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永鎮仙魔>第三百九十八章上古之戰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九十八章上古之戰

小說:永鎮仙魔| 作者:知白| 類別:玄幻魔法

陳羲靜靜的站在神和藤兒背後,靜靜的看著這一幕如電影畫面般劃過。…,他看到藤兒在地上隨手勾勒出幾個圖案的時候心裡一震,原來那所謂的四個半神其實是藤兒創造出來的,並不是自己出現的。可見上古之戰對藤兒的傷害有多大,以至於她的記憶出現了這麼大的偏差。可是勾陳呢?神賦予了藤兒創造的力量,可是藤兒在地上畫的圖案里並沒有勾陳。

「神,您為什麼要逃?」

就在這時候,陳羲聽到了藤兒問了這樣一句話。這句話,也是陳羲心中最好奇的事。神域如果按照勾陳說的那樣是最公平的地方,神為什麼要逃?勾陳對神域嚮往到了那樣匪夷所思的地步,而神卻一分鐘都不願意在神域多停留,她已經逃了一萬三千年。

「那個地方沒有希望。」

神的神情似乎有些落寞,她低著頭看著自己的腳尖。這個細微的動作陳羲因為處於她背後所以看不到,如果看到的話陳羲就會發現原來神一點兒也不是高高在上的,這樣的小女兒姿態才是她的本來。

「那個地方看起來是公平的,一切都可以因為自己的努力和運氣得到。有些處於最底層的人只要是運氣逆天,一瞬間就能變成自己仰望的存在。而且那裡看起來似乎沒有什麼不變的地位,誰都可以向更高層次的人發起挑戰,只要你贏了,那麼輸了的那個人一切的地位財富都是你的。」

神低著頭喃喃道:「可那隻不過是一個表象罷了,是有人故意做出來那樣的場面欺騙人的。實則,還是有些人真真正正的高高在上,誰也不會觸及到他們的地位。他們把這種事當做娛樂,當做消遣,把所有人玩弄於鼓掌之間。我受夠了那個地方,所以我想離開。」

「可是,那個地方有著很嚴酷的規則,而我的地位又有些特殊,所以我想逃離並不是一件容易事。我籌謀了萬年,等機會等了萬年,然後逃離出來后又有了萬年。」

神轉過頭,對藤兒笑了笑:「無論如何,我希望你都能快快樂樂的活著。也許這個世界存在的時間並不會特別長久,也會如我以前創造出來的世界一樣被毀掉。但是我希望這個世界上的每一個人都能按照自己的想法生活,哪怕地位還是有高低,哪怕生活還是有貧富,可是不會像那個世界那樣冰冷無情。」

她說完這句話之後,陳羲覺得自己眼前一黑隨即從這種有些虛幻的畫面之中退了出來。然後他看到藤兒一臉好奇的看著自己,似乎跟本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你看不到嗎?」

陳羲忍不住問了一句。

藤兒迷茫的看著他反問:「看到什麼?我只是看到你突然之間就變傻了一樣,張著嘴巴特別驚訝的樣子,叫你都不理我。我還以為你中了什麼幻術之類的,就差掐你一下了。」

陳羲有些不理解,為什麼自己看得到而藤兒看不到?藤兒現在比自己強大,而且是半神之軀,理論上藤兒更容易看到這一切才對。然後陳羲忽然之間反應過來,自己得到了,雖然是在藤兒那保存,需要半神之力才能穩定控制,但畢竟是和他心意相通的。、

「來,帶你看看。」

陳羲拉著藤兒的手,將自己的修為之力注入藤兒的手心。

他再次看向第一顆小小的星辰,再一次將天府大陸的形成過程看了一遍。等到他從那虛幻之中再次退出來的時候,他看到了淚流滿面的藤兒。陳羲心裡一疼,下意識的伸手攬住了藤兒的肩膀。她靠在陳羲懷裡,無聲的抽泣著。

這麼久了,她終於能找回一部分自己的記憶。對於她來說,連記憶都是那麼奢侈的東西。稍顯瘦弱的肩膀在陳羲懷裡微微的顫抖著,哪怕她是一個半神也顯得那麼柔弱無力。如果不是這次回昆崙山,也許藤兒還是找不回自己曾經的過往。

陳羲一條胳膊攬著藤兒的肩膀,一隻手握著藤兒的手溫柔寬厚的說道:「就好像你丟掉的東西再找回來的過程一樣,我陪著你把你走過的路再走一遍就是了。而且我們在開始找的時候就知道我們找到了,所以不要哭應該高興,咱們一起走完這一路之後你就終於不再是那個小迷糊了,我也沒有理由嘲笑你了。」

藤兒的小拳頭在陳羲胸膛上錘了一下,破涕為笑。

第二個星星。

陳羲和藤兒一塊進入了這個星星,這是天府大陸的龍脈記住的第二件事,既然能和天府大陸的形成相提並論,那麼可想而知自然也是極重大的事件。所以陳羲和藤兒在進入之前就已經做好了心理準備,但當他們進入之後才發現自己準備的根本沒有用處,震撼來的如此直接了當,如什麼沉重的東西狠狠的擂鼓一樣打在心口上似的,疼且堵。

