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永鎮仙魔>第三百九十五章這就是你的命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九十五章這就是你的命

小說:永鎮仙魔| 作者:知白| 類別:玄幻魔法

看到勾陳這樣詫異驚訝的表情,藤兒立刻問道:「什麼是神紋?」

問這句話的時候,藤兒將修為之力提升到了極致,隨時都準備出手。,與此同時,她一隻手捏著虛空,隨時準備帶著陳羲破入扭曲空間。現在看來,面對勾陳比面對扭曲空間可要危險的多了。

「那是神櫻」

勾陳指了指陳羲的手背:「那個圖案。」

藤兒下意識的看了看陳羲的手背,那是藤兒在陳羲手背上開創空間的時候留下的印記。但是陳羲第一次看到這個印記是在九幽地牢第一層,在那個石像的手背上發現的。後來藤兒留下這個印記之後,陳羲也就再也沒有多想什麼。

「那是我留下的,怎麼算是神紋?」

藤兒說道:「這印記有什麼特殊的地方?我腦子裡記得這個印記,只是知道可以運用空間的力量,卻忘記這個印記最早是在哪兒看到的了。」

她故意說了不少話,是想分散勾陳的注意力。藤兒很清楚以她和陳羲的實力,斷然不是勾陳的對手。

「你們倆不用那麼緊張。」

勾陳臉色凝重的走到一側坐下來,又看了一眼陳羲的手:「我還在東海,這不過是我的虛影而已。不過若是我想殺你們倆,片刻之後便能到昆崙山。我現在還不想殺你們,是因為我有些事想問清楚。」

他看向藤兒說道:「那是神紋,是在神域的特殊標記。神域不同於天府大陸,神域之大,便是一百個一千個天府大陸也比不得。每一個神都擁有自己的領地,擁有自己的徽章。他手背上的那個印記,就是你我熟識的那個神的標誌。也許她在這裡的時候不經意間讓你見到過這個徽章標誌,所以你潛意識裡記住了。」

藤兒聽勾陳說這只是虛影,心裡踏實下來。只是勾陳確實足夠強大,虛影完全看不出真假。甚至他身影那種絕對強大的氣息都如此逼真,藤兒絲毫破綻都看不出來。

「勾陳,我們在找一個答案。」

藤兒緩了一口氣后說道:「當年我們到底和誰打起來了?我又是被誰打傷的?」

「你全不記得了?」

勾陳反問了一句。

藤兒點了點頭:「斷斷續續,大部分不記得了。」

勾陳臉上露出一種很奇怪的神色,他沉默了一會兒之後笑了笑:「或許你這倒是運氣,沒有了那一段的記憶,也就不會有恨了我們和誰打起來了?」

勾陳指向地上那具骸骨:「神域的人,這個只是隨隨便便從神域出來的一個奴僕而已。我們說起來半神,是神之下的最強者,可是和神域里真真正正的神比起來,我們簡直就是一群螻蟻。當初神因為私自開創天府大陸,觸怒了神域。所以神域派了另外一個神來追殺咱們的神,那個神,名叫半夏。」

勾陳道:「這個東西,就是半夏的奴僕之一。當時神被半夏擊敗,準備帶回神域。可是後來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居然被神逃脫。神打算回來救走一個人,結果被半夏再次追上,於是惡戰。」

他的表情越發的怪異起來,就好像有什麼讓他記憶深刻而且絕對沒有一絲好印象的東西又從他的腦子裡冒了出來。然後陳羲和藤兒同時發現,他看著那具巨大骸骨的時候,眼神里滿滿的都是憎惡和仇恨。

「半夏的僕人,比我們都要強大的半神。所以你看到他的時候就應該明白,我們的神是何其的吝嗇和虛偽。她告訴我們,我們是半神之軀,是她之下最強大的存在。可事實上呢?這些神域來的奴僕都比我們要強大的多,當初我們六個合力和兩個神仆交手,居然不敵」

勾陳的語氣越來越憤怒:「你重傷墜入天庭湖,其他四個半神和我一起被神仆封印帶走。我們被帶到了神域,成為了奴僕的奴僕在那個地方,曾經自以為真的只是僅次於神的強者的我們,在那裡受到的折磨和羞辱不是你能想象的到的。」

「那你為什麼還要想著回去1

藤兒大聲問道。

「為什麼回去?」

勾陳用看白痴一樣的眼神看著藤兒:「因為那是神域,因為在那裡我有可能晉陞成為真正的神,比創造了你我的那個神還要強大的神。神域里機會很多,你要你夠果斷夠狠,隨時都有可能改變自己的命運。一旦我鑄成神格,那麼我在神域就擁有一片領地。神域的一粒沙,也比天府大陸要有價值的多1

