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永鎮仙魔>第三百八十八章我別無選擇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八十八章我別無選擇

小說:永鎮仙魔| 作者:知白| 類別:玄幻魔法

黃希聲在提到李青竹這三個字的時候,眼神里顯然有一種很奇怪的東西一閃即逝。,只是這個名字,就影響了他的心。陳羲從他的表情就能看出來,那個叫李青竹的女子對黃希聲的影響太大了。

「你不走,或許不僅僅是因為李白眉對你的監控吧?」

陳羲笑著問了一句。

黃希聲的臉一紅,難道的有些扭捏:「那真是非常特別的一個女子,她和她哥哥完全不同。那樣一個心狠手辣無惡不作的哥哥,竟然有那麼讓人心生敬意的妹妹。可是有件事我得必須告訴你。」

黃希聲看了陳羲一眼:「李青竹几乎不問世事,什麼都不管。她只是安安靜靜的修行,安安靜靜的存於這個世界。李白眉做過的任何事都和她無關,她也不去過問不去管,她甚至不住在大軍之中,而是獨處於某處。但是她和李白眉之間的感情太好了,傳聞是李白眉將其撫養長大的。所以李白眉的死,一旦李青竹知情之後一定會發瘋」

他忽然抬起手攥著陳羲的手:「我能不能求你一件事?」

陳羲微微一怔,然後點了點頭。

黃希聲雖然沒有說出來,但是陳羲知道他是想求自己不要傷害了李青竹。可是從黃希聲的話里來判斷,黃希聲只是一廂情願的暗戀。李青竹未必會知道黃希聲這樣一個人,未必知道有這樣一個人對她格外的傾慕。

「她不是壞人,也不作惡。她最大的壞處可能就是對她哥哥偏執的感情,不管她哥哥做什麼她都裝作視而不見。但是誰要是傷害了她哥哥,她就會變成一頭野獸。」

黃希聲嘆了口氣:「你能輕易殺李白眉,當然也能輕易的殺了她。可是我不希望她死,她也罪不至死。我只是希望如果她真的來找你拚命了,那麼你能放她一條生路就放她走吧。她那樣的人本來就不適合在世間行走,她更適合在某個安靜的地方隱居,就好像清凈峽谷里的一朵幽蘭。」

陳羲忍不住一嘆。

李白眉和李青竹小時候發生了什麼,只怕已經無從去查詢了。從黃希聲講的故事裡來判斷,李白眉和李青竹在年少時一定經歷了很悲慘的事,失去了家人。而李白眉是大哥,他一個人把父親母親和兄長的責任全都扛了起來,把李青竹撫養長大,而且教導成了一個絕對的強者。

從這一點就可以判斷,李青竹對李白眉的感情有多深。陳羲殺了李白眉,就如同殺了李青竹的父親母親和哥哥三個人。

往往在艱辛的環境之中都會讓人的性子變得偏執偏激,李青竹對李白眉的感情之深正是因為那段苦難的過往。所以她才會不管她哥哥做什麼她都不會去干涉,哪怕她明知道李白眉做的那些事是錯的,她還是不會去管,最多她躲的遠遠的,假裝看不到聽不到假裝不知道。

也許她內心之中也是痛苦的,但是她還是不允許有人去傷害她的大哥。

陳羲看了一眼黃希聲,忽然間明白了一件事改變一個男人,也許一場戀愛就足夠了。不,一場暗戀就足夠了。

每個人心裡都有一個永遠不許別人去觸碰的地方,這個地方獨屬於另外一個人。

李青竹站在藍星城外面,抬起頭看了看那座高塔。

她很清楚那座高塔代表著什麼,在她來之前就知道了。李白眉派人將她從麒麟山找來的時候,請她回來幫一個忙。如果說這個世界上還有一個人了解李青竹,那麼就只能是李白眉。

李白眉把她找來的目的,就是為了讓她來擋住那座高塔上的神威。李白眉不是貿然而來的,他只是準備的還是不夠充分。他以為藍星城裡最可怕的不過兩人一物,兩人,是雁雨樓和那個神秘的高手。一物,就是這高聳入雲的。

李青竹有一種很特別的力量,李白眉希望她能來幫自己把的力量擋住,然後接下來的事李白眉自己能做了。李白眉堅信陳羲不會去為了一座城而眼睜睜看著百萬人被殺,因為他能猜到陳羲是什麼樣的人。他只是太自負太主觀,完全不知道藍星城裡其實隱藏著的實力更深。

比如,還有一個洞藏境的藤兒。

李青竹看著那座高塔,眼睛里紅的好像充滿了血。從藍星城裡出去的六百個光著身子的士兵告訴他,李白眉被殺了。

也就是在這一刻,李青竹忽然發現自己原來早就做好了這一天到來的準備。她知道李白眉是什麼樣的人,也早就想到了李白眉這樣繼續下去肯定會死於非命。所以在這一刻,李青竹以為自己會崩潰的這一刻,她發現自己竟然如此的平靜。

哥哥死了。

李青竹沒有發狂,而是靜靜的站在藍星城外面。她知道那座高塔上一種神秘強大的力量已經瞄準了她,她從那種力量上感覺到了死亡。那不是人類修行者可以掌控的力量,所以她突然之間覺得原來這一切都是注的哥哥李白眉,就註定了會死在藍星城。

