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永鎮仙魔>第四百章復仇而來的異種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百章復仇而來的異種

小說:永鎮仙魔| 作者:知白| 類別:玄幻魔法

厲蘭封看著龍脈說了幾句話,但是龍脈之魂再也沒有出現。陳羲和藤兒看到厲蘭封在龍脈旁邊站了好一會兒,然後轉身走回去。走到旁邊的時候,他手心裡出現了一柄璀璨奪目的長劍,劍身明凈如秋水,劍上自由一股浩然氣。

這柄劍出現的時候,嚇的蜷縮在地上瑟瑟抖,卻連逃走不敢。百米之大的驟然收縮變成了一個一米大小的花苞,不敢再開。

厲蘭封一劍將神仆頭顱斬落,然後將頭骨撞進納袋裡就此離去。離開了龍脈之後厲蘭封到了神木那,鳳凰棲息於神木之上。似乎是感受到了厲蘭封的想法,鳳凰大怒,從神木上飛起與厲蘭封大戰。

這一戰,陳羲和藤兒看的心裡麻。當時藤兒正在昏沉沉的睡著,就算是看到了也未必記得清楚。神自我封閉被帶走之後,藤兒就好像被抽掉了靈魂一樣變得渾渾噩噩。

若非九色石滋養溫潤,藤兒可能早就已經香消玉殞。

鳳凰是強大的,作為最強神獸之一,它的力量無疑恐怖。所有的半神被抓走之後,鳳凰就是天府大6上最強大存在之一,能和它相提並論的屈指可數。正因為如此,厲蘭封的強大讓陳羲感覺到一陣陣的心裡抽搐。那種強大,似乎已經過了洞藏境的桎梏。陳羲甚至懷疑,厲蘭封已經觸摸到了那最高的境界。

最終鳳凰戰敗,殘魂飛走。厲蘭封以破神木的護體之力,然後再一劍將神木斬斷。因為陳羲擁有神木,所以他很清楚神木有多柔韌堅固,厲蘭封一劍敗鳳凰,兩劍斬神木,這等的修為是陳羲生平所僅見。最主要的是厲蘭封身上那種自然而然的自信,彷彿天地之間沒有他不能做到的事。

唯有一件,便是無盡深淵。那也是他為什麼眉頭緊鎖的緣故,他解決不了無盡深淵只能來崑崙問道。

斬斷神木之後,厲蘭封找到了昏昏沉沉的藤兒。當時的藤兒迷迷糊糊的,輕信了厲蘭封的話被厲蘭封帶走。

然後陳羲和藤兒便從那虛幻之中退了出來,這顆星星的記憶到了盡頭。

陳羲看到藤兒臉色白,忍不住握緊了她的手。藤兒沉默了好一會兒之後笑了笑:「沒事啦,反正都是過去的事了。其實也不知道怎麼了,我對龍脈和厲蘭封都提不起來恨意,雖然他們利用了我,我應該恨他們才對。也可能是過去了這麼久,那恨早就已經淡了,沒了。不用擔心我,我才不會被已經過去那麼久的事影響了呢。」

陳羲也笑了笑,問藤兒道:「還有很多龍脈的記憶,咱們還繼續看下去嗎?」

藤兒點了點頭:「自然要看,已經沒了,這是咱們唯一了解過去的辦法。或許在別的記憶之中,咱們能找到應付勾陳和國師的辦法呢。」

兩個人肩膀挨著肩膀坐下來,靜靜的繼續看著龍脈的記憶。星星點點那麼多,也不知道多久才能看完。雖然他們都知道想從其中找到應付危機的方法幾乎是不可能的,但是這是唯一的希望,所以兩個人的神情都很莊重

藍星城

激戰

砰地一聲!

城牆上一陣劇烈的搖晃,防禦法陣明滅不定,險些被這種巨大的力度攻破。這並不是什麼強大無匹的修為之力,而是一種無法形容的蠻力。一頭看起來和正常男人身形差不多的灰毛猴子一樣的東西狠狠的撞擊在城牆上,城牆上站著的修行者立刻被震的東倒西歪。

留守在藍星城的藤兒的分身眉頭緊鎖臉色凝重,她操控著激白光。可是那灰毛猴子度快的離譜,竟是比白光的度還要快上很多。白光才打過來,它身子一晃已經躲出去很遠,白光在地面上犁出來一條深深的溝壑,卻就是打不中。

而且不只有一頭灰毛猴子,而是兩頭。這兩個奇怪強大的東西分頭進攻,城牆上的修行者手忙腳亂卻無濟於事。灰毛猴子的度太快,連白光都無法擊中更何況其他的城防武器?