戰爭。

一個看起來三十米高,神情冷漠的巨人在天空之中出現。他身上穿著銀色的戰甲,光華奪目。他背後生有一對巨大的翅膀,展開之後不下五十米。銀甲頭盔下,那張面孔好像僵硬的模板一樣一成不變。

「主人,找到了。」

他聲音冷淡的說了一句話,也不知道是在對誰說。很快,他好像得到了指令,重複了一遍:「奴僕遵命,將所有擁有神力的生靈帶回神域為奴,其他的東西任由生死。可是我的主人,為什麼要留下這些東西?以往咱們都是直接毀滅的,不留一絲一毫。」

他的話才說完,一道冷酷無情的聲音驟然出現:「你什麼時候可以質問我的決定了?如果我以後再聽到你對我的命令有所懷疑,我就拆了你,把你身體每個部分分別鎮壓在十八層刑域,滾去做事1

「是1

這個巨人連忙點頭,眼神里都是惶恐:「奴僕只是覺得和以前的命令不一樣,所以請主人息怒,奴僕這就是做。」

那道聲音再次出現:「之所以留下這些東西,是因為我忽然想到了一件很好玩的事。神的壽命是無窮無盡的,一天一天的過日子是多麼無聊的一件事。所以我才會主動請纓出來追蹤人女你以為我真的需要這麼久才能把她抓住?我只是不想那麼快回到神域而已。神域的日子過的太舒心也太平白無聊,在外面逛逛其實也算一件不錯的事。如果不是神域那邊有命令過來,我本打算多玩幾千年的。」

「人女我現在帶回神域,她所創造出來的那些有一絲她的神力的東西,全都給我帶回去。至於其他的卑微的生靈,我已經為他們準備了一頓大餐。為了生存,他們早晚會承受戰爭帶來的痛苦。到時候就好像一出大戲一樣,我看著他們怎麼為了生存而拚死掙扎。」

聲音一陣大笑之後消失,而那個巨人則俯瞰大地。

片刻之後,另外一個巨人從另一個方向飛過來,兩個人一摸一樣的身型一摸一樣的面貌。陳羲在看到他們的時候忽然之間發現,原來他們兩個的樣子和在無盡深淵之中擊敗且帶走了神的那個人一樣。只是那個人看起來更加的陰柔可怕,而這兩個神仆顯得有些機械僵硬。陳羲推測,這兩個神仆就和藤兒一樣,都是被神創造出來的。只不過人女賦予了藤兒更多的靈性,而那個神創造的神仆無疑就是戰爭機器。

兩個神仆開始出手,山河色變。

「不要1

陳羲聽到凄厲的呼喊聲,然後猛的抬起頭看向高空。他看到了那個男性特徵的神抓著人女的胳膊,冷笑著看著神仆出手。人女的表情很痛苦,也許是因為她對天府大陸寄予了更多的希望和心血。

「你不忍心看到自己創造的這所謂自由的世界被毀滅?放心吧,我說過我不會糊掉這裡的,而是讓這裡變成一片比神域更殘酷無情的地方。我會讓這裡的人變得冷酷自私,比神域的人還要自私。我要把你寄予了希望的這個地方,變成你討厭的地方。」

「你不會得逞的,就算你把我帶會神域你也不會得逞。我將封閉自己的神識,讓自己陷入永遠的沉睡。你們想讓我屈服,做夢。」

人女說完這句話之後就緩緩閉上了眼睛,那個男性的神顯然沒有辦法阻止。他憤怒的咆哮了幾聲,然後帶著沉睡的人女離去。而就在這時候,陳羲終於明白了藤兒為什麼會失去了那麼多記憶,為什麼會和勾陳不一樣。

就在神封閉自己之後陷入沉睡的同時,正在和一個神仆激戰的藤兒身子猛的一僵然後墜落下去。其他的半神都被神仆纏住根本無力救援,而他們也不明白為什麼藤兒會忽然失去了意識。陳羲看著墜落下去的藤兒,下意識的向飛過去接住她。可是才一動感覺手上一緊,這才想起來藤兒就在自己身邊。

陳羲心裡想到,神直接以自己的神力創造了藤兒,所以藤兒和她是息息相關的。在她封閉自己的那一瞬間,藤兒也被封閉起來。所以藤兒根本就不是被什麼人打傷了,傷勢太沉重導致了失去記憶和境界上的巨大落差。只是因為神封閉了自己,藤兒也陷入了一種封閉。

她雖然沒有完全陷入昏迷,但是境界從半神直接變成了凡人。雖然她在掉落境界之後依然強大,但已經遠遠不能和最強的自己相比了。

陳羲看到一隻無形的大手把藤兒接住,然後將藤兒藏在一塊九色石之中。陳羲知道,那大手是龍脈的力量。

再之後,包括勾陳在內的五個半神都被擊敗,不過他們也合力擊殺了一位神仆。這一場大戰幾乎毀掉天府大陸,如果不是此時的龍脈強大且穩定的話,天府大陸說不定就完了。這就是上古之戰,半神消失的秘密。/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