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永鎮仙魔>第三百九十六章希望之光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九十六章希望之光

小說:永鎮仙魔| 作者:知白| 類別:玄幻魔法

陳羲看了看遠處對面而立的兩個人,眼神里有些疑惑。,他不明白為什麼勾陳會針對自己,自己到底有什麼地方讓勾陳起了殺心?然後他想到了勾陳之前說的那些話我確實想殺你,但是我不會急著殺你,我會看著你成長起來,就好像養豬一樣,等到把你養的肥肥胖胖的,可以宰了賣肉的時候我再殺你。

這些話之中,必然藏著什麼原因。這個原因必然觸及到了勾陳最看重的一些事,不然他何必如此的耗費心力。

「為什麼要殺陳羲?」

藤兒冷冰冰的問道。

兩個人距離陳羲並不是特別遠,但是勾陳隨手布下的一道結界讓陳羲無法感知到他們在交談什麼。半神的實力,陳羲還遠遠的沒有觸及到。

「為什麼?」

勾陳冷笑著回答:「我是半神,在天府大陸的現在半神就是主宰一樣的存在。我想殺個人而已,還需要解釋一下為什麼?」

藤兒看著勾陳的眼睛說道:「你必須給我一個解釋。」

「如果我說因為你呢?」

勾陳同樣看著藤兒的眼睛反問。

藤兒沉默了一會兒之後轉身往回走,毅然決絕:「如果是因為我,那麼我就陪他一塊抵抗你。如果我和他無論如何也擋不住你,那麼我就陪他一起去死。我知道你會問我為什麼,我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但是如果你問我是否會猶豫陪他一起去死,我可以認真的告訴你一點兒也不會。」

勾陳的眉頭立刻皺起來,看著藤兒的背影想再說些什麼,可是張了張嘴卻一個字都沒有說出來。這不是他認識的那個藤兒,就好像這不是藤兒認識的那個他。他從沒有想到過有朝一日藤兒會因為一個凡人和自己決裂,毫無迴轉的餘地。

「我會真的殺了你1

終於,勾陳朝著藤兒的背影喊了一句。

藤兒頭也不回的回答:「隨時恭候。」

勾陳抬起手,手有些顫抖。

東海

站在那巨大海貝上的勾陳臉色發白,眼神里的怒意就好像火一樣幾乎能蔓延出來。他不相信自己看到的聽到的都是真的,那個藤兒不是曾經和他最要好的藤兒。雖然他和藤兒之間沒有什麼男女感情可言,但畢竟他們兩個才是互相陪伴最長久的。從神創造了他們到第一個半神出現,這漫長的歲月之中只有他和藤兒兩個人在天府大陸生活,神是高高在上的,幾乎和他們沒有什麼交流。

可是如此漫長的歲月,竟然比不上一個小子幾年的佔有!

勾陳猛的一揮手,一道沛然浩瀚的修為之力狂涌而出。這股修為之力如怒龍狂卷,竟是直接將東海擠壓出來一條寬有數里,長也不知道多遠的空白地帶,海水被擠壓著往兩邊分開,看起來如同一望無際的平原上突然出現了一條巨大的裂痕一樣。

片刻之後,海水又重新回來,兩股浪潮撞擊在一起,激蕩起滔天大浪。這海水之中的魚蝦倒了霉,無法估量有多少死於勾陳一怒。

昆崙山

藤兒背著手蹦蹦跳跳的跟在陳羲身後:「你不想問問我和他談了什麼?」

陳羲隨手拽了一根毛毛草叼在嘴裡后開玩笑道:「那還需要說嗎,勾陳算是你娘家人吧,你以後跟著我總得和娘家人說一聲。」

「呸1

藤兒狠狠瞪了這個無賴一眼,把頭扭向一邊。堂堂一個半神,居然臉紅的好像個熟透了的蘋果一樣,可愛的一塌糊塗。她本想逗逗陳羲,但是說到臉皮就和陳羲的天賦一樣很強。

「咱們去哪兒?」

藤兒不得不轉移話題,勾陳看起來是必然要出手的。但是勾陳應該是在等一個什麼時機。這個時機沒有到來之前陳羲似乎還是安全的。所以現在陳羲最需要做的就是兩件事,要麼儘快提升實力達到半神的境界不懼勾陳的追殺,要麼找到一個安全的地方連勾陳都不能對陳羲構成威脅。

但是這兩點,似乎都極難實現。

「去龍脈那看看,也許還有什麼發現。龍脈是天府大陸的興衰所在,沒有了龍脈天府大陸只怕也要遭受巨大的危機了。國師為了自己不惜把龍脈毀掉,他又怎麼可能會在意任何人?」

陳羲一邊走一邊說道:「每逢這樣的亂世必然出現一些凶物,我現在擔心的是沒有了龍脈的鎮壓,昆崙山這樣的地方會不會出現什麼逆天強大的凶物。一旦出現只怕比淵獸對天府大陸的威脅一點也不會校」