雁雨樓臉色凝重,回頭對子桑小朵說道:「快去請魔來,這樣下去城防早晚會被攻破。我先出去應付一陣,希望可以堅持到魔到來。」

子桑小朵不敢耽擱,連忙去找魔。

雁雨樓深吸一口氣,他的臉上沒有了往日的那種自信。因為他很清楚自己不是那兩個灰毛猴子的對手,但是如果他不出城迎戰的話城牆一旦被攻破,城裡的人只怕立刻就會遭受巨大的災難。

雁雨樓自城牆上一掠而出,手裡的光劍化作閃電直刺其中一頭。這兩頭灰毛猴子,正是成熟了的皇族異種。

如果陳羲此時在藍星城的話,應該大概能猜出皇族異種的出處了。皇族異種不是人心的產物,而是那一百零八顆無盡深淵之核。那些東西是一個不知名的但強大無匹的神留下的,其中自然蘊含著非同一般的力量。天長日久之後,無盡深淵之中被這種力量影響,逐漸產生了獨屬於無盡深淵的東西皇族異種。

如果說淵獸只是人心在無盡深淵裡的一個反映,那麼皇族異種就是真真正正的無盡深淵的產物。它們是那個神遺留下的東西影響之後的產物,其強大自然毋庸置疑。成年的皇族異種,可以輕而易舉是撕裂一頭淵獸王者。

雁雨樓出戰,可是卻無法抵擋。他的光劍本有一種一往無前的戰意,但是光劍刺在皇族異種身上居然不能破。這種東西的皮毛居然堅韌的連洞藏境修行者的全力一擊都不能攻破,雁雨樓的臉色立刻就變了。

雖然雁雨樓的一劍連皇族異種的皮毛都沒有刺穿,但是顯然也讓皇族異種感覺到了疼,它立刻變得暴怒起來,身形一動就到了雁雨樓身前然後一拳砸向雁雨樓。

雁雨樓只來得及將光劍橫陳在自己胸前,皇族異種的拳頭重重的砸在光劍上,光劍堅持了一秒鐘之後隨即崩碎,片片殘光飛散。然後皇族異種的拳頭打在雁雨樓胸口,雁雨樓的護體修為之力瞬間被這股蠻力崩碎,再然後他的身子如炮彈一樣被擊飛出去,重重的撞在城牆上面。

「不是他1

打傷了雁雨樓的皇族異種嘶吼了一聲,瘋狂的撲過去打算將雁雨樓撕碎。另一頭皇族異種則繼續猛攻城牆,眼看著經歷了無數次危機的藍星城就要被攻破了。

「佛法無邊。」

一聲嘹亮渾厚的佛聲從天際而來,緊跟著一個巨大的紫金缽出現,直接將沖向雁雨樓的那個皇族異種扣了下去。砰地一聲,足有十幾米大的紫金缽將皇族異種鎮壓在其中,然後紫金缽上面就是一陣電芒繚繞。方圓十里之內,電芒翻騰導致大地也跟著翻騰,那場面無比的壯闊。

紫金缽將皇族異種壓住之後沒多久居然劇烈的顫抖起來,這樣級別的攻勢居然都不能將其碾壓。紫金缽來回顛簸,好像隨時都要被皇族異種從裡面掀開。

一個大和尚從天而落,雙腳穩穩的站在紫金缽上。倒扣著的紫金缽立刻往下一沉,緊跟著一陣音波以紫金缽為中心想四周蔓延了出去。音波所過之處,之前翻騰起來的土浪全都被卷飛了出去,瞬間就將漫天的黃沙送到了很遠很遠之外。

大和尚低頭看了看腳下,嘴裡說了一聲孽畜。

他踩在紫金缽上勉強才壓住,另外一頭皇族異種見到自己的丈夫被鎮壓,立刻出一聲凄厲的吼聲后撲了過來。大和尚臉色一變,伸手往前一指:「梵天業火。」

隨著他手指的方向,一片火海騰空而出。這火出現的極為突兀,就在半空之中忽然出來攔在這頭母的皇族異種前面。可它卻好像根本就不在意,直接從梵天業火之中沖了過來。梵天業火無所不焚,皇族異種身上的毛立刻就被燒焦了一片。可是它忍著疼,咆哮著攻向大和尚。

就在這時候,天空之中又是一陣梵音飄落。一陣陣的詠唱之聲連綿不絕,那音波飄落下來一圈一圈的把這頭母的皇族異種圍繞進去,皇族異種左衝右突就是無法破開。三十六位大和尚從天空緩緩而落,黃色的僧衣紅色的袈裟隨風而動。

大和尚們齊聲詠唱,聲波越來越清晰越來越凝實,沒過多久,音波竟然如同銅牆鐵壁一樣。皇族異種怎麼沖都沖不去,越的暴怒狂躁起來。之前那個大和尚飛身而起,伸手在音波之壁上點了一下,梵天業火立刻湧入音波之壁中,皇族異種立刻出一聲哀嚎。

可就在這時候,紫金缽猛的被掀開,雄性的皇族異種最終還是沖了出來。

「殺了咱們孩子的不在這,別管我,找到那個人殺了他!殺了他!殺了他!他殺了咱們的孩子,尋著咱們的孩子的氣息去找1

雌性的皇族異種嘶吼著,雄性皇族異種顯然猶豫了一下,最終朝著那些大和尚咆哮了一聲,然後轉身跑了。它的度太快,竟是無法追上。

持紫金缽而來的大和尚,正是遠赴西域靈寶妙山向禪宗佛陀求援的抱朴大和尚。他將梵天業火注入進音波之壁中,雌性的皇族異種苦苦堅持了好一會兒,奈何那三十六位大和尚都是從靈寶妙山而來,個個修為強大,梵天業火燒不死它,這音波法陣之中的威力也最終能把它震死。

逃走的雄性皇族異種回頭看了一眼,一串眼淚流下。它一邊咆哮著一邊狂奔,仔細嗅了嗅鼻子,然後朝著昆崙山的方向猛衝出去。