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永鎮仙魔>第三百八十七章白眉青竹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八十七章白眉青竹

小說:永鎮仙魔| 作者:知白| 類別:玄幻魔法

晚風順著牆縫掃過,把牆縫裡藏了一天的灰塵吹的飛上了半空。,牆縫裡的灰塵也是灰塵,落在地上之後被路過的人踩一腳。如果灰塵有思想的話也忻不甘心,自己明明是高高在上的灰塵怎麼就突然成了別人腳下的灰塵?卻忘了灰塵就是灰塵,哪裡有什麼高低貴賤。

人,何嘗不是如此?

風其實並不大,徐徐而過。亭子四周都掛著燈籠,所以光線也不暗淡。亭子里的石桌上放著幾盤極簡單的菜肴,雖然簡單可是很精緻,淡淡的香味被晚風送到了遠處。酒杯里的就還滿著,相對而坐的兩個人似乎都沒有找到一個好的開頭來進行談話。也許不是出了這件事的話,他們兩個人永遠都不可能這樣面對面坐著,桌子上居然還擺著酒菜。

「想了幾句話,都不夠漂亮。」

陳羲笑了笑,端起酒杯示意了一下:「所以索性簡單些,先把這杯酒喝了再說。無論如何,今天的事我得說聲謝謝。空間里那百萬百姓的生死,那一刻都在你一念之間。」

黃希聲似乎有些尷尬,也不知道他這段時間經歷了什麼,原本眉宇之間的那種凌厲已經蕩然無存,相對來說,人變得平和了不少。

他把杯子端起來,一仰脖子將一杯酒一飲而盡后笑了笑:「雖然你我之間沒有什麼交集,雖然我對你還是恨意多一些,但是我卻必須承認,就算我沒有在那一刻把李白眉的手段解除的話,你一定還是有別的辦法保護那些百姓。」

陳羲笑了笑,不置可否。

在李白眉準備殺死那百萬百姓的時候,黃希聲忽然之間帶著那股修為之力穿越到了一個莫名的空間之中,等到那股力量爆開的時候,早就已經威脅不到藍星城裡的百姓了。而事實上,魔也已經在等待著出手。只要陳羲示意,魔立刻就會把黃希聲再加上那股李白眉的力量都丟進扭曲空間。

「你的境界居然提升的那麼快。」

黃希聲嘆了一口氣,語氣之中的那種蒼涼和無力那麼濃烈。他是何等的心高氣傲,作為黃家未來的希望,返古聖體,他知道自己未來會有多強大。可是在遇到陳羲之後,這種驕傲和自信被陳羲碾壓的連粉末都沒有剩下。在陳羲面前,好像他一切的驕傲都不值一提。

「原本我以為我會很快超過你,然後狠狠的教訓你一頓來出一口惡氣。現在看起來,我真的只痴人說夢了。你的境界居然已經到了洞藏,不然的話你殺不死李白眉。現在我才知道自己簡直就是個井底之蛙,以為自己很強大了,其實只是因為我看到的那片天太小了。」

黃希聲自己倒了一杯酒,再次一飲而盡:「以前的時候,我看到人們用羨慕的眼神看著我,然後用恨我的語氣說上天不公平的時候,我心裡都是非常得意的。上天確實不公平,給了我黃門返古聖體的體質。如果不出意外,將來我就是黃家的掌舵人。那些和我同輩的人,看到我的時候眼神里只有畏懼,他們在我面前連話都不敢大聲說。」

「正是因為這種不公平,才讓我覺得自己很強。現在」

黃希聲苦笑一聲:「看到了你,我就體會到了家族之中那些人看到我時候的心情。因為我現在都想狠狠的罵一句,賊老天真他媽的不公平!我已經是很變態的體質了,可是和你一比我簡直就和普通人一樣沒有任何區別。這就和拿著多少錢是一樣的,你是首富,那麼和你相比不管是窮人還是第二富豪在某個意義上都一樣,那就是都不如你。」

陳羲搖了搖頭,喝了一口酒之後問:「你為什麼會和李白眉在一起?」

黃希聲深吸一口氣,也不再去想其他的事:「當初在青州一別之後,我本來以為自己會回到天樞城的。結果還沒有回去的時候就出事了,我們黃家舉族撤出天樞城,跟著安陽王林器平去了皓月城。接我的族人不得不掉頭,準備去皓月城和家族的人匯合。可是就在這個路上我想了很多我忽然意識到,如果我回到家族,那麼我就有可能和家族一起滅亡。」

陳羲微微皺眉:「怎麼說?」

黃希聲看了陳羲一眼:「難道你以為,我們黃家的人會得到重用?安陽王那種人,跟著他是不會有好結果的。我想了很久,一旦我去了皓月城,那麼我可能很快就會被人陰死。現在不少人都知道我是黃家的返古聖體,一旦我去了皓月城,其他家族的人暗地裡弄死我並不是什麼難事。更何況,這次回去黃家的地位已經一落千丈,誰還會護著我?」