「你不能出去。」

雁雨樓攔了陳羲一把:「這個女人的修為還在李白眉之上,而且看起來她身上似乎還有些奇怪的地方。既然李白眉請她來就肯定對她有信心,而你現在已經不能再用的力量了。你現在出去,她會把你撕成碎片。」

陳羲點了點頭,外面那個平靜的的女人身體里藏著一座叫做仇恨和憤怒的火山,隨時都會爆發出來。也許看起來的平靜,只是她在不知不覺間壓制著自己的感情。

「你走吧。」

陳羲站在城牆上對李青竹喊了一聲:「你本就不屬於這紛爭。」

李青竹抬起頭看向陳羲:「可是你殺了他?」

陳羲沒有否認:「是我。」

李青竹向後退了幾步,忽然做了一個讓所有人都不明所以的動作。她向後退了幾步之後,忽然雙手合什朝著陳羲深深的拜了一拜。這一下拜的很深,她的頭幾乎觸碰到了地面,身子彎的幅度很大。

拜了一拜之後她直起身子,看向陳羲用一種很真誠的語氣說道:「謝謝謝謝你殺了他。」

這一個動作,這一句話,讓城牆上的所有人。站在陳羲身側的黃希聲也很驚詫,不明白李青竹在做什麼。李青竹和李白眉的感情有多好所有人都知道,為了李白眉李青竹就算是去死也不會猶豫。可是現在,她居然在對著她的仇人鞠躬而且說了一聲謝謝。

陳羲看著她沒有說話,而是等著李青竹繼續說下去。

「已經很久了,久到我都記不得有多久了。」

李青竹微微抬著頭說話,聲音很平靜輕靈。她是一個看起來格外清秀的女人,也許樣貌算不上美的傾城傾國,但是她身上有一種令人為之傾倒的氣質。她就好像一朵安靜峽谷之中的幽蘭,自帶芬芳。別人無法靠近她因為她拒人千里之外,她的美帶著一種不近人情。

她似乎不屬於這個世界,但是她獨處的時候世界都是她的。

她說話的時候嗓音微微發顫,那是壓制不住的一絲激動。看得出來,她在刻意壓制著自己的感情,她讓自己不像一個瘋子那樣去報仇。

「修行者的生命都會更長些,我已經到了洞藏,哥哥也已經到了洞藏,所以我們兩個人已經相依為命很多年,我記不住是多少年了,但是我卻記得住每一件小事,他為我做的哪怕再細小的一件事我都記得。哥哥說,爹娘死的早,那時候我還在襁褓之中,他抱著我從家中逃出來避開了仇人的追殺,當時我因為餓而哭泣,那麼就有可能暴露了哥哥,我們都會死。」

她看向陳羲:「你們眼中的李白眉,一定會殺了我自己逃走對不對?可是不是這樣,哥哥一直帶著我,他知道我餓了,而他身邊怎麼可能帶著嬰兒的食物?後來我問他,當時你餵了我什麼?他總是笑笑避而不談,後來我大一些之後忽然明白過來,除了他的血,他還能喂我什麼?」

「從那一刻開始,我就知道自己的命不是我自己的。後來哥哥帶著我在一座山裡隱居修行,我們兩個天賦都不錯所以修行的進展不慢。但是我們沒有合適的功法,所以他為了我去偷,結果被那個宗門的人抓住幾乎喪命。」

「再後來,哥哥年紀大了之後心性就逐漸變了。我知道那是長久以來我們遭受到的不公和迫害讓他變了,為了達到目的他變得不擇手段。之所以那個宗門的人抓到了他而最終沒有殺他,是因為他趴在地上學狗叫逗樂了那個門主的小女兒。」

李青竹淡淡的語氣淡淡的訴說,可是其中蘊藏著的那種殺機卻越來越清晰。

「再後來哥哥取了那個小女兒做妻子,得到了那個宗門,然後他獲取了這個宗門全部的力量之後,殺了他妻子一家。那一天,我忽然覺得自己手上沾染的血和哥哥是一樣多的,哪怕我什麼都沒有做只是看著這一切發生了。也是從那一天我離開了哥哥,一個人回到了最初我們隱居的那座山裡生活。」

「我知道哥哥變了,知道他做的每一件事。死在他手裡的人那麼多,每一次知道我的心裡都如刀子割一下那麼疼。我都知道,但是我從來沒有去阻止過。我都知道,我也從來沒有參與過。我總是逼著自己去假裝遺忘這些,可是這些根本就是心裡的刺。我知道他不是一個好人,甚至死有餘辜,死一千次一萬次都不冤枉。我也一樣,我和他的罪是一摸一樣的,死一千次一萬次都不冤枉。」

李青竹看著陳羲認真的說道:「所以我才說謝謝你殺了他,因為只要他活著我每一天都在受著煎熬,如墜地獄。但他是我的哥哥,他再錯也是我的哥哥,他被你殺了,所以」

李青竹從嘴裡重重的說出來五個字:「我別無選擇。」/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