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永鎮仙魔>第三百九十三章國師要的是什麼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九十三章國師要的是什麼

小說:永鎮仙魔| 作者:知白| 類別:玄幻魔法

要想去昆崙山就不能耽擱行程,而且勾陳對昆崙山的了解一點也不比藤兒少。,萬一陳羲他們到了昆崙山之後勾陳感覺到了什麼氣息,也許昆崙山之行就變得危險了。他和藤兒商議了一下,兩個又折返回去,讓魔撕開扭曲空間把他們兩個送過去,至於回來的時候倒是不必了,陳羲打算從昆崙山直接奔青州雍州那邊。

魔也算是輕車熟路,直接把他們兩個送到了昆崙山外面。

魔想跟著陳羲,卻被陳羲拒絕。接下來要面是難以預測的,如果勾陳真的會來那麼就算魔跟著也只能是連累了他而已。

「這是哪兒?」

當看到眼前的這一切,藤兒的眼睛驟然睜大。

一片荒蕪。

綿延萬里的天庭湖消失無蹤,取而代之的是一片一望無際的荒漠。風卷過,沙子被帶上了半空,隨著沙丘翻騰,白骨在其中時隱時現。這才多久,好好的一座大湖竟然變成了沙漠。

「勾陳回來過?」

這是陳羲的第一反應,但是很快陳羲就又搖了搖頭:「勾陳就算回來過,也不會毀了天庭湖。畢竟他當初在這裡生活,沒有必要的話他浪費這個力氣幹什麼。更何況,他或許還需要昆崙山的靈氣,別忘了那顆棋子,他未必只在昆崙山放了一顆。還有就是,如果他想毀掉天庭湖,沒必要等這麼久。」

藤兒點了點頭:「我也想不到他為什麼要這樣做。」

陳羲彎腰從沙子里翻了翻,觸手的感覺有些粗糲。沙子本身粗糲,可是這種粗糲是刀削斧鑿一樣的粗糲。換做一般人自是不會感覺到沙子這樣細微的東西有什麼與眾不同,可是陳羲的心思細密到了一種駭人聽聞的地步。沒有人能猜想到,他從這些沙子上發現了什麼。

「力」

陳羲語氣很輕的說了一個字。

「力?」

藤兒重複了一遍這個字,語氣之中都是不解。

陳羲點了點頭:「力,天庭湖被一種很強大的力量直接蒸發消失,然後這種力將環境改變,這些沙子並不是真的的沙子,而是水天庭湖原來的水,在一瞬間被霸道的力變成了結晶,天然的沙子也粗糲,但是並不會這樣尖銳。」

藤兒捏起一些沙子放在眼前看了看,她是半神之軀,眼力自然遠遠好過常人。看了一會兒之後她反應過來:「都是不規則的,被某種力切割的支離破碎。所以這不是勾陳的力量,勾陳有神力,可以變而不是改。」

也許別人很難搞清楚變和改的區別,陳羲知道。而且陳羲還知道,藤兒一句話就說到了根本。神力,可以變。也就正如這個天府大陸的存在是神的意志,神創造了這裡,說的通俗些,就是變出了這裡。變,可以將無化為有。比如這裡本來沒有一座天庭湖,但是神可以在這裡變出來一座天庭湖。

改則不同,改,是在有的基礎上才能做到的事。比如說藤兒閑暇無聊的時候,喜歡雕刻石像。每一個石像,都是改的產物。石頭本來就有,藤兒把大塊的石頭改變了形狀。如果沒有石頭的存在,那麼何來的雕刻何來的石像?

「也就是說,把天庭湖改為沙漠的這個人,修為還遠不及半神,也不能掌握神力。但是他的修為之力已經霸道的令人心裡發麻,那麼如此推測的話這個世上現在已知的能做到這一點的人,似乎只有一個。」

陳羲看向藤兒,藤兒點頭:「國師。」

陳羲道:「離開之前,小七兒曾經說過昆崙山的環境已經在改變了,出現了返古的跡象。國師那般修為,想必已經無限的接近了滿界境。他自然可以感知到昆崙山發生的變化,所以他可能就在這裡修行,試圖通過昆崙山改變的環境來促使自己的境界提升。」

藤兒有些擔憂,下意識的伸出手抱著陳羲的胳膊:「咱們呢?走還是去?如果國師真的在昆崙山的話,和咱們面對勾陳其實也沒有什麼區別了,因為都是打不過。」

這是大實話,都是打不過。

陳羲看了遠處的昆崙山,心裡忽然有一種慌亂的感覺出現。這種感覺很奇怪,不是來自他自己而是來自藤兒。藤兒當然有些慌,不然不會下意識的去抱住陳羲的胳膊。從這一點來看她這半神也真有點丟臉,被國師嚇得不敢再往前走了。

