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永鎮仙魔>第三百九十七章天府大陸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九十七章天府大陸

小說:永鎮仙魔| 作者:知白| 類別:玄幻魔法

陳羲看到了一個人,一個很模糊的人影。,也許這是龍脈記憶的開始所以很模糊,就好像一個嬰兒才剛剛睜開眼睛,還看不清楚這個世界。陳羲的視線就是龍脈的視線,逐漸清晰起來的時候陳羲看到了神,看到了一個和在無盡深淵之中不一樣的神。

這個神是完美的,無與倫比的完美。她的美驚心動魄,根本無法用語言來形容。已經十七八歲外貌的藤兒和神極為相似,但是神身上又多了一種很強大的氣息。陳羲真實感受過的最強大的氣息來自於勾陳,但是和神相比勾陳的那種氣息完全不能相提並論。

「改變,所謂的秩序只是一種自欺欺人。我要創造出一個真正的自由的世界,要創造出不一樣的人生。」

陳羲看到神揮了揮手,然後山開始出現。這就是昆崙山,這個世界第一個出現的東西。

「有山,名崑崙。」

他聽到了神輕輕的話語聲。

然後便有了昆崙山。

「有湖,名為天庭。」

然後便有了天庭湖。

陳羲看著神喃喃自語一般,然後世界便不停的變化。出現了天空和大地,出現了山脈和胡波,出現了平原和草野,出現了日月。

神很莊重的布置著這個世界,仿似她手裡有一個裝滿了東西的袋子,她將自己想要的東西從袋子里取出來布置在這個世界上。然後她有什麼不滿意的地方,就把這些布置好的東西改變位置。陳羲甚至有一種錯覺,神就是一個幼稚且固執的小女孩,在一個畫板上勾勒自己心中最美好的東西。

這是一個很緩慢的過程,神不斷的改變自己的想法不斷的完善著。陳羲只是靜靜的看著這一切連聲音都不敢發出,雖然他明知道這只是龍脈的記憶而已。哪怕就是呼喊,他也不會打擾到神。陳羲看到了昆崙山和天庭湖的形成,這兩個地方一個代表了土壤一個代表了水,有了這兩種東西這個世界立刻變得真實起來。

陳羲看到神走到天庭湖旁邊,低頭看著平靜的水面上自己的倒影。

世界在以一種匪夷所思的速度變化著,各種色彩如浪潮一樣往遠處繼續蔓延。這個世界的最初是灰濛濛的,色彩就是神賦予的各種生命。當然這種生命之中還沒有人類,只有最基礎的自然的生命。

陳羲站在這是以龍脈的視線看到的,這種角度帶來的震撼感無以復加。以龍脈為中心,灰濛濛的無邊無際的世界便的色彩斑斕。而綠色,毫無疑問是所有色彩之中最讓人著迷的一種。這不是誰賦予的感覺,甚至不是神賦予的。而是一種自然而然的感覺,綠色就是代表著希望。

在最初的這個形成過程之中是沒有時間概念的,所以陳羲無法估算出到底過去了多久。這是一種很奇詭的感覺,陳羲對於時間的把我可以精確到秒,就算是沒有任何提示他也能精準的猜到時間。因為他的冷靜,因為他的心算能力,這簡直就是陳羲另外一種可怕的天賦。

可是在這裡,陳羲完全找不準時間。感覺像是過去了幾年,又好像只是過去了幾分鐘而已。

「我希望不管是生活在這裡的任何生靈,都能快樂自由。沒有人去干涉他們的發展,他們自由自在的活著。對於他們來說這裡就是天堂,哪怕在這個自由發展的過程之中會有一些殘酷的事發生,可這並不是人為的去控制。所以這裡應該叫做天府,一個真正美好的世界。」

陳羲聽到了站在天庭湖邊神的喃喃自語,他這才恍然原來天府大陸的名字如此而來。不過想想也是,除了神之外誰還能為這個世界命名?

然後陳羲看到了神伸出一隻手,那是如此完美的毫無瑕疵的手。所謂完美其實是一種絕對難以達成統一的感覺,比如膚色,有人認為白皙的膚色是最漂亮的,也有人認為小麥一樣的黃色才是完美,每個人都有自己心中完美的定義,哪怕這種定義是模糊的但絕對不可能是完全一致的。

即便如此,陳羲堅信不管是誰看到神,第一感覺都是完美,絕對找不到一點讓自己覺得不舒服的地方。

那隻漂亮的手伸出去,手心裡有一陣陣的微光閃爍。

「水之靈力,土之靈力,空氣之靈力」

神輕輕的說著話,然後各種最精純的靈力分別抽出來一絲,然後在她手心裡匯聚起來。慢慢的這個小小的五顏六色的光團成型,然後飛離了神的手心飛到了不遠處。隨著這個光團上的光芒閃爍的越發強烈,一個人影在光團之中出現。

可是等了好一會兒,這個人影還是虛幻的。

神似乎是詫異了一下,想不明白為什麼自己沒有把這個人真實的創造出來。就在這時候,她發現在天庭湖裡有細微的生物浮遊。這些生物就好像一條一條的線,細小的若非她是神可能都無法看到。