「神最不想看到的事,最終還是出現了。」

藤兒不經意的說道:「我記得當初曾經看到神坐在懸崖邊上,夕陽在她臉上留下一些餘暉的時候,她顯得那麼悲傷和落寞,她看著這個世界的眼神又顯得那麼期待和憧憬。她說,希望這個世界能夠一直存在下去,這個世界上的每一個人都能按照自己的想法去生活,而不是成為一種所謂只需的奴隸。她希望這個世界上有自由之光照耀,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理想且為了理想活著,那才是最正確的最美好的。」

陳羲心裡一動,似乎在隱隱之間抓住了什麼。

龍脈所在。

陳羲看到了一條幹枯的河道,記得上次來的時候這裡還是一條寬闊的雄渾壯闊的大河,就算比起天府大陸最大的宏江也不遑多讓。那還是虛弱的龍脈,若是龍脈最強盛之時,只怕比宏江還要寬闊的多。可是此時,這地方只留下了龍脈曾經存在過的痕。

「如果神看到現在這一幕,也許她會傷心。」

藤兒蹲下來,伸手觸摸大地。地上的溫度很低,就好像一具屍體。龍脈消失了,昆崙山也死了。

陳羲走到之前見過龍脈之魂的地方,往四周仔細看了看卻一無所獲。那樣的一條大河就這麼沒了,地上的痕似乎在訴說著龍脈的不甘,委屈和憤怒。

陳羲伸手把藤兒拉起來:「一直走下去看看,我不相信龍脈什麼都沒有留下。已經存在了幾萬年,就算是虛弱到了極致可是必然有所準備。他知道咱們在昆崙山的一舉一動,自然也知道國師來了,既然知道,為什麼不準備?」

藤兒點了點頭,現在她越發懶得思考什麼,反正就是陳羲決定什麼就是什麼,陳羲打算幹什麼就是什麼。兩個人決定從這個起始的地方一路往前找,如果找到龍脈的另一頭還是一無所獲,最起碼兩個人努力過。

在昆崙山內部,陳羲和藤兒手拉著手向前疾掠。雖然速度奇快,但是以陳羲的眼力不會落下什麼。而藤兒將自己的神識散發出去,覆蓋整個河道的寬,以確保不會遺漏。只有這樣去走,才發現原來昆崙山竟是這麼巨大。龍脈在昆崙山內部,兩個人的速度那麼快奔行了足足半個時辰居然還沒有看到盡頭。

靈山境六品的陳羲,速度之快已經足夠恐怖了。

「昆崙山南北走向,龍脈也一定是順著這個走向。勾陳知道昆崙山到底有多長,當初他為了記載所有的神獸荒獸特意測量過。」

藤兒怕陳羲有些心急,所以說些話來分散陳羲的心事。被人明確告知我就是要殺你但是我不知道什麼時候殺你的這種感覺,絕對不會好。但是藤兒是笨拙的,想安慰陳羲的她卻提到了勾陳。然後她反應過來,心裡立刻自責內疚的無以復加。她想解釋,可是卻發現陳羲的眼神看著一個方向凝固了一樣。

陳羲的腳步一頓,然後改變方向拉著藤兒朝一側沖了過去。

就在一片砂礫之中,有一根極為細小的綠色幼苗。這顆幼苗才剛剛破土而出,比頭髮也許都粗不了多少。但是這種翠綠上,那種昂然的生機是陳羲生平見到的最強大的生機。那綠色雖然只有一絲,可是卻彷彿象徵著這個世界的未來。

「我知道他一定不會消亡,天府大陸就是他,他就是天府大陸,他怎麼可能消亡?人類在為了自己的命運掙扎,天府大陸也在為了自己的命運掙扎,那麼他也一定不會放棄。」

陳羲伸出手輕輕的觸碰了一下那看起來無比脆弱的幼苗,閉上眼感受著幼苗那種無與倫比的希望之力。

「這是重生的龍脈?」

藤兒好奇的問了一句。

陳羲點了點頭:「也許不是重生,而是他為了瞞住國師而重新塑造的身軀。他把精魄給了我,國師在吸收龍脈之力的時候一定發現了,缺失的龍脈精魄一定會讓國師勃然大怒。龍脈之魂一定是知道虛弱的自己不是國師的對手,所以才會想到這樣的辦法瞞過國師。國師以為精魄被別人吸收了,就會放鬆」

陳羲把手收回來,眼神里也是一樣的滿滿的都是希望:「只要龍脈還在,天府大陸就不會滅亡。」

就在這時候,從那顆幼苗上有星星點點的光芒閃爍,這些星點飄散出來,滿滿的在陳羲面前形成了一條銀河。很小,但是璀璨的如此令人迷醉。陳羲看著那小小的銀河,然後驚訝的發現那每一個星點都在講述著一段故事。那是天府大陸的過往,那是龍脈的記憶。

陳羲盤膝坐下來,靜靜的看著那些星點。從源頭開始看,他知道這一定是龍脈要告訴自己什麼,所以看的無比莊重認真。

每一個星點,都是曾經發生在天府大陸上的一件大事。龍脈的記憶,全都匯聚在這一條小小的銀河之中。

陳羲看向第一個星點,然後腦子裡猛的一晃,有一股無形的力量拉著他,進入了一片未知的世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