可是,陳羲分明感覺到了,這種慌亂來自藤兒卻也不屬於藤兒。陳羲感覺到了一種不是自己的也不是藤兒的慌亂,偏偏又那麼真切。

一秒鐘之後,陳羲忽然想明白了。

這種慌亂,是來源於。所以陳羲的心也跟著一緊,出現了這種反應,似乎只有一個可能了國師找到了龍脈,或許已經毀掉了龍脈。

「走。」

陳羲說了一個字。

藤兒立刻點了頭,轉身就往回走:「好氨

她才走出去半步就被陳羲拉住,然後陳羲指了指昆崙山的方向:「我的意思是,往那邊走。」

「噢」

藤兒的小臉微微有些發紅:「可是明知道國師來了,為什麼咱們還要去昆崙山?就算你可以用的力量,我的修為境界也恢復了到了差不多洞藏境五品左右,但是咱們兩個加起來還是打不過國師。你可以提升到洞藏境六品,我是洞藏境五品,加起來可不是等於十一品那麼算的。」

陳羲在她額頭上彈了一下:「你怕死還是我怕死?」

藤兒想了想,然後認真的回答:「感覺起來,應該都怕死。」

陳羲嗯了一聲:「所以你還怕什麼?我們連死都怕,還怕國師?」

藤兒不理解:「雖然我是個女孩子,可是你這句話真的讓我有一種衝動這簡直就是一句屁話啊,正因為怕死才怕國師不對嗎?」

「對。」

陳羲拉著她往前走:「正因為怕死怕遇到國師,所以咱們現在可以去了。如果不出預料的話,國師應該不在昆崙山。」

「為什麼?」

「國師來昆崙山應該是為了得到龍脈的力量,因為我感覺到了的那種慌亂和憤怒。這說明,龍脈十之七八應該已經被毀了。被毀掉了龍脈的昆崙山,環境再改變都已經沒有意義了。失去了龍脈的昆崙山已經不會再凝聚靈氣,這裡很快就會變成一座死山。當然不是真的死山,而是一座普通的不能更普通的山。所以說,國師留在這裡已經沒有任何意義。」

藤兒怔了一下,忽然反應過來:「你是說,國師故意毀了昆崙山返古的現象?」

「嗯」

陳羲拉著藤兒一邊疾掠一變回答:「國師不願意讓別人知道昆崙山環境返古的事,所以他來的目的就是來搶奪龍脈的,龍脈被他奪走,他就毀了昆崙山天下之源的地位,這裡沒了靈氣,那種返古的環境自然也就不會再出現了。國師只希望自己強大,不希望有人比自己強大。」

藤兒點頭,這才放下了一些心事。

兩個人一路疾掠,到了這藤兒能發揮空間力量的作用變得實用起來。天庭湖寬闊萬里,如果是按照兩個人的境界不停跑的話,也不是一時半會兒能跑到的。藤兒無法在扭曲空間之中穿越那麼遠,是因為她的實力還遠沒有恢復。魔的實力根據推測在洞藏境九品左右,所以比藤兒要強。但只要不是在扭曲空間之中,藤兒的空間力量還是很強大的。

兩個人不斷的閃現,出現在這裡,下一秒就到了幾百裡外。

即便如此,兩個人到了昆崙山山腳下的時候已接近中午。在踏上銀雪沙灘的那一瞬間,藤兒忽然身體一僵,然後眼淚順著她的臉頰往下緩緩的流淌下來。

「小七兒死了。」

她說。

陳羲的眉頭一皺,拳頭狠狠的握緊。

「他只要毀掉昆崙山的靈氣就夠了,為什麼還要殺那麼多生靈?天庭湖裡的生靈,小七兒,可能還有山中不少的生靈都已經死了,他究竟為什麼要這樣做?難道他就不怕遭了天譴?這樣做是不會有什麼好下場的。」

藤兒頓下來,哭的那麼傷心。無論如何,這裡都曾經是她的家。自從神把她創造出來之後有很長很長的一段時間,她都生活在這裡。而小七兒,對她來說更有一種很特殊的意義。那已經不是一個寵物,而是她的一種感情。

「總是會聽到有人說這樣的話多行不義必自斃。其實這是一種無能無助到了極點的表現,期待著自己沒辦法去除掉的不公和邪惡被天除掉。期盼著自己憎恨的人自己死掉,這怎麼可能?」

陳羲把藤兒扶起來,拉著她繼續往前走:「國師不會自己死掉,就算是他活的足夠老了他也會想辦法為自己續命。所以不會有好下場這句話,不是咱們說出來而是應該咱們做出來的。我們現在殺不了他,那就勤勤懇懇的修行,以殺他為目標。」

說這些話的時候,陳羲語氣里溢出來的那種殺氣冷的好像寒冬突然提前到了。

「如果國師去毀了龍脈的,天下之彩和痴石可能也都被他殺了。」

藤兒的肩膀都在微微顫抖。

「他不會無緣無故的做任何事。」

陳羲冷靜的說道:「看起來國師已經到了那種可以隨心所欲的境界,但是以他的心機怎麼可能做一些無緣無故的事?他毀了天庭湖,是想告訴那些也感覺到了昆崙山天元變化的人,不用再來了,這裡已經被他毀了。如果說天下之彩和痴石也真的死在他手裡,那麼只能說明他知道天下之彩的一些秘密,他得到了,就不想再讓別人得到。」

「所以」

陳羲看向遠處:「咱們更要去,也許能找到他遺漏的什麼,他究竟想要隱藏什麼,又或者他在害怕什麼?1/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