「你心裡好像有特別特彆強烈的恨?」

陳羲忽然問了一句,之前他一直靜靜的聽著一言不發。此時忽然問出來一句,勾陳的眼神里立刻閃過一抹陰冷。

「恨?」

勾陳猛的一轉頭看向陳羲,嗓音凄厲的說道:「若你做了上萬年的神,忽然有一日被抓去做了幾萬年的奴僕,你恨不恨?每日里活的好像狗一樣,連僕人都不如的僕人能活著就是奢求。若非是我運氣好,可能我早在幾萬年前就被折磨死了。你問我恨不恨?那我問你,莫說那些屈辱,你被人騙了幾萬年你恨不恨?1

陳羲一時之間不知道如何回答,因為誰都憎恨欺騙。

「藤兒,你心中那個完美無瑕的神,不過是個自私自利的傢伙罷了。」

勾陳眯著眼睛說道:「早晚有一日,我要重返神域,我要成為一個真真正正的神不!我要成為神王,統領神域1

「神域到底是什麼,天府大陸到底是什麼?」

陳羲突然打斷了勾陳問了一句。

勾陳這次突然出現,似乎並沒有殺死陳羲的想法,不然他不會化形虛影而來,以他的修為,就算真身趕來也用不了多久。藤兒預知到了勾陳要殺陳羲,可是卻無法預知精確的時間和地點。所以看起來勾陳沒有殺念,但是藤兒和陳羲都不敢掉以輕心。到了這個時候,陳羲和藤兒都在不斷的說話來分散勾陳的注意力,也恰好可以詢問出一些關於上古之戰的事。

死了,死了,現在唯一還知道上古之戰的可能只有勾陳一個人了。

「神域那才是真正的樂土。」

勾陳提到神域的時候,嗓音都變得有些沙啞了:「那裡才是絕對的公平,你在天府大陸永遠也得不到的公平。雖然我在那裡做了幾萬年的奴僕,可是我對神域卻永遠沒有恨意,我恨的不是神域,而是欺騙了我的神。你知道什麼才是真正的公平嗎?」

勾陳猛的看向陳羲,眼神里都是嚮往和期待:「在神域里,沒有什麼強權和卑微的出身之別,只要你運氣好,你得到了你能幫你晉陞的東西,你就能成為享受者。只要你獲勝,你就能繼續擁有你擁有的東西。把每一個挑戰者都擊敗,那麼你將永遠是神。但是只要你敗了,立刻就會被打下神壇成為奴隸,然後尋找著機會重新去挑戰。」

勾陳用力的一揮手:「那裡沒有什麼出身的區別,沒有什麼大家族也沒有什麼寒門。在那裡所有的神和奴隸都一樣,誰都有機會成為勝者,誰都沒準從高高的神探上跌落。實力,運氣,那是一個將這兩種東西運用到了極致的地方。」

陳羲看著勾陳近乎扭曲的表情,忽然之間有些懂了為什麼開創了天府大陸的那個神要逃離神域。那樣的地方,無疑會讓人變得瘋狂。

「神呢?已經跌落神壇了?」

藤兒有些著急的問了一句。

「她運氣好1

勾陳語氣之中顯然都是不滿:「有一個特別在意的強大的存在關照她,所以她依然是神。不然依她的修為早就被人取代了,半夏的實力就比她要強大的多。一個半夏,可以輕而易舉的殺死兩個神。」

「神叫什麼名字?」

陳羲問。

「人女」

勾陳回答:「她的名字叫做人女,人類的名稱就是她用自己的名字命名的。事實上,她也是參照自己的樣子創造了人類。」

陳羲幾乎脫口而出問勾陳,為什麼藤兒記憶之中的神完美無瑕,可他在無盡深淵裡看到的神卻粗粗大大的好像一個男人。陳羲如果問出來這句話的話,也許現在真正的勾陳已經在趕來的路上了。無盡深淵裡有無盡深淵之核,那東西是另一個神半夏留下的東西,是維持無盡深夜和天府大陸共存的東西,如果勾陳知道了那是半夏留下的,只怕立刻就會衝進無盡深淵。

就在這一瞬間,陳羲想了太多太多。他想到了把勾陳引進無盡深淵,靠勾陳強大絕倫的修為除掉淵獸。可是陳羲擔心的是這個鏡像世界會崩塌,就好像改運塔和九幽地牢一樣。天府大陸和無盡深淵也是一個鏡像,一旦無盡深淵毀了,那麼天府大陸還會不會存在誰也說不清楚。

「人女」

陳羲重複了一遍這個名字,然後看向勾陳認真的問了一句:「你要殺我?」

這句話一出口,藤兒覺得自己的心都要停止跳動了。陳羲這個白痴這個笨蛋,勾陳明明都已經忘了這件事,陳羲居然在這個時候自己提起來。如果藤兒現在可以,她一定撲上去狠狠給陳羲腦門上來幾下。

「殺你?」

勾陳看了陳羲一眼:「確實想殺你,因為我知道了一些關於你的未來的事。藤兒對你說過嗎,半神都具備一定的預知未來的能力。正因為我看到了,所以我確實想殺你。但是我不會急著殺你,我會看著你成長起來,就好像養豬一樣等到把你養的肥肥胖胖的,可以宰了賣肉的時候我再殺你。」

他抬起手指向陳羲:「這就是你的命,你逃不了的命1/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