一圈后狠狠的砸在地上,然後陳羲一腳踩在李白眉的襠下:「你說的我都記住了,謝謝你提醒。所以你這樣的人不管怎麼去教訓,你其實都不會覺得自己錯了。教訓你不是讓你悔改什麼,而是讓更多人的看到你的下常」

陳羲踩著李白眉的小腹,然後用力一拽,噗的一聲,李白眉的一條大腿直接被陳羲拽了下來,血立刻噴洒出來一大片。李白眉啊的叫了一聲,臉色瞬間變得雪一樣的慘白。他實在沒有想到,陳羲居然手段這麼殘忍。這和他過往認識的那種好人善人的風格不一樣啊,那些好人善人是不會像陳羲這樣兇狠的。

「壞人得到原諒,好人將生不如死。」

陳羲接連將李白眉的四肢拽斷,然後一腳踩碎了李白眉的丹田氣海。

「你的修為還有大用。」

陳羲將手貼在李白眉的小腹上,從李白眉崩塌的丹田氣海之中將那狂暴的修為之力全都吸了出來:「你說的沒錯,你能殺很多淵獸,但是這件事我來代勞吧。」/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