陳羲問:「黃家怎麼了?」

黃希聲的臉色黯淡下來:「老祖仙逝了,黃家沒了頂樑柱。這樣的黃家在安陽王眼裡,可能已經沒有什麼利用價值。黃家的人之所以跟著安陽王到了皓月城,是因為很清楚如果留在天樞城就一定會被平江王的人除掉,一邊是必死無疑,一邊是九死一生,那麼只能選擇後者。」

他一杯一杯的喝酒,雖然到了他這種境界就算是喝一缸酒也不會有任何影響了。可是看得出來,他心裡的煩悶很重很重。

黃希聲道:「正因為我忽然想到了這一點,所以我逃了。我從家族那艘接我的戰船上逃出來,自己找了個地方躲避著休養恢復。我身上帶著一件黃家的神器,你見過的,可以找到一些空間然後進入。就是仗著這件神器,我才能安安靜靜的養傷。再後來我出關的時候去了相許城,誰想到才到相許城沒多久,相許城就要面對淵獸的圍攻。我只好再次使用黃家神器的力量帶我離開,結果卻被李白眉察覺到了。」

黃希聲看向陳羲:「所以,接下來的事也就很簡單了。」

黃希聲喝了很多很多酒,但是喝酒對他來說連解愁的作用都沒有了。已經到了靈山境的修為,他想喝醉都難如登天。

「幸好。」

黃希聲靠在涼亭柱子上,懷裡抱著一個酒罈子。他應該是太久太久沒有和人這樣說過話,所以哪怕這個傾訴的對象是陳羲他也沒覺得有什麼不對勁。又或者,在他看來陳羲這個對手反而更值得信任。

他沒醉,但是眼神卻有些迷離:「幸好我在離開天樞城之前,老祖就用特殊的法陣把那件神器和我的命連為一體,奪走了那件神器,我也死了。殺了我,神器也就毀了。所以李白眉在察覺到我之後立刻出手將我擒住,但是卻捨不得殺了我。如果我死了他一點好處都得不到,如果我沒死反而能幫他做些什麼。」

陳羲點了點頭:「所以你就不得不跟著他了。」

黃希聲道:「嗯,找了幾次機會想逃走,可是李白眉的修為太強大,我跟本走不了。他時時刻刻都想把我黃家的那件神器搶走,所以始終都嚴密監視著我。再後來淵獸大規模來襲,李白眉讓我找了一個廢棄的空間進去避難,雖然那個空間基本上已經沒有什麼用處了,可是淵獸很難發現空間。李白眉手下的廂兵,就是這樣避開了。」

「從那個廢棄空間出來之後不久,你的人就跑去聯絡李白眉了。」

黃希聲看了陳羲一眼:「你還真是他媽的爛好心,居然去聯絡那樣的瘋子。就算你不聯絡他,他還想著怎麼把藍星城從你手裡搶走。你派去的人,對他來說簡直就是給了他一把打開藍星城大門的鑰匙。也就是他不了解藍星城不了解你,他以為自己可以輕而易舉的搶走藍星城。不過這樣也好,他死了,我也自由了。」

陳羲道:「要不留下來?」

黃希聲沉默了好一會兒,點了點頭:「其實有個感覺真他媽的奇怪,我在自己宗族裡的時候,都不敢推心置腹的說話,也不敢睡的太死。你明明是我的對手甚至敵人,可為什麼我反而覺得你可信?剛才我還在想這件事,忽然之間明白了因為有些事,你不會去做。」

他看著陳羲說道:「所以有些時候我很不懂,你和我這樣的人對比,應該我更成功才對。比如,我有一件神器,你不會動念主動搶了我的,除非是我惹到你了。而我不一樣,你的東西好,我可能就會主動搶走你的。但是我和李白眉又不同,最起碼我還有一點自己的底線在。」

「你和我相比,我更應該成功不對嗎?」

他問。

他是真心的不明白,為什麼陳羲會比自己強。但是此時的黃希聲似乎連爭強好勝之心都沒了,他只是想搞清楚為什麼自己會輸。雖然在體質上的差距是一點緣故,但是論到行事風格,陳羲這種顯然不適合生存才對。

陳羲笑著搖頭,不回答。

他不願意和黃希聲多說些什麼,因為這也沒有什麼理由可講。

「對了。」

黃希聲忽然想起來一件事:「對翠屏山那邊的廂兵有興趣沒?那些廂兵大部分都是不錯的,只是他們是軍人,服從總督的命令無可厚非。他們私底下都在罵李白眉,這次被帶到這來也不知道是來搶奪藍星城的。你要守護藍星城,那支廂兵對你來說絕對是一個助力。現在李白眉死了,值得你在意的也就只剩下一個人了。不過你這麼輕鬆的殺了李白眉,幹掉那個人應該也不成問題。但是……我能不能求你不殺這個人?」

「誰?」

陳羲問。

黃希聲緩緩道:「李白眉的妹妹,李青竹。她的修為還在李白眉之上。」/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