「這麼快?」

神的眼神顯然變了一下,然後眼神里的那種驚訝變成了欣慰不,是欣喜。

「是了缺少的是生命之靈力。」

神將一絲浮游生物從水裡剝離出來,加入那個光團。然後陳羲看到光團里的人影逐漸凝實,隨著光團一震消失,藤兒來到了這個世界。

陳羲看到藤兒的時候心裡那種開心是無法形容的,他在替藤兒自豪,藤兒是除了神之外這個世界上第一個出現的人。然後陳羲這才驚訝的發現,藤兒的身形是神按照自己的身軀創造出來的。藤兒最初的形態,上半身是完美的女子,而下半身是一條長長的好像蛇尾一樣的身軀。也就是在藤兒出現的那一刻,陳羲才發現神不知不覺間形體也變了,也是上半身是女子下半身是蛇。

「藤兒,你孤單嗎?」

陳羲聽到神問。

這是昆崙山的一個凸起的岩石上,神和藤兒肩並肩的坐在那看著夕陽西下。陳羲就站在她們兩個的背後,那兩個女子坐在那的畫面之美是任何一個人都無法用畫筆勾勒出來的。哪怕這個人是當世第一的國手,也不能勾勒出其美之萬一。

「沒覺得埃」

藤兒此時已經不再是蛇尾的體型,她在懸崖邊上晃蕩著兩條修長的腿說道:「有神在,藤兒不孤單。」

「可是我不會永遠不離開這裡。」

神伸出手揉了揉藤兒的腦袋,就好像疼惜自己的孩子一樣:「我創造了這裡,其實是一種反抗。你的樣子,是按照我的樣子創造出來的。又或許,是因為我心中覺得那個世界里的每一個人都應該反抗,所以我才會按照我的模樣創造了你。我希望你是單純的快樂的,所以我在創造你的時候沒有加入什麼冰冷無情的東西,因為你單純,所以如果我不在的時候,你可能會覺得孤單。」

藤兒很認真的想了想,然後看向神:「那麼您就帶著我一塊走唄,您去哪兒就帶著我去哪兒。」

「不行。」

神搖了搖頭:「我是逃出來的,也許在你的思維里難以理解我為什麼要逃。因為我是天府大陸的造物主,我就是這裡唯一的神。但事實上我不是唯一的,而且不是最強的,我的想法觸怒了一些更加強大的存在,他們試圖控制我改變我。所以最近這一萬三千年,我一直在逃不停的逃。」

「而且,這不是我創造的第一個世界。我想改變,所以就一直在創造。可是不管我怎麼去創造,最終都會被他們找到然後破壞。他們不允許影響這個世界秩序的事情發生我說的這個世界指的不是天府大陸,而是更大更大的一個世界。」

神問:「藤兒,你能想到這個世界有多大嗎?」

藤兒迷茫的搖了搖頭:「不知道呢。」

神笑了笑,可笑容有些發苦:「我也不知道,我逃了一萬三千年沒有去過重複的地方,世界之大難以想象。可是如果不改變,這一萬三千年所經過的地方就都是重複的。我知道這對於你們來說不公平,因為我創造了你們所以你們也要陪著我一起面對那巨大的危險。」

她用了一個你們,而不是你。

可是笨笨的藤兒,根本就沒有察覺到這兩個字之中藏著的殘酷和危險。

「沒事的啊,我陪您一起面對。」

藤兒揮舞了一下小拳頭,無所畏懼。

神笑起來,和剛才的笑不一樣,沒有了苦澀,只有釋然和希望。

藤兒沒有從你和你們之間的區別之中發現什麼不對勁,但是陳羲卻立刻就想到了什麼。神說你們,也就是說藤兒絕非第一個被神創造出來的生靈。在神所說的這個世界,也就是陳羲理解的宇宙之中。神一定還創造過類似於天府大陸這樣的小世界,然後追蹤神的那些人破壞毀滅了這樣的小世界。而每一次毀滅,代表著什麼?

代表著的絕不僅僅是曾經的一個藤兒死去,還會有很多很多的人。神已經逃離了一萬三千年,神創造一個世界用多久?陳羲不敢去想象這一萬三千年神創造了多少個世界。因為一旦去想去推測,他似乎就能看到一個一個真實的藤兒凄慘的死去。

「希望這裡可以安全,可以延續。」

神的手放在藤兒的肩膀上,手心裡的光芒一閃一閃的:「我給你一種力量,你孤單的時候就自己創造出來一個夥伴吧。但是不能多,只能一個。因為天府大陸才剛剛成型並不穩定,你又天生具備我的一部分力量,一舉一動都會破壞天府大陸,而且也可能把追蹤我的人招來。」

「創造?可是創造什麼呢?」

藤兒想了很久,還是一臉的迷茫。

她坐在那,手指在地上輕輕的畫著,陳羲走到近處看到了藤兒畫在地上的圖案一條龍,一頭虎,一隻鳥,一隻龜,沒有勾陳。/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